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三章 杨文骥的图谋
    午夜。

    西京。

    水晶宫。

    经理办公室。

    持枪的红毛挣扎着站起身,嬉皮笑脸,转移到了门口。

    随着他枪口的摆动,三个女孩又是一阵尖叫。

    他哈哈大笑,很享受这种感觉。

    啪嗒!

    他得意忘形,一不小心扣动了扳机。

    然而,并没有子弹出来。

    他脑袋一懵,瞪大眼睛看着枪,三个女人瞪大眼睛看着他。

    啪嗒。

    啪嗒啪嗒。

    连续扣了三下,红毛死心了,瞪着萧米米质问:“没装子弹,你怕个屁呀!你……这是玩我呢!”

    红毛无限委屈地说。

    同时,虢闪闪、徐小晶也是一脸郁闷的看着萧米米。

    萧米米难为情地说道:“原来弹夹是空的呀,我都忘掉了。”

    虢闪闪、徐小晶再次无语。

    萧米米冲着红毛冷笑:“现在,你是不是应该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你用它砸我,我也砸你!”红毛二话不说,狠狠地砸向萧米米。

    这铁疙瘩要是砸中,也不是闹着玩的。

    虢闪闪、徐小晶一阵紧张。

    却见,萧米米又快又准,食指穿进扳机孔,手枪绕着她的食指,飞快转动如同陀螺。

    这就是枪花,非玩枪高手,做不出来。

    虢闪闪、徐小晶两人是目眩神迷。

    红毛是目瞪口呆,嘴里发干。

    啪!

    萧米米一把抓住手枪,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弹匣,飞快的换上,然后对着红毛晃了晃。

    “你作弊。”红毛憋屈地跪倒在地。

    “绑起来!”萧米米说。

    徐小晶立刻找来两根红绳子,同虢闪闪一起,将红毛兄弟俩捆绑起来。

    看到二女娴熟的动作,萧米米目瞪口呆,不由生出一种邪恶的想法。

    实在是这个绳子颜色太过鲜艳,实在是她们捆绑的动作太过熟练,就好像经常练习。

    莫非她们经常绑着玩儿?

    会不会很刺激。

    萧米米连连摇头,自己可是人民警察,怎么能生出如此变态的念头?

    两兄弟单独捆了,接着,徐小晶又找来第三根红绳子,将二人背对背捆在一起。

    红毛始终清醒着,黄毛还处于昏迷状态。

    徐小晶打开小冰箱,取出一个冰袋,直接塞进了黄毛的领口。

    “啊!啊!”黄毛第一声还有些迷糊,第二声就非常高亢了。

    醒来后,本能的一阵挣扎。

    “弟弟,别白费力气了!”红毛沮丧地说。

    “哥,果然是不祥之兆啊!”黄毛哭道。

    “唉,早知道你预感这么准,哥哥就该听你的。”

    “现在说什么都晚啦!”

    “哥哥也没想到,居然遇上了黑吃黑!”红毛指着虢闪闪控诉:“经理,你不地道啊,这么大的场子,为了几万块,你就出尔反尔,对我们痛下黑手,你良心过得去吗?”

    “你这是犯法的!”黄毛口不择言。

    虢闪闪给逗笑了:“我犯法,还是你们犯法?”

    黄毛思路倒是清晰:“一码归一码,我们犯法,自然有执法部门惩罚我们,你们却不能越殂代疱,你们没有执法权,私自监禁,或者对我们滥用私刑,都是犯法的。”

    “哎吆,还是个懂法的人贩子。”虢闪闪笑道。

    “放开我们!”黄毛徒劳的挣扎,“生意不成仁义在,大不了我们不要钱白送,总不能把我们也留下吧!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

    “两个棒槌,对我们水晶宫一点儿也不了解,居然就敢上门推销。”虢闪闪一脸鄙视,“我们水晶宫根本没有灰色产业,你们懂不懂?”

    “啊?那你还是从我们手里买人?”红毛诧异地问。

    “因为,我要配合萧警官,将你们这些人渣缉拿归案。”

    “你……你是警察?”兄弟俩看向萧米米,异口同声问道。

    “如假包换。”萧米米脱掉风衣,露出里面的常服。

    黄毛白眼一翻,再次晕死过去。

    ……

    杨根硕的房间。

    在杨莲霆的帮助下,他给自己是伤口敷了药,然后盘坐运功疗伤。

    杨柱国、杨林、曲慧芳、杨有福四人先后进来。

    杨莲霆刚要问候,却被杨柱国阻止了。他害怕打扰到杨根硕疗伤。

    杨根硕睁开眼睛:“外公,你们来了。”

    “大牛,你怎么样?”

    “并无大碍。”

    “那就好,这笔账,不会就这么算了。”杨柱国恨恨地说。

    “我也是。”杨根硕点点头,又摇摇头,“外公,你们几个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就没有对我产生那么一点怀疑?”

    “我没有!”杨柱国道,“我也不希望全家任何一个人有。”

    他说这话时,目光落在了孙子杨莲霆的脸上。

    “表弟,对不起!”杨莲霆心生愧疚。

    “壮壮,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在什么时候需要抱团,这一点,不用爷爷说了吧!”

    “不用。”杨莲霆回道。

    “虽然我基本可以确定,这一切都是杨文骥策划的,但是,我依然想不通,他到底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看我不顺眼?”

    杨根硕不住摇头,他实在是想不通。

    “或许是为了圣药。”杨柱国不大确定的说道。

    “圣药?”杨林夫妇和一对表兄弟同时发出疑惑的声音。

    杨柱国点点头:“后天的祭祖仪式上,年轻弟子有一场比试,为了奖励优秀的子弟,家族设立了丰厚的奖品,杨顶天说,这次是一颗三百年的古药。”

    杨莲霆讥笑:“古药?三百年?开什么玩笑,三百年的古药,早该失效了吧!”

    杨根硕也这么觉得。

    杨柱国摇摇头:“据说这枚古药是祖宗留下来的,药力惊人,有个说法,叫做一步玄阶丹。”

    “什么!”几人无不震惊。

    几人的惊诧,完全在杨柱国意料之中,他继续道:“顾名思义,一个身体健康的普通人服用之后,都能一步登天,变成玄阶高手。”

    “爷爷,这也太夸张了吧,绝不是真的!”杨莲霆激动地说,因为他不过黄阶初期。

    杨柱国哭笑不得:“我也不清楚,谁用谁知道吧!”

    杨根硕摇摇头,“一步玄阶丹,这东西对我根本没有,杨文骥若是想要,我完全可以给他,他又何必搞出这么多事儿。”

    “有些人,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总是将简单事情搞得复杂化,以为自己宝贝的东西,别人也是求之不得。”

    “爷爷,表弟,我也求之不得啊,后天你力压群雄,然后把古药送给表哥我。”

    “好。”

    “真的!”杨莲霆喜出望外。

    “当然。”杨根硕冷笑,“原本我不想争,但是,有人逼着我争,那好吧,如他所愿。”

    杨柱国长叹一声:“没想到回来一趟发生这么多事,早知如此,便是八抬大轿抬我,我也不回来!大牛,外公对不起你。”

    “不怪你,可能是我树大招风。”杨根硕自嘲道。

    “你没事吧,真不用看医生?”杨柱国不免担忧,那伤口太大太深,现如今,依然触目惊心。

    “不用,别忘了我就是最高明的医生。”

    “可医生也不大方便处理自己的伤口吧!”

    “已经处理好了,你们放心,早些回房睡吧!”

    “也好,大家各自回房,也让大牛早点休息。”

    几人都是深深地看了眼杨根硕,然后纷纷离去。

    到了外面,他们发现,房间门口都是三三两两的家丁,看样子,是在防止他们逃跑。

    杨柱国等人对此不屑一顾,径自回到了自己房间里。

    这边,杨根硕给龙慕云去了电话。

    “大牛,你的伤怎么样?”

    “你查的怎么样?”

    “没什么眉目。”

    “弹头还在吧!”

    “在。”

    “我怀疑是中空的,里面藏着血液。”

    “什么?为什么?谁这么无聊?目的又是什么?”

    杨根硕解释了一番,龙慕云愣了半天,哭笑不得:“这个杨文骥,我应该说他智商高呢,还是低呢!”

    “查他的行踪,收集一切关于他的资料。”

    “好的,包在我身上。”

    “我挨了一箭,是杨文骥当众射的。”

    “啊!你要不要紧。”

    “肩膀差点穿透,你说要不要紧。”

    “我去找你!”

    “怎么,关心我啊!”

    “是啊,不行吗?”

    “小云,你害我呢!我都不知道,黎、杨两家还是世仇,我去了黎家,被杨家说成了吃里扒外。”

    “大牛,对不起,这件事也是我欠考虑了!但是,居然有人跟踪你吗?”

    “哎,说起来,真是挺失败的。”

    “大牛,我还能做些什么?”

    “找到杨语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旦发现,跟我联络。只有找到杨语桐,我才能洗去嫌疑。”

    “要是死了呢?”

    “死了就比较麻烦。”杨根硕道,“要是身上还有我的指纹,那真是百口莫辩了。”

    “嗳,杨文骥一旦有什么异动,我也会跟你沟通。”

    “好,暂时先这样吧!”

    “你的伤真的不要紧?”

    “呵呵,这么心疼我,小云,你入戏太深了。”

    “滚!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坊,挂了啊!”

    杨根硕抢先挂断,他就在想,杨文骥再禽兽,也不至于害了妹妹的命吧!尽管只是堂妹。

    那么,杨文骥应该将妹妹藏在了什么地方。

    只要密切关注杨文骥的一举一动,就能发现蛛丝马迹。

    只是,杨文骥的身手的确了得,哪怕在偌大杨家,除了个别闭关的老怪物,谁又能盯他的梢,却不被发现。

    这是个难题呀,杨根硕想,看来这个重任又落在了自己的肩头上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