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七章 就是这个味儿
    “上车啊!愣着做什么?”杨根硕已经重新发动了车子,看到龙慕云立在原地,伸出手来招了招。

    “公子,龙小姐在感动,因为你的细心体贴。”瑶姬说道。

    “细心体贴,有吗?”杨根硕耸耸肩。

    五分钟后,车子停在黎家正门口。

    这个大门,同杨家的如出一辙,红漆大门嵌满了金黄的门钉,一样的充满了暴发户气质。

    杨根硕举步上前,叩响了门环。

    其实,是有门铃的。

    不多时,门打开了,一个对襟褂子的中年人问:“你们找……”看到龙慕云的一刻,就要关门。

    杨根硕一脚别住,“我不想鄙视你,但你算什么东西,小云还是黎家的远房亲戚吧!”

    中年人冷冷道:“全家都知道,他们母女被家主扫地出门了,就连她们之前住过的别院,家主也命人连夜打扫,将她们母女用过的一应物品全部丢掉。”

    “什么!”龙慕云惊呼。

    “这个小肚鸡肠的老匹夫!”杨根硕骂道。

    “年轻人!说话注意点,你在黎家大门口侮辱我们德高望重的家主,这一次,我就当没听见。”中年人的语气比较强硬。

    杨根硕摇摇头:“你也是混口饭吃,我不想为难你,区区黄阶修为,我都不好意思恃强凌弱。”

    中年人呼吸一窒,他一个看大门的,黄阶已经算是大材小用了,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一下子就看出了他的修为。

    “大牛,不能耽误了,否则,几种贵重的药物,说不定就找不着了。”龙慕云催促道。

    杨根硕打了个响指:“瑶姬,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事。”

    瑶姬袅袅婷婷上前,冲着中年人嫣然一笑,五根葱指如兰花绽放。

    中年人脸上绽放出一股恬淡的笑意,目光失去焦点,神情也变得那么呆滞。

    龙慕云目瞪口呆。

    这也太恐怖了吧!

    她隶属于特殊部门,涉猎过催眠,也学过反催眠,所以,只有她能真切了解到瑶姬的恐怖。

    谈笑间令人失魂落魄,真是防不胜防。

    “公子,不辱使命。”瑶姬笑道。

    “好吧,咱们快点。”杨根硕一把将两个女人夹在腋窝,飞奔起来。

    二女只是最开始发出一声轻呼,之后,都用美眸紧紧的望着杨根硕坚毅的侧脸,棱角分明的唇角。

    劲风拂过耳畔,扬起她们的发丝,景物飞掠,仿佛置身于高铁之上。

    龙慕云曾体验过这样的极致速度,依然震撼的久久无语。

    遑论瑶姬?

    震撼的同时,她们就这样静静的望着杨根硕,他目光望着前方,那么冷静,专注,那么帅。

    真想这么一直驰骋下去。

    杨根硕猛然刹车,手臂一松,二女腿都是软的,并且一起弯腰干呕。

    “你们同时有了?”杨根硕促狭的笑道。

    “滚蛋,你这个司机真不称职。”龙慕云抹了把嘴角,踹了他一脚,一抬头,原来已经来到了别院的门口。

    里面果然有人忙着搬东西。

    瑶姬也直起了腰,“公子,你这个车真是不好坐。”

    而此时,龙慕云一脚跨进了别院,脸上带着愤怒。

    黎泓俊是现场指挥,一眼看到了龙慕云,面上一喜,道:“小云,你回来了,你终于回心转意了吗?”

    待看到龙慕云身后的杨根硕和瑶姬,面色又冷了下来。

    “你们在做什么!”龙慕云明知故问。

    “丢垃圾。”黎泓俊直截了当。

    龙慕云冷笑点头:“很好。”

    “你还来干什么,这里跟你还有什么关系?”黎泓俊压抑着怒火。

    心想这个女人太过分了,她以为自己是谁,自己看上她,还不是她的福分?真是“我拿痴心对明月,明月照沟渠”。

    “你以为我想来?我只是来拿属于我的东西。”龙慕云不甘示弱。

    “爷爷没说错吧!这里有属于你的东西?”黎泓俊反唇相讥。

    “黎泓俊,你以为这是你家,我就不敢揍你?”杨根硕一下子挡在了龙慕云的面前。

    “你敢!”黎泓俊心头一惊。

    杨根硕目光不经意的一瞥,发现窗子里,一个老头在那儿像狗一样你拿鼻子狂嗅一气。

    “瑶姬?”

    “公子。”瑶姬莲步轻移间,来到了杨根硕的旁边。知道又轮到她出场了。

    “呶。”杨根硕冲着黎泓俊努努嘴。

    “绝世妖姬?”黎泓俊惊呼。

    “鸿俊少爷,没想到我们在这里见面。”

    “这是我家,你在这里见到我,很稀罕吗?”

    “嗬,竟然是老熟人,看样子,鸿俊少爷做过瑶姬你的入幕之宾吧!”

    “我只记得鸿俊少爷给我来了个五星好评。”瑶姬娇笑。

    “恶心!”龙慕云冲着黎泓俊说了句,然后马上对瑶姬解释,“我不是说你。”

    “我没事。”瑶姬淡笑。

    “熟人好下手吗?”杨根硕问。

    “公子,我试试?”瑶姬笑靥如花,双手十指交替动作,如同百花盛开。

    黎泓俊没想到这个女人就这样肆无忌惮对自己施展媚术,他有所准备,所以还抵抗了一下下。

    但很快,神情就变得痴迷,目光变得呆滞。

    瑶姬面露得色地看了杨根硕一眼,意思是:公子你看,我有用吧!

    杨根硕微微点头,非常满意,瑶姬真是太有用了,人在江湖,打打杀杀总是落了下乘,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高手。

    有了瑶姬,自己绝对如虎添翼。

    “孽畜!”就在这时,屋里响起一声暴喝,下一刻,一位满面怒容的耄耋老者出现在几人面前。

    “啊!”瑶姬双手捂耳,一声痛呼,面上也浮现痛苦之色。

    “啊!”龙慕云也不好受。

    杨根硕抓住二人的小手,一股真气送过去,她们的不适马上减轻了许多。

    “啊!”黎泓俊踉跄一步,大口喘着气,感到身上凉飕飕的,原来就这么一会儿,衣服全被冷汗湿透。

    “爷爷!”他大大的咽了口唾沫。

    “这妖女是……”黎鸿燊眯着眼睛问。

    黎泓俊连忙在爷爷耳边一阵低语。

    “龙慕云,看看你身边都是些什么人,你果然自甘堕落。”黎鸿燊在了解到瑶姬的身份后,马上就对龙慕云做出了这样的评价。

    “老头儿,您身份尊贵,请慎言。”杨根硕不苟言笑道。

    “龙慕云,你还来做什么?”黎鸿燊吼道,“还带来这些邪魔外道。”

    杨根硕冷笑:“老头儿,你就是黎家家主吧!”

    “放肆!”黎鸿燊怒喝。

    “杨根硕,不得对我爷爷无礼!”黎泓俊非常激动。

    “哦,你就是杨根硕?”黎鸿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怎么着,你也算是杨家的人,你来干什么?”

    “我真心不想来,但是,小云落下一些东西,我陪她来取。”

    “出去,我们黎家不欢迎你们,要是赖着不走,休怪我们不客气。”黎鸿燊下了逐客令。

    “老头儿,你刚刚用的是佛门狮子吼?”杨根硕漫不经心地问。

    “嗯?”黎鸿燊有些惊讶,“年纪轻轻,见识不错。佛门狮吼功,破一切魑魅魍魉。”

    “厉害厉害。”杨根硕忍不住有些发笑,然后对龙慕云道,“小云,药在哪里,你去取吧。”

    龙慕云抬脚往里走。

    “什么药?”黎鸿燊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放手,你弄疼我了!”龙慕云怒目而视。

    “老头儿,放手。”杨根硕面色冰冷,“你是一个长辈吧!放开小云的手,立刻马上。”

    “什么药?”黎鸿燊不高兴的问。

    “是我给小云母亲治病的药。”杨根硕也没隐瞒。

    “听说你医武双绝,我很好奇,你用了什么手段治病,同时,又用了什么灵丹妙药?”

    “你管得着吗?”

    “你……”黎鸿燊怒极反笑,“我是管不着,但是,既然东西在我们家中,你们就休想拿走,哪怕是一针一线。”

    “老头儿,你还可以更无耻一点吗?”杨根硕笑笑道,“我明白了,你刚才一直在找,可惜没能找到。”

    “你怎么知……才不是!”黎鸿燊狡辩。

    “让小云去找,找出来让你见识一下,省的某些人像狗一样狂嗅。”

    “你找死!”

    “这么说,你是不打自招了?”

    “你……”

    “小云,去吧!”

    龙慕云走进了房间,在母亲的床下拉出一个老式的樟木箱子,找到了存放回还丹的木头盒子。

    黎鸿燊爷孙完全没有想到。

    “没错,就是这个味儿。”黎鸿燊激动地说。

    “老头儿,你激动个屁呀,跟你有关系吗?”

    “这就是你给黎彩霞吃的药?”

    “没错。”

    “如此圣药,却给个将死之人,简直是暴殄天物。”

    “黎鸿燊,你个老匹夫,你说什么!”龙慕云再也受不了了,直呼其名。

    “难道我说错了吗?”黎鸿燊摇摇头,“小友,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交个朋友怎么样?”

    “爷爷……”黎泓俊不明白爷爷的意图,被他搞得一愣一愣的。

    龙慕云也是云里雾里。

    杨根硕淡笑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咱们先把另外一件事说清楚。”

    “什么?但说无妨。”黎鸿燊一下子变得很客气。

    “你说小云母女这些年的花费差不多三百万。”

    “保守估计。”

    “要不给你算四百万?”

    “差不多了。”

    “小云给了你两张卡,不否认吧!”

    “不否认。”

    “查查看。”

    “查什么?”

    “余额啊。”杨根硕摇摇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