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章 渊剑鬼宗
    “长鱼玄剑,念你也算是一位天才!我们问你一遍,归不归顺我们渊剑鬼宗?”

    两位翼马一族的剑王实力明显在长鱼玄剑之上,不过,他们一开始,并不想直接要了长鱼玄剑的命。“

    我长鱼一族无数族员死在你们渊剑鬼宗的手里,破族灭国,你让我投靠你们渊剑鬼宗?休想!”

    长鱼玄剑还颇有几分傲骨,宁死不屈。“

    我们是惜才。以你的天赋悟性,若是加入我们渊剑鬼宗,必然会有大发展!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么,我们也只好送你上路了。”这

    两位翼马一族的剑王强者不再废话,开始加大攻势。

    长鱼玄剑本来就只是剑王初期,实力远远在这两位翼马一族剑王强者之下。

    此时的猛攻,他立刻坚持不住。“

    毁他肉身,拘他剑魂!”

    其中一位翼马一族的剑王,眸子一凛,狞笑着,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物。

    这是一块黑色的剑形令牌,其上似乎带着一股奇异的封印气息。长

    鱼玄剑看到这个黑色剑形令牌时,脸色顿时惨变起来。他

    当然知道这个剑形令牌是什么了。渊

    剑鬼宗有一门残忍的术法神通,专门拘拿剑修的神魂,用来凝聚神通。

    若是神魂被拘入这剑形令牌里,只怕生生世世,都不得再轮回,而且,还要被炼成法宝,日夜受人驱使。

    “我便是死,也不会让你们拘我剑魂的!”

    长鱼玄剑像是做了决定,眼看他的能量防御罩就要破去时,他立刻运转自爆法诀。

    他宁愿自爆,也不愿意被这两个人杀死。

    “组织他自爆!”其

    中一位翼马一族的剑王大声的吼道。

    他拿出一个玉笛法宝。法

    宝吹奏,一股迷幻之音席卷而出,虽没有什么攻击力,却可以扰乱修士的心神,打扰修士的施法。果

    然,那边想要自爆的长鱼玄剑,立刻中招。想

    要自爆的他,顿时觉得运转的自爆法诀受到干扰后,凝聚不起来了。他

    绝望了。难

    道,真要被这些混蛋拘了剑魂。

    他很不甘心。

    砰!他

    的能量防御罩,破碎开来。

    眼看他的肉身,就要斩碎在这两位翼马一族的剑王的剑下。可

    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他的肉身非但没有破碎,相反的,面前这两位翼马一族的剑王,突然软到下来,彻底没有了气息。突

    然的惊变,让长鱼玄剑有些反应不过来。他

    回过神来时,却发现死的不是他,反而是面前两位软到的长鱼一族的剑王。没

    错。

    这两个家伙是死了。眉

    心有一点剑印,被人用剑瞬间给击杀,泯灭识海的神魂。

    天啊!是

    谁如此恐怖?

    瞬间就出手秒杀了两位剑王强者。“

    长鱼玄剑,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长鱼玄剑环视一圈,都没有发现周围有人。

    可他哪里敢怠慢,赶紧想着面前的虚空,恭敬的行礼。能

    做到秒杀两位剑王强者的,至少都是神皇级别的,而且还是神皇里比较厉害的。“

    我并非你的前辈。”就

    在这个时候,长鱼玄剑只听见一个声音响起。再

    回过神来时,只见一个人影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他

    又惊又骇,可看清面前之人时,他彻底愣住了。“

    你是……长鱼唐生?”

    一万多年没见了,可面前这少年的面容,长鱼玄剑一辈子都忘不了。

    当年,便是这个家伙打败了他,让他心有不甘!

    他暗自发誓,奋发图强,一定要将这个混蛋给打倒,讨回颜面的。后

    来,这个家伙丹斗赢了济川丹远那位丹皇强者,他彻底的绝望,看到了他和这个家伙之间的巨大实力差距鸿沟。“

    你认得我就好。”

    唐生看着长鱼玄剑,突然有一种遇到了故人的感觉。

    万年前,他也没有将和长鱼玄剑的那点冲突放在心上。

    此刻,长鱼一族国破族灭,再相见时,只能够惺惺相惜了。“

    长鱼唐生,这……这一万年,你……你去哪里了?我们……我们一点关于你的信息都没有。”长

    鱼玄剑回过神时,他再看到唐生时,内心也非常的激动。双

    眸泛起了故人相见般的泪光。一

    万年了,当年的恩怨,早就过眼云烟,国破族灭,他在悲伤之中,也成熟和成长起来。

    而如今,作为长鱼一族仅存的血脉,他也还要担负起重建长鱼一族的大任呢。

    “这一万多年来,我被困在了一个地方,前不久才脱封而出。”关

    于自己的事情,唐生长话短说。

    他更关心的是他不在的这一万年里,长鱼一族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长鱼一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我回长鱼都城,发现长鱼都城早就破灭,荒草丛生。我又到周围看了一圈,周围的几个城池,也同样如此。还有,族内的其他人,又是怎么死的?我传音法宝里保留着他们的传音印记,全都破灭了。”唐

    生问道,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声音,也有一点悲情起来。

    而这一边的长鱼玄剑,听到这里,又揭开往事的伤疤,早已经泪流满面。他

    捏紧着拳头,悲愤说道:“三千多年前,我们长鱼一族因为不愿投降渊剑鬼宗,然后全族上下,都被渊剑鬼宗的人给破国灭族了。长鱼青破等我族的一众剑王强者,也全都死在了渊剑鬼宗之人的手里。”

    “而且,我们长鱼一族很多人的神魂,都被渊剑鬼宗的人给拘印,炼成剑魂法宝,驱使他们的神魂来对战。包括长鱼青破族长在内,他们如今的神魂一旦被拘印,那永生永世,都不得入轮回,投胎转世!”

    唐生一听,浑身一颤。

    破国灭族,杀了人后,还不给人投胎转世?这

    渊剑鬼宗,到底是什么势力?

    而这渊剑鬼宗的行事作风,未免也太过狠毒了吧。“

    这渊剑鬼宗,到底是什么势力?剑冢神宗不管么?任由我们长鱼一族被灭族?”唐

    生沉声喝问道。同

    时,他的内心之中,一片的杀意腾腾。血

    债血偿!不

    管这渊剑鬼宗到底是什么势力,他都要为长鱼一族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