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八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黎家就是家大业大,大门口旁边就有柜员机。

    一行数人来到取款机查账,阵容非一般的强大。

    黎泓俊查了一张,惊呼:“一千万。”

    再查另外一张,“两千万。”

    倒不是黎泓俊没见过这么多钱,而是不能接受龙慕云又这么多钱。

    黎鸿燊也不能接受,自己亲自核对了一遍,方才死心。

    杨根硕道:“两张卡给我,我给你转账四百万。”

    黎鸿燊略一沉吟,道:“你先转账,这边一到账,我立刻将卡片给你。”

    杨根硕叹了口气:“唉,堂堂黎家家主,就是这么一点格局,难怪黎家每况愈下。”

    “你说什么!”黎鸿燊激动地质问。

    “没什么,没什么,我倒是不担心你赖账。”

    他从黎泓俊手里要到了海外的账号,用自己的海外户头划转。

    这么大的数目的划转,也只有海外户头能够实现。

    很快,黎泓俊就收到了到账信息,黎鸿燊才将两张卡片交给杨根硕。

    杨根硕随手给了龙慕云,然后说道:“小云,我们走吧。”

    “慢着。”黎鸿燊拦住杨根硕。

    杨根硕皱眉道:“怎么,想要留下我,还是丹药?”

    “哈哈哈……”黎鸿燊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说道:“大牛,或许之前,你跟鸿俊闹得不大愉快,但你们都是年轻人,年轻人呢!未来的路还很长,应该一切向前看不是?”

    “慢着!”杨根硕淡笑,“然而,老头儿,我现在是跟你闹得更不愉快。”

    “我没得罪你呀!”

    “你得罪了小云母女。”

    “嗨,这一点还请杨兄弟理解,作为家主,有时候我是有点……”

    “独断专行。”龙慕云说。

    “就是,就是小云说的独断专行。”黎鸿燊姿态放得比较低,“我年纪大了,老思想,老传统,谁违逆我,我有些接受不了。”

    “不废话,很晚了。”杨根硕摆摆手,“有事说事儿吧!”

    “大牛,你给小云的丹药一闻就知道不是凡品。”

    “然后呢?”

    “请问有何来历?”

    “跟你有什么关系?”

    黎鸿燊笑道:“我可以跟你做点生意,你有多少,要不卖给我?”

    “你要他干什么?”

    “好东西谁不想要?如果大牛你很多的话,咱们还可以用来赚点钱。”黎鸿燊眼睛雪亮,仿佛看到一座金山。

    “大牛说他的丹药保守估值都在百万以上。”龙慕云道。

    “胡扯淡,他以为自己手里的是什么仙丹灵药?”黎泓俊非常激动。

    “哎!”黎鸿燊打断孙子,“大牛,能不能让我仔细甄别一下你的丹药?”

    “当然,不过你需要戴双手套。”杨根硕道。

    “当然,老夫橡胶手套从不离身。”说着,他便从怀里摸出一双橡胶手套戴上了。

    就是医生那种胶皮手套,戴上了,不太影响手感。

    从木盒子拈起一颗,对着灯光照了照,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

    然后又是掂量,又是嗅闻,一会儿眉头紧锁,一会儿眉头舒展,一会儿来回踱步,一会儿抚掌而笑。

    “喂,好了么?我们赶时间。”杨根硕不耐烦的催促。

    他倒是不担心黎鸿燊洞悉了丹药的成分,以及炼制方法。

    就是这么的自信!

    “好了好了。”黎鸿燊将丹药恭恭敬敬的奉还,这才说道:“大牛,你的百万倒也公道。但我还是想要知道这丹药的来历。”

    “告诉你也无妨,这是西京华家的回还丹。”

    “竟然是华家祖传的回还丹,难怪难怪,华家先祖以炼丹见长。”顿了顿,目光炙热地看向木盒子,“大牛,这两颗出手吗?我出二百万。”

    “不卖!”龙慕云一口回绝。

    “哦哦,我似乎诚意不够。这样,每颗再加五十万。”黎鸿燊和蔼地笑道。

    “老头儿,抱歉啊,你就是给两千万我也不能卖,这两颗有用呢!”

    “大牛……”龙慕云又是一阵感动。

    “哈哈哈……”黎鸿燊笑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大牛也是性情中人啊!为搏美人一笑,宁舍万金,好气魄。”

    “拍马屁也没用。”杨根硕直截了当。

    “杨根硕,你不要太放肆!”黎泓俊喝道。

    “鸿俊,稍安勿躁,我现在是跟大牛谈生意,即便生意不成,仁义还在。”黎鸿燊对孙子说。

    “可是爷爷,你看这小子有跟你做生意的样子吗?”黎泓俊激动地问。

    黎鸿燊摇摇头,“谁能第一次就能把合作谈成?大牛你说是吗?我们可以将彼此当成一个潜在的合作对象,我们黎家在京都的影响还是可以的,若是你选择同我们合作,那么,你一定能够获取最大的利益。”

    “还是算了吧!”杨根硕摇摇头,“这种丹药原材料奇缺,炼制过程复杂,就算价格再高,也没什么市场。”

    “你懂得炼制方法?”黎鸿燊惊呼。

    杨根硕笑了笑,未置可否。

    “哦,”黎鸿燊手指点了点他,自作聪明道,“一定是华回春跟你讲的。”

    杨根硕依然不答话。

    黎鸿燊有些着急道,“大牛,这样吧,你不是还有两颗,咱们二一添作五,其中一颗,二百万我要了。”

    “呵呵……”杨根硕淡笑,“老头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小九九,你是想拿去化验成分,然后尝试炼制。”

    “这是人之常情啊,我想也无可厚非吧!”

    “二百万不卖,两千万也不卖,这两颗要可以根治小云母亲的老毛病,让她的后半生活得没病没痛。”

    “大牛……”龙慕云又一次感动的热泪盈眶。

    “好了,老头子,我们要拿的东西都拿到了,就此别过吧!”

    杨根硕一拱手,就领着两个女孩上车。

    “大牛,我的设想你再考虑考虑,咱们完全可以实现双赢。”

    杨根硕发动了车子,伸出手摆了摆,驱车离去。

    “爷爷,你对他太客气了!为什么不让人围起来,花钱还不卖,哪里由得他?”

    车子一走,黎泓俊便激动的抱怨。

    “你觉得他是……”

    “敬酒不吃吃罚酒。”

    “咦,这一句话我倒是认同的。”

    “爷爷,”黎泓俊瞪大眼睛,“那你哈对他那么客气?”

    黎鸿燊摇摇头:“西方有句话,上帝让谁灭亡,首先让他疯狂,我这是故意示弱,放松他的警惕,为我们下一步动作做好铺垫。”

    “爷爷,你真的要对他动手了吗?”黎泓俊目光热切,呼吸也急促起来。

    “谁说的?”黎鸿燊摇摇头,冲着虚空里喊了一声,“耀阳。”

    一名身着青褐色长袍的老者,无中生有一般,从虚空中跨出来。

    黎泓俊只是有着这种奇妙的感觉而已。

    其实,这个人,他又怎么可能不认识?

    他是黎家旁系,自小被送入神秘门派,没想到他天赋异禀,大浪淘沙,他竟然修炼有成。

    于是回到家族,便受到了重用,成为家主的贴身侍卫。

    而好像从虚空中出来,不过是隐身术,或者说是遁术。

    虽然身处同一个世界,却有着各种各样的小圈子。

    修行的门派自成一体,有着自己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不能轻易介入世俗世界的纷争。

    若是没有这些规矩,世俗间岂不是乱套了?

    如此一来,如同黎耀阳这等,从修行门派出来的半吊子选手,在世俗间,却成了绝世高手。

    他是黎家的供奉,同时,也是黎家的依仗。

    “耀阳啊,那小子什么修为?”黎鸿燊问道。

    “比较晦涩,应该有地阶吧!否则,不至于击杀了,公羊家族的六叔公。”

    “那么你有没有必胜的把握?”

    “当然!我是地阶巅峰,只差一步,就踏入天阶。而他才几岁!”

    黎鸿燊点了点头,很满意这样的回答。

    “阳叔,那还等什么?现在就追过去,废了他,取回丹药。”黎泓俊激动地说道。

    “哎!”黎鸿燊一摆手,“此时不可操之过急,应当从长计议。现在这个时候,若是我们出手,会有人自然而然的联想。”

    “只要家主一声令下,那些胆敢联想的人的首级,耀阳也可以给家主取来。”黎耀阳淡淡说道,在他口中,杀人,如同杀鸡一般简单。

    “霸气!哈哈哈……”黎鸿燊大笑,“天赐耀阳,黎家当兴。”

    ……

    杨根硕将龙慕云送到酒店,叮嘱她晚上睡不着不放看看房源,然后,就带着两颗丹药和瑶姬离开了。

    龙慕云在门口伫立良久,知道酷路泽的尾灯完全消失,方才轻叹一声,转身往酒店里走。

    只是回头的一刹那,却看到了楼梯上的母亲。

    想来,母亲已经站了很久。

    “妈,你身体不好,下来做什么?”

    “我们去茶座待一会儿吧!”

    “好,我扶你。”

    “不用,大牛的医术和丹药都是一流的,我感觉自己好的差不多了。”

    话虽如此,龙慕云还是搀扶着母亲,慢慢走下楼梯,慢慢走进茶座。

    龙慕云问了母亲,帮她点了一杯红茶,而自己则是咬了一杯卡布奇诺。

    不多时,两杯喝的送上来。

    黎彩霞抱着杯子,看着落地玻璃外的车水马龙,幽幽道:“小云,大牛是不是已经住进你的心里?”

    “妈……”龙慕云无言以对。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