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七章 倒霉催的警花
    杨文骥上前,握住杨根硕的手一阵摇晃:“大牛,咱们兄弟,多余话就不说了,总之,你帮我良多,以后,你还得多多帮我。”

    “废话!”杨根硕推了杨文骥一把,然后又拉过来,在他耳边道:“跟黎落说了,好像,时机不对。”

    杨文骥重重的一抱拳。

    “大牛!”杨语桐上前几步,抱住他,撅着小嘴,楚楚可怜的模样。

    “表姐,怎么了?”杨根硕笑问。

    “姐姐我舍不得你,不行啊!”她一把松开,连连摆手,“走吧走吧。”

    女人虽然有三个,但行李并不多。

    不是被赶出来的,就是逃出来的,可谓身无长物。

    想到这里,杨根硕不禁失笑,自己好像是收容站。

    他爬上驾驶位,发动了车子,这是一辆军绿色的兰德酷路泽,拉上三个女孩和一点点行李,绰绰有余。

    三个女孩纷纷同杨顶天道别,感谢他的收容,也跟黎落拥抱话别。

    这一刻,杨文骥显得无人问津。

    还是瑶姬比较善解人意,上前拉起杨文骥的手:“文骥少爷,再见。”

    “一路顺风。”杨文骥感激地笑道。

    三个女孩纷纷登车。

    杨顶天爷孙三人站在一边,几十名家丁站在另一边。

    “二外公、文骥、桐桐、各位,走啦!山长水远,江湖再见。”杨根硕重重一抱拳,车子慢慢前行。

    “表少爷,一路顺风!”家丁们一起喊道。

    “大牛,龙姐姐,黎落,瑶姬,一路顺风!”杨语桐弯着腰喊道。

    后视镜里,是个一边捂着嘴哭一边跑的女孩。

    杨根硕摇摇头,女人总是眼皮子软,见不得人这种离别的场景,这不,后排三个丫头也哭成了泪人,龙慕云哭得尤其厉害。

    杨根硕伸出头去:“桐桐,要不跟我走?”

    “好啊!”

    “雷震不错的。”

    “滚!去死!”

    杨根硕哈哈大笑中,车子远去。

    杨语桐抹了把眼泪,笑得如雨中海棠。

    ……

    拉着三个玄阶修为的女孩,而且,龙慕云和黎落都略通武技,所以四人同行,也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谁捋虎须,绝对会后悔。

    所以,杨根硕走的很轻松。

    料想之中,黎家的围追堵截并没出现。

    不过,黎落还是比较紧张的。

    四人除了打尖,一路上人歇车不歇。

    除了瑶姬之外,三人轮流开。

    ……

    第二天早上。

    黎耀阳带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心和意志,含泪拜别了义父黎鸿燊,踏上了万里之遥师门——雁荡山的征程。

    对于黎耀阳这一趟,黎泓俊也不看好。在他看来,纯粹是劳民伤财。

    不过,此时此刻,黎家还能做什么呢?

    几乎同时,龙剑和黎落解除婚约的消息,见诸各大报端、主流网站、微博、微信、头条、热搜……

    杨语桐也在第一时间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黎落,不过,却是通过龙慕云的手机。

    黎落听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哽咽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呀!”杨语桐道,“不信,你可以上网看看啊!黎落,你可以的,全国七亿网民都在为你的婚姻大事操心。”

    “好啦,挂了啊,我看看。”黎落挂断了电话,用手机上网,看到了龙家发的一则声明。

    看完,她含泪笑道:“表姐,大牛,我自由了!”

    龙慕云道:“也许是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火坑。”

    说话时,一个劲儿冲杨根硕的后脑勺努嘴。

    “小云,你什么意思?”杨根硕没好气道。

    “大牛,我发现你小子对我这个校长是没有一点儿尊敬了。”

    “哪个校长半夜光不刺溜的……唔……”还没说完,就被龙慕云捂住了嘴,他好不容易才发出声音:“回去!我在开车!”

    “表姐,什么情况?”黎落忍不住好奇。

    “没,没有。”龙慕云言辞闪烁。

    “黎落,先不忙这个,你给我读一下龙家的声明。”杨根硕道。

    “不用读,我看着就来气。”龙慕云气哼哼道:“凭什么就是小落有了男人有了身孕,他们龙家此举完全是彰显了他们家族的大度。”

    “表姐,我很满足了。”黎落轻声道。

    杨根硕道:“这样不坏呀!婚礼现场那么多人都知道黎落有孕,孩子是我的,所以,龙家这则声明无可厚非。”

    龙慕云气愤道:“然而这样一来,除了你,还有人愿意娶小落吗?”

    “表姐!”黎落有些无奈。

    “有啊!”杨根硕笑道,“比如杨文骥。”

    ……

    四人于中午时分抵达西京。

    杨根硕驱车直奔81号别墅。

    别墅现如今已是他的产业,他决定将瑶姬安顿在此,黎落如果愿意,他也不反对。

    因为之前跟管青丝联系过,她说,正带着孩子在这里参观。

    另外,就是今天下午三点,由院长柳承恩亲自为明明做移植手术。

    管青丝说,杨根硕能够赶回来,明明很高兴。

    杨根硕也觉得挺高兴,既然回来了,自然要陪着进手术室的。

    还没到别墅区,又看到一个面孔熟悉的女警,被一帮人围住。

    那些人居然推搡她,她显得很无助。

    还是那个倒霉催的马小霖,上一次被一帮小偷团伙碰瓷,差点被人讹了。因为他杨根硕的出现、介入,才阴差阳错的立了功。

    没想到这一次又……

    杨根硕当即动了恻隐之心,将车停在一旁,“稍等啊,我下去看看。”

    走到门口,停下来警告瑶姬:“你就别下来了,万一引起围观,然后造成交通拥堵。”

    “怎么会,公子,您太夸张了!”瑶姬摇头娇笑。

    “别笑!”杨根硕关好车门,大步走向一帮人。

    车上,龙慕云一脸鄙视:“瞧瞧,这家伙又泡妞了。”

    “公子运气真好,总能有机会英雄救美。”瑶姬说道。

    “是啊!”龙慕云皱了皱眉,“你们说,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桃花运?”

    杨根硕没听到三个女孩的议论,他看到七八个年轻人,两个中年人,围住马小霖。

    你一言我一语,马小霖想要据理力争,想要反驳,根本插不上嘴。

    动不动还被推搡一下,不过,倒是没人胆敢公然吃她豆腐,毕竟她穿着警服。

    杨根硕站了一会儿,大概听清了。

    骑着电摩巡逻的马小霖,撞断了一个年轻人的胳膊,其他人要求马小霖赔偿。

    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儿,不知道为什么会胶着起来。

    “喂喂,一帮老爷们儿,围攻一名警花,不但大胆,还不要脸!”

    杨根硕一开口,就如同将烟头丢进火药桶,马上有人炸了。

    当然,这也是他的初衷,他就是来吸引火力,替马小霖解围的。

    一名穿着七匹狼夹克衫的中年人义愤填膺,“臭小子,你算什么东西,要你多管闲事?”

    另一名身着利郎商务男装的中年人同样一脸愤怒:“年轻人,有些事不是你能管的,不要想着英雄救美,小心吃不到羊肉还惹得一身骚。”

    “杨教官!”马小霖一脸难以置信,他真是自己的守护神,自己陷入绝境的时候,他总能第一时间出现。

    马小霖一下子就跑到了他的面前。

    杨根硕叹了口气道:“马小霖,你怎么这么倒霉,每一次看到你,都是倒霉的样子。”

    “可能这就是我的命吧!”马小霖小嘴一撇,珠泪便滚落下来。

    “别呀!”杨根硕哭笑不得,“开玩笑而已,你可是英姿飒爽的人民卫士,流血不流泪。”

    “噗嗤!”警花梨花带雨的笑了。

    马小霖的脸蛋很圆,很白,很嫩,在这个网红锥子脸充斥世界的今天,却如同一股清流。

    杨根硕看着很舒服,不免有些失神。

    “杨教官……”马小霖有些害羞。

    杨根硕一次又一次帮她,帮她全家,上一次河边献身虽然失败,但从那以后,马小霖不止一次梦到杨根硕,梦到两个人做那种难以启齿的事情,醒来之后总是腰酸腿疼,要洗好久,才能洗干净。

    “哦。”杨根硕笑了笑,然后看向两个中年人,七八个年轻人,眼神顿时凌厉起来。

    马小霖抱着他的胳膊,骄傲的介绍:“这是我们市局刑警队的武术教官。”

    “唬人了吧!他才多大。”穿着七匹狼的中年男人不信。

    “要不要试试?”杨根硕笑笑道:“哦,对了,现在她的事儿,我扛下来,你们冲着我来就成。”

    “那就帮她赔偿吧!”身着利郎男装的中年人道。

    “总该让我了解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吧!”杨根硕一脸和气地笑道。

    马小霖道:“我车速一点儿也不快,他突然冲出来,我都没发现撞上,他胳膊就断了。”

    “哦?”杨根硕瞳孔缩了缩。

    “喂,你意思我们碰瓷了?警察就能随便说话?”七匹狼男人气得浑身发抖,“你没撞上,我弟弟胳膊能断?”

    “让我看看。”杨根硕道。

    “你是谁呀,医生吗?你能看个屁呀!”穿着利郎的男人一脸不屑。

    “就是就是,不用看,快赔钱,我们好去给小唐看病。”一帮年轻人跟着起哄。

    “不让我看,我就不赔,有本事,来打我。”杨根硕很光棍的说道。

    “你……”杨根硕耍无赖,他们也没辙。

    动手,那可是袭警,性质很严重。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