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六章 失败的月老
    “大牛,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谢谢你。”杨文骥一脸真诚。

    “好说。”他摇摇头,自嘲:“最近都快成了月老了。”

    “怎么说,还有人让你帮忙介绍对象?”杨文骥好奇的问。

    “还不是那个丐门少主雷震,他看上你妹妹了,但是很遗憾,也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杨文骥理解杨根硕为什么用“也”,想来,他对自己的这份感情,并不乐观。

    其实,杨文骥自己也这么认为。

    “大牛啊!你自己点的穴,怎么会解的那么费劲?”杨顶天换了个话题。

    杨根硕笑了笑道:“我啊!那是在降低龙家爷孙俩的郁闷程度。我要是一蹴而就,他们还不得郁闷坏了。”

    “大牛,你真是太坏了。”杨顶天、杨文骥一起哈哈大笑。

    ……

    回到杨家。

    杨根硕先给杨文骥交代一下,让他尽快炼化从黎耀阳那里吸收过来的功力,接着,就直接来到自己的小院。

    龙慕云、黎落、瑶姬、杨语桐,四个花枝招展的美女济济一堂,个个神采飞扬,简直就是群英荟萃。

    不得不说,的确赏心悦目。

    但杨根硕终究还是有点气不顺。

    “大牛,你回来啦!”黎落开心地迎了上来。

    “公子……”瑶姬仿佛做了什么错事。

    龙慕云倒是没有这种觉悟,远远的看着杨根硕,嬉皮笑脸,目光中还有些挑衅。

    杨根硕冲二女点点头,怒指龙慕云,不用说,这个馊主意都是胆大包天的她想出来,并且付诸实施的。

    “龙慕云,你难道没话对我说?”

    龙慕云咬着唇皮,冲着杨根硕一个万福,黛眉紧蹙,楚楚可怜道:“大牛,都是人家的错,你要打要骂要罚,人家随你,绝无怨言。”

    画风突变,杨根硕眼睛一下子瞪大,比老式灯泡还大。

    龙慕云居然这样!

    杨根硕就像看到了白乌鸦。

    他的怒气也给泄掉了。

    “哈哈哈……”龙慕云一阵豪放大笑。

    与此同时,另外三个女孩也咯咯笑起来。

    杨根硕无奈的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们开心,他也会开心。

    所以,算啦,不过就是几颗丹药而已。

    她们的笑容,才是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也是最美丽的风景。

    见杨根硕入神,龙慕云和黎落都有些脸红。

    杨语桐道:“大牛,你发什么呆呀!”

    杨根硕一甩头,呼出一口气道:“黎落,龙家已经答应主动同你解除婚约。”

    “真的!”黎落不敢相信的捂住嘴巴。

    “拜托!”杨根硕摇摇头,“对白能不能有点深度?”

    他挑挑眉毛:“龙家还会规劝黎家不再纠缠你,不过,这个恐怕作用不大,想来龙家也不会太过卖……呃……”

    却是被黎落紧紧抱住。

    他笑笑道:“还有,龙家会厚葬小环,厚恤小环的家人,龙剑还会在小环坟前忏悔。黎落,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么多了。”

    “大牛……”黎落泣不成声,“你……你做的已经太多太多太好太好了。”

    “那就好!”他点点头。

    “大牛,你真棒!”龙慕云由衷的说了句。

    以一己之力,让如日中天的龙家低头,试问谁能?谁能!

    杨根硕皱了皱眉:“但是,我总觉得黎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收拾东西,我们尽快启程去往西京。”

    “什么?”杨语桐蹙眉道:“这么着急?”

    杨根硕没回答他,而是看着龙慕云、黎落和瑶姬道:“你们三个都要跟着我的吧!”

    “瑶姬当然跟着公子。”瑶姬第一个表态。

    “大牛,今后我也跟着你。”黎落说完这一句,满脸通红。

    龙慕云就比较豪放了:“我是你校长,不过,更主要的是,我是你贴身美女军团的团长。”

    杨根硕扑哧一笑,看着黎落道:“黎落,有个事儿得跟你说一下。”

    “什么?”黎落心头一颤,心说不会是“表白”甚至“洞房”吧!

    “是这样的,杨文骥你认识的吧!”

    “干嘛?”黎落硬邦邦地问道。

    “他算是我表哥,如今已经是地阶巅峰的修为,是京都年轻一代公认的天才,人也是高大英俊而且没啥抽烟喝酒的不良嗜好,一心执着于武道……”

    “没兴趣。”黎落直接打断他。

    “哎,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杨根硕道。

    “哈哈……”杨语桐笑了,“大牛,傻子都听出来了,你还给人做媒呢!我哥对黎落有意思?”

    杨根硕翻了个白眼,“我还能乱点鸳鸯谱?”

    “我刚刚退婚,暂时没心情在谈论感情。”黎落冷冷道,“而且,我如今也有了玄阶修为的内力,我要练功,女人必须自强。”

    “对,女人必须自强。”另外三个女孩纷纷举拳,整齐的喊道。

    “好吧,你们收拾东西,我去跟老爷子道别。”杨根硕转身就走。

    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女人,简直不敢想象。他一边走,一边摇头。

    “大牛,等等我,我也要跟你走!”杨语桐追上来道。

    “你干嘛呀!表姐。”

    “我去玩不行,表弟,你有招待我保护我这个表姐的义务吧!”杨语桐抱着胸说。

    杨根硕点点头:“那正好,雷震千叮万嘱,让我把你给他带过去!”

    “他休想!”杨语桐马上激动起来,然后一摆手,“算了,姐姐我以后再去。”

    ……

    黎家,黎耀阳的房间。

    他躺在床上,虚弱的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耀阳,你怎么样?”黎鸿燊心痛的问。

    黎耀阳称呼其为义父,伴他左右的时间最长,两人的确生出了一种淡淡的父子之情。

    而且,黎耀阳现在这个状态,让黎鸿燊想到了家族命运。

    有种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感觉。

    家族,也会这样日薄西山,慢慢沉沦的吧!

    “义父,咳咳,义父!”黎耀阳一只干瘪的手掌在空气中乱抓。

    “义父在这,在这,耀阳,我的孩子,不怕!”黎鸿燊一把抓住黎耀阳的手,不觉老泪纵横。

    曾经黎家第一高手,可以睥睨整个京都大家族,如今却……

    黎耀阳气喘吁吁:“义父,送我去雁荡山,我要去师门,杨家一而再的用卑劣的手段伤我,我要请师门出山,为我讨还公道!”

    “耀阳,你出山多年,现在这个样子回去,师门能理会你吗?”

    “能,一定能!”黎耀阳一边说一边咳嗽,“就算不能,我也要试试,不然,我死也不甘心啊!”

    “那你的身体?”

    “还要义父浪费一点补药,让耀阳能够撑到师门。”

    “好,义父安排,今天你安心休息,明日,上路。”

    “嗯!”黎耀阳放开黎鸿燊的手,躺下去,一声一声的咳嗽。

    黎鸿燊长长一叹,对他的师门之行,实在不抱什么希望。

    但是,黎家想要绝地反击,似乎只有这一条路。

    于是,就存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吧!

    “爷爷!”黎泓俊大步走来,远远地叫道:“听说你在这里。”

    “什么事大呼小叫的,”黎鸿燊呵斥孙子一句,“走,去外面说。”

    黎鸿燊的小院,一边是五颜六色的月季,一边是金黄的油菜花。

    一片欣欣向荣。

    看着这些景色,老头儿的心情还能明亮几分。

    “没逮着?”黎鸿燊明知故问。

    “那两个死丫头逃进了杨家。”

    “意料之中。”

    “但是,龙剑让我放手。”

    “也是意料之中。”

    “爷爷……”

    黎鸿燊竖掌,一声长叹,“杨根硕年纪轻轻,真是好手段,他不只是武力强悍,心智也是过人,龙焱想必知道了我对他有所隐瞒,从此不再是盟友,只要不是敌人,就是万幸。”

    “爷爷,那小落就不要了?我们家蒙受了这样的奇耻大辱,就不管了。”黎泓俊激动地说。

    “你当如何?”黎鸿燊看着他问。

    “我……”黎泓俊说不上话来。

    “我就当没有黎落那个孙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吧!此番虽然颜面扫地,但家族元气并未受伤,而且,几家也会进入一个相对平和的时期,我们暂且蛰伏,卧薪尝胆,养精蓄锐,韬光养晦……”

    见孙子心不在焉,他无力的摆摆手,“你先下去吧!”

    “是,爷爷,您也别想太多,好好休息。”黎泓俊紧握着双拳,转身离去。

    ……

    在某些地方,女人立刻表现出优势——比如,收拾东西。

    杨根硕根本没有插手,行囊就准备好了。

    杨顶天爷孙三人送到门口。

    杨顶天拉着杨根硕的手,老泪纵横:“大牛,何时再来?”

    “二外公,不用这样,你身强体健,咱们来日方长,等我回到西京,给你配上几副药好好调理一下,保管你再活个百八十年。”

    “胡说八道!”杨顶天笑骂,但悲情的情绪算是过去了,“再活百八十年,那不成老妖怪了。”

    杨根硕也笑着坦诚:“那个,多少有些水分。”

    杨顶天认真地说:“我和你外公都老了,第二代不堪大用,咱们杨家,就要靠你们第三代几个兄弟姐妹撑起来,以后,你们多多沟通交流,感情不要生疏了。”

    “一定。”杨根硕笑着点头,“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接下来,我会大批量炼制一步玄阶丹,壮大杨家两脉的安保力量,不过……”

    “大牛,二外公明白,我会不惜代价收集药材。”杨顶天不假思索道。

    杨根硕笑道:“不只是钱的问题,那些野生的好东西越来越少,资源需要争夺啊!咱们共同努力吧!”

    “没错,为了杨家,共同努力。”老头儿斗志昂扬。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