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6章 暂时合作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唐生的这番话,虎申阵皇、丁奎剑皇、斗权火皇三人互相看了眼,并没有轻举妄动。

    他们三人私下里传音,相互交流着。

    “虎申修友,须炎丹皇所说的话,有几分可信?他的青铜丹炉真的是从这洞府里得到之物?”

    丁奎剑皇问道。

    他和斗权火皇都是受虎申阵皇的邀请才来这里的。

    所以,对于明轮丹主的这个上古洞府,并不怎么熟悉。

    “是里面的气息!”

    虎申阵皇传音回答。

    “真要跟他合作?他是丹皇,下毒手段诡异莫测。若是真遇到瓜分不均的时候,我们被他暗算了都不知道。”

    斗权火皇提醒着。

    一般情况下,大家都不喜欢跟不熟悉的丹修合作,就是 这个原因了。

    因为丹修们的毒,真的是防不胜防了。

    “这个神秘的上古洞府里,当真是危险重重,这一点,须炎丹皇说的没有错,只怕我们三人都未必有把握探索得到最核心地带。让他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的把握大很多,确实可以走得更远些。”

    虎申阵皇犹豫了一些,他说道。

    “可须炎丹皇此人的品性阴狠,这也是出了名的。”

    斗权火皇说道。

    “我们四人可以用道心立誓,大家同舟共济。想必他也不敢背弃誓言,否则天道必不容他。”

    虎申阵皇说道。

    修为越高,越敬畏道心誓言。

    丁奎剑皇和斗权火皇相互看了眼,都点点头,显然是默认了虎申阵皇的意见。 虎申阵皇看着唐生,说道:“须炎修友,你加入我们队伍也可以,不过,你是丹皇,一身丹道之术神鬼莫测,我们防不胜防。所以,我们需要你在这里以法则道心立下一个誓言,我们方能放心跟你合作。”

    “若是在里面发现宝物,如何分?”

    唐生问道。

    “四人均分。若是均分不了,谁若是想要,那么就拿出同等价值可均分出来的东西来换。如果大家都想要,那么抽签来决定归属。”

    虎申阵皇说道。

    唐生一听,这也公平,他点点头,说道:“丹我立誓怎么行?你们对我不放心,我对你们也不放心。我们四人共同立誓,这才公平。”

    “好。”

    虎申阵皇也正有此意。

    四人开始以法则道心来立誓,同舟共济,互不攻击。

    “须炎修友,欢迎你加入 队伍。不知道须炎修友之前在这里寻找的经历,可否分享一下?”

    虎申阵皇问道。

    “当然可以。”

    唐生将须炎丹皇给他的这份信息,拿了出来。

    虎申阵皇也不藏着掖着,他也将他之前进来这里的经历分享出来。

    此刻,唐生的手里就有三分经历的经历了,一份是南暮雪的,一份是须炎丹皇的,一份是虎申阵皇的。

    三人的经历,全都不同。

    “看来这上古洞府,也是变幻莫测,我们要多加小心。”

    虎申阵皇说道。

    四人合归一处,开始向周围探索。

    在这里,哪怕是小火的火之本源的视觉,也受到很大的干扰,看不真切。

    然而,没有飞行多久。

    “你们看,前面是不是有东西?”

    飞在前面的丁奎剑皇指着前面山川之中,一处云雾深处里隐约显现出来的七彩光芒,大声的说道。

    众人都齐齐看过去。

    “好像是一片宫阙。”

    斗权火皇兴奋的说道。

    “难不成,那里就是上古洞府?”

    丁奎剑皇大胆的猜测。

    “不对!我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所遇到的洞府行宫,并非是像这样的。须炎修友,你怎么看?”

    虎申阵皇摇摇头,看向唐生。

    “也并非是我上次来时候的行宫。”

    唐生说道。

    “难不成,这里有多处行宫?”

    丁奎剑皇说道。

    “或许,这里并非是一个人的行宫,而是多位上古强者聚集过在这里,甚至有可能是一个宗门。”

    斗权火皇更加的大胆。

    否则,又怎么解释这里的行宫有这么多呢?

    “我们先过去看看吧。”

    虎申阵皇倒是有几分按耐不住。

    唐生倒是没有什么,既来之,则安之。

    四人往前飞行。

    不过,明明那山川之中的行宫就在前面,可他们飞行了好一会儿,却没有接近。

    反而有一种咫尺天涯之感。

    “老大,这里有阵势阻隔!我们都被困在阵势里了。”

    小火大声的提醒着。

    “我明白!不过,我并非是阵修,若是这么直接的提醒,只怕这三个人会忌惮我的能力,更加的防备我。那虎申阵皇是阵修,他应该会有所动作。”

    唐生对着小家伙说道。

    果然,他们四人再飞行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接近那边的宫阙。

    虎申阵皇已经发现了不对劲。

    “我们被阵势困住了。”

    虎申阵皇说道。

    “哦?”

    丁奎剑皇和斗权火皇停下来,然后运转神通到双眸,幻象四周。

    显然,他们施展秘法之下,也能够感受到几分的异样。

    不过,他们不是阵修,不懂得破阵之法。

    “虎申修友,你可能破?”

    斗权火皇问道。

    “我试试看。”

    虎申阵皇也同样是施展秘法,环视周围一圈,他作为阵修,隐约看出些什么了。

    只见他念头一动,一个阵盘悬浮在他的面前。

    作为阵修,阵盘乃是他们的辅助法宝。

    而能够让阵修动用阵盘来辅助,可见虎申阵皇要破去眼前困阵也不容易。

    阵盘闪烁法芒,一道道代表阴阳五行的阵纹浮现而出,在一阵的奥义里,凝聚出一道指路的法芒。

    法芒向前飞射而出。

    “跟上去。”

    虎申阵皇急声的说道。

    很显然,这道法芒乃是破阵的法芒。

    破阵有文破和武破。

    显然,虎申阵皇这是文破,即不破坏这里的阵势一分一毫,走出这个困阵。

    明明这宫阙就在前方的山川之中,可是这引路的法芒却朝着后面而去。

    仿佛是走了反方向。

    丁奎剑皇和斗权火皇都没有废话,知道这阵势有颠倒阴阳的效果,似是而非,看似往后走,实则是往前走。

    他们快速的追上那引路的法芒。

    唐生不知都不动声色,闷头的跟紧众人。

    他也没有虎申阵皇这文破的本事,所以,若是让他来破阵,他也只能够是武破。 可是若是武破,谁知道阵势破坏之下,会引发什么危险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