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七章 大婚
    将b超单贴身装好,这才想到烟雾弹和催泪弹。

    没有提前准备,她的身份今时不同往日,黎鸿燊说是已经开除她了,不会随便说说。

    所以,严格意义上讲,她不再是特殊部门的人。

    这么仓促的时间里,她根本没法搞到这两种管制的东西。

    大狙倒有一架,却不敢带,带去也不敢用。

    是抢亲,而非杀人。

    看来看去,唯一能用的就是一把泰瑟枪。

    垂头丧气的来到杨根硕的房间,没想到杨根硕依然在呼呼大睡。

    龙慕云正在考虑要不要叫醒他的时候,突然在他的枕头下面到一块黑丝。

    龙慕云一下子瞪大眼睛,蹑手蹑脚上前,没有惊醒杨根硕的情况下,抽出来,发现是一只黑丝袜。

    她一下子想明白了,就说找不着,原来是这个家伙偷了。

    第一反应就是杨根硕变.态。

    接着,她又想到男人拿着女人的丝袜能做什么?

    除了擦枪,还能做什么?

    天啊!她受不了了。

    一脸恶心地望着熟睡的杨根硕,下意识的将丝袜凑近鼻子。

    嗯!倒是没啥特殊的气味。

    难道自己误会他了?

    龙慕云更加倾向于后一种分析。

    自己都献身了,他不答应,不至于拿着自己的丝袜来一发吧!

    他都说了要养精蓄锐的,难不成觉得她太费人——费男人?

    龙慕云摇摇头,哑然失笑。

    不管怎么说,丝袜在他的枕下,他就跟变、态脱不开干系。

    然而,为什么心里还有一点点甜蜜。

    她拿走了丝袜,回房穿上了。

    其实,今天穿着牛仔裤的她,可以不用穿丝袜的。

    ……

    黎家大宅门口。

    花团锦簇,人头攒动。

    一对一人高的“红双喜”,为婚礼平添了喜庆的气氛。

    没有烟花爆竹,只有炮车轰隆。

    如今城里的空气很差,动不动雾霾,所以婚丧嫁娶,有关部门都不允许燃放爆竹烟花。

    于是,就有了这种吉普车拉着的迫击炮。

    应该是一种电子原理。

    光听响,却不冒烟——零污染。

    轰隆的炮声中,无数人围观。

    婚车绵延超过一公里。

    头车是一辆布加迪,后面兰博基尼、劳斯莱斯、法拉利、保时捷……

    总之,是一水的豪车,足可以开个名车展。

    布加迪的引擎盖上,站着九十九朵红玫瑰。

    这一幕令多少女性眼馋、心热。

    很多吃瓜群众想到一句话:果然,还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

    黎落被哥哥背出来。

    摄像机全程跟踪。

    闪光灯啪啪乱闪。

    镜头前,黎鸿燊不住抹泪。

    黎泓俊也是强颜欢笑。

    这一幕,被镜头忠实的记录下去,相当感人的。

    龙剑身姿挺拔,器宇轩昂,这会儿走下头车,长身玉立,顿时,惹来一众女人的尖叫。

    龙剑绅士的拜拜手,心里却说一群“煞笔”。然后,为大舅哥打开了车门。

    “小落,慢慢的。”

    黎泓俊说着,将黎落的屁股放在了副驾上,就准备起身,耳朵一痛。

    回头看去,是黎落冰冷的目光。

    黎泓俊大呼侥幸,若非黎落服用了十香软筋散,只怕能咬掉他整个耳朵。

    黎落坐在副驾,龙剑回到驾驶位,车门关上了,成了二人的密闭空间。

    龙剑的手顿时不规矩起来。

    “老婆,你好漂亮!”

    这句话,倒有大部分是真的。

    但黎落怎么会领情,又怎么会接受他的赞美。

    抓住了他搁在她大腿上的手,对其怒目而视。

    因为没力气,所以很轻。

    龙剑倒吸一口气。

    胡思乱想开了。

    若是她反对,不可能这么轻。

    这个样子,分明是欲拒还迎嘛!

    想到这儿,更是得寸进尺。

    黎落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咬牙切齿,看着他。

    龙剑一点儿痛感没有,就像有人挠痒痒。

    他终于想到了什么,眯起眼睛,用手挑起黎落的下巴,审视着。

    “原来如此,大舅哥和老爷子,还真是用心良苦。”

    这时候,摄像车开始移动。

    于是,作为头车的布加迪缓缓跟上了。

    龙剑的手不规矩,不过,也只是在黎落的大腿上揉一揉,捏一捏。

    黎落根本没法阻止。

    而这种被触碰的感觉,就像一条蛇在身上爬动。

    她唯有咬着唇边强忍。但身子却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

    杨家。

    按照杨根硕的意思,出席婚礼的,是杨顶天和杨文骥爷孙俩。

    杨语桐很想去,但是,她记得杨根硕的话,留守家族,责任依旧重大。

    她却是忘了问杨根硕干什么,他要是在,一个人就够了啊!

    杨顶天爷孙的车子离去之后,杨根硕和龙慕云也出门了。

    他们是背着杨语桐的,否则那丫头还不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依然是一辆低调的奥迪a6,杨根硕驾车。

    他们走的是另一条路,并没有跟在杨顶天后头。

    上一次拯救瑶姬,那是任性。

    差点连累了家族。

    这一次,拯救黎落,却不单单是任性,有着很大的家族成分掺杂其中。

    但即便如此,杨根硕依然不想告诉杨顶天。

    若是告诉他,肯定会增加老爷子的心理负担,搞得他寝食难安。

    车上,两人大概做了分工。

    杨根硕道:“小云,你们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去吗?”

    “当然可以,但是铁定会被发现。”龙慕云实事求是道。

    “这么说,我俩名气很大。”

    “不是名气大,只是重点照顾对象而已。”

    “那怎么办?”

    “从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进去。”

    “也好。”

    “到时候,看我信号,就拿出b超单示人。”

    “好,那好像没你事儿了。”

    “是啊,我都没下种,都能喜当爹,除了养娃,没我的事儿。”

    “大牛,你正经一点儿。”

    “好吧,你只要做到这一步,剩下的,就是我的事儿。”

    “那我是不是应该在车上等你,你抢到了新娘,我们就跑。”

    杨根硕扑哧一笑:“小云,你当是抢银行呢!”

    ……

    黎鸿燊的座驾,是一款老式的劳斯莱斯加长车。

    黎泓俊亲自驾车,车上没有第二个人,连黎耀阳都没在。

    目的地,京都大酒店。

    沉默了许久,黎鸿燊问:“怎么样,安排好了没?”

    “嗯,爷爷,你就放心吧!我安排的很好,保证万无一失,就怕他不来,只要他来,不是以客人的身份,就对他不客气。”

    “好。”黎鸿燊点点头,“还记得爷爷对你说过的话吗?”

    “什么话?”黎泓俊问。

    “不惜代价,干掉这个心腹大患。”

    “明白。”黎泓俊当即戴上一个耳机,开始询问情况。

    属下一一汇报之后,黎泓俊拿掉耳机,道:“大家都已经各就各位,只要咱们有要求,他们就可以实现精确打击。不过,杨根硕还没到。”

    “把龙慕云的照片也发给大家,她们两个情同姐妹,妹妹这么大的事儿,她这个当表姐的,不会不出现。”

    “嗯!”黎泓俊重重的点头。

    黎鸿燊长叹道:“鸿俊,不是爷爷揭你伤疤,这个龙慕云,在我看来,应该会跟杨根硕一起来。”

    “可是电话里,她们一直说杨根硕不会介入。”黎泓俊道。

    “说不介入,未必就会不介入。”黎鸿燊摇摇头,“文骥,你自己考虑,自己安排吧!”

    “好!”

    ……

    京都大酒店。

    第六层,是龙剑和黎落举办婚宴的地方。

    上百桌子的客人,哪怕窃窃私语,也嘤嘤嗡嗡。

    能够出席这场婚礼的,都非泛泛之辈。

    在他们看来,这绝不是一场简单的婚礼,他们会充分利用每一个机会,拓展人脉,使得自己的生意更上一层楼。

    “杨家家主杨顶天率令孙杨文骥到。”

    门口的迎宾官这一声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在座哪个不知道黎杨两家的世仇,于是乎,不免有些诧异。

    他们在想,杨家是谁邀请的。

    杨顶天满面春风神采奕奕,杨文骥也是精神抖擞。

    很快,爷孙找了个位置,同熟人攀谈起来。

    一会儿黄金储备,一会儿白银价格,一会儿原油告急——都不是普通人谈论的话题。

    普通人见了面,喂,你吃过了吗?吃早饭、午饭、晚饭了吗?

    也有些委婉一点,会无病呻.吟:哇,今天的天气真好哇,你吃过饭了吗?

    杨文骥没兴趣,目光四处打量,

    如今,他修为有成,功力大增,看人看事物的眼光完全不同。

    当然,他主要看的,是宴会厅里的安保力量。

    有一些玄阶,更多的是黄阶。

    就在这时,台上灯光亮了,一个充满磁性的浑厚男声在台上响起。

    “女士们先生们,莱蒂斯安德检讨们,大家上午好,今天是个好日子,晴空万里,微风荡漾,我们无比激动的迎来了龙剑先生和黎落女士的结婚大典。”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两个人从相识到相知到相爱,那是多么的不容易!所以,两个人能一步步跨入这婚姻的神圣殿堂,我们得懂的感恩。”

    “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一对新人入场。”

    在庄严的婚礼进行曲中。

    顶灯暗下来,宴会厅的陷入一片昏暗。

    这是,一束光打在宴会厅的入口中。

    光斑之中。

    西装革履的龙剑抱着一袭白色婚纱的黎落。

    顿时,有人尖叫起来。

    对面楼上,杨根硕道:“好像黎落不反对嘛!”

    龙慕云收了望远镜,“不对,黎落精气神不对。”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