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五章 畜生心性
    ,精彩小说免费!

    送走了几位亲人,杨根硕又给龙慕云打了过去,将杨顶天来找他的用意和许下的条件都说了一遍。

    “不愧是家主,倒是不糊涂。”龙慕云笑道。

    “小云,现在,你要加把劲了。”

    “我明白的,但是你也要理解,这是私活儿,我也不能明目张胆,大张旗鼓。”

    “我理解。”

    这边挂了电话,他便和衣躺下。

    今天显示在龙慕云的母亲那里消耗了大量真气,后来在会客厅流了不少血和汗,这会儿还真是有些疲累。

    闭上眼睛,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天快亮的时候,再次接到千叶熏的电话。

    “杨先生,我是千叶……小薰,劳务公司那边已经回话,会按照你的要求来,不需要你补偿什么。”

    “哦,”杨根硕玩味一笑,“小薰,人家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吧!”

    “可能……有点。”

    “谢谢了。”

    “不用,先生不客气。”千叶熏似乎特别容易羞涩,“先生,你让家属过来吧,我负责接待。”

    “那倒不用了,会有人陪同,你级别太高,会吓着平头百姓。”

    “先生取笑小薰。”

    “你挂吧,我安排一下。”

    “好的,先生再见。”

    杨根硕扶着床头坐起身,右边肩膀画了几个圆,伤口居然不痛了,看了看,已经完全收口。

    他高兴地笑了笑。

    天还没大亮,他直接一个电话戳给了林芷君。

    “哪位?”林芷君显然没有睡醒,都不看来电显示的,电话里的声音透着朦胧,还有不高兴。

    “大牛啊!”杨根硕自报家门。

    “哦,这么早,有事吗?”女孩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当然有事,小懒猫。”

    “滚,不要跟我讲这么亲昵的话。”

    “好吧好吧,林总你辛苦了,一会儿再睡个回笼觉。”

    “别贫了,有事说事。”

    “林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了你的事儿,我可是不眠不休,四处奔走,还动用了国外的关系……”

    “搞定了!”林芷君一下子来了精神,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搞定了?”

    “大牛,少给我装蒜!”

    “好吧,你可以派人陪着赵宝刚的家属出国了,国外已经安排好。”

    “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

    “大牛,谢谢你。”

    “嘿嘿,客气。不过得你一句谢谢,真不容易。”

    “你总算干了一件人事儿。”

    “看看,又回去了。”

    “呵呵……”林芷君心情不错,一阵娇笑道:“说你,你还不乐意,说说吧,你把我秘书怎么了?”

    “就是那啥了呗,当时你不是在场,算是个旁观者。”

    “闭嘴!”林芷君喝骂,“无耻。”

    “我无话可说。”

    “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

    “那是哪个啊?”

    “管青丝爱打扮了,整个人的精气神也不一样了,这分明是恋爱的表现。”

    “哦,可能吧!”

    “不要告诉我,那个对象不是你。”

    “可能是我吧!”

    “杨根硕,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撩妹高手。”

    “这话怎么讲?”

    “我可是听说,你为了得到人家的心,在福利院那是竭力的表现,当真是俯首甘为孺子牛。”

    “哈哈哈……”

    “还给人家送别墅?”

    “这丫头,怎么嘴没把门的,什么事儿都告诉别人。”

    “什么叫别人!”林芷君不满的叫道,“我是她的领导兼闺蜜。”

    “好吧,还有事儿吗?”

    “还有一件……”林芷君犹豫着。

    “别吞吞|吐吐的,只要能办到,绝无二话。”

    林芷君咬了咬牙,也是豁出去了:“你知道的,原本,管青丝的胸比我小的吧!”

    “这个知道,我想你是故意的。”

    “什么?”

    “你故意找个胸比你还小的,让你有点自信,这是一种病态心理。”

    “你滚!”林芷君很是气愤,“你才病态,我没有那么想,我更主要的,是看上了青丝的能力。”

    “不用否认,解释就是掩饰。”

    “好好好,你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现在我要跟你说的是,我发现这两天她的胸型很好看,似乎大了一些,都快赶超我的了。”

    “然后呢?”杨根硕暗笑,妹子,用不了多久,你就是名副其实的垫底儿了。

    “我很奇怪,就问她,青丝啊,你的罩罩是什么品牌的,承托效果这么好。”

    “然后呢!继续。”杨根硕兴致勃勃。

    林芷君道:“我看了她的罩罩,原来是胸变大了。”

    他没有接话。

    “杨根硕,咱们也不是外人了吧!我都不知道你还有这本事。等你回来,必须给我丰!”

    “男女授受不亲!”

    “老娘让你沾点便宜。”

    “这可是你说的,等我回来。”

    两人又聊了几句,便匆匆挂断了。

    起床洗漱,在院子里吐纳。

    不多时,杨柱国醒了,在杨有福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外公,”他先问候,“昨天那么累,又睡得那么晚,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唉,到了外公这个年龄,就会有三个毛病。”

    “那三个啊?”杨根硕好奇地问。

    “爱钱、怕死、瞌睡少。”杨柱国掰着指头说。

    杨根硕扑哧一笑:“外公,你真逗。”

    “这可是祖宗总结的,错不了。”

    “外公,你会长命百岁,我保证。”

    “好,好,承我外孙吉言。”杨柱国笑呵呵道,然后拉开杨根硕的衣服,检查伤口,只是看了一眼,便瞳孔一缩,“这就长好了,也太快了点儿吧!”

    “对亏了杨顶天的疗伤圣药。”杨根硕夸张地说。

    杨柱国动情地说:“大牛,你是外公的骄傲。”

    杨根硕摇摇头,无奈地笑了。

    就在这时,一名黑袍人从天而降。

    杨根硕本能的一拳轰出。

    那人也有说防备,同样一拳打来。

    嘭!

    一声闷响。

    杨根硕纹丝不动。

    黑袍人连退七步,跟着一阵气血翻腾。

    “表少爷……”他强忍翻腾的血气,说道。心头震惊于对方的实力。

    “哦,你是……”

    “属下是家主的贴身护卫。”

    “你们家主找我?”

    “正是。”黑袍人说,“我们家主不方便亲自过来,还请表少爷谅解。”

    “也罢,我跟你去。”杨根硕说。

    ……

    京都郊区,一家废弃的玻璃厂,在其厂房地下,拥有着大量的管网系统。

    制造玻璃工艺比较复杂,需要的各种电、水、气能源比较多,这些,都需要官网输送。

    工厂废弃之后,地下便成了蛇虫鼠蚁的家园,简直如同地狱。

    杨语桐已经在这里呆了十个小时,口干舌燥,嗓子哑了,精神也几乎崩溃了。

    动不动,就有蚂蚁在她身上迁徙,老鼠在她身上奔走。

    尽管最终都被赶走了,但她的的确确已经受不了了。

    作为一个钟鸣鼎食的大家闺秀,何曾受过这样的苦楚。

    她已经开始怀疑人生。

    实在想不明白,那么温柔可亲的哥哥,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

    又渴又饿又困,却不敢睡,万一睡着了,成了蛇虫鼠蚁的点心怎么办?

    她真是担心,自己花一般的年华,就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香消玉殒。

    就在这时,外面发出吱呀一声。

    然后,一道亮光投射进来。

    “来人,救命。”杨语桐一开口,却发现,嗓子早已经哑掉了,根本发不出求救的声音,她并没有绝望,而是拼命拿头撞击管网。

    “亲爱的妹妹,你在做什么?”杨文骥几步跨到杨语桐跟前,用手挡在她的脑袋和钢管中间,“你这样是会受伤的,你受伤了,哥哥会心疼的。”

    “杨文骥,少在这儿猫哭耗子假慈悲,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只能发出极低的声音,但杨文骥勉强能够听得懂。

    “妹妹,你不要激动,喝点水,吃点东西。”杨文骥打开一瓶纯净水,送到杨语桐的嘴边,杨语桐因为喝得太着急,呛得一阵咳嗽,胸口湿了一大片,看得杨文骥一阵口干舌燥。

    “慢慢来,吃点东西,你最爱吃的三皇包。”

    还是他给杨语桐喂食

    杨语桐倒是没有拒绝,一边吃,一边恶狠狠的瞪他。

    吃了三个包子,喝了一瓶水,杨语桐感觉自己起死回生了。

    嗓子也恢复了一些。

    “现在给我说。”

    “好,知道昨天的事儿吗?”

    “不知道。”

    “我把你弄晕了,然后抽了你的血……”

    杨语桐瞪大了眼睛:“你利用我陷害杨根硕,为什么?”

    “因为家里的地位和资源。因为我不允许任何人比我优秀。”

    “杨文骥,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睿智而儒雅的杨文骥吗?”

    “妹妹,人是有多面性的。”

    “那你准备关我到什么时候。”

    “我在犹豫。”

    “犹豫什么?”

    “要不妹妹你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你到底在说什么?”

    “如果你身上残留着杨根硕的血迹和指纹,然后死掉了,结果会怎么样?”

    杨语桐呆若木鸡,好半天,发现杨文骥不像是在开玩笑,顿时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恐惧。

    杨文骥能够将她关在这里这么久,那是真敢杀了她啊!

    没想到自己敬爱的哥哥是个道貌岸然披着羊皮的狼。

    “哥哥,我是你最可爱的妹妹啊,你不能这么对我,不可以,畜生都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啊!”

    杨文骥拿出一张薄膜,一个小瓶子,开始往杨语桐身上抹东西。

    “啊!不可以,你不能这么对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