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 诡异消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唐生小心翼翼的探入进这个大门里。

    当踏入进去的时候,身后的那扇大门,缓缓的合闭上来。

    仿佛是请君入瓮。

    唐生内心的危险之感,达到了最强烈的极点。

    “门关上了。”

    斗权火皇警惕的看向周围。

    他的神念辐探过去,却发现,那扇门上,一股诡异的气息将他的神念吞噬进去。

    “无妨。能进去,那就能够出来。”

    虎申阵皇倒是一脸的淡定。

    “我们该往哪里走?”

    丁奎剑皇问道。

    此刻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三条路,一条是通往正面方向的大殿,左边一条路是通往左侧的花园,右边一条路是通往假山湖泊。

    一眼看过去,虚空里总有波折隐约泛出,一看就知道这看似短短的空间里,折叠出无限的阵势来。

    如果直接向前走,定然是走不出这里的迷幻的。

    “让我观察观察。”

    虎申阵皇再度运转神通,悬浮在他头顶的阵盘,闪烁着阴阳五行的奥义。

    观察了好一会儿,他大概是心里有些谱了。

    问道:“诸位,三条路我都可以走!不知道你们想要走哪一条路?”

    丁奎剑皇、斗权火皇和唐生相互看了眼,都没有第一时间发表意见。

    最后,丁奎剑皇说道:“虎申修友,你来做决定吧。”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先走大殿这条路吧。”

    虎申阵皇做出了决定。

    说着,他迈开了步法,朝前走去。

    然而,他才往前迈出几步,就从众人的眼中消失了。

    没错,就是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仿佛前面有一层看不见的透明的结界,踏过这层结界,虎申阵皇彻底失去踪迹。

    “虎申修友!”

    丁奎剑皇看到虎申阵皇从他面前消失,他想要追上去,可才迈开步伐,整个人又惊得赶紧退了回来。

    因为,未知的情况下,他也怕会遇到危险。

    可谁知道,他这往后退的一步,仿佛是踏进了什么阵位,周围的虚空一阵涟漪波荡,在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身后的唐生和斗权火皇也都消失不见了。

    “这……”

    正在原地,想要动的唐生和斗权火皇看到虎申阵皇和丁奎剑皇都在面前消失,两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斗权火皇直接拿出了本命法杖,在他的头顶,悬浮其一朵淡黄色的神火,垂落下一阵的防御法芒来,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

    唐生也不敢怠慢。

    那青铜丹炉也悬浮在他的头顶,垂落下一片的青铜神火来。

    “我们怎么办?”

    斗权火皇问向唐生。

    他的心里已经萌生了退意。

    这个宫阙内,太过诡异了。

    “想必,我们想要退,也退不出去了。”

    唐生苦笑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斗权火皇问道。

    “你看后面,我们来时候的门口,已经消失了。”

    唐生说道。

    斗权火皇闻言,回头看去,果然,只见原本是进来门口的地方,此刻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变成了一条不知道通往何方的路。

    “我们在这里明明没有动!怎么可能不见?定然是幻觉!迷惑我们的而已!我试试看。”

    他说着,头顶的神火闪烁,与他手上的法杖光芒融为一体。

    “不要轻举妄动。”

    唐生想要阻止,可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一道火柱从斗权火皇手中的法杖飞射而出,轰击在身后消失的空间里。

    那处虚空,诡异的波荡起来。

    如同平静的湖面被扔进了一颗巨石,激荡出涟漪。

    这些诡异的涟漪,似阵势非阵势,席卷而来,唐生看着,心里顿时泛起一种十分危险的气息。

    “不好!”

    唐生脸色大变,顾不得许多,那青铜神火萦绕在他的身体周围,开始防备着。

    与此同时,他快速的往后退去。

    想要逃过那些涟漪波纹的席卷。

    可谁知道他往前一动,前面的虚空里,突然折叠起来。

    顿时,空间一静。

    他只觉得乾坤一片的寂寞。

    往后看去,他失去了斗权火皇的踪迹,往前看的时候,前面还是一条路通往前方的殿宇,只是,也不见虎申阵皇和丁奎剑皇两人。

    “这……也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了。”

    没想到,刚进入这宫阙里,唐生和虎申阵皇三人就彻底的分散开来。

    这上古洞府里的玄奥,比之唐生所想的还要危险几分。

    “小火,看得透这里的阵势么?”

    唐生问道。

    “老大,我看得不是很透。”

    小火摇摇头。

    唐生与这个小家伙念头融合,以其视觉观察四周,只见到周围的火之本源世界,迷雾朦胧,根本就分辨不出什么来。

    “既然如此,我们小心谨慎些了。”

    唐生硬着头皮往前走。

    然而,每往前走一步,周围的虚空奥义都不断的变化,仿佛每一步都踏入不同的时空。

    不过,唐生发现,他确确实实是往那边的宫殿在靠近着。

    也不知道往前走多少步。

    就在这个时候,小火突然大声的喊道:“老大,你看前面。”

    唐生循着这个小家伙的视觉看过去,就见到在左侧的石阶不远处,有一具被风干了的骨头,静静的躺在那里。

    人死,才会留下枯骨。

    “我们小心些!”

    唐生心里一凛。

    这具枯骨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留下来的,可是从这骨头残留下的气息判断,其生前的实力定然不弱。

    其死在了这里,说明什么?

    说明这宫殿内藏着的危险,足以让人丧失性命。

    在这具枯骨的边上,散落着几件宝物和储物戒指,都是着枯骨生前留下来的。

    唐生想了想,不拿白不拿,他想要走过去。

    可是,一步踏出,周围的空间又一阵的荡漾,再看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那具枯骨的位置。

    唐生又连走几步。

    可还是没见那具枯骨,小火也感知不了。

    “算了。”

    唐生想了想,只能够放弃了。

    这条路,每一步都是一方时空,错乱交替着,唐生无法看走这里的阵势运转,所以每一步几乎都是靠蒙的。自然而然的,他也不可能准确的找到那具枯骨到底在什么位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