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六章 死的价值
    ,精彩小说免费!

    杨语桐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亲爱”的哥哥在她身上布置。

    抹上杨根硕的血,印上杨根硕的指纹。

    杨语桐只觉得一条蛇在身上爬。

    哥哥要杀了她,然后嫁祸给杨根硕。

    种种迹象表明,这次不是开玩笑。

    但,她还是不愿意相信,还是想要争取。

    “哥,你一定不是当真的。是不是?”

    “不是。”

    “我们从小到大这么多年的感情,你真的对妹妹下得去手。”

    “你的死,不会没有价值。”

    “可是我还不想死啊!”杨语桐叫道,“我这么年轻漂亮,我还没谈过恋爱,我……”

    “难道你还是黄花大闺女?”

    “当然!你……想怎么样?”杨语桐本能的向后挪了挪。

    杨文骥摩挲着下巴:“看来,这样杀了你,并没有价值最大化。”

    “你说什么!”杨语桐不敢相信,他都要杀了她了,居然还在考虑,如何让她死的更有价值。

    “嗯,我想到了,那就再给杨根硕增加一项罪行。”

    “什么罪?”

    杨文骥阴测测笑道:“女干杀罪。”

    “你疯了,你不是人,你禽兽!”

    杨文骥哈哈大笑:“小妹,就让你再活一天。”

    说罢,大步而去。

    “杨文骥,你混蛋,回来,回来——”

    回答她的,是铁门关闭的声音。

    “你混蛋,人家要拉粑粑,呜呜……”

    ……

    “老爷子,你找我?”

    杨根硕来到杨顶天的房间。

    “大牛,现在是大白天,我不方便主动找你,所以让你亲自跑一趟,请见谅。”

    杨根硕当然明白,但还是忍不住揶揄道:“你这个爷爷当得像孙子一样憋屈。”

    “可不是。”杨顶天眼眶泛红,一脸凄楚,“家门不幸啊!之前还不觉得,这两天感觉尤为明显。”

    说罢,打开床头保险柜,珍而重之的拿出一个木头盒子,盒子居然还有密码。

    打开后,方才送到杨根硕面前。

    是一颗丹药,色彩莹绿,如同绿色的珍珠。

    一股淡淡的药香蔓延开来。

    看着卖相很是不错。

    这就是杨顶天的诚意。

    对杨根硕的要求是,只能看不能嗑。

    当然,杨根硕觉得,哪怕自己嗑了,老头儿也对自己没辙。

    不过,杨根硕并没那么做。

    他只是在充满警惕的老头面前,戴上医生的那种橡胶手套,捏着光华流转的绿色药丸,反复的看,反复的闻。

    良久,心下了然,放了回去。

    杨顶天很明显的松了口气。

    杨根硕笑了笑:“这叫一步玄阶丹?”

    “正是。”杨顶天已经快速的重设了密码,并将盒子重新放进了保险柜。

    至此,方才将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大牛,现在你该帮帮老头子了吧!”杨顶天说。

    杨根硕点点头:“我只能说尽量,同时,我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杨顶天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这小子不是易与之辈,现在就开始坐地起价了。

    “不要紧张。”杨根硕找来纸笔,当场写了两个药方,“我需要这些药材,尽快备齐,多多益善。”

    看到药方,杨顶天再松一口气,虽然药方的药材比较名贵,但以杨家的财力和关系,也不是很难搞。

    而且,杨根硕的下一句话,让他心里更加舒服。

    “放心,我会在支付费用。”

    “哪能啊!”杨根硕这么讲究,杨顶天自然也会大度,“一来,我对你心怀愧疚,二来,你会帮我,三来,你还喊我一声二外公不是,所以,就当二外公送你的。”

    “二外公,既然你说的这么头头是道,我再跟你争,就显得我太小家子气了。”杨根硕笑着说道。

    “……”杨顶天顿时无语,好像人家就是随便说说,自己反而当真了。

    这点费用,杨顶天还没有放在眼里,他也没打听杨根硕突然要药材什么用处,更加关心的自然还是孙女杨语桐的处境。

    连忙叫来下人,将药方交出去,让他们从速准备。然后,冲着杨根硕道:“大牛,你有什么方案吗?”

    “我想,杨语桐应该是被他藏在哪里了,我已经做了安排。”杨根硕看着杨顶天,“我就不信你没有派人跟着他。”

    杨顶天很是气馁,“自然是跟了,却都是无功而返。我也不敢明目张胆,害怕把那小子逼急了。大牛啊,语桐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那就要看他的任性丧失到什么样的程度。”

    “这个畜生!”杨顶天恨恨地道,“等语桐安然无恙回来,他对你造成的伤害,我也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祭祖还按时举行吗?”

    “当然,这个不可能更改。”

    “好吧,药材准备好了,让人给我送过去。”

    “好。”

    “先再见啊。”

    杨顶天在心里“哎”了一声。

    他觉得,自己表达的足够的诚意,但杨根硕还没有。

    杨根硕停下脚步,叹了口气:“如今,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你的孙女尚未受到伤害。”

    杨根硕走了,杨顶天只能哀叹一声。

    ……

    “大牛,跟踪失败,这个杨文骥还懂得反跟踪,依我看,他将人藏在郊外,这对我们的搜救工作带了更大的难度。”

    刚刚走到屋外,就接到了龙慕云的电话。

    “慢慢来吧,不要把他逼急了。”

    “这种事儿,真是急也急不来。”龙慕云叹息一声,“女人活在这个世上真是命苦。”

    “哦?怎么讲?”

    “红颜祸水,不就是骂我们女人的?女人漂亮点,就是祸?多少女人,因为男人间的争斗,变成了棋子和工具。”

    “很有深度嘛!有感而发?你的命还可以的吧!至少,还没变成棋子。”

    “已经有人骂了。”龙慕云幽幽道,“如果你让黎家下不来台,我的罪名更多。”

    “呵呵……比如呢?”

    “红颜祸水、吃里扒外、忘恩负义、白眼狼,大概就这些。”

    “哈哈,有意思,要不要让你名副其实?”

    “看你咯。”

    “呃……”

    “逗你呢!我妈说,如果方便,请你过家里来吃饭。”

    “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去,还得翻墙头,日后吧!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处境,现在,杨家大门,我也出不去。”

    “好吧!我会动用一切关系,尽快为你解除嫌疑。”

    “我可否理解为,你希望我早点去你家吃饭?”

    “随你。挂啦。”龙慕云连忙挂断了。

    杨根硕摇摇头,径直朝着杨家的后厨走去。

    当然被人拦住了。

    “表少爷,厨房重地,您这是……请不要让我们为难,尽管,我们知道不是您的对手。”

    “我不会为难你们,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我能用上的东西。”

    “什么?”

    “这个陶瓮不错,这个微波炉的功能很强大,这个电压力锅……嗯,这几样东西我要了,帮我送去房间,可以向你们家主汇报,他不会反对的。”

    然后,就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将几件东西转移到了自己的房间。

    “大牛,你这是……要自己做饭,害怕他们家给咱们下毒。”杨莲霆想当然地说道。

    “是啊是啊。”杨根硕不假思索回道。

    “不会吧!”杨莲霆信以为真。

    “那你还不去准备点食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哦。那我去啦!”杨莲霆不疑有他。

    杨根硕哭笑不得:“喂,开玩笑呢!你还当真。我另是有他用。”见杨莲霆又要开口,忙不迭道:“现在不要问,天机不可泄露。”

    “好吧好吧,你忙,神叨叨的。”杨莲霆嘟囔着走了。

    杨根硕将几件东西一一摆好。

    陶瓮可以用来捣药。

    电压力锅可以用来烘焙。

    至于微波炉,则是用来炼丹的。

    这个微波炉的温度非常精确,液晶数显,可以两度两度的调节。

    杨根硕想,这绝对比古代人使用的炼丹炉先进多了,只要药材档次够了,练出来的丹药,效果也应该不比古人差。

    杨根硕开出的两张药方,一张是黑玉断续膏,一张是一步玄阶丹。

    他都是依靠鼻子闻判断出来的成分,感觉八.九不离十,但还是要实验。

    好在这些药材不用自己花钱,是以也不会心疼。

    杨顶天以及他的下人,都不知道杨根硕要那些药材的目的,而这一刻,他们也无暇去想。

    一方面忙着准备清明节的祭祖大典,另一方面,就是竭尽全力寻找杨语桐。

    中午,杨顶天命人将饭菜送了过来。

    谈不上丰盛,倒也营养搭配均衡。

    几个人用土方法验了毒,之后才放心食用。

    这个时候,接到林芷君的电话。

    “大牛,谢谢你。”林芷君开口就是感谢。

    “哦?什么情况?”

    “劳务公司跟赵宝刚的老婆取得了联系,愿意承担她来往的飞机票。”

    “好,不过你谢我干什么?”

    “劳务公司的态度转变,跟你脱不开干系。”

    “工地能动工就好。”

    “已经全部拆除。”林芷君说,“不过,赵宝刚的尸体怎么办,我想,她老婆一定想要运回国火化。”

    “运回国的成本,她应该有所考虑吧!”杨根硕想了想说,“一个理智的人,绝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有没有办法?”

    “有,承包一家公务机。”

    “那显然是不现实的。但是海运呢!”

    “小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觉得他们一家很可怜,所以,虽然他们答应了我的要求,不再当钉子户,不再妨碍施工,我依然不愿意过河拆桥,我想帮帮他们。”

    “小君,你真是太善良了,太过善良的人,不适合当资本家。”杨根硕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