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3章 隐姓埋名
    ..龙剑天尊

    《镇龙三劫功》只有神之一到三境的修炼功法,唐生若想往上修炼,就要后续功法。

    也就是需要前往镇龙祭坛里接受传承。

    “看来,又要回镇龙祭坛一趟了。”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劫数过后,唐生的大机缘、大气运、大命数,都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高度。

    甚至可以说,他是踩着组织来渡过人劫的,此刻他为镇龙之子候选者第一人,也不为过。

    “吙吙~”

    小火大声的吼道,斩杀完敌人后,这个小家伙在清理战场,聚拢宝物,十分的兴奋。

    “老大,我要去吞噬下面的剑意!”

    小剑还是惦记着下面没有被他吞噬完的圣碑剑意,十分的嘴馋。

    唐生想了想,反正那圣碑剑意也已经不完整了,除非是圣人强者在,否则绝无重新封印的可能。

    而圣人强者?

    只怕这方神界早就没有了。

    “去吧!”

    唐生说道。

    如今这个世道,上古封印不断的解封,多这里一处不算多,少这里一处不算少。

    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最正确的。

    而就算下面的封印解封,仿佛上古封印的邪恶入侵,那又如何?

    这方神界已经残破到如此的地步,满目疮痍。

    只怕这些邪恶入侵也没有什么兴趣夺舍占领了吧。

    ……

    在远处,纷纷逃跑的的镇龙之子候选者们,此刻也停了下来。

    等待之中的圣器自爆没有发生,反倒是剩下的的圣龙之子候选者们,全都被斩杀干净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

    “那位剑帝、丹帝和术帝,真的是太恐怖了!居然三个人就将的所有人都给灭了?”

    “我们镇龙之子候选者,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强大的强者么?”

    所有的镇龙之子候选者们,心里都在猜测,都在小声的谈论着。

    至于刚刚渡过劫数的唐生?

    已经没有什么人注意了。

    在他们看来,唐生才正式成为镇龙之子候选者,实力还很弱,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强大的。

    他也不可能就是那剑帝、丹帝、术帝的合体!

    所以,刚刚能够施展出那样实力的,就应该是三个人,而不是一个人。

    也正因为如此,才没有谁怀疑唐生就是主宰这场战争的人。

    在场的,只有房兑甲九和申公鳞知道,根本就没有什么剑帝、丹帝和术帝,那完完全全就是唐生此子一个人。

    “这件事情,作为秘密!你谁都不能告诉,知道了么?”

    就在申公鳞发愣的时候,突然他的识海里,传来房兑甲九的声音。

    “我明白。”

    申公鳞浑身一凛,赶紧点点头。

    他明白房兑甲九这话的含义。

    向外透露他们镇龙之子候选者里,有一位剑帝、丹帝和术帝,再加上房兑甲九,那么,他们镇龙之子候选者里,就有四位神帝级别的强者了。

    这比圣龙之子候选者里,还多一位。

    无形之中,这就是一种威慑力,也给其他的镇龙之子候选者们,一剂定心丸。

    让他们知道,如今时来运转,他们镇龙之子候选者的实力,已经不弱于圣龙之子候选者了,甚至还强大几分。

    与此同时,唐生的身份藏在暗处,无人知道,也可以作为一张出其不意的底牌,关键时候,可以攻其不备!

    房兑甲九趁着这场大胜,激情昂扬的传音给众人,聚拢人心,说接下来还有大行动,要趁势追击,痛打落水狗,不给圣龙之子候选者们任何喘息的机会。

    这场胜利之下,凡是参与其中的镇龙之子候选者们,都获得一部分的大机缘、大气运、大命数。

    虽然跟唐生得到的比起来,只是九牛一毛,可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巨富。

    所以,大家的气运、机缘、命数,也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

    做完这些后,房兑甲九遣散众人,然后前往剑冢神宗,再度去拜访唐生。

    这一次的拜访跟以往的都不同,他带着无比敬畏之心。

    强者为尊,弱肉强食!

    他的实力,在火炎星野和金鑫剑折的围攻之下,就落入下风了。

    可唐生呢?

    一口气却可以斩杀所有人。

    这便是他和唐生之间的差距了。

    ……

    唐生盘膝而坐在剑潭边上,小剑在剑潭之下继续吞噬剑意。

    小火则巡逻着四周。

    作为唐生的器灵,唐生身上的大机缘、大气运、大命数,也会泽润给这两个小家伙。

    这两个小家伙连连奇遇,修为进展如此之快,其实也跟吸收唐生身上大机缘、大气运、大命数脱不了关系的。

    “老大!房兑甲九那个家伙又来了!要不要我去教训他一顿?”

    小火感应到房兑甲九的到来,大声的吼道。

    在这个小家伙看来,房兑甲九临阵脱逃,贪生怕死,很是被它小火看不起。

    “让他来吧。”

    唐生淡淡的说道。

    这一次的大战,也让他彻底的认清自身的实力。

    原来他和小火、小剑配合起来,倒是能够有如此强大的威力,也如此适合大型的团战。房兑甲九怀着忐忑的心,来到了剑潭边,看到盘膝而坐在剑潭上的唐生,他行了一个礼,说道:“唐生修友,还请你莫要怪罪!这几千年来,我们镇龙之子候选者们,吃了太多的败仗,死了太多的人了。所

    以,见势不妙,立刻溃逃。”

    “不过,也多亏了唐生修友,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有了这一次大胜,我们镇龙之子候选者们,从此也可以振奋人心。再面对圣龙之子候选者时,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惶恐如同丧家之犬了。”

    他这番话说得客气和委婉,同时也小心的观察着唐生的脸色。

    因为,当时那种情况下,他自己也逃跑了。

    唐生对此,倒是没有什么。

    本来他也不寄希望于这些人。

    再有,他渡劫的时候,对方能够来帮助他,也已经是情分了。

    他也没有要求太多。

    房兑甲九见唐生没有怪罪,他心里也舒了口气,又说道:“唐生修友,有一件事,在下要跟你说一下。”

    “哦?修友,请说。”唐生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