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0章 丹火克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唐生运转《镇龙三劫功》,体内的镇龙本源在他的经脉里激荡着。

    将神通之力注入到双眼,这样一来,双眼就会具备神通,可以看到寻常肉眼看不到的细微东西。

    可是唐生环视周围一圈,都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你觉察得到了吗?我们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顶上了。”

    唐生对着识海里的小火说道。

    “老大,我也有一种感觉。”

    小火点点头,这个小家伙也认真的警惕着周围。

    它又说道:“会不会是那些黑影鬼雾?”

    “有可能是它!”

    唐生心里一凛,想到了丁奎剑皇的遭遇。

    到现在,他还不知道那些黑影鬼雾到底是一个,还是有多个。

    “我看前面,你看后面!小剑,你也帮忙看着。”

    唐生说道。

    “是,老大!”

    趴在小火的火焰小脑袋上的小剑,一直都帮不上什么忙,现在听到唐生吩咐后,立刻兴奋起来,大声的喊道。

    唐生继续的往前走,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

    小火负责警戒背后,防止那黑影鬼雾偷袭,小剑则是让它怎么观察就怎么观察吧。

    果然,正如同唐生所想的那样。

    当他一直注视着前面的时候,在他的背后,慢慢的浮现出一个黑影鬼雾,就在他身后的一步之外。

    这么近的距离,由于这里是时空的错乱,一点儿气息都没有泄露出来,同时神念也觉察不到其踪迹,只有用肉眼才能够看得见。

    好在唐生让小火帮忙看身后。

    “老大,这个家伙在你后面。”

    小火看到黑影鬼雾后,立刻大声的吼道。

    然而,也在小火发出预警的时候,那黑影鬼雾也扑了下来。

    唐生的神经高度的紧绷着。

    听到小火的预警后,他想也不想,手中的黑黝神剑回身就是一剑镇龙破乾。

    剑气汹涌,带着镇龙本源之威,如同怒龙般咆哮,撕破虚空,朝着身后斩杀。

    与此同时,那到扑之而下的黑影鬼雾,正好在看路上对上了唐生的镇龙剑气。

    两者相碰撞在一起。

    诡异的却是没有任何的能量激荡。

    唐生的镇龙剑气从黑影鬼雾的身体里,一分为二的斩杀而过。

    而那被一分二位的黑影鬼雾,却仿佛不受影响,直接朝着唐生扑下来。

    它是能量之体,不是血肉生命,剑气斩杀,还伤不得它!

    “不好!”

    唐生意识到这一点后,为时已晚。

    他只能够全力防御了。

    头顶的青铜丹炉,全力运转。

    那黑影鬼雾扑落而下,黑雾散开,彻底的包裹住唐生,想要将唐生给吞噬掉。

    滋滋滋!

    它的鬼雾带着腐蚀能量防御罩的威力,可是,这回碰到唐生的青铜神火能量防御罩的时候,仿佛是遇到了克星,迅速的焚烧起来。

    “啊~”

    这个黑影鬼雾,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它比之来的时候,更快的往外逃。

    这样的惊变,也让唐生始料不及。

    没想到青铜丹炉的火焰,能够克制这些黑影鬼雾。

    “你逃得掉么?小火!”

    唐生沉声的吼道。

    “吙吙~”

    小家伙立刻领命。

    它念头一动,那萦绕在唐生身体周围的青铜神火立刻受到它的调配,化作火焰神通,追烧而去。

    后发先至。

    滋滋!

    整个黑影鬼雾都被小火掌控的青铜神火包裹起来。

    它在焚烧里,慢慢的凝聚成一个狞恶的鬼脸,不断的发出惨叫,那双猩红的鬼眼凶恶憎恨的瞪着面前的唐生。

    然而,都是徒劳。

    它转瞬就被青铜神火给焚烧干净。

    黑影鬼雾死后,什么都没有留下来,仿佛它就是一团憎恨的能量所凝聚。

    唐生也松了口气。

    “青铜丹炉的神火能克制它们!”

    这让唐生不得不思考起来。

    青铜丹炉的神火乃是跟明轮丹主的传承,属于相通气息的东西。

    也就是说,明轮丹主的东西,能够克制这些黑影鬼雾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

    这些黑影鬼雾到底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会出现在明轮丹主的洞府里?

    唐生想了想,还是想不明白。

    既然想不明白,那么他也不想勉强了。

    “至少在这里,我有了青铜丹炉护体,也算是多了几分的把握。”

    唐生想到此,继续往前走。

    不过,一直走到前面的宫宇大殿,他都没有再遇到黑影鬼雾,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再监视他。

    仿佛在这里,只有一只黑影鬼雾,就是那只被他消灭的。

    ……

    宫宇大殿,大门是开着的。

    唐生没有犹豫,走了进去,谁知一阵天旋地转,唐生出现在一片虚空里。

    这片虚空,仍旧是大殿的地面,只是周围的天地,变成了三百六十个诡异的符文,在变换着不同的奥义飘浮着。

    让唐生非常的意外。

    在这大殿的地面上,还站着一个人。

    这是一个干瘦的老者,神灵境巅峰的神皇,身上散发出非常恐怖的气息。

    这绝对是一位强者,至少唐生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心悸的危险之感。

    他是踏进这里的时候,他也回过神来,转身看着唐生,很是意外。

    “我在这里呆了三十多万年了!终于还是有人踏入这里。”

    干瘦的老者看着唐生,上下的打量着,他那双眸子,似乎带着一种诡异的神芒。

    这让唐生,一下子竟然无法看透这个老者到底修的是什么道。

    “丹修、血修、剑修、战修?伪装得不错!神丹境的修为就能有如此的能耐,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干瘦老者开口问道。

    唐生一听,心里骇然。

    没想到这感受老者居然一眼看透他的伪装,同时还从他的身上看出了丹修、血修、剑修和战修!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这样的感受老者,绝对不是普通的神皇。

    “在下唐生!误闯这里,打扰了前辈,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唐生不敢托大,赶紧恭敬的问道。

    “称呼?我有太多的称呼了!这一世,你就叫我鳞渊吧!至于打扰不打扰的?能来到这里,就算是本事!这里又不是我的地盘,你随意吧。”

    干瘦老者说道。

    唐生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心里松了口气。毫无疑问,这个叫做鳞渊的老者很危险,好在对方是一个讲理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