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一章 泼天大恩
    “我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成了家族的罪人,人人唾弃的对象,我还能回头吗?”杨文骥幽幽地道。

    “就算你不能回头,也不能伤害我的女儿,你的妹妹啊!你个畜生!”李江哭号。

    杨文骥却没有激动,只是嘿嘿笑道:“一个没法回头的人,当然只能破罐子破摔,报复社会,报复一切。”

    “不要啊!”李江哭诉,“我们只有桐桐一个孩子,你不要伤害她,算大伯母求求你,只要你放了她,我们……我们一定不怪你,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是啊,文骥,一切都还来得及,爷爷可以保证,现在这件事,只有咱们长房两家有数的几个人知道,只要你不伤害桐桐,咱们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以后还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杨顶天继续攻心。

    “呵呵……”杨文骥一阵惨笑,“够了,你们也不用白费心机了,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事情既然发生了,就在也没法回到从前。”

    “文文,不要糊涂,不要一意孤行啊!你要是有事,妈妈怎么办?爸爸怎么办!”赵春哭喊。企图用父母亲情唤醒儿子。

    “你们各玩各的,不是过得很好?”杨文骥淡淡地说。

    杨根硕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杨文骥的父母,二人顿时羞愧的低下了头。

    “我明白了!”杨顶天恨铁不成钢,“看看你们是什么样的家庭,难怪文骥会变成这样行为乖张,愤世嫉俗。你们很好,你们各玩各的,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说到最后,杨顶天再一次变得歇斯底里,再一次一阵剧烈的咳嗽。

    “爸,您注意身体。”杨仲连劝道,然后对儿子说,“文文,你变成这样,我和你妈都有责任,我们检讨,只要你不要一错再错,我保证,保证我们一家三口,以后和和美美。”

    “杨仲连,你自己都没信心吧!人生何其短暂,又何必勉强自己?”

    “儿啊!道理你都懂,为什么又要勉强你自己!你这是往妈的心口上捅刀子啊!”

    “赵春,你找了一个比我还小的小白脸,难道不是往我这个儿子的心口上捅刀子?”

    “呜——”赵春无言以对,只有嚎啕大哭。

    “算了,你们谁都不用说了。”杨文骥提高了语速,“等着为我们收尸吧!”

    “不要!”杨文骥父母摇头哭喊。

    “不要!”杨语桐父母摇头哭喊。

    “我跟桐桐,从小骑竹马弄青梅,我撒尿,她和泥,往事历历在目……”

    电话这头,早已哭成一片。

    “我们关系很好,就把我们兄妹合葬吧!”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一意孤行,钻进牛角尖,谁逼你了?谁让你死了!”赵春哭道。

    “我自己。”杨文骥说,“手机马上没电了。”

    “不要,儿子,你在哪里,妈妈去接你!”

    “我不会给你时间。”杨文骥回道。

    “杨文骥,我是杨根硕,听我说,我的话很重要。”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看在你爷爷的份上,我不追究你对我做的一切,只要你不伤害桐桐,明天的大典上,那颗圣药就是你的,我可以发誓,前提是,你取得的第二的名次。”

    “你有那么好心?”

    “我可以发誓。”

    “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智商一般,但练武天赋不错,当然,姓杨,这是个很重要的原因,还有,我真的不希望桐桐有事,你们是青梅竹马撒尿和泥的关系,多难的?”

    “我……”杨文骥刚要说什么,电话断了。

    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包括杨根硕。

    杨根硕连忙回拨过去,被告知对方电话已关机。

    因为开着免提,这句话所有人都听到了。

    杨家人的心全都跌入了冰窖。

    杨根硕原本有着十足的把握,能够说服杨文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然而,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他手机没电,自己一大堆攻心的话语还没说呢!

    “刚刚,杨文骥的心已经有些动摇了,所以,大家默默祈祷吧!”

    说完,摸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就领着瑶姬往外走。

    “父亲,动员一起力量,去找。”杨孟起说。

    杨顶天摇头:“我能动用的力量,都派出去啦,就差没有报警。”

    “难道就剩下祈祷了吗?我可怜的女儿啊!”李江跪在地上,哀哀而泣。

    ……

    杨文骥已经是玄阶巅峰,那颗一步玄阶丹,谁知道对他的修为有多大提升。

    然而,他就像得了魔怔,钻进了牛角尖。

    自以为高明的策略,一步步失控。

    如今,就是固执的向前走。

    听了杨根硕的表态,刚刚的确有些动摇了。

    可是,这时候手机没电了。

    他认为这是天意。

    于是,平静地走向杨语桐。

    来到杨语桐面前,轻轻蹲下,摸着她颀长的脖颈。

    杨语桐醒了,有气无力,眼中浮现恐惧。

    “桐桐,你先走,不要怕,哥哥随后就来,黄泉路上,我们兄妹一起走。”

    “不要,不要。”感受着脖子越来越紧,呼吸越来越困难,她的泪水滑落下来。

    好委屈,就要死了吗?

    自己花样年华,从来没想过死,没想到竟然要这样无声无息无比委屈的死去。

    “不许动,举起手来,不然开枪啦!”突然,前方响起一个男人的暴喝。

    杨语桐看不清楚,大致能看到三名黑西装。

    万幸,脖子上的手松开了。让她有了一份生的希望。

    杨文骥看着三人道:“你们是……”

    “我们是执法者。”

    “不自量力。”杨文骥突然启动,在官网间拉扯出一道道残像。

    三名黑西装,每人只开了一枪,便哑火了。

    杨文骥轻而易举放倒三人,然后摸了摸其中一个胸前,很明显,证件在里面口袋里。

    他手伸进去,指尖一痛,抽出来一看,冒出一个鲜红的血珠。

    该死,居然被什么刺了一下,十指连心痛。

    这才小心翼翼摸出证件,一看,冷笑,居然是安全部门的。

    摇摇头,再次走向杨语桐。

    杨语桐刚刚生出生的希望,如今又破灭了。

    总是在生死之间徘徊,她要崩溃了。

    “站住!”一声暴喝,又出现三名黑西装。

    这次,他们手上端着步枪。

    瞄准,射击。

    三个针管呈品字形,射向杨文骥。

    “呵呵,把我当成动物园里的猛兽了吗?”

    他不退反进,手口并用,轻而易举得到三根针管,脚下却没有停,不过两三步,便来到了三人中间,将手上和嘴里的针管全都扎进三人的脖子。

    三人身子一震,同时出手,死死抱住他。

    他用力一挣,突然感到脑袋一晕,他穿着粗气,疑惑的看着中指被扎破的地方,只有一个小小的针眼,难道自己就着了道儿?

    他脑袋有些昏沉,但,三名黑西装已经昏死过去。

    不过,他们却是就在这时,哪怕昏迷,还死死抱住杨文骥。

    这点束缚,对他而言,还不算什么。

    只是麻药,又不是毒药,从手指扎破的地方向身体里蔓延,杨文骥有信心用内力将药性逼出去。

    然而,突然又有破空之声。

    嗖!

    一支黑色的箭支激射而来。

    杨文骥顾不上逼毒,抬起手,一把抓住。

    孰料,那箭镞如同鲜花绽开,又飞出一个针筒。

    已经中了麻药的杨文骥,再也做不出反应,眼睁睁地看着那支针筒扎进了自己的脖子。

    然后,药力澎湃,他顿时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

    龙慕云含笑走了,从背上卸下一杆步枪,再次装填针管,对着杨文骥的大动脉来着一针。

    原本坐着的杨文骥,缓缓到了下去,就连眼睛都动不了。

    龙慕云也不禁感叹,这个杨文骥不愧是京都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的确强悍,这可是麻倒一头老虎加一头大象药量。

    上前,用脚拨拉拨拉,杨文骥随便没闭上眼,但除了呼吸,什么也做不了。

    龙慕云乐了,拍拍手,走向杨语桐。

    “姐姐,救我!”杨语桐哑着嗓子喊道。

    “啧啧,真是令人同情。”龙慕云上前,割断了绑着杨语桐手脚的绳子。

    “姐姐……你们是?”

    “是杨根硕让我们来的。”

    “杨根硕?那个大牛……”

    “你安全了。”龙慕云拿出手机,给杨根硕去了个电话。

    接到龙慕云的电话,杨根硕放下炼制完成的丹药,拿着手机,带着瑶姬,直奔杨顶天的屋子。

    一进去,全家都在,一样的愁眉苦脸。

    “有消息吗?”李江带着哭腔问。

    杨根硕将手机递过去,李江诧异的接过。

    “妈,我得救了。”是杨语桐略带沙哑的声音。

    “桐桐!”李江尖叫,“你……你受苦了,你在哪里,妈妈,妈妈这就去接你!”

    “不用了,姐姐会送我回去。”杨语桐声音欢快了许多。

    “姐姐?”李江疑惑道。

    “安全部门的姐姐,说是大牛安排的。”杨语桐有什么说什么。

    “大牛……”李江望着杨根硕,神情激动。

    “桐桐,我是二婶,二婶对不起你,文文呢?他怎么样啦!”赵春抢过电话,哭喊。

    “别哭了,他死不了!我从没想过,他居然这么邪恶,以后,我跟他恩断义绝。”杨语桐咬牙切齿道。

    听了这话,赵春一屁股跌坐在地,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突然感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累,无一处不痛。

    下一刻,杨家全体都目光炯炯地看着杨根硕,然后,杨顶天带头,深深一躬。

    杨根硕坦然受之,并开玩笑道:“可不是一个鞠躬就能打发的哦。”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