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7章 圣龙吞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这一刻,其实不用小火提醒,唐生也感受到了不妙。

    在小火的封印火界崩溃瞬间,唐生看着里面的龙鳞圣宝焚烧成为圣火,里面焚烧凝聚而出的这种圣符龙纹,然后是那个圣龙虚影。

    唐生的心里,也诞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之感。

    在这圣符龙纹所形成的圣龙虚影所出现的这一刻,唐生只觉得他的体内的镇龙本源,都产生了一种畏惧之感。

    这种畏惧,那是天生的直觉。

    就仿佛猫吃老鼠,而当老鼠变得比猫还巨大凶猛的时候,那么就反过来,变成老鼠吃猫,而猫见到老鼠时,心里就天然的产生惧怕了。

    “只怕,这一击之下,我抵挡不了。”

    这是这一刻唐生内心之中生出的无力之感。

    这龙鳞圣宝的焚烧自爆所产生的力量,已经超出了神之九境的范畴,达到了传说之中的圣境的力量。

    哪怕唐生再强大百倍,也抵挡不住了。

    “我们走!”

    唐生大声的说道。

    他很干脆利落。

    再不逃,只怕连命都没有了。

    “老大,我来御剑!”

    小剑大声的吼道。

    它的黑黝神剑带着空间的奥义,御剑离开,速度比唐生用火羽神衣来飞行更快。

    “好。”

    唐生点点头,他就想着逃跑。

    然而,就在唐生想要逃跑的时候,一股来自那燃烧的龙鳞圣宝的圣威,直接锁定而下,将唐生给笼罩住。

    在笼罩下来的瞬间,以唐生和这龙鳞圣宝为中心的方圆千里,都受到一股诡异的圣力的作用,直接自成一界。

    在这自成的一界里,到处都是圣龙的圣威。

    唐生在这其中,仿佛就是异类,被这一界的天地所憎恨,所排斥,所压制。

    周围的虚空,仿佛被封印般。

    唐生发现,他的力量根本就破不开这一界的圣威锁定。

    逃?

    根本逃不掉!

    “小子,你想逃?你逃得掉么?乖乖留下来受死吧!”

    “我拼了这一世的命元、修为、境界、机缘、气运、命数,再拼了这件龙鳞圣宝,凝聚出这相当于圣人出手的一击,便是为了让你死!”

    “这些都是你自找的!你将我逼迫到如此地步,那就用命来偿吧!”

    火炎天狐的声音,从焚烧的龙鳞圣宝里燃烧而出,然后响荡在整个位面里。

    在他看来,唐生必死无疑。

    唐生也很着急。

    天劫在上,可是在这龙鳞圣宝的圣威锁定下,似乎连天劫也降临不到这个位面来。

    真的,要死了么?

    唐生只觉得心里有些不甘心啊。

    可是他还有什么手段,可以破开这龙鳞圣宝的封印?

    似乎没有手段了吧!

    他的所有手段在这火炎天狐的龙鳞圣宝的自爆圣威里,都是弱小如同蝼蚁,蚍蜉难撼树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在唐生最绝望的时候,异变再度发生。

    只见在唐生储物戒指里的那龙血玉手镯,在这一刻,突然法光,然后直接从唐生的储物戒指里飞了出来。

    龙血玉手镯这件法宝,到现在唐生也弄不懂,只知道它在吞噬龙族本源后,里面会诞生出生死奥义符文。

    再者,这件龙血玉手镯是小溪父母留给她的,当然了,这也和唐生的那个老爹唐硝石有些因果。

    最后,这龙血玉手镯内,好像是有一股意识的,就像是小火、小剑这样的意识。

    只是,这股意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来都不跟唐生来沟通,甚至,唐生也感应不到它的具体存在。

    此刻,它从唐生储物戒指里飞出来的时候,是那么的突兀,同时,又是那么的及时。

    仿佛是受到了这圣龙气息的吸引,就像是一头饥饿的鲨鱼闻到了海上飘浮的血腥味,将它从沉睡之中惊醒过来。

    它飘浮在唐生的头顶,散发出一股血色的光芒。

    这股血色的光芒很诡异,带着一种让唐生无法明了的奥义,似乎是生死的奥义,又似乎不是。

    不过,这血色的光芒却是所有圣龙光芒的克星。

    仿佛像是光芒驱散黑暗。

    在这股血色光芒所照耀之下,整个龙鳞圣界崩溃了开来。

    唐生发现,他有能动了。

    相反的,是那在焚烧即将自爆的龙鳞圣宝,它动不了了。

    龙鳞圣宝被龙血玉手镯的血芒照射到,上面焚烧凝聚的圣龙虚影,似乎露出一股着急之意。

    它咆哮一声,似乎是想要逃跑。

    而在这龙鳞圣宝内的火炎天狐,此刻更是傻眼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

    此刻,眼看唐生就要死于龙鳞圣宝的自爆之威里,怎么突然就冒出了这个龙血玉手镯了?

    这龙血玉手镯又是什么法宝?

    面对这样的异变,火炎天狐只觉得心里承受不住,他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在这龙血玉手镯的血芒照耀下,他甚至感受到整个龙鳞圣宝内,传来一股惊恐之意。

    没错!

    这龙鳞圣宝哪怕是在自爆之中,它对于这龙血玉手镯的惊恐,乃是发自本能的。

    就仿佛当年那位龙族圣者,在面对这龙血玉手镯的时候,也需要瑟瑟发抖。

    可更诡异的事情 还在后面。

    他激发的这龙鳞圣宝是在自爆之中的,可在这龙血玉手镯的光芒照耀下,里面凝聚的自爆本源,此刻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被那龙血玉手镯的血光吞噬。

    “不不不!给我爆!给我爆!”

    火炎天狐顾不得许多了,不能够让这龙鳞圣宝的本源被龙血玉手镯给吞噬啊。

    他要自爆!

    哪怕如今的龙鳞圣宝的力量没有达到最巅峰,可还是可以自爆将唐生这个混蛋给炸死的。

    然而,他骇然发现,在这一刻,他不仅失去了对于龙鳞圣宝的掌控,同时,他整个人都动弹不得,只能够当做营养,继续被龙鳞圣宝给吞噬吸收。

    “我不甘心!不甘心!”

    火炎天狐发出哀嚎。

    难道,这就是命?

    他有龙鳞圣宝,而对面的唐生有龙血玉手镯。

    这些都是各自的压箱底的手段,代表着各自的机缘、气运、命数!

    这是一场龙血玉手镯和龙鳞圣宝的比拼,同时也是镇龙之子和圣龙之子的比拼。毫无疑问,在这场比拼里,他输得一败涂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