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2章 有点感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唐生小心的看着那边的鳞渊老者,他发现,自这虎申阵皇走进了的时候,鳞渊老者只是瞥了眼,随后就不再看了。

    更没有像对待唐生那样,去跟虎申阵皇来交流。

    仿佛,在这鳞渊老者的眼里,这虎申阵皇还没有资格让他开口。

    “他在这里参悟了几十万年,只怕也已经差不多参悟这三百六十个认主印记完毕了。否则,他也不会如此的不介意我们这些人闯进来。”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虎申阵皇的这番话倒是提醒了他。

    这个鳞渊老者对青铜丹炉这件圣宝不感兴趣,带不代表着,其对于这里的这件未知圣宝不感兴趣。

    “我们在这里待一会儿,等一下丁奎修友和斗权修友!若是等不到他们两个人,那么我们看看能不能找到出路,离开这里。”

    虎申阵皇传音给唐生。

    他总是觉得那边的鳞渊老者危险,故而,才进入到这里,他就想着要离开。

    唐生也表示认可。

    毕竟他对于这个鳞渊老者也不了解,他可不想将生死都掌在不熟悉之人的手中。

    “好。”

    唐生点点头。

    所以,在这段时间里,他认真的参悟着周围悬浮着的三百六十个认主符文,希望能够从中领悟些什么,好融入到他对于青铜丹炉的认主奥义里。

    至于跟鳞渊老者去抢这件圣宝的认主权?唐生如今可没有这个胆子。

    大概等了半个时辰左右。

    就在这个时候,大殿里再度进来一个人,一身狼狈,气息极度的不稳,浑身散发出狂暴的火之本源的气息。

    唐生看去,此人不是斗权火皇又是谁?

    “斗权修友!”

    唐生和虎申阵皇赶紧迎了过去。

    “虎申修友,须炎修友!”

    斗权火皇见到唐生和虎申阵皇的时候,也是一喜,终于在这里见到了熟人。

    他赶紧过去。

    “你怎么弄得如此狼狈?”

    因为有鳞渊老者这个外人在,虎申阵皇赶紧传音询问。

    “我跟你们分开后,在路上遇到了一团黑雾鬼影的攻击!好在我有几分保命的手段,否则,只怕命丧其中。”

    斗权火皇解释着。

    他瞥了眼那边的鳞渊老者,眸子里露出一抹畏惧之色,问道:“此人是谁?”

    “他叫做鳞渊!据此人说,他来到这里已经几十万年来,都在参悟头顶的认主符文。这认主符文乃是一件圣宝的认主印诀。”

    虎申阵皇传音说道。

    也就在斗权火皇看向鳞渊老者的时候,鳞渊老者也看了过来,在这个瞬间,斗权火皇浑身上下,顿时有一种被看光的错觉。

    他心下骇然,不敢多看,赶紧收回目光。

    “此人好可怕!一个眼神,竟然能够让我心神畏惧。”

    斗权火皇大骇,传音说道。

    “所以,我们在这里等丁奎修友一段时间!他若是还不来,那就证明他出事了!我们三个就想办法离开这里。”

    虎申阵皇说道。

    既然来这上古洞府寻宝的,那么就要随时做好各种意外的心理准备。

    富贵险中求。

    谁若是丧命其中,那也怪谁运气不好。

    “好吧。”

    斗权火皇心里默然。

    三人在这里等了三天。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唐生以参悟青铜丹炉的认主印记为主,参悟周围的三百六十个认主符文为辅。

    他也不抱有任何想要参悟这三百六十个认主符文的心思。

    可谁知道,他却发现,正在因为这种不以为然的随意,让他竟然感悟到一丝这三百六十个认主符文的认主奥义了。

    这也让唐生吓了一跳。

    他赶紧不敢继续参悟下去,谁知道,若是领悟了这三百六十个认主符文,会不会触动认主反应?

    如果有认主反应,那会不会引发这鳞渊老者的杀意?

    至少,在唐生的眼中,这鳞渊老者至少都是跟火炎天狐同级别危险的人物。

    三天一过,虎申阵皇开口说道:“斗权修友,须炎修友,看来丁奎修友已经出意外了。剩下的路,只能够靠我们三人走了。”

    唐生和斗权火皇一听,顿时心里一片悲然。

    “走吧!这里的圣宝,显然已经是那个鳞渊老者的囊中之物,我们若是敢染指,只怕此人就会痛下杀手。还是早点离开,撇清关系为妙。”

    斗权火皇说道。

    “可是,我们如何离开?”

    唐生问道。

    其实,他的心里也是赞成离开的。

    只是进来容易出去难。

    外面阵法重重,每踏一步,都是迷乱的时空,还有那些神秘可怕的黑雾鬼影隐藏在暗处。

    “虎申修友,你可看得出些端倪?”

    斗权火皇问道。

    这虎申阵皇是阵修,若是说破阵,大家都指望在他的身上了。

    “惭愧。这里阵势的运转,我也是雾里看花,超出了我阵修的理解范围。”

    虎申阵皇说道。

    他这话一出,唐生和斗权火皇都沉默了。

    他们是想要离开,可是离开之法是什么?谁知道呢?

    “出去闯闯吧!闯不过,我们再回来这里就是了。”

    唐生说道。

    “我们三人凝聚在一个防御罩里,一起行动,这样一来,外面的阵势将我们当做一体的,就无法将我们分散了。”

    斗权火皇提议。

    毕竟,修为到了他们这种级别的,哪怕是合作,相互之间都会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各自防御。

    能够如此共同聚集在一个能量防御罩里,也说明他们如今到了极度危险的境地了。

    “好!两位,那你们就聚集在我的阵势防御罩里,为我护法吧!我来尝试破阵。”

    虎申阵皇说道。

    唐生和斗权火皇都没有异议。

    唐生想了想,还是对着鳞渊老者,恭敬的行礼说道:“前辈,我们三人打扰了!我们还有事情,那就先告辞了。”

    鳞渊老者对于唐生的这番话,并没有什么表示,甚至连眼皮也不抬一丝。

    看上去,唐生有点热脸贴着冷屁股的意思。

    “吙吙~”

    这让小火非常的愤怒,大声的嚷嚷着,要教训这个敢不给唐生老大面子的家伙。虎申阵皇和斗权火皇对视一眼,传音给唐生说道:“这让显然不将我们放在眼里,我们没有触犯他的利益,他也不把我们当一回事。好了,我们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