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章 姑娘们,咱回家!
    “大牛,京都之行收获不错嘛!还收了个丫头。”

    办公室里,萧米米将一杯速溶咖啡放在他手上,不免揶揄道。

    “怎么?你吃醋?”杨根硕笑问。

    “我吃的过来吗我?”萧米米横了他一眼。

    他顿时心头一烫,转身走向门去。

    “你干嘛?”萧米米有些迷糊。

    啪嗒一声,杨根硕并非开门,而是将门反锁。

    萧米米心头一惊:“你干嘛?”

    杨根硕搓着手,笑嘻嘻逼近,咽着吐沫,两眼放光:“米米,这些天,有没有想我啊?”

    “想你个大头鬼!”萧米米逃到墙角,退无可退,“别过来!这里是警局,你再来,信不信我……”

    “你怎么样?”杨根硕当然不听。

    脚下一滑,便同萧米米贴面而立,手撑在墙上,壁咚姿势。

    因为他动作太快,萧米米竟然有种窒息感。

    然后“啊”的一声惊呼,闭上了美眸。

    但是,既激动又紧张,不但风纪扣撑开了,领口的扣子也开到了第二颗。

    有种波翻浪涌的感觉。

    杨根硕眼都看直了。

    “流氓,一回来就欺负我,这里是警局,你让人家以后怎么做人!”

    萧米米虽然闭着眼睛,却在申诉。

    突然,樱唇被人堵住,她猛然瞪大眼睛,然后又闭上了。

    这种程度的轻薄,实际上应该叫做温存,她并不排斥。

    久违的感觉。

    细细算来,两人真的好久没有温存了。

    萧米米刚刚有点感觉,杨根硕松开了,捉住女孩一双柔肩,温柔地笑道:“米米穿着警服的样子,真是好看!”

    “就会捡好听的说,嘴巴上抹了蜂蜜了吗?”萧米米撅着樱唇道。

    “有没有,你刚才没尝出来?”

    萧米米皱了皱鼻子,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你刚刚担心什么?害怕我忍不住在办公室把你……”他瞪大眼睛,一脸促狭的笑意。

    “我不听!”萧米米满脸通红,捂住了耳朵。

    杨根硕摇头笑笑:“看看,衣服有点小,扣子都开了,我岂不是很吃亏。”

    说着,就去给她扣扣子。

    萧米米一把拍开:“去你的,我自己没手啊!”

    杨根硕突然欺近,咬着她的耳朵说了句话。

    萧米米咬着唇皮,满脸通红,却是未置可否。

    然后,他拉着她的玉手,让她坐在椅子上,而他则是坐在桌子上,居高临下。

    无他,这个角度,无限风光在险峰。

    “瑶姬的身世很苦,我讲给你听……”

    萧米米是个善良而且充满正义感的女孩,瑶姬的遭遇,她的世界里,几乎闻所未闻。

    她抹着泪说:“大牛,你做得很对,非常对。”

    “谢谢你的认可。”杨根硕摇摇头,“许多人都认为我任性,不值,因为这件事的影响着实不小。”

    “但是大牛,你真的对她没想法,要知道,我一个人女人看到她释放的妩媚,都有些吃不消呢!”警花掀动着明亮的大眼睛望着他。

    “我们一直同房,却并未同床。你信吗?”

    “我信。”萧米米点头。

    “谢谢你的信任。”杨根硕微笑道,“我救她,让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并不需要她感激我,报答我,如果我睡了她,我的出发点就不是那么纯粹了。”

    “大牛,你好像变了。”

    “什么?”

    “去了趟京都,你好像成熟了很多。”

    “为什么这么说?”

    “以前,你可能不会收手,而我也反抗不了。”说到最后,警花声音低如蚊呐,脸上的羞红都蔓延到了耳根。

    杨根硕眼睛一亮:“要不继续?”

    “不要!”萧米米尖叫。

    “逗你玩呢!”杨根硕笑了笑道:“奶奶最近怎么样?咱爸咱弟呢?”

    萧米米在他大腿上掐了一把,“奶奶还行吧!就是每天吃药,人老了真的很可怜,都成了药罐子。等我到了那一天,就早早的离开。”

    “什么?”

    “我说等我老了,感觉自己不行了,就选择安乐死。”

    “想什么呢!”杨根硕有些生气的说道,“萧副市长应该是春风得意吧!丁丁呢?”

    “爸爸还不错,跟市长相处也很融洽,丁丁似乎收心了,学习很卖力。”

    “哦,那不错。”杨根硕点点头,“他经过修炼,身体应该不会拖学习的后腿,要是有需要,我再给他配置一点明目醒脑的丹药。”

    “好啊!”萧米米道:“那我替丁丁谢谢你啦!”

    “瞧你说的多见外,丁丁是我小舅子嘛!”

    “不要脸!”萧米米在他大腿上拍了一巴掌。

    “米米,你刚刚说起瑶姬那令人无法阻挡的妩媚,你知道吗?那还是我要求她刻意收敛的结果,要是她火力全开,绝对男女通吃。”

    “怎么会这么厉害。”萧米米不敢相信,“难道真的有狐狸精?”

    “天赋和后天的修炼分不开。”说到这里,杨根硕一拍脑袋,“对了,她的摄魂术非常厉害。”

    “摄魂术?”

    “跟催眠一个意思,但是,比催眠高了不止一个等级。”

    “那岂不是轻而易举将人催眠。”

    “怎么样,如果有这方面需要,可以联系我,我现在是瑶姬的经纪人。”杨根硕呵呵笑道。

    当初决定将瑶姬留在什么,虽然对她的身子没想法,但却有像个利用她的能力。

    “我为什么要跟你联系,瑶姬说了,也可以做我的丫头,现在我决定了,认下这个妹妹。”

    “那真是太好了!”

    “不许对我妹妹下手,她是你小姨子,那是乱lun,禽|兽不如。”萧米米得意地笑道。

    “哈哈,米米,你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然而,对你有用吗?只是说说而已。那个,我要忙了,你可以把咱妹子,还有你的龙校长和黎主任带回去了。”

    “好吧,回见。”杨根硕跳下桌子,唇角擦过警花莹润滑腻的面颊,来到她的耳边,“别忘了咱的约定。”

    “滚蛋!”萧米米羞红着脸,将他推出办公室。

    “米米……”王凯拿着一份文件,刚好走过来,看到这一幕,脸上的笑容顿时荡然无存。

    ……

    “大牛,小别胜新婚吗?要不要这么久,你能坚持这么久?”

    杨根硕刚刚走进接待室,龙慕云就从沙发蹦起来,巴拉巴拉说道,同时,还像狗一样上下乱嗅。

    黎落听着这样的话,都有些脸红。

    瑶姬只是摇头微笑。

    杨根硕拍拍龙慕云的脑袋:“龙校长,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奇怪,清理的很彻底嘛!”

    杨根硕目瞪口呆:“龙校长,我发现,你污起来,简直是污妖王的级别。”

    摇摇头,“三位姑娘,咱回家。”

    ……

    因为一阵耽误,抵达81号别墅,已经是下午两点。

    因此,明明的手术时间,就得推后。

    听到车子鸣笛,管青丝拉着明明,还有一帮孩子迎了出来。

    管青丝按下遥控,电子门缓缓打开。

    然后,孩子们让开一条道。

    杨根硕将车子停好之后,跳下来,一把将明明抱起。

    明明咯咯笑道:“大哥哥,你终于回来啦!”

    “也没离开多久啊,明明想我啦!”

    “嗯!”小丫头点点头,“不过还是姐姐想你多一些。”

    “明明……”管青丝俏脸泛红。

    杨根硕轻轻捏了把小女孩吹弹可破的小脸:“几天不见,明明又漂亮了呢!”

    “大哥哥。”明明的小手摸到了杨根硕的脸上,描摹着他的五官,“姐姐说了,我很快就能看到大哥哥的样子了。”

    “没错,很快。”杨根硕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顶,充满怜惜。

    刚下车的龙慕云三人这才明白,小女孩是看不见的。

    一时间,她们都母性泛滥。

    “明明,你好漂亮,让阿姨抱抱。”龙慕云上前就要接过明明。

    明明一下子抱紧了杨根硕的脖子。

    “过些天。”杨根硕冲着龙慕云摇头。

    龙慕云眼眶一红,点了点头,她明白,小孩子看不见,对一切陌生的人和事,都会感到恐惧。

    “吃饭吧!阿姨做了很丰盛的饭菜。”管青丝说,“孩子们也一直等着。”

    “青丝,谁让你这么干的,该饿坏孩子们了!”杨根硕责怪道。

    “没事,他们垫吧了一些。”管青丝笑道。

    “对不起呀!”杨根硕说起路上发生了一点事,耽误了时间。

    “没关系的。”管青丝摇摇头。

    杨根硕笑道:“我是对孩子们说的。”

    “讨厌!”管青丝皱了皱小鼻子。

    “走,”杨根硕招呼龙慕云三人,他还是抱着明明,不过,当他的目光扫过小明昊时,发现他那双明亮的小眼睛,一如既往放射着与年龄极不相符的冰冷光芒。

    他摇摇头,孤儿院的孩子经历总会多一些,或许,他经历了什么不堪的过往吧!

    洁白的大理石长条形餐桌,可以同时容纳十一二人就餐。

    此时,一个成年男性,四个成年女性,还有一帮孩子,挤得满满的。

    杨根硕为几个女人做了介绍,然后大家就开始吃饭。

    孩子们狼吞虎咽,四个女孩分工明确,一人招呼几个。

    明明就由杨根硕负责。

    当四名女性看到杨根硕面对明明的温柔时,她们的芳心也是柔柔的。

    原来,他喜欢小孩呀!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