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1章 鳞渊神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果这个叫做鳞渊的老者,开口就让唐生滚离这里。

    那么,唐生毫不犹豫就会走。

    因为越看下去,唐生越发觉自己看不透这个干瘦老者。

    好在对方也没有让他离开。

    即便如此,唐生的心里也万分的警惕着。

    这时候,他才看向周围虚空那三百六十个不断运转的符纹奥义。

    “咦?”

    唐生有些诧异起来。

    认真看下去的时候,他发现这三百六十个不断运转的符文奥义居然跟青铜丹炉里面的认主奥义有些相似,虽然不尽相同,但是却有共通之处。

    “这三百六十个符纹,乃是一段认主法诀的奥义!如果能够凝聚,那么,就可以得到这里隐藏的一件宝物!小子,你难道看出什么了?”

    叫做鳞渊的老者问道。

    很显然,他将唐生此刻诧异的神情尽收眼里。

    “原来如此!在下曾从这上古洞府里得到过一件宝物,里面的认主法诀跟这三百六十个符文的奥义,有些相似。故而观察之下,才有些惊诧。”

    唐生也不隐瞒。

    他也知道,面对这等强者,若是说谎被对方发现,那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哦?你居然有一件宝物跟这里的认主符文相类似?可否拿出来,让我瞧瞧?”

    鳞渊老者问道。

    “这……”

    唐生犹豫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谁知道他若斯将青铜丹炉拿出来,对方会不会动歹念?

    鳞渊老者仿佛看透唐生的心思,笑道:“放心吧,老夫可还做不出那种事情。再说了,以老夫的本事,若是真想杀你夺宝,你只怕也逃不掉。”

    唐生一听,心里紧张的同时,也在思考着。

    他确实在这鳞渊老者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一丝贪婪和杀意。

    想了想,点点头,他将青铜丹炉拿了出来,悬浮在他的头顶,说道:“前辈,便是这件宝物。”

    鳞渊老者看着唐生头顶悬浮的青铜丹炉,眸子闪烁着。

    “果然如我所料!这是一件圣宝!”

    鳞渊老者说道。

    “圣宝?”

    唐生有些诧异。

    “神之九境之上的境界,称之为圣!圣人炼制的法宝,称之为圣宝。你手中的青铜丹炉和这里认主符文的宝物,都是圣物。”

    鳞渊老者给唐生解释着。

    唐生心里一凛。

    怪不得着青铜丹炉如此厉害,原来竟然是圣物。

    “小子,可否运转一番这青铜丹炉,让我感受一下它的法宝气息?”

    鳞渊老者问道。

    “当然可以。”

    唐生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舒了口气。

    这鳞渊老者这么说,就是表示没有想要杀他夺宝的意思了。

    他说着,赶紧运转青铜丹炉。

    顿时,一团青铜神火垂落而下,护住唐生的身体。鳞渊老者认真的看了好一会儿,他说道:“你应该只是初步的认主,这青铜丹炉的奥义,你连皮毛都没有发挥得出来。不妨参悟一下着三百六十个认主符文里的奥义,然后再跟你的青铜丹炉的认主符文相互

    对照着,或许有所收获也说不定。”

    “多谢前辈指点。”

    唐生一听,知道鳞渊老者是在指点他,他赶紧道谢。

    他也不将青铜丹炉收好,就这样一边运转着,一边参悟头顶三百六十个青铜丹炉的奥义。

    果然,这样对比着参悟,他受益匪浅,立刻有几分触类旁通起来。

    他更加深入的去凝聚认主符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这时候,这片大殿里,再进来一个人。

    不是别人,正是虎申阵皇。

    虎申阵皇见到大殿里居然有两人时,也是一愣。

    不过,看到唐生后,他立刻欢喜起来,传音呼道:“须炎修友!”

    “虎申修友,没想到你也来到了这里。”

    唐生看到虎申阵皇后,脸色也一喜。

    很显然,在这三人里,他最不想的就是虎申阵皇有什么意外了。

    因为虎申阵皇是阵修,对于在洞府里的探索,作用最大,反倒是丁奎剑皇和斗权火皇两人,作用不怎么明显了。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丁奎修友和斗权修友呢?”

    虎申阵皇不见另外两个人,立刻急急的询问。

    “我和他们两个人分散了!”

    唐生将虎申阵皇消失后的状况说了一遍。

    “原来你们也被阵势给分开了。”

    虎申阵皇唏嘘着。

    “我在半路的时候,曾碰到过丁奎修友,不过,当时他正被一团黑雾鬼影偷袭攻击。我本想去援救他,可惜,鞭长莫及,被这里的阵势给阻隔了。”

    唐生主动提起这件事情。

    “什么?那他最后如何?”

    虎申阵皇一听,也是一惊。

    “他是生是死,我并不清楚。”

    唐生摇摇头。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对了,那人是何人?怎么也在这里?”

    虎申阵皇警惕的问道。

    “他叫做鳞渊,我进来的时候,他就进来这里了。据说在这里呆了几十万年!”

    唐生悄悄的说道。

    “什么?那这里到底有什么?”

    虎申阵皇很震撼,他继续询问,同时看向周围。

    看到那三百六十个符纹的时候,他并没有立刻就看得懂。

    “这三百六十个符纹,据鳞渊说,是一件法宝的认主奥义。若是能够参悟这三百六十个符纹的奥义,那么就可以获得这件法宝的认主。”

    唐生也不隐瞒。

    “什么?既然如此,那么,这鳞渊容得下我们在这里?”

    虎申阵皇小声的传音。

    很显然,他也从鳞渊的身上感受到一种非常危险的气息。

    同为神皇,也分为三六九等,很显然鳞渊就是极其危险的那一等。

    “我也不清楚。不过,他那样的人,只要我们不得罪他,他应该也不屑对我们动手吧。”

    唐生说道。

    “那是没有利益相冲突。他在这里几十万,都锲而不舍的参悟这认主奥义,如果我们之中,有人能够参悟些什么出来,你看他急不急?”

    倒不是虎申阵皇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这种事情,在这个世界上多得是了。

    唐生听到这话,心里也一凛。是啊,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也都是相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