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绝品野医 第七百四十一章 值回票价
    “试个屁,穴道不用解,时间一到,便会自解,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龙剑吼道:“别管我,家族精英们,给我一起上,拿下这个给家族带来耻辱的混蛋!”

    不少对襟褂子的中年人蜂拥上台。

    他们的身手跟金瓶梅差不多,属于一个档次,但奈何他们人多。

    “住手!”龙焱一声断喝,“给我散开。”

    “爷爷!”龙剑充满了不解。

    龙焱道:“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位兄弟说话实在,我也认为很有必要找人帮你解解看。”

    说罢,他先上到了台上。

    就要在孙子旁边蹲下,却忍不住看了眼扶着黎落的杨根硕,“这位兄台,你不会偷袭老夫吧!”

    “暂时不会。”杨根硕实事求是道。

    “那就好。那就好。”龙焱呵呵笑道,“小剑,我先试试。”

    此时的龙剑是侧身躺着的,曲着一条腿,他说:“爷爷,你赶紧试试吧,我好难受。”

    龙焱没好气道:“你不是不难受嘛!”

    然后就在孙子的肩头一阵敲打,又在胸口一阵按压,纷纷无果。

    龙焱老脸有些挂不住,开始发红,也变得着急起来,孙子的腋下、丹田、屁股都没放过。

    高出一身臭汗,龙焱摇摇头,开始有奖征集。

    “在座的各位,我相信你们其中不乏高人,若是能为小剑解穴,老夫和龙家必有重谢。”

    可惜,半天过去了,没人应答。

    也难怪,几大世家都是家学渊源,而且家中都网罗了不少奇人异士,他们两家都没办法,只怕旁人,也没有尝试的必要了。

    “我试试。”黎耀阳就要上去。

    杨文骥霍然起身:“黎耀阳,你的对手是我。”

    “哦?”黎耀阳听出来是谁了,冷笑道:“手下败将,用阴险的手段,废了我的双目,你我不共戴天。”

    于是乎,众人又获取到一则重大消息。

    素闻黎杨两家世仇,可是,这么些年,一直相安无事啊!

    所以,人们都在想,世仇而已,现代人开明了,都大力发展经济,谁还在乎老祖宗留下来的仇恨。

    没想到,两家居然暗暗交过手,而且还如此激烈,简直是骇人听闻,匪夷所思。

    还有这个黎耀阳,大家之前还一直纳闷,跟着黎鸿燊身边的中年人为什么总是扣着墨镜,原来是个瞎子啊!

    “手下败将?你要不要再试试?”杨文骥冷笑。

    “试试就试试,但得等我给龙剑少爷解了穴。”

    “你行吗?”杨文骥讥笑道。

    “我不行,难道你行?”黎耀阳反唇相讥。

    “好吧,让你解,让你贻笑大方。”杨文骥笑道。

    这一次,黎耀阳没有回答。

    而是冲着龙焱方向一抱拳,“龙家家主,请允许我替令孙解穴。”

    “好好,恳请黎壮士。”龙焱道。

    黎耀阳道:“家主,若是我能解开一二,请您答应我一个请求。”

    “若是你能解开,莫说一个,十个都成。”龙焱着急的说。

    黎耀阳点点头:“若是我的解穴手法还有点效果,恳请龙老爷子答应我,让我同杨文骥在台上打一场,就当是为来宾们助兴。”

    “这……”龙焱打心底是不乐意的,这是婚礼现场,不是擂台,但是,人家黎耀阳出手帮忙,不答应也说不过去。

    想了想才说:“好吧,老夫答应你。”

    “多谢。”黎耀阳冷笑,冲着杨文骥的方向,“杨家大少,洗洗干净,等着被宰割吧!”

    说到最后,却是癫狂的大笑。

    然后,一把捏住了龙剑的脉门,眯起眼睛,极其细心的感受。

    这一刻,上前双眼睛都盯着黎耀阳。

    黎耀阳是视线的焦点,但是,他浑不在意。

    废话,他是瞎子吗?所以,怯场一说,在他被更新过的人生词典里,已经没有了。

    然而,他诊查了老半天,眉头越皱越紧。

    然后,轻叹一声,中指成锥,顶在龙剑的腰上。

    “啊!”龙剑一声惨呼,然后,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双腿可以动了,活动自如。

    “啊?”龙剑得意开来,“看看吧,我的身边也有高人。”

    “来,起来试试。”杨根硕勾勾手。

    “啊!”龙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坐起来。他发现,自己的上半身,依然动不了。

    “这位黎壮士,请继续。”龙剑着急地说。

    黎耀阳的双手,带着雄浑的内力,在龙剑身体前后一阵拍打。

    同样出了一身汗,却是再无起色。

    “怎么会这样!”他嘀咕。

    杨文骥哈哈大笑:“黎耀阳,你就这么一点儿能耐吗?”

    “闭嘴!”黎耀阳喝道:”就这点能耐,办你绰绰有余。“

    “那我就来了啊!”杨文骥跃跃欲试。

    “慢着!”龙焱冷喝,“两件事,小剑到底是什么情况?”

    “的确,是被人用特殊的手法封住了经脉,我只能打开腰部以下,至于上面的,恕我无能。”

    “唉!”龙焱一声叹息,“来人,将小剑和……和金瓶梅三人转移,礼台腾空。”

    “感谢龙老爷子成全。”黎耀阳一拱手。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黎鸿燊发现自己也阻止不了了。

    但是,他也有些期待,比如在台上,黎耀阳重伤杨文骥。

    如此,他的心里也会平衡一些。

    很快,黎耀阳、杨文骥站到了台上,相对而立。

    台下群情激愤,一个个目不转睛。

    杨根硕和黎落自然也回到了后台,这里依然戒备森严。

    谁能想到,这场婚礼演变到了这一步,先是有人抢亲,这会儿又是擂台比武,简直太精彩,绝对值回票价了。

    那名消失多时,帅气逼人的司仪重新出现,他对这个裁判的角色是跃跃欲试。

    “莱蒂斯安德检讨们,大家好,现在由我客串一场擂台比武的裁判,我一定将我最为精彩的讲解,呈献给大家。”

    说着,就将话筒送到了黎耀阳的面前,“这位先生,您要不要说两句?”

    “滚!”黎耀阳飞起一脚,司仪倒飞出去。

    一直飞出七八米,方才哼哧一声落地。

    “杨文骥,你是晚辈,又是后进,所以,你可以先动手。”

    “完全没有必要。”杨文骥连连摆手。

    “就是的,完全没有必要。”只有一个跟着附和,就是刚刚被踹飞的顽强司仪。

    他是龙家请来的司仪,而黎耀阳是黎、龙两家的人。他自然要偏帮的,想着今天是否也可以吹个黑哨啥的。

    “为什么没有必要?”杨文骥笑问。

    “因为我们黎壮士双目已盲,你这样跟他打,已经占据了天大的优势。”

    看到黎耀阳浑身颤抖,杨文骥微笑问道:“这位司仪,那你说怎么办?”

    果然,司仪忙不迭道:“我们黎壮士算是残障人士,出于先天劣势,如果要打,为了公平起见,你应该蒙上双眼,由黎壮士主攻。”

    嘭!

    黎耀阳再次飞出一脚,这一次,显然被刚才那一脚重多了。

    因为,司仪倒飞十几米,空中就喷了几口血。

    落地后,就神志不清,昏迷过去。

    他实在想不通,他一而再再而三为这个瞎子说话,瞎子还不领情。

    黎耀阳忍了很久了。

    他虽然瞎了,但是修为仍在,甚至还有少许提升。

    但是,只有黎鸿燊一个人能够理解他包容他,继续将其留在身边。

    所以,瞎子盲人的话,只能是义父一个人能讲。

    刚刚那个司仪反反复复讲,岂不是触动了黎耀阳的逆鳞。

    杨文骥忍不住笑了:“黎耀阳,我有必要蒙上眼睛吗?”

    “不需要!”

    “那么,你先攻击吧!”

    “也好,你会后悔的。”

    黎耀阳扑向杨文骥。

    瞎子只能靠身体周围的能量波动进行判断,所以,他先动手,却是有些吃亏。

    但是,他自认修为比杨文骥高了太多,所以,不免有些托大。

    合身扑上,带着强大的气势。

    一股劲风,吹得杨文骥的衣服猎猎作响。

    杨文骥全神贯注,看他一拳打来,一个重肘迎了上去。

    “螳臂当车!”黎耀阳冷笑,拳速提高一倍。

    二人一触即分。

    杨文骥退后了六步,黎耀阳退后了三步。

    “怎么可能!”黎耀阳惊呼,“你已经有了地阶中期的修为?”

    轰!

    这又是一记重磅炸弹。

    杨文骥,杨家长子嫡孙,京都年轻一代的修炼天才。

    可是,他还不到二十五岁,就已经拥有了这等恐怖的修为,简直不可思议,同时,无法想象他未来的成就。

    最为震惊的,莫过于黎鸿燊爷孙。

    黎泓俊心想,那个任天涯对他还是有所隐瞒啊!

    黎鸿燊觉得,杨家又多了一个心腹大患,必须除之而后快。

    “耀阳,让我看看你的本事,不要让我失望,不要让大家失望。”黎鸿燊道。

    黎耀阳点点头:“义父,诸位,献丑了。”

    “文骥,对方明显动了杀心,而且,修为明显比你高,你大可以罢战。”杨顶天有些紧张道。

    “爷爷,我要战。”杨文骥激动地喊道,然后,挥动拳头,挟着雷霆万钧的气势,冲向黎耀阳。

    杨文骥之所以这么做,有他自己的考量,他要让黎耀阳准确的把握他的位置,以便他更准确的使用吞天决。

    没错,黎耀阳想要废了杨文骥。

    杨文骥何尝不想吸光黎耀阳的内力。

    杨文骥已经攻过去。

    一场大战已然打响。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台上。

    没人注意,黎落、龙慕云,以及那个自称是杨根硕特使的男人,已经逐步退到了最外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