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九章 霸道的主人
    ,精彩小说免费!

    “要不要换件衣服?”杨根硕突然说道。

    “没有啊!”瑶姬回答。

    杨根硕打开行李箱,找出一件白色竖纹衬衣,一条白色休闲裤。

    “试试这个。”

    “嗯。”

    瑶姬说完,便宽衣解带。

    杨根硕淡淡看着,同时,拨打杨顶天的电话。

    果然,她里面什么都没穿。

    她很大方,杨根硕的表情也是古井不波。

    电话,久久没人接。

    杨根硕看看她这么穿着也不是办法,裤子还好,衬衣跟透视装似的。

    在杨根硕的意识里,她如今就是他的私产,让别人看看,都是他吃亏。

    于是,又找出一件黑色紧身背心,一条皮带给她。

    瑶姬脱下衬衣,套上背心,穿上衬衣,拴上皮带。

    穿上这么一套衣服,居然别有一番风味。曲线也一点儿没糟蹋。

    “你从来都不戴那玩意儿?”

    “很少。”

    “暂时这样吧!”背心很薄,还好是深色的。

    电话还没通,当他准备再打一次的时候,杨顶天回了过来。

    “大牛,你找我?”

    “是的,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如果不是迫在眉睫的事儿,你就再等等,文骥和语桐的父母回来了,文骥那个畜生彻底失联,我和语桐的父母坚持认为语桐在文骥手里,现在大家吵得不可开交。”

    “哦?文骥的父母是不是还倾向于我是凶手?”

    “他们也感到不妥,可是宁愿找个替死鬼。”

    “替死鬼呀!我长得像吗?”

    “你当然不像。”

    “我现在过来,给你们一个惊喜。”

    “惊喜?”

    “算是吧!”

    挂断电话,杨根硕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瑶姬,你跟杨文骥是好朋友?”

    “谈不上好朋友,算是人托人的帮忙性质。”

    “哦,你跟他睡过没?”

    “没有。”瑶姬不假思索道,“文骥少爷更加热衷于武学和诠释,对于女人,要求并不多。”

    “以后你只能跟我睡!”杨根硕霸道地说。

    “公子要为我赎身?”瑶姬的眼睛都亮了。

    “你以后不是完全属于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怎么?还要我带着你跟天涯海阁解除劳动合同?”

    瑶姬惨然一笑:“公子有所不知,天涯海阁背景复杂,虽然很多人参股,但最大的股东是我的师门,而我,生是师门的人,死是师门的鬼。”

    “哦,你如此忠诚?”

    “不是,是当年发下的毒誓。”

    “这年头,发誓不就等于放屁?你要是坚守誓言,就像活人让尿憋死了。”

    “公子不明白的,我们这些人,不过是师门赚钱和笼络人心的工具,师门自然不愿意失去我们,于是,就给我们下了毒。”

    杨根硕慢慢瞪大了眼睛。

    “这是一种慢性毒素,只要忠心耿耿替师门办事,师门会定期发放解药。”

    “也就是说,这种毒一直存在,只是缓解。”

    “正是。”

    “发作是什么情况?”

    “肠穿肚烂,死状恐怖。”

    说话是,瑶姬抱着胳膊,瑟瑟发抖。

    显然不是道听途说,也不是信口雌黄,而是真正亲眼见过。

    杨根硕一把捏住她的脉门。闭上了眼睛。

    瑶姬顿时瞪大了眼眸,因为,她感受到一股气流在经脉之中横冲直撞,却并不痛苦。

    难怪能够破了自己的狐媚摄魂之术,她对这个新主人有了新的认识。

    这时,杨根硕睁开了眼睛,他说:“既然你已经是我的人,你的毒我来负责。”

    “真的?”瑶姬瞪圆眼眸,配上一张满月一般的俏脸,给人一种猫儿的感觉,“可是公子真的愿意因为我而同我的师门敌对?”

    “总之,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敌不敌对,不在我,而在你的师门。”

    “公子,请三思啊!”瑶姬激动地说:“师门存在两千年,大能之士辈出,不要因为我一个贱婢,而得罪这样一个门派,这样对公子,绝对是有百害无一利。”

    “你不是贱婢,你是工具。”

    “是。”瑶姬说,刚刚心头生出的一丝感激,顷刻间荡然无存。

    “我看看你的手腕。”他拉住她另一只手,之前抓过的部位,红肿仍在。

    “真是暴殄天物,这么漂亮近乎精致的手腕,我居然也下得去手?”

    瑶姬再一次目瞪口呆。

    这个人,怎么总是给人一种精神分裂的感觉,到底哪个才是他真实的一面,或者说,哪个才是主人格?

    当一股清凉的感觉在手臂上蔓延开来,她才回过神,然后发现,杨根硕正在细心的给她抹药,那药膏色泽晶莹,气味如兰如麝,一看便非凡品。

    于是,她的眼圈红了。

    想一想,自己好贱。

    是不是有种受虐的倾向啊!

    都是被他给抓伤的,现在他给自己处理,自己居然感动的流泪。

    “ok啦!”杨根硕拍拍手,“黑玉断续膏,骨头肌肉都能接续,何况区区红肿?”

    “什么,这是黑……黑玉断续膏!”瑶姬一脸震惊。

    “怎么,你也知道这个?”

    “久仰大名,从未亲见,这哪怕是在师门,也是不可多得的圣物。”

    “哈哈哈……”杨根硕忍不住笑了,“听你这么一说,你的师门实在没什么了不起的,还是跟着我比较有前途,怎么样?要不这一盒送你,让你拿去装逼?”

    “公……公子,此等至宝,你真要送给奴婢?”

    “看在你如此恪守本分的份儿上,送你又有何妨。不过……”

    “不过什么?”瑶姬着急的问,生怕杨根硕反悔。

    “不过你身上不像有藏东西的地方。”

    “公子……”瑶姬眼圈红了,杨根硕可能不知道,但是,瑶姬却清楚这一盒药膏的分量,足可以换取她的自由身。

    “不说了,老杨该着急了。”杨根硕拉起她的双手,左看右看,还是不满意,这女人浑身上下都是完美的武器,致命的诱惑,不戴罩罩,两层布料都遮盖不住完美的形状。

    “束胸,你等着啊!”他在行李箱里一阵翻找,终于找到了一捆医用纱布。

    “会用的吧!”杨根硕冲她挑挑下巴。

    “会是会,可是为什么?”

    “我不想让其他男人看到你的……”

    “瑶姬明白了,瑶姬以后只让公子看。”

    “孺子可教也。”

    杨根硕很君子的背过身去,身后好一阵窸窸窣窣,然后,瑶姬说“好了”。

    杨根硕回头望去,裹了几层纱布,穿上背心和衬衣,不但胸围变小了,也完全看不到什么形状了。

    “很好,走吧。”他抬起胳臂。

    瑶姬嫣然一笑,挎住他的臂弯,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刚打开门,只见杨莲霆扭头就跑。

    “站住!”杨根硕喝道。

    “表……表弟。”

    “你跑什么?”

    “没……没什么?”

    “不要用你龌龊的心思尺牍别人,青天白日的,我才不会干晚上才干的事情。”

    “好帅气!”杨莲霆似乎根本没听杨根硕的话,双眼紧紧盯着瑶姬。

    美女怎么穿都有理,哪怕穿着一身男装,也迷死人不偿命。

    而且,如今的瑶姬挽着杨根硕的胳膊,两人是那么的和谐。

    “回去吧,别胡思乱想,让舅妈正经给你找个媳妇儿,我们还有事儿,”

    说着,就往院子外面走。

    “大牛,你可曾听过……”

    “什么?”回头看到杨莲霆一脸凄苦,他有些忍俊不禁。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杨莲霆动情地说,“我发现,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个……这个狐狸精了。”

    瑶姬扑哧一笑,“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还说什么爱?难道是一见钟情。”

    瑶姬浅浅一笑,梨涡浅笑,一张脸如同百花绽放。

    杨莲霆终于明白了那个成语——色魂授予。

    杨根硕不得已,只能再次清嗓子,然后领走了瑶姬。

    徒留杨莲霆失魂落魄,临风长叹。

    杨根硕领着瑶姬,直奔杨顶天的屋子。

    那名黑袍人守在门口,见到杨根硕二人,并没阻拦。显然,杨顶天有过交代。

    只是,走进去的一刹那,就感受到两道冰冷的目光。

    他的目光淡淡一扫,孩子大多遗传了父母的基因,所以,谁家父母,很容易分辩。

    果然,两道冰冷的目光来自杨文骥的父母。

    杨文骥的父亲,一看,就是个上位者。

    他的母亲,珠光宝气,穿着皮草,显得贵不可言。不过,那吨位,也非常惊人。

    “大牛,我来给你介绍。”杨顶天忙不迭起身说道。

    “不用了老爷子,”杨根硕一摆手。

    “父亲,这就是诬陷我家文骥的混蛋!”那贵妇张开血盆大口,“你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你的亲孙子!文骥和语桐自小便青梅竹马,他怎么可能为了一己私欲做出伤害妹妹的事情!”

    “你住口!”另一个颇有气质,跟杨语桐在五官上有着几分相似的妇人呵斥道:“大牛是外人,但他并没有离开,而你儿子呢!种种迹象表明,就是你儿子干的,我简直不敢相信,他就是个衣冠禽兽。”

    气质妇人摸着眼泪:“大牛,听父亲说你武功高强,头脑清晰,是年轻一辈当之无愧的翘楚,简直无所不能,作为语桐的母亲,我恳求你,帮帮我们,只要你能救回语桐,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

    “先不忙!”杨根硕将瑶姬推到了自己面前,“让她说说杨文骥的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