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六章 宿命轮回
    ,精彩小说免费!

    “妈,对不起……”

    听完了女儿的解释,黎彩霞沉默了,心情很复杂。

    有惋惜,也有庆幸。

    惋惜杨根硕这么优秀的年轻人跟自己女儿有缘无分。

    庆幸,女儿没有步了自己的后尘。

    曾经看过一则新闻,说是一个单亲妈妈,看到新闻爆料女儿出柜的消息后,她很淡定的回应:很好啊,起码将来不用一个人养孩子。

    一个单身女人拉扯孩子长大,其过程中的艰辛,唯有经历过的人方能体会。

    “妈,你不怪我吗?”龙慕云见母亲沉默,握着她冰凉的手,轻声问道。

    黎彩霞泪眼模糊,挤出一丝笑容,摇摇头,“结果还不坏。”

    龙慕云紧紧抱住了母亲的脖子,万语千言,浓缩成一句荡气回肠的“妈”。

    杨语桐被惹得眼眶通红。

    龙慕云虽然也说她跟杨根硕是假冒的,但出于女人的直觉,杨语桐相信,龙慕云不是对这个家伙没感觉。

    “小云,阿姨,不早了,我们去吃点东西,然后先找一家酒店住下吧!”杨根硕提议。

    “就是就是。”杨语桐连忙附和。

    “大牛,还有这位杨小姐,谢谢你们,我想跟小云在这里坐一会儿。”黎彩霞说。

    龙慕云诧异地看了看母亲,然后冲着杨根硕道:“大牛,要不你先回吧,吃饭住店的钱,我还是有的。”

    “我和桐桐在车上等你们。”杨根硕拉着杨语桐的手就走。

    杨根硕是没什么感觉,无他,摸过的女孩手较多。

    但杨语桐却是触电般甩开,满脸通红,“喂,谁让你动手动脚的,跟你很熟吗?”

    杨根硕摇摇头:“你的思想不健康,咱们可是有血缘关系的,属于近亲,不能生孩子。”

    “住口,你才不健康!还有,谁要跟生孩子!”

    因为激动,声音有点大,周围群众纷纷投来复杂的目光。

    杨语桐窘迫的,就想找个砖缝钻进去。

    时间比较晚了,停车场太远,瑶姬也没去找车位,就将车停在路边,反正她就坐在车上,有交警,她就转移。

    杨语桐气呼呼的上了车,对着走过来的杨根硕一阵龇牙咧嘴。

    自己这么狼狈,都是这个坏家伙搞得。

    然而,杨根硕并没上车,而是折了个方向。

    杨语桐将身子掼在椅背里,懒得理他。

    瑶姬听着音乐,假寐。

    她跟这个大小姐没什么共同语言,唯一的交集就是杨根硕。

    杨语桐不主动说话,她也不会去找话题。

    ……

    应该是设定的时间到了。

    音乐停了,喷泉也停了,但五颜六色的彩光还在。

    人们也在陆陆续续离去。

    整个广场安静了不少。

    黎彩霞、龙慕云母女俩坐在台阶上,手挽着,望着远处的夜灯。

    然后,沉默良久的黎彩霞开口了。

    “小云,妈妈对不起你。”

    “妈,你又说这话干什么?”

    “你很懂事。但我知道,你一直在寻找自己的父亲。”

    “……”

    “我对不起你,因为我,你从来都没得到过父爱。”

    “别说了。”龙慕云泪水盈眶。

    “除了这一点,其实我不后悔。”

    “不后悔?”龙慕云看向母亲,带着浓浓的诧异。

    黎彩霞凄然一笑:“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龙慕云慢慢瞪大了眼睛,因为,母亲的瞳孔里流露出几分缅怀,缅怀里,是少女的憧憬。

    “哪怕没名没分,被夫家赶出来,甚至永不相见,我依然不悔,因为,同他相爱相知的那段日子,足够我回味这一生。只是……苦了你。”

    龙慕云捂着嘴,泪水滑下,有对母亲的心疼,有自己的委屈,还有对那个男人的恨。

    黎彩霞叹了口气。

    “当初,我和他就在这里相识,我们一见钟情。”

    “那时候,这里没这么大,也没这么繁华,但也有一个小小的喷泉。”

    “那是个初冬的夜晚,很冷,他给我买了一碗馄钝……”

    朦胧的视野里,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正端着馄钝走来。

    黎彩霞用力的闭了下眼,再次睁开,果然,不是幻觉。

    杨根硕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两份馄钝。

    “阿姨,小云,太晚了,先垫垫吧!”

    黎彩霞扭头看了眼龙慕云,发现女儿看向杨根硕的目光是那样的痴迷,就像自己当年一样。

    她心头一沉,难道这就是宿命,是母女都摆脱不了的轮回?

    摇摇头,深吸一口气,拍拍屁股起身:“我们走吧。”

    黎彩霞没吃,龙慕云却吃了一份,杨语桐没心没肺,吃了另一份,车厢里一股馄钝的香油味道。

    按照杨根硕的意思,准备安排母女入住香格里拉或者希尔顿一类的星级酒店。

    但黎彩霞拒绝铺张浪费,于是就找了一家比较干净的四季酒店。

    母女安顿好,杨根硕又给叫了饭。

    杨语桐突然发现,这个大牛很细心,很会照顾人,这种时候,有点小魅力。

    饭菜送进房间,龙慕云出来招呼他们进去吃点,三人都拒绝了。

    龙慕云意思让杨根硕他们先回去休息,杨根硕想了想道:“你先进去吃饭,我等着你,还有点事儿。”

    “什么事?”龙慕云诧异道。

    “等你吃完了再说,也不是十万火急。”杨根硕冲她摆摆手。

    “好吧。”龙慕云走进了房间。

    杨根硕三人坐在过道里休息区的椅子上,看一眼哈欠连天的杨语桐,他说:“要不,让瑶姬跟你先回去?”

    “我不回。”二女异口同声。

    “你们倒是默契。”杨根硕摇头笑笑,不过,他不打算隐瞒,“一会儿,我要跟小云去趟黎家,取点东西。”

    “啊?”杨语桐果然知难而退。

    “公子,我要跟着,或许能帮上忙,绝不拖累你。”瑶姬说。

    杨根硕点点头:“可以。”然后看着杨语桐,“我帮你叫个司机。”

    这一次杨语桐并没反对。

    黎杨两家的关系摆在这儿,她不能轻易出现在黎家。

    龙慕云陪着母亲吃完饭,收拾了一下,看着母亲躺下,告知她自己要跟杨根硕离开一趟,就走出了房间。

    这时候,杨语桐的司机刚刚来到。

    “表少爷好。”司机对杨根硕非常客气,因为杨根硕对下人的态度赢得了他们这些底层人士的好感,“小姐,我们走吧。”

    “龙姐姐,再见。”杨语桐上前,拉着龙慕云的手,“一切都会过去的,记得啊,我要给你送一套大房子。”

    龙慕云笑而不答,几个人一起下楼。

    司机载走了杨语桐,杨根硕三人上了酷路泽。

    黎彩霞从窗口看下去,发现是三人而不是两个,稍稍有些放心。

    接着,又是一声悠长的叹息。

    ……

    杨根硕开车,瑶姬副驾,龙慕云坐在后头。

    车子发动后,龙慕云问:“大牛,干嘛呀!”

    “龙校长,去趟黎家。”

    “干嘛要去,不想去。还有……你可以叫我名字。”

    杨根硕坐直腰身,飞快地从后视镜看了一眼。

    虽然车里光线比较暗,但他还是看到了女孩扭过的红脸。

    这一刻,他就算再迟钝,也明白了什么。

    她是喜欢上自己了。至少一点点。

    女人通常比男人更加敏感,这不,一旁的瑶姬,意味深长地一笑,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

    杨根硕摇摇头:“好吧,你叫我大牛,礼尚往来,我叫你慕云。”

    龙慕云沉默了一下,说“好”。其实,她对这个称呼不满意,似乎比“小云”来的远了一些。

    龙慕云知道这是因为母亲的关系。

    “说说吧,为什么要去?”

    “主要目的是取药,你忘了我给你的药。”

    “啊!”龙慕云一声惊呼,“该死,什么都能忘,那个实在不该忘掉啊!”

    “主要是你妈的病还需要它们,毫不夸张的说,一颗丹药虽谈不上价值连城,百万还是有的。”

    “天哪!这么贵!”龙慕云再次发出惊呼,“大牛,你真不夸张?”

    瑶姬只是淡淡看着杨根硕,却毫不怀疑他的话。

    一个轻而易举征服自己的男人,绝不会说大话。

    杨根硕摇摇头:“这是西京华家的回还丹,药方有着一千七百年的历史。当然,因为原材料的紧缺,所以,有价无市。”

    “大牛,你……这么大的恩情,我用什么还?”龙慕云由衷地说道。

    瑶姬道:“哎呀,就是不知道公子稀罕不稀罕你的身子?”

    龙慕云瞪大眼睛,答不上话,当然,也无需她回答。

    “瑶姬,别胡说。”杨根硕笑着摇摇头,“慕云不只是我的校长,我们还是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不用分的那么清楚。”

    “可是公子还准备给她们母女置办物业,难道只是好朋友的关系?”瑶姬紧追不放。

    “咳咳……”杨根硕咳嗽两声,“至于前往黎家的第二个原因,就是要回多余的钱。”

    “公子,你干嘛转移话题?”瑶姬不依不饶。

    “闭嘴!”杨根硕呵斥一句。

    遗憾的发现,瑶姬似乎不怕他。

    杨根硕就琢磨着,怎么让她怕自己呢?

    黎家别院,杨根硕来过一次,基本记住了路。

    依然来到那道围墙的外面,停下车,准备翻墙进去。

    “大牛,我们母女已经不亏欠这个家什么了,现在是来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为什么还不走正门?”

    听龙慕云这么一说,杨根硕点点头深以为然:“是啊,为什么不?走正门!”

    说着,重新上车。

    而龙慕云看着杨根硕的后脑勺,抿了抿樱唇,她知道,以杨根硕的睿智和嚣张,不会没想到这一点,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她着想,不想让她同黎家人面对而尴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