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 清算因果
    “怎么应劫?”

    长鱼青破问道。“

    首先,要找到应劫之地。到了应劫之地后,劫数自然降临。至于这劫数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唐

    生说道。“

    你的应劫之地,到底在哪里?”

    长鱼青破继续问道。

    对于《镇龙三劫功》这种以劫数为修炼的功法,长鱼青破也是第一次接触,他了解的也并不多。

    “目前感应,应劫之地在神界。至于在哪里,这要到神界才能够进一步的感应。”

    唐生说道。“

    可需要什么帮助么?长鱼一族,定当竭尽所能。”

    长鱼青破说道。

    “多谢师尊!不过,自身的劫数,只能够靠自身来渡!若是靠外力,说不得还会生出变数来。”

    唐生倒是很明白,毕竟,他可是拥有火炎九英和狱火魔王的记忆。

    “你要走镇龙之子之路,为师和长鱼一族能够帮助你的,确实有限。你要小心了,最近,不少龙族神玄境强者,都降临到了剑冢之域。如果为师猜得没有错,他们就是冲着你来的。”长

    鱼青破说道。

    “他们冲我来,或许就是我劫数的一部分。师尊,你放心好了,这些我都能够面对的。”唐

    生语气说得很平静。感

    受到唐生的自信,长鱼青破也点点头,他说道:“你有把握就好。不过,他们若是敢在剑冢之域动手,为师也不好任由他们在这里撒野的。”

    说到这,长鱼青破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凌厉的剑芒。

    “师尊,归明师兄和长鱼轩的事情呢?有进展了么?”

    唐生问道这,脸上的平静没有了。“

    还是老样子!那济川丹远毕竟是六癸神宗的副宗主,又是神灵境的丹王,人脉很广。据说,他的背后还跟龙族有些联络。”

    “他不杀归明父子,只是囚禁他们,我们长鱼一族也难找到正面和他冲突的理由。毕竟,若真是冲突起来,那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们长鱼一族也要损失很大。”

    长鱼青破有些无奈的说道。

    “既然如此,不如,我去跟他丹斗吧。”

    唐生说道。

    “你真有把握?”长

    鱼青破很认真的问道。“

    有把握!再说了,如今,我正劫数加身,劫数会将我身上的因果恩怨都牵引过来。我若是上神界应劫,哪怕我不去找济川丹远,只怕在劫数的因果牵引之下,济川丹远也会主动找我的。”唐

    生分析会有这种可能。

    所以,与其被动去等劫数降临,还不如主动的去消除这些因果。唐

    生想要化被动为主动。“

    既然你如此坚持,那么,为师便替你安排!”长

    鱼青破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

    “谢师尊。”

    唐生说道。

    ……长

    鱼青破以官方的形式,联络了六癸神宗的宗主六癸太吾,同时将当初济川丹远约战唐生的玉简奉上,说唐生答应了这场丹斗。以

    这场丹斗的形式,来解决他和济川丹远之间的恩怨,希望六癸神宗可以出面做公证。

    二十多年,对于神界可以活几百万年的神灵来说,不过是弹指一瞬。

    所欲,玉简上济川丹远对于唐生的邀战,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刚发生不久的事情。

    六癸神宗,宗主殿。

    宗内的宗主、副宗主、大殿主、大长老、大护法们,都会留一个念头分身常驻这里,商量着事实发生的大小事。

    对于六癸神宗这样的神界二流宗门势力来说,能够成为大长老、大护法的,都是取得神王称呼的级别的。宗

    主六癸太吾接到了长鱼青破以官方形式传来的信息后,并没有隐瞒,当众就拿出来在大会上说了。他

    心里很诧异,没想到长鱼一族竟然还真让那长鱼唐生答应了跟济川丹远的丹斗了。

    不过,管他呢?

    他也正为济川丹远绑架长鱼归明、长鱼轩这件事情而头疼呢。毕

    竟,堂堂一个神灵境神王称号的副宗主,去绑架一个神玄境、一个神位境的父子,这传出去,多丢脸啊。六

    癸神宗的脸面都快要丢尽了。能

    解决,那就再好不过了。

    六癸太吾还巴不得如此呢。“

    诸位,你们看看这则消息!”

    六癸神宗也不隐瞒,将这份情报在这里公开展示,用以讨论了。

    众人一看,脸色都有些古怪,齐齐的看向济川丹远。济

    川丹远这段时日,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所以,脸皮早已经练就刀枪不入的地步。“

    此子赶来应战,再好不过了!太吾宗主,你便答应就是了。放心,我怎么会输?”济

    川丹远表面平静的说道。

    他的内心狂喜,没想到此子还真的来应战了。

    “人呢?没死吧。”

    六癸太吾问道。他

    口中的人,当然指的是长鱼归明和长鱼轩父子两人了。“

    当然没有死。”

    济川丹远说道。

    “你最好给我放聪明点!”六

    癸太吾冷冷的警告。

    不过,他也拿着济川丹远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神宗内部,关系复杂,济川丹远又是他们六癸神宗的唯一丹王,宗内很多长老的炼丹炼药,疗伤治病,都仰仗着济川丹远呢。“

    多谢宗主提醒,在下定当谨记。”

    济川丹远恭敬的说道。可

    他就这副样子,话左耳听进右耳出。…

    …麟

    鼠寅龙还留在济川丹远的行宫里。

    济川丹远的本尊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不过,有一个分身倒是常驻在行宫,处理日常事务。

    “哈哈哈哈!”两

    人正在喝酒之中,济川丹远突然大笑起来。“

    丹远前辈,何事如此开心?”麟

    鼠寅龙笑问道。“

    你对长鱼唐生此子所分析的,都不错!此子确实重义气,轻生死!就在刚刚,长鱼一族那边派人送来应战的帖子了!”

    济川丹远说道。“

    啊?真的么?他真的要跟你丹斗?”

    麟鼠寅龙一听,手中酒杯的酒水都洒了出来,内心很激动。“

    这事还能骗你不成?”

    济川丹远笑道。

    “你打算怎么跟此子来丹斗?”

    “这还用说么?当然是要跟此子赌生死了!”济

    川丹远说到这里的时候,眸子里,闪烁着熊熊的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