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八章 终究还有一个人
    作为一名中医圣手,作为一名武道高手,黎落的状态,杨根硕岂能看不出来?

    若非左右两个笑容机械的伴娘,黎落几乎都站不住。

    上百张宴会桌,上千人出席。

    由此可见,“京都盛事”所言非虚。

    黎家龙家的联姻,影响力还是相当巨大的。

    上流社会,尽数出席。

    这一刻,不论朋友敌人,都是笑颜相对。

    上流社会的人,即便要对付彼此,也都是软刀子阴招,谁还明刀明枪的来?

    杨根硕居然看到了冯道恒,有着“京都第一神医”美誉的他,混迹于一帮达官显贵之中,毫无违和感。

    他自然还是伪装出那副天生异象,旁边就是杨顶天和杨文骥爷孙俩。

    冯道恒同杨顶天热情的攀谈着。

    看到他们的位置,就知道,那一部分宾客的身份与众不同了。

    婚礼如火如荼的进行。

    甚至,没几个人发现新娘的气色不对。

    观礼的宾客,也将这次出席,当成了一次重大的社交活动。

    不过,还是有几个人发现了。

    “老爷子,新娘好像精神不大好啊!”冯道恒说,对杨顶天是相当尊敬,甚至是谦卑。

    杨文骥都看出问题来了。

    这个冯道恒在京都名气很大,是达官显贵的座上宾,为什么面对爷爷,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不过,他更关心这个问题——黎落精神状态不好。

    黎落很漂亮,很柔弱,很符合他的审美观,这一刻,他都有点羡慕龙剑那个王八蛋。

    若非黎杨两家的世仇,他都想追求一下黎落。

    这一刻,黎落真的是精神状态不佳。

    杨文想当然的认为,任何一个出身不错的女人,在要嫁给龙剑这个人渣的时候,精神状态都不会太好的吧!

    杨顶天点点头:“可能是小丫头不大乐意,迫于无奈吧!就连我都知道,龙焱这个孙子的风评很差。”

    冯道恒含蓄地笑道:“别的冯某不清楚,但是,鄙人作为京都大久丸的最大分销商,他龙剑可是我的大客户。”

    “哦?”杨顶天爷孙都一脸兴趣。

    冯道恒道:“他一个人的使用量,赶得上下面的小型分销商,要不是他的身份在那儿摆着,我还以为他也做经销呢!”

    杨顶天摇摇头:“男人啊,只有到了我这个年纪,才会懂得,年轻的时候,还是少折腾一点为好。”

    “爷爷,冯神医,婚礼接近尾声了。”杨文骥道。

    果然,衣着光鲜帅气逼人的司仪走到台前,以饱含感情、字正腔圆的声音道:“各位来宾,我们华夏传统五千年,百善孝为先,现在,让我们一对新人,叩拜双方长辈。”

    一个须发皆张,如同金毛狮王老者,在礼仪小姐的引领上,来到了台上。

    龙慕云连忙在杨根硕耳边道:“他就是龙剑的爷爷,同时也是龙家的家主。”

    杨根硕微微点头。

    紧跟着,黎鸿燊也上了台。

    两个老头儿并排坐在椅子上,满脸红光。

    司仪道:“据我所知,这一对新人虽然出生尊贵,但自幼都失去了双亲,身世经历何其相似。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年迈的爷爷,承担起来将他们养大成人的责任。其中的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也。所以,我提议,让我们将最热烈的掌声,送给这两位最伟大的爷爷。”

    台下,掌声雷动。

    “最伟大的爷爷。”杨根硕冷冷一笑,“黎泓俊呢?”

    “三点钟位置。”龙慕云拿着单筒望远镜道。

    杨根硕瞳孔一缩:“他在说什么?”

    “在打电话。”

    “破解口型。”杨根硕道。

    “包在我身上。”龙慕云很自信,她受过这一方面的特训。

    慢慢的,她瞪大了眼睛。

    “怎么,是不是在找我们俩。”

    龙慕云吃惊地看着杨根硕,“你怎么知道?”

    “口型,我也能看懂一些。”

    “可是,这超过三百米……”

    “他还说什么?”

    “他问我们到了没有,我估计安排了很多人盯着我们。”

    “我们就这么出去抢人,人家就算狙杀我们,也无可厚非吧!”

    “你说还有狙击手!”龙慕云惊呼。

    “哦,我倒是忘了,你就是一个出色的狙击手。”杨根硕淡笑道:“如果你是,会蹲守在什么位置?”

    龙慕云一拍脑袋,连忙用单筒望远镜寻找最合适的狙击点。

    只是,还没找到,就被被杨根硕一把摁在一堵墙后。

    “干嘛!”龙慕云嘟囔。

    “差点被发现。”

    “真有狙击手?”

    “不止一个。”

    “你怎么知道?”

    “用眼睛看。”

    “你的眼睛,比我的望远镜还厉害?”

    “你的望远镜,应该加上滤片。”

    “我没想那么多。”

    “三点、六点、九点方向,各有一个狙击手。”

    “什么!”龙慕云惊呼,“这个黎泓俊真是大手笔,组织里,也就是这么几个拿得出手的狙击手。”

    “你算第几?”

    龙慕云咧嘴笑:“他们都是我带出来的。”

    “那就好办了。”

    “什么?”

    “一会儿,你先出去,当活靶子。”

    龙慕云咽了口唾沫:“好。”

    “你们毕竟共过事,而且,你还带过他们,他们不会随随便便就干掉你吧!”

    “我想不会吧!”龙慕云不确定的说。

    杨根硕冷笑:“但是,如果我出现,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干掉我。”

    “该死。”龙慕云骂了一句。

    “什么?”杨根硕问。

    龙慕云道:“早知道给你伪装一下,易个容什么的。”

    “是不是这样?”杨根硕笑望着龙慕云。

    龙慕云又是一声惊呼,因为,杨根硕已经变成了李金斗老师。

    而龙慕云只是看到他在自己脸上拍打了几下。

    这绝不是打肿脸充胖子那么简单。

    这时,婚礼现场。

    司仪说唱道:“一鞠躬,叩谢您老养育恩!”

    龙剑冲着爷爷鞠躬。黎落被人摁着,鞠躬。

    “二鞠躬,愿您福寿绵延长!”司仪说。

    一对新人再次鞠躬。

    “三鞠躬,从此我们一家人!”司仪说。

    二人继续鞠躬。

    司仪道:“现在进行到了最为神圣而庄严的环节,那就是改口叫人。稍等稍等,让我冒昧问一句,两位精神矍铄的老先生,你们准备好红包了吗?”

    “当然!”两个老头傲然说道。

    “那就没问题啦!”司仪冲着龙剑道,“这位英武挺拔的新郎,这个时候,咱们可不兴什么女士优先,您先来。”

    龙剑点点头,冲着黎鸿燊鞠躬,甜甜地叫道:“爷爷好。”

    “乖。”黎鸿燊掏出一个大大的信封。

    “谢谢爷爷。”龙剑开心的接过去。

    司仪将话筒送到了黎落嘴边:“现在轮到我们这位温柔可人的新娘,新娘?新娘?”

    司仪连续喊了两声,黎落都没有反应。

    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

    大家的目光都投到了台上。

    “小落。”黎鸿燊呵斥。黎落依然如故。

    龙焱怒气冲冲的瞪了黎鸿燊一眼,认为亲家家教有问题。

    龙剑倒是不怎么担心,凑到黎落的耳边道:“看你的样子,也知道你不怕死了。但要是我在这里撕掉你的婚纱……”

    黎落身子一震,扭头看着龙剑,这个混蛋的无耻程度,再一次刷新了她的认知。

    “叫爷爷吧,一会儿咱就洞房,然后,咱们就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你这个样子,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的。好期待哦。”

    黎落身子微微颤抖,有眼泪滚落,她不怕死,但却无法忍受屈辱。

    “新娘一定是舍不得自己的爷爷和家人,让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鼓励她,美丽的新娘,你不要忧伤,过了今天,你就一下子有了两位可亲可敬的爷爷。”

    黎落就要认命的开口了,突然,视线里多了一个人。

    “表姐!”她的热泪夺眶而出。

    原来,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有一个人,没有放弃自己。

    龙慕云穿着宽大牛仔裤,白色t恤,外罩卡其色风衣,脚踩板鞋,扎着马尾,大步流星,英姿飒爽。

    一时间,吸引了不少目光。

    黎泓俊皱了皱眉,上前拦住龙慕云,低声质问:“你来干什么?”

    龙慕云推了他一把,大声道:“我表妹大婚,难道我不能来?又或者,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你……”黎泓俊指了指龙慕云,“别捣乱,否则,后果很严重。”

    “怎么?狙杀我?”龙慕云冷笑着反问。

    黎泓俊瞪大眼睛,有些吃惊,她怎么会知道?

    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告密。

    黎泓俊开始反省自己的安排,那些人的确都是龙慕云带出来的,轻易不会对龙慕云出手。

    当然,他不到万不得已,对龙慕云也下不去手。

    “孽障,我养了你们母女十八年,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黎鸿燊站起身,怒不可遏,“这里不欢迎你,来人,把她赶出去!”

    “舅爷,原本,我是应该称呼你一声舅爷的吧!”龙慕云面带微笑。

    “算你还知道尊卑。”黎鸿燊冷冷道。

    龙慕云冷笑:“你无情的将我们母女驱逐出去,但我还是给你支付了几百万。”

    轰!

    众人顿时议论纷纷。

    黎鸿燊脸上有些挂不住:“那点钱,都不够你们娘俩从小到大的生活开销?”

    “是吗?我们母女的吃穿用度,顶多就是一个小康之家的水平,我母亲一直有病在身,都没钱治疗,请问,你在我们母女身上花了多少钱?”

    一众来宾看向黎鸿燊的目光有点怪异。

    “住口!”黎鸿燊恼羞成怒,“出去,鸿俊,把这个疯女人赶出去!”

    “别激动,我很快就走。”她掏出一张纸。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