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四章 无耻无下限
    杨文骥的体质的确特殊。应该跟他的修为有关。

    龙慕云手下的特工,需要沉睡三天三夜,而所中麻药的剂量,只有杨文骥的四分之一。

    但杨文骥,在龙慕云离开后差不多一个小时就醒了。

    面对父母,他一直沉默。

    心里却想着,自己在杨根硕面前,真是一败涂地。

    父母很是担忧。

    然后,他说要见爷爷。

    再后来,杨顶天就召集了一个会议。

    这个会议,主要是京都和西京杨家的两个主要支脉参加。

    也就是杨顶天的儿孙,杨柱国的儿孙,唯一的外人,是瑶姬。

    杨文骥在家庭会议上做了深刻的检讨,说自己一时鬼迷心窍,钻了牛角尖,对不起妹妹,对不起叔叔婶婶,对不起父母,对不起爷爷,对不起杨根硕,对不起全人类。

    然后就是感激,感激瑶姬没有成功,感激杨根硕让他悬崖勒马。

    杨顶天长叹一声说:“各位,在来之前,我跟文骥做了一次深谈,他在我怀里哭得像个孩子。一个差点结束了自己生命的人,他的认识,应该是深刻的,他的反省应该是值得认可的。”

    “爷爷……”杨文骥失声痛哭。

    “这件事,让大哥一家看笑话啦!”杨顶天抹了抹眼角。

    杨柱国投来善意的微笑。

    “这件事,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但是,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日后,我们在子女晚辈的教育上,要谨记一点,为学先学做人。”

    杨顶天意犹未尽,掷地有声:“医者有医德,武者有武德,做人要有起码的道德,一个有着高尚情操的人,哪怕不能取得什么了不起的成就,但是他的心境却是平和的,人生是愉悦的。”

    众人都看着他,他说得满面红光,进入了状态,但也有些口干舌燥,于是喝了口茶,续道:“明日,便是我们杨家一年一度的祭祖大典,时间是刻不容缓,这个碰头会显得非常迫切。”

    看了眼杨根硕,他继续说道:“也没啥,就是想要听听大牛的态度。”

    杨根硕发现所有目光投向他,笑着耸耸肩。

    杨文骥看着他道:“大牛表弟,再次对不起,我之前还用卑劣的手段伤害了你,但是,那也让我发现了一点,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战胜你。”

    说到这里,停下了看了瑶姬一眼,补充道:“你真的没有破绽,我的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无用功。”

    “这算是抬举?”杨根硕摇头笑笑,摸着肩膀道:“你的毒箭好有劲儿,还带倒钩的,我拔箭的时候,带下好大一块肉,现在还是很疼呢!”

    提起这事儿,杨柱国一家都是义愤填膺。

    杨顶天的儿子媳妇,还有杨语桐、瑶姬,都是惊得合不拢嘴。

    他们哪里知道,还有这一茬。

    “为什么?”杨语桐厉声问道。

    就这么几个小时,杨根硕这个表弟在她心中的地位直线上升,完胜堂哥杨文骥。

    “公子,让我看看你的伤。”瑶姬眼圈一红说道。

    “还能为什么!”杨莲霆气哼哼道,“还不是他诬陷大牛,说大牛害了你,想要用卑劣的手段将大牛控制住,然后任他鱼肉。”

    “杨文骥,你太过分了!”杨语桐激动的喊道,泪水流了下来。

    然后,离席来到杨根硕的旁边,“大牛表弟,还疼吗,我看看。”

    杨根硕呵呵一笑:“逗你们呢!不过,能够得到你们的关心,疼一点也是值得的。”

    “大牛,你真贱!”杨莲霆竖起大拇指,笑骂一句。

    杨文骥叹息一声,道:“大牛表弟,我搞出这么多事,还不是为了那一颗一步玄阶丹,我的修为到了瓶颈,久久无法突破,然而,家族对这颗丹药又是那么的看重,爷爷不能为我徇私。”

    杨文骥深深吸气,语气激动:“如果不是你的不期而至,如果不是你的惊才绝艳,我也不会这么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杨文骥,你可以再无耻一点吗?”杨语桐冷笑着质问道。

    杨文骥摇摇头:“桐桐,你会看到更加无耻的我,很快。”

    杨语桐一下子瞪大了美眸。

    杨文骥先是对着杨根硕一个深深的鞠躬,然后说道:“大牛表弟,既然你已经原谅了我,其实我也不清楚那颗丹药对我的用处,但是,我还是想要问问你,你在电话里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话?”杨语桐忍不住问。

    杨文骥目不转睛盯着杨根硕,“你说只要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我在子弟的比试中取得第二名,就将那颗丹药让给我。”

    “但是你放下了吗?要说放下,那也是被迫放下的吧!”杨语桐不住点头:“厉害了我的哥,果然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你真是让我见识到了无耻的最高境界。”

    “语桐,”杨根硕叫住她,微微皱眉,“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浪子回头金不换,不可否认,你堂哥对你还是有感情的。”

    杨语桐点着自己的小鼻子,义愤难平,“他因为一颗丹药,就要利用我的清白和性命大做文章,这就叫感情?”

    杨根硕摇摇头:“他只是一时钻了牛角尖儿,电话里,他跟我讲,你们骑竹马弄青梅,他撒尿你和泥,他杀了你,也会随你而去,这还不叫感情?”

    杨语桐直摆手,也懒得反驳了。

    这种所谓的兄妹感情,不要也罢。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她是不会原谅杨文骥的,他给她带来的身心创伤太大太大,这份情感的裂痕,永远也无法抹平。

    “大牛,谢谢你!”杨仲连动情地说,“我们都不知道这个孽子还给你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我们深表惭愧,需要什么补偿,你说。”

    “杨仲连,你很有钱吗?又或者,能给大牛什么权势、地位?”杨柱国质问杨仲连。

    “外公,伸手不打笑脸人,怎么说人家也是一片心意不是。”杨根硕笑着摆摆手。

    “大牛仗义,若不是差着辈儿,我都想跟你兄弟相称。”杨仲连谄媚的笑道。

    “你休想占我便宜。”杨根硕笑着回道。

    “大牛表弟,你……还没回答我,我想要你一个态度。”杨文骥不依不饶。

    “大牛,你可是答应了,要夺来给我的。”杨莲霆激动的说道。

    “我……”杨根硕尚未开口,就接到了龙慕云的电话。

    听到龙慕云在电话里的哭声,杨根硕忽的站起身,很有正牌男友的觉悟:“小云,发生了什么事?”

    “大牛,我们母女无家可归了。”

    “什么?”

    龙慕云将同黎鸿燊闹翻的事儿说了一遍。

    “你们就这样被扫地出门了?这个没风度的老东西,居然这样威胁你,岂有此理。”杨根硕愤愤不平。

    “原本我妈感觉对那个家还有点亏欠,现在也了无牵挂了,真是像你说的,应该置办一套房产了。”

    “好啊,我赞同,你不是有三千万,我再添点,买别墅或者四合院都够了。”

    “三千万甩给了那个老妖怪。”

    “什么!”

    “他说这些年在我们母女身上花了很多钱。”

    “那也没有三千万啊,你还工作了好不好?”

    “他说三百万,我把两张卡都甩给了他。”

    “他知道里面多少钱吗?”

    “不知道。我当时气蒙了,也懒得跟他讲。”

    “你傻呀,不能便宜他。”

    “我和我妈现在在街上,还没吃晚饭,晚上不知道住哪儿,也没带一件换洗衣服。”

    杨根硕笑了:“也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们在哪,我去找你们。”

    “新城广场。门口有个大喷泉。”

    “等着,保持电话联络。”

    放下手机,杨根硕有点尴尬,“要不咱们先到这儿,我有点急事。”

    “龙姐姐被黎家赶出来了?”杨语桐耳朵挺尖。

    “是啊,寄人篱下的感觉不好受,黎鸿燊逼迫小云嫁给他孙子黎泓俊,小云不答应,就落得赶出家门的下场。”杨根硕摇头说道。

    “这个老匹夫!”杨顶天当即怒了,“龙小姐对我们杨家恩重如山,他怎敢!”

    “老爷子,”杨根硕苦笑,“要是那老匹夫知道小云救了你孙子和孙女,只怕就不是被赶出家门这么简单。”

    “呃……”杨顶天一时间无话可说。

    “母女俩被人扫地出门的感觉肯定不好受,虽然我是冒牌男友,也得出现的。所以,我先告辞。”

    “大牛,你还没说……”杨文骥叫住他。

    “行行行,都依你,只要明天你能取得第二名,我就让给你。”杨根硕不耐烦的说完,急匆匆往外走。

    “大牛,那我咋办?”杨莲霆追了出去。

    杨根硕按着他的肩头:“表哥,回来再说,我不会让你失望。”

    “大牛……”杨莲霆看着他温和的笑容,心头淌过一阵暖流,果然,这就是一种血脉相连的亲情。

    “大牛,我跟你去。”杨语桐忙不迭道,直接跑到杨根硕旁边,抱住他的胳膊。

    “公子,还有我。”瑶姬抱住他另一条胳膊。

    杨根硕耸耸肩,走了出去。

    目送表弟被两个漂亮女孩挽着胳膊离去,杨莲霆脸上羡慕的神情,几乎流淌下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