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九章 馊主意
    高新分局。

    十个人先被丢进了一个大房间里。

    晾一晾,这是必不可少的程序。

    房间里有监控,警方就想看看他们会不会有所交流。

    结果,十人如同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监控终端前,萧米米道:“大牛,这个案子也太奇怪了,按你说的,弄断人的胳膊碰瓷,还专门碰电摩,就算成功,电摩车主能赔偿几个钱?他们成本多高啊!”

    “一会儿单独审审看。”秦峰摩挲着下巴。

    “小霖,他们真讹你?”萧米米好奇的问。

    “当然!”马小霖道:“我巡逻,车子电量都不足,能有多快?”

    也难怪萧米米好奇,对方在明知马小霖有着警察的身份的情况下,还进行讹诈,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心理素质。

    杨根硕说的不错,马小霖就是挺倒霉的。

    穿上警服,还受人欺负。

    上一次的案子还可以理解,那帮人缠住马小霖,只是为了让小偷逃之夭夭。

    那么这一次呢?

    萧米米也托着下巴看着终端,考虑他们到底是为了哪般。

    十分钟过去了,杨根硕有些不耐烦,“米米,开审吧!先对两个中年人下手,接着是那些年轻人,我认为,那个小唐是个突破口。”

    “那还用你说!”萧米米白了他一眼,“身体有伤,心理上相对脆弱,他留到最后。”

    然而,还没来得及开审,雷震便风风火火的来了,同时跟来的,还有渭阳分堂正副堂主张得开、毕德金。

    杨根硕跟二人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于是,相互点头致意。

    “雷震,快过来看看,有没有你的人?”杨根硕冲着雷震勾勾手。

    “门中那么多人,我能认识几个?既然在这一带活动,张得开、毕德金,你们认认。”雷震冲两个堂主道。

    “是,少帮主。”二人凑到监控终端前,只是看了一眼,立刻怒形于色。

    张得开道:“张奎、李军,是这两个王八蛋。”

    毕德金道:“这两个蠢货,总是想到一些馊主意!”

    杨根硕乐了:“雷震,我的第六感还是很准的嘛!”

    雷震一阵脸红:“张得开、毕德金,怎么搞的,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少帮主息怒,我们这就去审讯室。”两人拔腿就走。

    “慢着。”萧米米道:“我不管你们什么丐帮、分堂的,到了我这里,案子就归我审,你们愿意协助,我很开心,但休想让我置身事外。”

    “少帮主,您看……”两位堂主有些为难。

    “看个屁!”雷震喝骂,“这是弟妹,她想跟着,就让她跟着,人家是分局领导,这是人家地盘,人家有知情权。你们还怕丢人吗?你们还能更加丢人吗?”

    两位堂主面红耳赤,“这位警官,请。”

    萧米米耸耸肩,提议道:“在座的一起吧!去听听这件新鲜事儿。”

    接着,萧米米带着一男一女两名警察,马小霖当然跟着,雷震和两位堂主,杨根硕领着三个丫头,一帮人浩浩荡荡,直奔临时羁押嫌犯的大房间。

    当铁门打开,一帮人一下子走进去后,十名嫌犯都有些傻眼,他们被这庞大的阵容吓到了。

    紧跟着,张得开、毕德金双双上前,对着两名中年人一阵拳打脚踢。

    “堂主,您怎么来了?”张奎惊呼。

    “哎呀,副堂主,脚下留情。”李军大叫。

    两人抱着脑壳,满地打滚哀嚎。

    “喂喂,差不多点,这是警局,小心我将你们拿下。”萧米米威胁道。

    张得开毕德金很快便气喘如牛,即便萧米米不叫停,他们也无以为继。

    张得开指着雷震道:“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不光是我们,都惊动少帮主了。”

    “啊!”二人看向雷震,忙不迭跪起身子,“少帮主息怒,饶命啊!”

    萧米米忍不住道:“丐帮家法恐怖吗?难道还能滥用私刑草菅人命?”

    雷震笑了笑,未置可否。

    张得开指着二人的鼻子骂道:“谁交代?”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那个穿着利郎商务男装,佩带金边眼镜的中年男人开**代。

    事情是这样的。

    他们属于丐门净衣派。

    众所周知,丐帮就分为两大派,净衣派和污衣派。

    污衣派就是不修边幅以乞讨为生的那一种,衣服必须又脏又臭,干净的衣服穿起来,反而浑身不舒服。

    有道是:乞丐当三年给个皇帝也不换。

    当乞丐,也会上瘾。

    净衣派,是另一大分支,他们穿的衣服可以旧,可以有补丁,但必须是干净的。

    他们并不乞讨,收入来源于生意。

    乞丐也会做生意开公司的。

    渭阳分堂属于净衣派,张奎、李军属于渭阳分堂,自然也是净衣派。

    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乞讨。

    这不,二人成立了一家空壳公司,名叫丐世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

    煞有介事,高大上。

    然后,堂而皇之的在58同城,在赶集网上挂单招聘。

    主要面向应届毕业生,二十岁左右的,总之是涉世未深的年轻人。

    只招收男性。

    还真有人应聘。

    人一过来,便没收证件手机啥的,然后敲断胳膊或者打断腿,一起上街碰瓷电摩。

    他们下手并不重,一般个把月就能长好。

    他们也能让这些年轻人吃饱。

    他们之所以选择电摩,就是想着小打小闹,收入低,但风险小,可以细水长流。

    至于这些年轻人为什么心甘情愿,为虎作伥,哪怕忍受断胳膊断腿的疼痛。

    一来,伙伴们都是这么过来的。

    二来,就有种进入传销组织的心理,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当然要有所回报,才能离开。

    就这样,泥足深陷,越陷越深。

    耐心的听二人讲完,雷震终于怒吼道:“谁的馊主意,谁的?”

    张奎、李军同时吞了口唾沫,还是穿着利郎商务男装的李军举手道:“少帮主,是我。”

    “你……不但智商堪忧,而且,罪大恶极。”雷震指着他道。

    “是是,”李军不住点头,“少帮主,我愿意接受惩罚,但一人做事一人当,跟张奎无关。”

    “胡扯!”雷震骂道:“公司是你一个人成立的,法人就是你?”

    张奎弱弱地举手:“少帮主,法人是我。”

    雷震深吸一口气,扭头看着萧米米道:“弟妹,你依法处理吧!”

    萧米米笑了笑,看看杨根硕,又看看雷震:“喂,你们俩谁大呀!”

    雷震翻了个白眼:“你男人只有一样东西比我大。”

    马小霖和黎落不禁有些脸红。就算没处过男朋友,这话也听得懂。

    “靠!”杨根硕忍不住笑骂。

    萧米米道:“到了这一步,案情基本清楚了,咱们走吧,有人专门负责。”

    几个人刚要离开,那八名年轻人一起喊道:“少帮主。”

    雷震回头道:“你们不是丐门中人,不需要这么称呼我。因为我门对你们造成的伤害,我深表同情和愧疚,这样吧!我回去跟父亲商量一个补偿的办法,多少会给你们每人一笔钱,然后,送你们回到原籍。”

    “不要!”断胳膊的小唐叫道,“少帮主,我们都是出来打工赚钱的,现在不但没赚到钱,身上还落下伤残,我们没脸回去。”

    “我们都没脸回去。”另外七名年轻人一起喊道。

    “那你们要怎样?”雷震问道。

    “请少帮主接受我们进入丐帮。”小唐说。

    “问题是,你们进丐帮干嘛呀!难不成学习乞讨?”

    “不是的,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个好士兵,不想当帮主的乞丐,也不是个好乞丐,总有一天,我要当上乞丐的老大——丐帮帮主。”小唐眼中燃烧着熊熊烈火。

    雷震摇摇头:“人有理想是好的,但有些不切实际的理想,只会让你误入歧途,浪费生命,比如,你们要当帮主,首先得踢死我。”

    他续道:“所以,我认为,你们完全没有进入丐帮的需要。你们还年轻,还有大把的光阴和机会,应该出去学点东西,闯一闯。”

    八个年轻人,默默看着雷震。

    雷震叹道:“你们出来打工赚钱,那是为了自立,为了证明自己,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儿行千里母担忧,作为父母,他们并不希望你多么出息,只要你平平安安。”

    有人开始抹泪。

    雷震点点头:“我会竭尽所能为你们争取赔偿,你们回到家中,好好陪陪父母亲人,好好养伤,你们的日子还很长。人生总有很多际遇,比你们惨的也大有人在,所以,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用一颗平常心来对待。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苦难是人生的财富。”

    八个年轻人久久无语。

    雷震率先离去。

    杨根硕连忙跟上。

    来到大厅,杨根硕笑着拍打他的肩膀:“雷震,可以呀,说起大道理一套一套的,果然是未来帮主的人选。”

    “大牛,你就甭笑话我了,难道你没听出来,到了最后,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很好了!那几个年轻人明显有所触动。”杨根硕道,“还有,你们帮众众多,这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难免良莠不齐,你们以后要做好监察工作。”

    “是啊,不能再出事了。”雷震深以为然的点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