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四章 心里有人肚子里也有人
    “文老,几位要是不走,便请偏厅休息如何。”龙焱拱手,不耐烦道。

    “怎么?”文老一脸不快,“嫌我们几个老东西碍眼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吗?”

    龙焱都快哭了:“几位,请看看我孙子,我唯一后人的模样,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同情心?”

    “哼!”文老一声冷哼,“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你……”龙焱指了指这个老东西,若非自己现在焦头烂额不想树敌,一定跟这几个老东西说道说道,他激动地说:“我们现在要坐下来谈,我准备低头,孙媳妇儿不要了,只要杨根硕愿意回来给小剑解穴!”

    “真的!”文老瞪大了昏花的老眼。

    龙焱摇摇头:“当然是真的!虽然我龙精虎猛,可也不能违背自然规律,我还能有几年好活?这偌大家业最终只能交给小剑,大丈夫何患无妻,算了。”

    “早该如此!”

    “文老,我怎么总是觉得你有所偏帮,不够公允呢?”

    “实在是你们两家太过盛气凌人,我看不惯。”

    “然而,分明是我们两家蒙受了奇耻大辱。”

    “我眼睛花了,但我耳朵没聋。”文老道:“之前,你们家的新孙媳妇儿说过,你孙子龙剑将人家的丫鬟凌辱致死,刚刚那位鬼门奇人说是看到丫鬟的鬼魂,或许那只是妄言,然而,你孙子的反应却说了一个问题,他心虚,他的确做过。”

    “天哪,您老还真的进入了纪委的角色,这件事我会调查,若果真如此,我们家会给那丫鬟家人一个交代。”

    “一条人命,怎么交……”

    龙焱打断文老,“文老,就这样吧!”

    “也罢,容你处理家事,我们走。”文老带头,几个老者,一起朝外走。

    经过杨顶天爷孙俩的时候,文老招呼道:“顶天,我们一起走,省得你们留下来,势单力孤,受欺负。”

    “站住,他们不能走!”龙焱叫道。

    “什么意思?”杨顶天冷冷问道:“龙焱,你果真要留下我们爷孙俩,你想用我俩要挟大牛?”

    “龙焱,你若是这么做,我们第一个不答应!”文老吹胡子瞪眼横眉冷对。

    “行啦,谁说的!”龙焱苦着脸说:“几位老先生,你们走吧!真是没你们的事儿了!我恳请杨兄弟留下,是想让他帮我请他的外孙回来。”

    “真的?”文老问道。

    “当然是真的。”龙焱点头,一脸真诚。

    “难以令人信服,总感觉你们两家要拿住他们当人质。”文老有什么说什么,毫不避讳。

    “要我怎么做,你才肯相信?”龙焱着急的说道。

    “龙兄,不求他们!”此时此刻,黎鸿燊心头只有滔天恨意,因为黎落被掳走,因为黎耀阳被重伤,因为联姻失败,“鸿俊一定可以抓到他们。”

    “黎鸿燊,你给我住口!”龙焱怒喝,“我真是失察,方才被你利用,谁不知道,你们黎家同杨家的世仇,你总想压杨家一头,你是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之后,想要拉上我家一起打压杨家,你真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我也算是佩服你,不顾孙女的意愿也就罢了,居然还不顾她的死活。”

    “龙兄,你怎能如此说话,我们已然联姻,我们同气连枝。”黎鸿燊着急地说道。

    “住口!”龙焱摇头,“联姻失败,我还要追究你的责任,你孙女心里有人也就罢了,肚子里还有人!这样的女人居然要下嫁于我们龙家的长子嫡孙,这简直是你赋予我们家的奇耻大辱。”

    “龙兄,这些都是假的,是那个……那个践人脱身的借口。”黎鸿燊为了挽回同龙家的关系,直接豁出去了。

    “黎鸿燊,你居然说你孙女是践人,那么你又是什么人!”文老忍不住道。

    “我是何人与尔等何干,文老,你怎么如此多事,怎么哪儿都有你的事?别人敬重你,我却不,你再多言,信不信我揍你。”

    “你敢!”

    两个加起来将近二百岁的老头子针锋相对。

    “够了!”龙焱吼道,“你们都走,要吵出去吵。”

    说罢,他几步走到杨顶天面前,抱拳鞠躬,“恳请杨兄弟留下,我们好好谈。”

    杨顶天忙不迭托住他的双臂,“龙兄,言重了,请。”

    看到这一幕,黎鸿燊当即拂袖而去。

    “义父!”黎耀阳看不到,但依稀可以听到黎鸿燊离去的步伐,充满依恋的喊道。这一刻,曾经的黎家第一高手是那么的无助。

    黎鸿燊厌恶的看了一眼,“带走。”

    两名家丁架走了黎耀阳。

    文老等人一看,似乎没他们什么事儿了,抱拳道:“杨兄,龙兄,有话好好说,就此告辞。”

    “告辞。”杨顶天含笑一抱拳。

    龙焱也抱拳晃了晃,却不想说话。

    转眼间,偌大的宴会厅,就只剩下龙家的人和杨家爷孙。

    不对,有个人挣扎起来,捂着胸口,一脸痛苦。

    第一句话却是问道:“咦,谁赢了?”

    是那名曾经帅气逼人如今鼻青脸肿狼狈不堪的司仪。

    “滚!”龙焱怒喝。

    “哦哦,”司仪一个激灵,不住鞠躬点头,“老爷子,我这就走,就走。”

    说罢,跌跌撞撞离去。

    心里却想,龙老头如此态度,只怕是打输了。

    但是,又跟杨家人座谈什么?

    想归想,却是无胆求证。

    ……

    为了不让杨顶天爷孙俩多想,龙焱当即对家丁们一摆手,“都下去吧,就我们爷孙对爷孙。”

    “不用。”杨文骥摆摆手,傲然道:“这些人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

    杨顶天看向无比牛逼的孙子,也是无比骄傲,这不是狂傲,这是实力,他这个当爷爷的也是与有荣焉。

    龙焱被噎了一口,还是摆摆手:“让他们下去吧,咱们说点体己话。”

    杨顶天点点头:“龙兄随意。”

    两对爷孙相对而坐。

    龙焱看看人家的神采飞扬的孙子,再看看自己坐在轮椅上神情委顿的孙子,不由一声叹息。

    “小剑也是个苦命的孩子,爸妈走的早,我太骄纵他,致使他性格乖戾,我有责任啊!”龙焱推心置腹。

    龙剑先感动了:“爷爷,我……”

    其次,杨顶天也被感动了,忍不住道:“龙兄,你不容易!”

    “孩子的教育真是太重要了!养不教,谁之过呀?是我,是我这个爷爷!我现在是品尝到了苦果。”龙焱捶着胸口,老泪纵横,“我这个孙子名声太臭,这个我不是不知道。而令孙却又天才之称,并无差评。”

    “爷爷……”龙剑羞愧的低下头。

    杨顶天摇头道:“文骥醉心修炼,我一直担心他太过执着,走火入魔。”

    龙焱道:“这么些年,我的作息时间一直是朝五晚九,拼命的工作,让家族崛起、腾飞,是我疏忽了对小剑的教育,我知道,在我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忙碌的时候,小剑却在夜店撩妹,或者在酒店……”

    “对不起!爷爷,我不知道你这么辛苦,若是我能好起来,我一定替您分担!”龙剑抽泣道。

    杨顶天一阵沉默。

    龙焱接着说:“有时候,我觉得不该让小剑放纵,有时候我又觉得,他还年轻,我这么辛苦的工作,不就是让他不枉少年时吗?等到他成了家,接过了家族的重担,又怎么能那么潇洒轻松?”

    “爷爷……”龙剑嚎啕大哭。

    杨顶天感叹道:“可怜你这个当爷爷的心啊!”

    龙焱也是老泪纵横,“小剑,你可知错!”

    龙剑哭道:“爷爷,我错了!”

    “你错在哪里?”

    “我错在骄纵乖戾不务正业终日撩妹,我从来没体谅爷爷的辛苦和苦心,我只是一味的花天酒地吃喝玩乐,我不是人!”

    “你没说到重点!”

    “重点是什么呀!”

    “重点就是眼下,在你同黎落的亲事上,你错哪儿了?”

    “我……”

    “我替你说。”龙焱怕他说不到点子上,于是代言道,“你错在不了解你未婚妻的感情,你错在逼死人家丫鬟,你……”

    “爷爷,我错了,我怎么补偿?”

    “补偿不难,”龙焱看着杨顶天,“就看杨兄给不给机会?”

    杨顶天长叹一声:“我给大牛打个电话,看他方便不方便。”

    说完,自嘲一笑:“我这个外侄孙,可是比我孙子还牛逼,有时候也会有些任性,不久之前,就带着整个家族跟娼门干了一仗。”

    “什么!”龙焱爷孙俩不由得惊呼,这么大的事情,他们竟然都不知道。这一刻,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结果。

    杨顶天苦笑:“说起来可笑,只是因为一个风尘女子。”

    “啊?”龙焱爷俩再次惊呼。

    杨顶天摇摇头:“你们应该知道,天涯海阁背后就是娼门,大牛直接拐走了人家的当红头牌,人家能答应?”

    “杨家赢了?”龙焱忍不住问。

    杨顶天淡淡道:“只是没输罢了!”

    “佩服佩服。”龙焱明显肃然起敬,在他印象中,还没有哪个家族敢于同修行界的门派叫板。

    杨顶天冷笑:“然而,黎家参战了,还趁火打劫。不过,并未讨到好处。”

    “原来如此!”龙焱顿时咬牙切齿,“这个黎鸿燊,居然对我隐瞒了这些!”

    “不说了,都过去了。”杨顶天摆摆手,“我这就给大牛去电话。”

    “二外公,不用了。”杨根硕大步进来,“龙老爷子,只要你答应我三件事,我就立刻替令孙解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