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章 同舟共济
    瑶姬刚要说话,又被臃肿的贵妇——杨文骥的母亲喝止了。

    “她是什么人?她怎么知道文骥的计划?谁能证明她不是信口雌黄?”杨文骥的母亲质问。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杨根硕淡淡摇头,“老爷子,让不让说?想不想听?”

    “想听,当然想听,我必须救回孙女。”

    “就是就是,大牛,赶紧让她说。”杨语桐的母亲着急的说道。

    两兄弟都是默不作声,但气氛也是相当的不和谐。

    瑶姬害怕杨根硕,却不怵眼前的臃肿的贵妇,甚至,还忙里偷闲,冲着贵妇的男人,也就是杨文骥的父亲,抛了个媚眼。

    若非对方心中有事,只怕就给迷住了。

    “我跟杨文骥没什么交情。”瑶姬说道,声音嗲的,让男人腿软,女人也没法对她生出敌意,“是朋友介绍的,我帮个忙而已。”

    “帮什么忙?”杨文骥的母亲道,语气里少了些咄咄逼人。

    男女通吃的狐媚之术,堪称惊世骇俗。

    杨根硕对她的能力再次惊讶,心头直呼:捡到宝了。

    瑶姬嫣然一笑,“请听。”

    下一刻,她手里多出一只小巧的手机,里面传出两个人的对话。

    “我能帮你什么啊,文骥少爷?”这是瑶姬的声音。

    “帮我从杨根硕身上取点东西。”杨文骥说。

    “什么呀,说清楚点。”

    “就是男人特有的东西。”

    “你好变态呀!要那脏东西干什么?”

    “我有用。”

    “我很好奇。”

    “告诉你也无妨,我要嫁祸给他。”

    “怎么嫁祸,我还听说过……”

    “我会把他的脏东西送进我妹妹的身体,造成一个女干杀案的现场。”

    “你不只是变态。”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是我的竞争对手,我没把握。”

    “你凭什么认为我能从杨根硕哪里拿到东西?”

    “就凭你是天涯海阁的头牌,多少男人一掷千金,却还睡不到你,多少男人因为你的一个微笑而沉沦不拔。”

    “文骥少爷抬举了,只是我真的不想助纣为虐,你妹妹若是死了,我岂不是成了帮凶。”

    “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和心理负担,其实,这是我临时想到的,之前,我已经在妹妹的身上涂抹了杨根硕的血液,沾上了他的指纹。要不是我临时冒出这个念头,妹妹早就上路了。”

    “我明白了,在我没有得手之前,你切不可轻举妄动。”

    “没想到绝世妖姬也在乎人命。时间有限,你抓紧吧!”

    对话到此结束。

    瑶姬拿着手机,望着杨顶天一家,淡定的微笑着。

    杨根硕也是如此。

    杨文骥的父母面红耳赤,垂下了脑袋。

    杨语桐的父母怒目而视,浑身颤抖。

    杨根硕知道,压抑的越久,爆发的越强。

    果不其然。

    下一刻,男人扑向男人,女人冲向女人。

    亲兄弟和亲妯娌掐在了一起。

    这是一个捉对厮杀的场面。

    杨文骥的父亲自知理亏,倒是没怎么还手。只是双手抱头,任由兄弟发泄。

    杨文骥的母亲却不是省油的灯,尽管理亏,杨语桐的母亲揪住了头发,她也来了怒气,迅速反击。

    “住手!成何体统,都给我住手!”杨顶天拍着桌子,厉声怒喝。

    杨顶天管不住孙子,却能管住儿子儿媳。

    彼此分开。

    杨文骥的父亲已然鼻青脸肿,杨语桐的父亲算是完胜。

    而两位母亲的手里都抓着对方一把头发,若非杨文骥母亲的脸上有几道血痕,两人算是旗鼓相当。

    “杨仲连,你教子无方,活该!”杨顶天训斥儿子。

    “父亲教训的是。”杨仲连低头认罪。

    “家门不幸哪!”杨顶天一个劲儿摇头。

    “父亲,不是我说你,文骥都是你惯得,”杨文骥的母亲说,“他是你的装孙,也是家族中天赋最高的晚辈,既然他想要那颗药,你给他就是啦,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多事儿来!”

    “妇人之见!”杨顶天厉声呵斥,“你说的轻巧,我是家主,但家里的事情是我一个人说了算?长老会是干什么吃的?都说了,那颗药是给族内最最杰出的子弟的,当然要比过才能知道。”

    “要不是你把他家叫回来,又有什么悬念?”杨文骥的母亲依旧轻飘飘地说,“所以还是父亲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杨顶天被儿媳妇呛得哑口无言,捂着心口,就是一阵咳嗽。

    “赵春!”杨仲连呵斥妻子,“慈母多败儿,你也要反省!”

    赵春嘴巴动了动,倒是没有顶撞丈夫。

    杨根硕和瑶姬对视一眼,俱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但他俩还是耐心地看戏。

    “父亲,现在怎么办?”杨语桐的母亲哭诉。

    “李江,爸对不起你。”杨顶天哽咽道。

    “爸!”杨语桐的父亲猛然看着杨根硕和瑶姬,“现在这个时候,桐桐应该还没有生命危险,那个畜生在等着这个女人的回信儿。”

    “就是!”李江尖叫出来,“我们快去救桐桐!”

    刹那间,杨顶天一家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杨根硕和瑶姬的脸上。

    杨根硕笑笑说:“总算还有个明白人。”

    “大牛,你说怎么办?老夫现在方寸大乱,只要你让桐桐安然无恙,就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杨顶天恳切地说。

    “是么?”杨根硕淡笑着,看了瑶姬一眼。

    “没错!如果你救回我女儿桐桐,我杨孟起就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杨语桐的父亲杨孟起说。

    “大牛是吧,如果你能救回桐桐,并且减轻文骥的罪恶,那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杨仲连紧跟着说道。

    “就是就是。”俩妯娌连声附和,然后诧异地看了彼此一眼。

    “这才对嘛!一家人,除了事情就应该同舟共济,而不是兄弟阋墙。”杨顶天老泪纵横,“大牛,帮帮我们。”

    “你们说说,这就是你们杨家最杰出子弟的智商?这是个正常人该有的智商吗?除了狠毒,没有一点值得称道的地方。”

    杨顶天和杨文骥的父母全都羞愧地低下头去。

    “瑶姬,你说怎么办?”杨根硕问道。

    “公子,我觉得应该打电话稳住对方。”

    “那你打吧,首先确认杨语桐还活着。”

    “是。”

    众人没有注意,瑶姬同杨根硕说话时,声音那是字正腔圆,一点儿也不嗲。

    众人也顾不上深究,瑶姬原本是来从杨根硕身上提取男人特有的东西的,现在却好像成了他的人。

    瑶姬当众拨通了杨文骥的电话。并且开了免提。

    “瑶姬,怎么样,拿到了吗?”杨文骥的声音非常着急。

    听到儿子的声音,赵春就要扑过来,但却被丈夫抱住了。

    瑶姬嗲声道:“文骥少爷,杨根硕不是个普通人,我还需要一点时间,但是,我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你妹妹还好吧!”

    “暂时还好,但是我实在不想再等了,我怕成了众矢之的。”

    “杨语桐真的没事?”瑶姬看到李江捂住嘴,便问了一句。

    杨文骥冷冷道:“这不该是你关心的事儿,别忘了,你是拿钱做事。”

    “我也说过,在我得手之前,希望你不要对自己的妹妹下手。”

    “我知道啦!你赶紧去做事,利用的狐媚本领,火力全开,尽快俘获杨根硕,快呀!”杨文骥吼道。

    “我已经被俘获了。”杨根硕一把夺过手机,“你也成了众矢之的。”

    电话两头都沉默了。

    所有人都看着杨根硕,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过了足足一分钟,杨文骥方才开口:“杨根硕,我还是太低估你了。”

    “错,你是太高估你自己的智商了。其实,你的智商是负数。”

    “你闭嘴!”

    “要不要跟你的父母或者语桐的父母说说话?”

    “什么?”

    杨根硕示意杨文骥的父母过来。

    “文文,是妈妈!”赵春一把抢过手机,“你可千万不要伤害妹妹,不要做傻事啊!”

    “文文,是爸爸!”手机来到杨仲连手中,“儿子,冷静,一定要冷静,你是最优秀的,无论如何,在爸妈心中,你是最优秀的。”

    “说完了吗?”杨文骥的声音无比平静,平静的令父母心头发寒,“还有谁?”

    “文骥,我是爷爷。”杨顶天道,“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是你们,都是你们逼我的。”杨文骥吼道。

    “杨文骥,你快点放了桐桐,她是你妹妹啊,那个崇拜你的妹妹,你怎么忍心,下得去手?畜生吗?”李江哭诉。

    “畜生?呵呵,你们不懂,我只要变强,我要变得天下无敌。”杨文骥癫狂的大笑。

    “父亲,快,快想想办法安抚他。”杨孟起着急的望着杨顶天。

    “文骥,这样吧,只要你不伤害桐桐,我跟长老会说,让他们把圣药给你。”杨顶天违心地说道。

    “爷爷,真是难为你了,可惜,据我所知,这件事,你一个人根本做不了主。”杨文骥道,“你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么我告诉你,就因为杨根硕,没有他,我还是你的乖孙儿,一切都不会发生。”

    “可是现在呢!事已至此,难道,你还要一意孤行的走下去?”杨顶天颤声问道。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