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章 金瓶梅
    一个人从天而降,大叫住手。

    所有人都看向他。

    龙慕云和黎落目露痴迷。

    杨文骥心头微酸——又是表弟的。

    杨顶天心头一叹——不省心的外侄孙。

    黎泓俊咬牙切齿——杨根硕,你终于来了。

    黎鸿燊握紧了拳头——姓杨的小子,今天就在等你,你来了,这场婚礼方才圆满。

    龙焱眯起老眼——姓杨的小子,真有胆识啊!

    更多人带着期待和疑惑。

    因为他们并不认识杨根硕,甚至都没听过。

    龙剑目露冷光,怒冲霄汉,胆大包天的“隔壁老王”居然还敢现身,杨根硕,不管你是谁,我要你的命,但是,先毁了你的孽种。

    于是,他原本踏向黎落脑袋的一脚,踏向黎落的小腹。

    丁的一声,却是一个硬币飞出,来空气中留下一道嗡鸣。

    啪!

    那枚硬币击中龙剑的肩头,他的身子顿时就僵直了。

    提着一条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众人心目中的杨根硕落地了。

    轰!

    什么杨根硕,分明是个肥头大耳的明星脸。

    黎落躺在台上,并这双腿,目瞪口呆。

    很快,眼中有了一抹释然。

    因为,这的确是杨根硕的身子。

    那么,他应该是做了某种伪装。

    刚刚,还有些贵妇名媛想要一睹杨根硕的风采。

    这一刻,都有些想吐。

    杨文骥和杨顶天对视一眼,苦笑着中带着几分惊讶。

    宴会厅中,众人窃窃私语。

    “你是谁?对我做了什么?”龙剑动不了,有些着急。

    “哈哈哈……”龙慕云放声大笑,“这也是我的问题,请问你是谁?”

    “我是杨根硕阁下的特使,我要带黎落小姐走。”肥头大耳的杨根硕瓮声瓮气道。

    “休想!”龙剑大喝,“杨根硕好大的谱,抢亲都只是委派特使,不过,你有那个能耐吗?黎落已经跟我举行了婚礼,生是我龙家的人,死是我龙家的鬼,谁也别想带走,连尸体都不行。”

    龙焱淡淡一笑:“我到底很想见见你的主人杨根硕,但是,你却休想离开了。”

    此时,脸蛋臃肿的杨根硕也是淡淡一笑,不过,这笑容是极不自然,跟极具亲和力的李金斗老师根本没法比。

    他先去搀扶黎落。

    呛啷一声,却是两名伴娘同时抽出腰间的软剑,各自抖出一朵剑花,直逼杨根硕。

    “慢着。”杨根硕瓮声瓮气道:“你们要是伤了我,没人解得了你们主子的穴道,怎么办?”

    这话果然有效,二人立刻收住了软剑,不过确实怒目而视。

    “放屁!穴道都可以自解,我不急。”龙剑喝道,“金莲、春梅,给我拿下他。”

    “是。”二女一声娇叱,再次攻上。

    杨根硕一下子躲在了龙剑身后,将其当成了盾牌。

    二女顿时投鼠忌器。

    杨根硕哈哈大笑:“龙剑,你还真是色中极品,身边的女保镖都起了这么具有历史意义的名字。”

    众人一听,方才恍然大悟。

    龙剑的脸有些红。

    龙焱更是难为情,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哎,还有个瓶儿呢!”

    杨根硕刚刚念叨完毕,又是一声娇叱,“看鞭。”

    一个黑色劲装女子从天而降,一条黑色长鞭如同灵蛇,飞向杨根硕。

    “瓶儿,你来了!”

    杨根硕骈指在长鞭的三分之二处一点。

    鞭梢顿时变向。

    啪!

    “啊!”做金鸡独立状的龙剑一声惨叫,身子硬邦邦倒下。

    “公子,奴婢该死。”黑衣劲装女子忙不迭跪地求饶。

    “瓶儿平身。”杨根硕笑呵呵道。

    “瓶儿不是你这等粗鄙之人叫的。”瓶儿怒目而视。

    “天哪,可怜的孩子,你们是被怎么洗脑了啊!”杨根硕摇摇头,看着台下众人,“诸位听清了没有,金瓶梅到齐啦!”

    “成何体统。”

    “有辱斯文。”

    “伤风败俗。”

    以文老为首的一帮老者,一个个摇头晃脑,纷纷指责。

    “各位老先生,现在这个是很重的事情吗?诸位是不是有的本末倒置轻重不分,你们难道没有看到,现在有人要抢我的孙媳妇儿。”

    龙焱这么一说,几个老头一阵摇头晃脑,纷纷点头,心说也是哦。

    于是乎,又相继落座。

    龙剑倒在地上,一条腿还微微抬着,姿势相当怪异,但是,他却没考虑自己,只是喊道:“金瓶梅,拿下这厮。”

    杨根硕哈哈大笑:“好啊,金瓶梅,你们要怎么拿下我呢!能不能让我先扶起夫人?”

    “休想,你休想动。”龙剑叫道。

    “龙公子,你不要激动,我只是主人的特使,不敢对夫人有什么非分之想,然而呢!夫人已经坏了主人的孩子,今天我必须带走她。”

    “你休想,金瓶梅,你们上。”

    两人抖开软剑,一人抖动长鞭,瞬间就将杨根硕围在中间。

    “你们不是我对手,我也不忍心辣手摧花,毕竟,你们还都是名着当中的名人。”

    杨根硕一边左躲右闪,如同游鱼滑不留手,一边不断诋毁对方。

    “呀!拿下,杀了他!”龙剑叫嚣。

    “你们万一伤到我,也比较麻烦,因为你们主子的穴道,旁人解不开,时间一长就废了。”

    “切——”龙剑不屑道:“你两片嘴皮子一撇,脸都不要了。我还没听过解不开的穴道。”

    “那是你孤陋寡闻。”

    “你……”

    “你的金瓶梅很厉害吗?”杨根硕一把抓住长边,瓶儿就被拉了过来。

    金莲、春梅连忙挥剑相救。

    杨根硕一股真气逼出,不但震飞了瓶儿,同时,长鞭变成了铁棍。

    杨根硕挥舞长鞭变成的铁棍,一棍子荡开二人软剑,接着,朝每人捣出一棍子。

    金莲和春梅立刻不动了。

    而杨根硕脚下不停,人随棍上,一“棍”子砸在瓶儿的头顶。

    啪!长鞭又恢复了原状。

    瓶儿的脑门上鼓起一个包。

    至此。

    金莲、春梅双双动不了分毫,瓶儿如遭闷棍。

    金瓶梅可谓全军覆没。

    现场不少的行家里手,纷纷看出了门道。

    有人发出惊呼。

    “天哪!将软鞭变硬,这是倾注了内力,至少是地阶修为,而且还需要对力量的完美认知,通常一点的说法,就是飞花摘叶,皆可伤人。”

    “是不是,我家的地阶高手,可没这本事。”另一个人说道。

    “义父,我来领教。”盲人黎耀阳就要上台。

    “站在,你的对手是杨根硕,而不是他的特使。”黎鸿燊摇摇头,“特使是什么玩意儿,还不是一条狗?”

    “爷爷,你看他想不想杨根硕?”黎泓俊来到爷爷身边,忍不住问道。

    “嗯?”黎鸿燊有些狐疑道:“不会吧,杨根硕那小子脸没这么胖啊,不像是面具,我觉得不是。”

    黎泓俊本不确定,听爷爷这么一说,就更加动摇了,“看来不是,要不开枪射杀。”

    “有把握吗?万一他拉着龙剑挡枪,怎么办?”黎鸿燊担忧地说。

    “你的意思,暂且不开枪。”

    “枪手也是杨根硕准备的,杨根硕都没来,不到万不得已,自然不能开枪。”黎鸿燊想当然道,“我想,杨根硕也是担心咱们有所埋伏,所以拍了个替死鬼过来,但是,他的手下,居然也有这样的高手。”

    “那现在怎么办?”

    “看看再说。”黎鸿燊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样,“有人比咱们着急。”

    黎泓俊明白,爷爷话里的“有人”是指龙焱爷孙。

    这时候,杨根硕已经搀扶起黎落。他稍稍探了下脉门,心头一惊,黎落的虚弱程度,超乎他的想象。

    黎落却是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杨根硕再探一次,摇摇头:“夫人,可以告诉我,你都遭遇了什么吗?我一定替主人为您讨还公道。”

    黎落点点头突然感觉自己有了点力气。

    她分明感觉到杨根硕为她输送了内力。

    “各位!”她大声说,“是我最伟大的爷爷,最敬爱的哥哥,他们为了我在婚礼期间能够安分守己,给我喂服了十香软筋散。”

    轰!

    台下一阵沸腾。

    十香软筋散名气很大,但很多人只是耳闻。

    听说服用之后,浑身筋骨发软,练武之人,会暂时失去功力,而普通人,就连直立行走都困难。

    可见这种药物的厉害之处。

    同样,它也非常珍贵。

    实在想不到,堂堂黎家,居然会将这种毒用在自己的亲人身上,哦,只是让她在婚礼期间安分守己,不要耍什么幺蛾子。

    黎落冷笑:“爷爷,哥哥,我还是你们的亲人吗?任何一个女人嫁给龙剑,就如同跳入火坑,他根本不是人!”

    说到最后,黎落指着龙剑,想起小环的惨死,泪水夺眶而出。

    “你住口!咳咳,”龙剑一阵咳嗽,“我是你丈夫,怎么就不是人了?”

    黎落针锋相对:“在这京都,同你有染的女人到底有多少?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待我的小环?”

    “小环只是一个丫鬟,跟你陪嫁过来之后,还不是我的私产,我只不过提前享用罢了,大不了,我以后对他好点,你又何必耿耿于怀。”

    “她死了!”

    “什么!”

    “她不堪受辱死了。”黎落咬牙切齿,“龙剑,小环临死之前,发下最恶毒的诅咒,她要报仇,希望你别做噩梦。”

    “不用吓唬本少爷,本少爷阳气鼎盛,邪祟辟易。”龙剑仰首挺胸道。

    杨根硕道:“佩服佩服。”

    “你,你以为你会几手点穴工夫,就可以为所欲为天下无敌,今天莫说带走小落,你自己也是在劫难逃。”龙剑喝道,“来人,拿下!”

    “慢着!”杨根硕举起手,“龙剑,我奉劝你还是先找一个解穴高手试试吧。”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