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二章 尾大不掉
    所有人都以为医生过来,是给杨根硕治伤的。

    杨根硕也是这么认为。

    不禁诧异对方的好心。

    众目睽睽之下,医生来到了杨根硕面前。

    杨柱国等人主动让开。

    然而,医生却并没有看哪怕一眼杨根硕肩头的伤口,而是直接来到了他手臂擦伤的位置,用剪刀剪下了衣服的破洞。

    同时,拿着棉签,对擦伤部位进行清理。

    说是清理,更像是收集样本。

    所有人再次懵逼。

    什么家庭医生!什么狗屁水平!

    连主次都分不清吗?

    人都快要挂掉了,他却在那里处理擦伤?

    杨根硕慢慢想到了什么,看了眼杨文骥,只见他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杨根硕更加确信自己抓住了什么。

    终于,医生忙完了自己的业务,退后几步,来到了杨文骥的旁边。

    曲慧芳再也忍不住了:“喂,你这个大夫是怎么回事?没看到大牛肩膀那里的伤口,赶紧给处理一下啊!”

    医生面无表情,只是看着杨文骥。

    杨文骥冲他点点头。

    医生一张僵尸脸看着杨根硕:“请问你晚上去了哪里?”

    “呵呵……”杨根硕冷笑:“你算什么东西!”

    医生也不生气:“请问你手臂上的伤从何而来?”

    “无可奉告。”

    “是不敢说吧!”医生针锋相对。

    到了这一刻,杨根硕基本可以确定一个事实,这是一个局。

    也就是说,自己手臂上的伤,多半跟杨文骥有关。

    即便不是他亲手所为,也必定是他指使。

    可是,截至目前为止,杨根硕仍然猜不透他的真是目的。

    “我在路上受到了狙击。”杨根硕语气平淡。

    “什么?”杨柱国惊得瞪大了眼睛,“大牛,有人狙击你?”

    “只是受了点擦伤!对方可能会有些失望。”

    说话时,杨根硕一瞬不瞬看着杨文骥的眼睛,杨文骥毫不退让的对视。

    “信口雌黄!”医生冷冷道,“分明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依你之见,我做了什么?”杨根硕皱着眉头,有些中气不足。

    但是,这个结果杨文骥相当不满意,他箭上的毒,能够药倒一头大象,杨根硕居然没晕过去。

    “空口无凭。”医生当场做起了实验。

    一名助手将工作台推进来,上面摆着试管、酒精灯、显微镜等等器具。

    医生一边进行,一边说道:“作为家庭医生,我手里拥有每一位主要家庭成员的dna数据。”

    他打开笔记本电脑:“大家请看,这是杨语桐小姐的数据。大家继续看,这是我从杨根硕衣服上剪下的破洞,你们或许只看到破洞,而我,能够看到上面的血迹。”

    他的动作很快,仪器非常先进,一切都直观的反映在电脑屏幕上。

    哪怕一个对医学常识一窍不通的人,也能听得懂。

    “大家请看,衣服面料上沾染了两个人的血迹,一个自然是杨根硕本人的,而另一个,通过dna检测,我们发现,它属于杨语桐小姐。”

    轰!

    这个消息太过突然,太过震撼,似乎,又是铁证如山。

    杨柱国一家,一时间也不敢相信。更加无法接受。

    京都杨家的全部家丁,在片刻愣神之后,开始议论。

    “天哪,真的是他。”

    “文骥少爷神了。”

    “这就是运筹帷幄。”

    “语桐小姐在哪里,难道被他杀了?”

    “这也太狠了吧,多大的仇恨啊!”

    “不至于杀了,语桐小姐那么漂亮,说不定有人见色起意……”

    对于纷杂的议论,杨根硕充耳不闻,只是冷冷地看着杨文骥。

    这一刻,任何的辩驳,都是苍白的。

    但,杨根硕已经想通了一切。

    杨文骥的神情,也说明了一切。

    那枚橡胶弹头里,储藏着杨语桐的血液。

    那一枪,根本就不是要他的命,只是让他背锅。

    杨文骥为什么要这么做,杨根硕至今想不通。

    但不得不承认,这一招够毒,也够用心良苦。

    有了这个证据,他还真是百口莫辩。

    一天找不到摇摇头,他是一天洗不清嫌疑。

    “老大,铁证如山,你还有什么话说!”杨顶天终于发作了,“杨柱国,让你的外孙还我孙女!”

    “你住口!”杨柱国喝道。

    “表弟,不会真……”

    “你也住口!”杨柱国直接喝断杨莲霆,然后按着杨根硕没有受伤的肩膀,红着眼圈道:“大牛,外公后悔了,就不该带着你来。”

    “外公……”

    “外公相信你,外公全家都无条件相信你,我们坚信你没有做过!”

    “外公……”杨根硕一阵动容,因为亲人无条件的信任而感动。

    “杨柱国,你坚信有个屁用啊!我们有铁一般的证据!杨根硕如果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我们不惜走法律程序。”杨顶天激动地说。

    “随便。”杨根硕摇摇头,“我中枪的时候,现场还有一个人,她隶属于特殊部门,而且,那枚破碎的橡胶弹头也在她的手中,我想,她或许能够查到什么。”

    杨根硕一直密切关注着杨文骥的表情变化,见他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神情明显一紧。

    “你们要怎么样都行,但是我现在需要治伤,需要休息,哪怕是嫌犯,也有治疗的权力。”杨根硕抬起一只手,“表哥,送我去房间。”

    “嗳。”杨莲霆将他一只胳膊搭在肩头,将其扶起,就朝外面走。

    到了会客厅门口,自然被一帮家丁拦住。

    杨根硕冷笑:“别看我这个样子,杀掉你们,依然绰绰有余。”

    众家丁身子一震。

    “让开!”杨柱国喝道,“杨顶天,要证实大牛跟你孙女的失踪有关,你们必须拿出更多的证据,或者,你们直接报警。”

    “如你所愿!”杨顶天恨恨地道。

    经过这件事,两兄弟的关系,再次降到了冰点。

    家丁们终究还是让开一条道。

    他们也只是做做样子,没人知道,站在杨根硕面前,哪怕是身受重伤的杨根硕面前,他们要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压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杨根硕扭头看了眼杨文骥,冷笑道:“你真是煞费苦心,但是,我到现在还是云里雾里,我们没有利益冲突吧!你这么嫁祸给我?”

    听到“利益冲突”四个字,杨柱国、杨顶天的瞳孔都是一缩。

    杨文骥摇头:“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杨根硕也是摇头:“有句话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

    “你什么意思?”

    “这名家庭医生是受了你的指使吧!”

    “你想说什么?”

    “他怎么知道我手臂上有伤,是不是你告诉他的?而且,还知道我的衣服上沾染了杨语桐的血迹……”

    杨根硕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现场都不是傻子,一个个都用探寻的目光看向杨文骥,仿佛在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呀,不是运气好蒙的吧?难道是未卜先知?

    “我……”杨文骥没想到这个杨根硕如此冷静,竟然反将他一军,暗自后悔自己考虑不周,太过直接,应该稍稍迂回一下,现在反而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杨文骥吭哧了半天,这才说道:“大家不要被他转移了视线,杨根硕你也不要东拉西扯,你身上有语桐的血,这是不争的事实,你必须解释清楚这一点,在我们没有找到语桐之前,你就是最大的嫌疑。”

    “我不知道你从哪儿搞到杨语桐的血,也许,你真的忍心对妹妹下手。”

    “你胡说!”

    “表哥,我们走。”

    “嗳。”

    杨莲霆搀扶着杨根硕去了房间。

    杨柱国和儿子媳妇跟在了后头。

    这一刻,无人阻拦。

    杨顶天都要好好消化这一切。

    赶走医生,斥退众人,杨顶天目不转睛盯着孙子:“文骥,我要听你的实话。”

    “爷爷,我从来就没有骗过您啊!”

    “你想要家族的圣药,你担心杨根硕跟你竞争?”

    “爷爷,你也看到了,我跟他的功夫不相伯仲。您不会怀疑这一切是我策划的吧?我跟语桐感情那么好,我又怎么下得去手?”

    “那你妹妹哪儿去了!”杨顶天宁愿相信他孙子还顾念亲情。

    “问杨根硕去。”

    “你先下去吧!”

    “是。爷爷你早点休息。”

    “还休息个屁呀!哦对了,你问问语桐的朋友同学什么的,看看知不知道她的下落。”

    “是!”

    目送孙子离去,杨顶天深深一叹。

    相对于杨根硕,他对亲孙子的怀疑更多一点。

    这个孙子天资过人,却是周瑜一般的人物,心胸狭窄,刚愎自用,见不得比他优秀的人物。

    还有清明节家族比试的最终奖励,一颗拥有三百年历史的古药。

    杨顶天相信他的亲孙子,为了这个两个原因,完全有理由那么做。

    他的心机也太深沉了。

    “来人!”

    “老爷。”一名黑袍老者从黑暗中出来。

    “去,给我监视文骥。”

    “文骥少爷?”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属下只怕完不成此项任务,因为,文骥少爷的功夫已然胜过属下。”

    “去,远远跟着。”

    “是。”黑袍老者缓缓隐去。

    这名黑袍是他杨顶天的贴身护卫,一直隐藏在黑暗之中,就好像他的影子。

    不但善于隐匿,而且,一身功力深不可测,应该杨家有数的高手。

    然而,这样的人,却主动承认不如杨文骥。

    那么,偌大的家族,撇开亲情不论,还有谁能够被制住杨文骥?

    这一刻,杨顶天不由得想到了一个成语——尾大不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