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八章 捡了只狐狸精
    ,精彩小说免费!

    妲己魅惑纣王,直接导致商汤王朝的覆灭。

    为博褒姒一笑,幽王烽火戏诸侯,动摇了八百年大周朝的基业。

    明皇独宠杨贵妃,以至于贵妃干儿子,同时也是安阳重镇节度使安禄山打到家门口,明皇他还说:胡儿怎会反叛?

    历史和后人都在骂这些女人,天生狐媚,魅惑君王,祸乱宫闱,祸国殃民。

    又有几人分析,她们缘何便能得到君王的万千宠爱,令三宫六院尽失颜色。

    除了天生一副好皮囊,便是后天养成的技能。

    一个眼神,一个笑容,还有床底间的技巧。

    这些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这些都是综合实力。

    没人是随随便便成功的。

    杨根硕眼前,这个女人也是。

    仿佛夺尽了天地灵秀,占尽了天地造化。

    令他浑然忘我,浑然忘物,只想同她亲近。

    似乎,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他是亚当,她便是夏娃。

    她的一个微笑,令他欢欣。

    她的一个皱眉,叫他哀伤。

    看到她的模样,他的心头,不由冒出那篇《洛神赋》。

    终于,杨根硕来到了她的面前。

    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纤纤素手,递上一根球杆。

    她的双眼如同幽深的秋潭,偶尔荡起涟漪,偶尔生出旋涡。

    杨根硕感觉自己即将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一把抓住球杆,杨根硕的动作相当粗暴,直接将其纳入怀中,背胶的方式。

    “干嘛!你弄疼人家了。”声若珠落冰盘,直击人心。

    “别动。”杨根硕拥着她,嗅着她的发香,双手抓住她一双柔荑。

    一,二,三。

    球杆来回三次,然后猛然击出。

    啪!

    高尔夫球没有飞出,而是原地爆开。

    女人的身子一震巨颤,随着杨根硕松开双臂,她缓缓的坐倒在地。

    那柔弱的肩膀,瑟瑟发抖。

    “啊!不要杀我!”女人尖叫。

    因为球杆的快速下落,满头发丝都激荡起来。

    球杆悬停在头顶一公分处,生生停住。

    那扬起的发丝,缓缓垂落。

    女人抬起梨花带雨的惨白俏脸,额头发际淌下两道冷汗。

    杨根硕丢掉球杆,背负双手,闭上了双眼,深吸一口气,淡淡道:“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我坦白。”

    “上一个对我使用摄魂术的女人,付出了贞.操的代价,你是第二个,而你应该没那玩意儿。”

    “我以后就是公子的工具,公子会发现,我很好用,公子可以自己用,也可以用来……”

    杨根硕一摆手:“这个提议还算不错,说说吧,为什么魅惑我?”

    “因为……”

    女人说她在天涯海阁上班。

    至于天涯海阁,是如今京都最有档次的夜场。

    当然,这是明目张胆开张的,同某些地下的私人会所还没法比。

    要问天涯海阁是什么档次,参考历史尘埃中的“天上人间”就好。

    不是说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天上人间吗?

    她叫瑶姬,当然这是艺名,天涯海阁的头牌。

    一晚上十万块,这还只是喝茶聊天的价格。

    要找她玩儿,就跟去医院看病一样,要排号。

    而这刚到清明,她的号却已经排到了中秋。

    红火程度可见一斑。说她一个人,养活一家会所,也不为过。

    这一次,完全是朋友帮忙,加塞了一场。

    听完了瑶姬的解释,杨根硕真是啼笑皆非,不过,对这个女人的工作场所“天涯海阁”却很是向往。

    “希望你没有骗我。”

    “瑶姬不敢。”

    “你的狐媚之术从何而来?”

    “公子,瑶姬可否保留一点秘密。”

    “不可以。”

    瑶姬咬着唇皮:“公子,可曾听说过三教九流……”

    杨根硕一把将其拉起,不顾她疼得直咧嘴,霸道的摁在怀里,问道:“你每天都跟不同的男人睡?”

    她摇头:“我的入幕之宾,都还有些品味,他们想睡,也要看我愿不愿意。”

    “多久没尝过肉味了?”杨根硕咬着她晶莹剔透的耳珠问。

    瑶姬的身体迅速发热,软化在他怀里,嘶哑的嗓音说:“三个月。”

    “三月不知肉味。”杨根硕突然放声大笑:“你很有诗意。跟我走吧!”

    然后,拉着她的皓腕,不由分说,大步走向内宅。

    不时回头看看,这个“工具”长得确实不错,倾国倾城也不为过,加上眉梢眼角的妩媚天成,的确很容易让男人沉沦。

    但杨根硕此时的目光却很客观,是以,眼中的瑶姬还达不到天仙神女的地步。

    至于之前,那是受到了她的魅惑,产生的错觉。

    用力抓着她的手腕,大步流星往前走。

    知道抓疼了她,知道她跟不上,却置之不理。

    沿途,有几个家丁目瞪口呆,然后眼中略显慌乱。

    杨根硕记下了他们的相貌特征,之前,他们就跟着自己去到了后院,高尔夫球场的边沿,然后悄然离去。

    很显然,他们也是计划的一部分,他们是杨文骥的人。

    牵着这么一个穿着齐b旗袍,露出一双玉臂、长腿的娇滴滴的大美女。

    这个组合的回头率那也是杠杠的。

    一众家丁都对他们行注目礼。

    杨根硕停下脚步,目光一扫:“好看吗?”

    众人不语,但一个个目光炙热,喉头滚动。

    杨根硕对这一点很满意,瑶姬的天生狐媚,对绝对多数男人的诱惑,的确是致命的。

    提足,蹈地。

    咚!

    一声闷响。

    青石板地面蛛网般裂开,不断向外发射。

    众人俱是心头一震。

    瑶姬更是发出惊呼。

    “非礼勿视!”跟着又加了一句,“她是我的。”

    所有人都逃离现场。

    杨根硕对这样的立威还算满意,拖着女人继续走。

    差点一头扎进杨顶天的屋子,听到屋里有人在争执,于是带回了自己的小院。

    杨柱国一家都在,看到他领回来这么一个狐媚的女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杨柱国、杨林还好。

    杨莲霆就有些失神了。

    曲慧芳作为女人,眼神都有些痴迷。

    杨根硕万万没想到,这个瑶姬居然男女通吃。

    “咳咳……”杨根硕咳嗽两声,“这是我的家人,收起你的狐媚相儿。”

    杨根硕的咳嗽,带上了真气,几人都有种振聋发聩的感觉。

    杨莲霆和曲慧芳身子一震,这才清醒过来。

    当然,瑶姬也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清纯一些。

    这着实为难她了。

    师门修炼多年,之后从业多年,终日挂着一副狐狸精面具,搞得她已经忘掉了自己本来面目。

    而且她穿的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说是旗袍,情.趣.内.衣更确切些。

    “大牛,她是……”尽管清醒过来,杨莲霆还是有着极大的兴趣。

    “无意中捡到一只狐狸精,她说是在天涯海阁上班。”

    “在哪捡的,我也去捡。”

    “壮壮!”曲慧芳厉声呵斥。

    “妈,开玩笑而已,你不要这么激动。”杨莲霆笑着说。

    他以前主管御指天骄,各式各样的美女也见过不少,起码的定力还是有的,只要这个瑶姬不刻意勾引,他相信自己还扛得住。

    “舅妈,你不用担心,她不敢勾引表哥。”杨根硕淡笑着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曲慧芳长呼一口气,很想跟他说:大牛,你也让她不要勾引我。

    杨根硕将女人拖入房中。

    杨莲霆忍不住问:“大牛,你要做什么?”

    杨根硕摇摇头,一脸暧昧:“不告诉你。”

    “这青天白日的,你身上还有伤,实在不宜呀!”杨莲霆言辞恳切。那是打心底关系他这位表弟。

    “表哥,你是否愿意代劳?”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杨莲霆拱手,掷地有声。

    “壮壮,你敢!”曲慧芳怒了。

    杨林苦笑:“慧芳,你激动什么,大牛在开玩笑呢!”

    杨根硕笑着将瑶姬牵入房中,并且关上了门。

    “爷爷,爸妈,你们看,他口口声声说是个狐狸精,还……还……”杨莲霆跺着脚,说不出话,脸上都是羡慕嫉妒。

    “回房!”杨柱国命令,“大牛有他自己的想法,咱们不要干涉,也绝不会像你们想的那么不堪。”

    “爸,我们可没有瞎想。”杨林摇头笑道。他的“我们”里面,并不包括儿子。

    儿子如今血气方刚,如无意外,还没碰过女人,他有些想法也是正常的。

    “爷爷,你说他们孤男寡女,大白天关着门能干啥?”杨莲霆振振有词,“爷爷难道不记得那个公冶冶,他们见过两次面而已,就搞上了。”

    “那是大牛的本事。”杨柱国道,“公冶冶起码出身名门,身家清白。”

    “我也不想说什么了,我回房,回房。”杨莲霆塞着耳朵,率先回到房里。

    杨柱国哭笑不得:“慧芳啊,看看有没有门当户对的适龄女子,该给你儿子说一门媳妇儿了。”

    曲慧芳笑了笑:“爸,咱们都留意吧!”

    ……

    杨根硕的房里,他竖着耳朵,听到一家人全部离开,方才松开瑶姬的手腕。

    瑶姬的手腕又红又肿,粗了一圈,眼圈也是通红通红的,看向杨根硕的眼神中不免有些幽怨。

    “疼吗?”杨根硕问道,突然显得无比温柔。

    “疼!”瑶姬一下子哭出声来。

    “疼就对了,”杨根硕神情淡漠,“说明你还活着。”

    瑶姬心惊胆战,这个年轻男人,怎么变脸比女人还快。

    功力深不可测,非但不怜香惜玉,而且性情多变。

    落在这种人手中,瑶姬绝望的想到,自己只怕要被禁锢一生了。

    转念想想,一辈子或许有些绝望,等到年老色衰,失去价值的时候,应该就能得到自由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