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二章 想要个妈妈
    两个小时,也就是夜幕降临的时候。

    一辆挂着特殊部门牌照的吉普牧马人,一路畅通无阻,停在了杨家后院。

    下人们都被赶走。

    杨家两代五口人,还有杨根硕、瑶姬,一直等待着。

    车子刚刚停稳,后面一开,杨语桐扑了出来。

    “爸,妈!”

    “桐桐!”杨孟起、李江异口同声。

    一家三口,抱头痛哭。

    “桐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杨顶天长出一口气。

    这一刻,他不是叱咤风云的杨家家主,只是一个担心孙女安危的老人。

    而此时,杨仲连夫妇还眼巴巴望着车子,他们心里着急,却又不敢上前。

    然后,驾驶门一开,皮衣皮裤的龙慕云身姿矫健的跃下,冲着杨根硕嫣然一笑:“大牛,幸不辱命。”

    “牛。”杨根硕翘起大拇指,“你功不可没。”

    龙慕云的目光落在瑶姬脸上,顿时秀眉紧蹙,质问道:“这个女人是谁?”

    杨根硕笑笑道:“她现在是我的人。”

    “大牛,这样的女人,你怎么可以放在身边?”

    “你吃醋?”

    “是个人都能看出,她不是什么省油灯啊!你不怕头顶绿油油的?”

    瑶姬妩媚一笑:“公子,这位是几姐呀?”

    “什么?”龙慕云、杨根硕都是一愣。

    瑶姬摇摇头:“这位姐姐,你在公子的妻室之中排行第几呀?”

    “噗!”杨根硕直接笑喷,“瑶姬,你以为我是帝王将相,或者地主老财,还能妻妾成群?”

    “哼!”龙慕云冷笑,“反正你也不少。”

    “所以,姐姐第几呢?”瑶姬锲而不舍。

    “咳咳……”龙慕云深吸一口气,昂首挺胸,不答反问,“你第几?”

    瑶姬笑了笑:“只怕我还进不了公子的心,只是一件工具而已。”

    龙慕云慢慢瞪大了眼睛。

    “这位小姐,”这时,赵春再也忍不住,巴巴的问,“你不是说我们家文文没事吗?他……他人呢?”

    “嗯嗯。”杨仲连也是着急地点头。

    龙慕云冲着杨根硕挑了挑眉毛,杨根硕耸耸肩权作回应。

    “车上,你们自己抬吧!”龙慕云淡淡地说。

    臃肿的夫妻俩,以同体型不匹配的速度,冲上了牧马人。

    下一刻,赵春就哭好起来。

    “文文,文文你这是怎么啦?不要吓妈妈!”

    紧跟着是杨仲连。

    “文文,只要你好好的,爸爸答应你的,一定说到做到。”

    “别嚎了!”杨语桐怒气冲冲,“他只是中了麻醉针,晕了过去。”

    听了这话,杨仲连夫妻俩方才松了口气。

    一帮人转移到会客厅。

    杨顶天贡献出珍藏的好茶。

    龙慕云自然成了了不得的贵客。

    杨顶天、杨语桐一家三口,全都作陪。

    杨根硕和瑶姬自然在场。

    很快,杨仲连夫妇也走进了会客厅。

    “龙小姐,请用茶。”杨顶天亲自招呼。

    杨语桐全家一同举起茶杯。

    龙慕云浅酌一口,感觉齿颊留香,果真是好茶。

    她摇头笑笑,“老爷子,还有几位,你们不要这样,我完全是按照大牛的吩咐办事,如果要感谢,你们感谢他就好。”

    “小云,的确是你力挽狂澜,功不可没啊!”这会儿,杨语桐已经给大家讲述了那一段惊心动魄的经历。

    “就是,龙小姐,你对我们全家有恩,说说吧,只要我们杨家能够做到的,绝无二话。”杨顶天拍着胸脯说道。

    龙慕云看看杨顶天,看看杨语桐一家,再看看杨仲连夫妇,然后笑了笑,“其实,我寄居在黎家。”

    此言一出,会客厅中的气氛顿时就有些异样了。

    京都无人不知谁人不晓,黎杨两家那是几百年的世仇。

    而如今,一个寄居在黎家的女孩,却对杨家怀有大恩,这事儿就有些搞了。

    杨顶天想了想,问道:“龙小姐,你对我们全家有恩,这是不争的事实,跟你的出身无关,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你在黎家是什么身份?”

    “远房表亲,若是我愿意接受,已经是他们家的长孙媳妇。”

    众人目瞪口呆。

    这样的身份,不可谓不高啊!哪怕在黎家,也算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吧!

    杨顶天深吸一口气:“那么冒昧问一句,龙小姐跟大牛是什么关系?”

    “呵呵……”龙慕云捂着樱唇,发出浅笑,然后看着杨根硕道:“大牛,你说我们啥关系?”

    “冒牌男女朋友关系。”杨根硕不假思索。

    “哦,哦……”杨顶天意味深长的笑了,“那就不是外人,龙小姐,老头子倚老卖老一下,请问我们家怎么感谢你?”

    “都说了,人情记在大牛头上。”龙慕云道。

    杨根硕想了想:“小云,你们不是动用了一些人力和物力,尤其是几个同志还受了伤……”

    不用杨根硕说完,杨孟起立刻表态:“我们去慰问一下这几名同志,我们一定表达足够的诚意。”

    “慰问就免了,特殊部门,多有不便。至于诚意,我替他们收下。”龙慕云说。

    “也好也好。”杨孟起道。

    “龙小姐,我们也想表达一下诚意。”杨仲连看了妻子一眼,说道。

    龙慕云耸耸肩:“我没意见。不过不得不说,你儿子的确很厉害,若不是我们几乎周密,还给他设置了陷阱,后果不堪设想,我们铁定要全军覆没,即便现在,我的几名下属也得昏睡三天三夜。”

    赵春一脸内疚,同时问道:“那我儿子呢?”

    “他体质特殊,说不好。”龙慕云回道。

    “大牛……表弟,这次谢谢你。”杨语桐鼓足勇气说。

    杨根硕睁大眼睛,微微一笑。

    “一开始是我针对你,还跟踪你,没想到,杨文骥却利用了我。”

    “都过去了。”杨根硕淡淡道。

    “龙姐姐,你好帅哟,我想跟你学功夫。”杨语桐眼巴巴看着龙慕云。

    龙慕云笑着摇头:“我的功夫一般,比大牛差远了,既然拜师,何必舍近求远,他还算是你的亲戚。”

    “杨文骥的功夫也还不错呢!可是心术不正。”

    “哎……”杨根硕刚想辩驳一下,说自己心术很正,但想想也就作罢了,教杨语桐功夫,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没想到龙慕云却还竭力推介,“桐桐,大牛可厉害,而且,他已经收了好些个徒弟,徒弟里面还有一把年纪的门派宗师。一句话,他很有带徒弟的经验。”

    “别信她!”杨根硕叫道。

    这时,一名家丁进来:“老爷,晚宴准备好了。”

    杨顶天站起身,其他人也纷纷起身。

    杨顶天冲着龙慕云抱拳:“龙小姐,大恩不言谢,你一定没吃晚饭,恳请赏光。”

    “不了,老爷子不用客气。”龙慕云摇摇头,“都说了,我们母子寄居在黎家,我经常不在京都,难得回来,还是应该回去陪着母亲。”

    此言一出,杨顶天一家更加内疚。

    都是为了自家事儿,都耽误了人家母女相聚的难的时光。

    龙慕云这么一说,杨家也不好勉强了。

    杨顶天道:“龙小姐,大牛是大牛,你是你,总之,我们杨家欠你一份天大的人情,任何东西都没法抹平。这样吧,老头子送送你。”

    杨孟起忙不迭上前,将准备好的银行卡奉上:“因为我女儿,让龙小姐受累,同志们受伤。钱不多,聊表寸心。”

    杨仲连也走上前来,双手送上一张卡片:“龙小姐,因为我儿子,这是我们夫妻的一点心意,请务必笑纳,正如父亲说的,日后但有差遣,绝无二话。”

    杨根硕笑道:“你们一个不多,一个一点,我很好奇,到底多少啊?”

    杨孟起有些尴尬,“桐桐是无价的,卡里只有一千万。”

    杨仲连道:“两千万而已,不足以表达我们的诚意。”

    “人情不是还在吗?就这样吧!”龙慕云耸耸肩,“走啦!”

    于是,一家人将龙慕云送到了车上。

    龙慕云发动了车子,冲着杨根硕勾勾手。

    杨根硕看看左右,哭笑不得上前:“干嘛?”

    龙慕云咬着他的耳朵说:“咱们黄金拍档赚了一笔,你要什么,我买给你呀!”

    杨根硕笑笑道:“要不买个房子,你和阿姨搬出来。”

    “为……为什么?”龙慕云一阵慌乱。

    “你口口声声寄人篱下,我觉得你很介意。”杨根硕想了想,续道:“我听说京都房价不便宜,三千万可能不够,不过,我可以出点力。”

    龙慕云眼圈一红,皱了皱小鼻子:“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我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杨根硕轻叹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给阿姨做点事。”

    龙慕云瞪大了眼睛:“你……是不是想要个妈妈?”

    见杨根硕突然变得无比落寞,龙慕云一阵心疼,忙不迭道:“喂喂,你别这样,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吧好吧,我知道你钱多的没地方花,我回去跟妈妈商量一下。”

    “好。”杨根硕笑笑,送走了龙慕云。

    灯光下,他的身影挺拔而孤寂。

    看着看着,杨语桐也咬紧了樱唇……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