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7章 间玖、银石
    ,精彩无弹窗免费!

    孤立,隔离。

    “他们是有备而来!”

    鳞渊老者的脸色很凝重。

    看来,这将是一场恶战了。

    不过,作为这里的镇守者,鳞渊老者也不惧怕。

    这里的大阵才加固不久,虽然是周期性最弱的时候,但是,抵挡起来并不成问题。

    再加上他本身实力就不弱。

    只要坚守最核心的地方,挨过这大阵的虚弱期,那么,他有把握将这些邪恶入侵者统统击杀完毕。

    在整个灭幻轮境里,还有些神皇、神王修士。

    不过,那些邪恶修士见人就杀,十分残忍。

    那些神皇、神王修士自然也就反抗起来。

    “或许,我可以联合他们。”

    鳞渊老者眸子闪烁着。

    不过,有了当年虎申阵皇的前车之鉴,鳞渊老者也不敢随意联合那些身份不确定之人。

    像镇龙之子传承候选者,倒是可以信任。

    “那小子正在闭关修炼,参悟明轮丹主的道统传承,我就暂时不去打扰他了。在这里还有两位镇龙之子候选者,实力都非常的恐怖!就找他们来帮忙吧。”

    鳞渊老者说着,他去找第一位。

    ……

    第一位镇龙之子候选者,正是当初追杀火炎天狐的那位的成员。

    鳞渊老者掌控这里,当然是知道这位的存在。

    只是,作为镇守者,在某些事情上,他需要保持中立,所以镇龙之子和圣龙之子之间的恩怨,他也都不插手进去。

    就像当初唐生跟火炎天狐战斗时,鳞渊老者明明感应到,可也没有出手那样。

    一万年过去,这位的成员,境界也提升到了神灵境级别,一身气息十分的恐怖。

    他正在跟七位邪恶修士在大战。

    手持一柄镇龙神剑,将七位邪恶修士直接镇压得毫无还手之力。

    不一会儿,他又斩杀了一位。

    剩下的六位邪恶修士见不敌,做鸟兽四散。

    这位男子没有追,持剑而立,眸光森然,沉声喝道:“谁?出来!”

    他目光看向的方向,正是鳞渊老者藏身的方向。

    “在下鳞渊,这里的镇守者!不知修友尊姓大名?”

    鳞渊老者问道。

    “说人话!”

    男子冷冷的看着鳞渊老者,并没有畏惧鳞渊老者身上的气场。鳞渊老者没想到男子如此的直接,苦笑一声,说道:“你还不算真正的镇龙之子,等你真正成为镇龙之子便会知道,镇龙之子也是镇守联盟的一员,也有义务镇压游走于这方神界里的邪恶,维护这里的秩序

    。”

    “在这个灭幻轮境之下,镇压着一股邪恶。这些邪恶入侵势力,此次来攻打,便是为了要破开这里的封印,放出里面被镇压的邪恶。”

    “如果让他们得逞,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老夫想请修友出手援助。”

    鳞渊老者说道。

    “我有什么好处?”

    的这位男子,问得很直接。

    他才不是救世的英雄。

    再说了,他现在也还不是镇龙之子,只是镇龙之子候选者而已。

    “你是镇龙之子候选者,应该很需要机缘、气运和命数!帮我镇守这里,击杀邪恶,事成之后,你将会获得大量的机缘、气运和命数。”

    鳞渊老者说道。

    “这对我的用处不大!我若是需要机缘、气运和命数,直接找几个圣龙之子候选者来杀就是了。”

    男子摇摇头。

    “你想如何?”

    鳞渊老者问道。

    “我要在这里随意行走的权利,看看这里的传承和法宝,有没有我看上的!”

    男子说道。

    “可以!不过,你不能强拿!只有认主了你,证明跟你有缘,你才能够拿走。这是这里的规矩。”

    鳞渊老者补充道。

    “没问题。”

    男子答应道。

    “这块符令你拿着!这里的阵势将不对攻击和镇压你!我希望你在这里行走的时候,多帮我击杀些邪恶入侵的修士。”

    鳞渊老者说着,凝聚出一块符令递给这个男子,这块符令跟他当初给唐生的那块一模一样。

    男子接过符令,眸子里闪过一抹异色。

    他点点头,说道:“放心,我会去杀的。

    鳞渊老者得到了承诺,很满意,他知道,像对方这种级别的修士,说一不二,也不屑于去骗他。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鳞渊老者问道。

    “我叫间玖。”

    男子说道。

    “间玖?很好,我记住你了。告辞!”

    鳞渊老者念了念这个名字,然后消失在原地。

    他去找第二个镇龙之子候选者。

    间玖看着鳞渊老者消失的方向,嘴角,泛起一抹冷意。

    ……

    第二位镇龙之子候选者,是一位银发男子,也是神灵境的境界,看上去,实力并不比第一位的间玖差多少。

    他也在跟邪恶修士在战斗。

    连杀三位邪恶修士。

    “出来吧。”

    银发男子发现了躲在暗处之人。

    正是鳞渊老者。

    “在下鳞渊。”

    鳞渊老者显露身形,报上了名字。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银发男子不似间玖那么冰冷,可也并不是一个易说话之人。

    “在下想请修友相助。”

    鳞渊老者将刚刚对间玖所说的话,再在这里说一遍。

    然后,主动许下好处。

    银发男子有些心动,说道:“我可以帮你镇守!不过,若是遇到危险,我不会坚守到最后,见势不妙,我会走。”

    “可以。”

    鳞渊老者点点头。

    然后,他凝聚出一个符令,交给了银发男子。

    “敢问修友尊姓大名?”

    鳞渊老者问道。

    “银石!”

    银发男子说出了他的名字。

    “我记住你了。”

    鳞渊老者点点头。

    说完,他也就离开了。

    银石看着鳞渊老者离开的方向,嘴角也慢慢的向上扬,泛起一抹的冷意。

    ……

    明轮丹主的宫殿门口,鳞渊老者出现在这里。

    作为这里的镇守者,他当然知道唐生在哪个位面里闭关,已经闭关上万年了。

    “也不知道这么久过去,此子得到了明轮丹主的几分真传。”

    他心里暗自的想着。

    相比于间玖和银石那两位,他更看重的还是唐生。

    因为唐生是丹修。

    在整个大阵的掩护下,丹修可以无声无息的毒死所有邪恶入侵者。

    当然了,前提是唐生是得到了明轮丹主的真传。因为,普通的丹修的毒,可毒不死那些邪恶入侵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