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九章 女儿在哪家就在哪
    “说说你们干嘛去了。”黎彩霞问。

    龙慕云将去往黎家的两件事儿说了一遍。

    黎彩霞点点头:“没有大牛,你还真不行。”

    “妈!”龙慕云有些不高兴道:“我在部门内怎么说也是一级领导,下面还领着几个出类拔萃的男女,你怎么就认为我离不开大牛?”

    “我是就事论事,这事儿要离开大牛,你能办成?”

    “我……”

    “不说了,从现在开始,妈妈不再干涉你的感情。”

    “妈……”

    “不用感动,而是妈妈应该内疚。”

    龙慕云摇摇头:“妈,我不是感动,你也不用内疚,现在女儿也没功夫谈情说爱,当务之急是治好你的病,同时,就是选一套合适的房子。”

    “房子不着急吧!”黎彩霞道,“女儿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妈,你的意思是……”

    “如果你不想留在京都,妈就跟你去西京。”

    “那就太好了。”龙慕云激动地说,“因为黎鸿燊那个老匹夫一句话,我已经丢了工作,但是在西京,我还有一个校长的职位,虽然说之前是用特殊身份取得的,但是似乎,两位校长不介意我继续管理。”

    “那真是太好了,小云,妈妈跟着你。”

    “好,这样一来,大牛也更方便给您治病,您一定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好起来。”

    “大牛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咱们用什么报答?”

    “大不了……”龙慕云停下了,压低声音,“肉偿。”

    “你个死丫头,口无遮拦。”黎彩霞笑骂一句,却没怎么生气。

    ……

    回杨家的车上,瑶姬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直接将手机丢了出去。

    下一刻,杨根硕眼睁睁看着它被一辆小车碾成了碎片。

    “喂,瑶姬,多浪费了,不想要,送我啊!”杨根硕有些心疼道。

    “公子,你那么多钱还在乎这个?”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再说了,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在浪费有限的地球资源。”

    “公子,你的高度有点高了吧。一下子上升到地球、人类,奴家好怕怕哦。”

    “说说吧,为什么丢掉手机,是不想接电话,还是要跟过去作别?”

    “都有,是会所打来的。”

    “天涯海阁?”

    “是,是阁主。”

    “还阁主?”

    “任天涯,一个极有魅力的女人,我自从被带入师门,就认识了任天涯,这十几年来,她似乎什么都没变。”

    “是驻颜有术吗?有点意思。不过,她打电话是不是让你回去?”

    “我才不回,公子说要帮我赎身的,我信以为真了啊!”

    “我说出去的话当然算数,不但要帮你赎身,还要给你解毒,让你以后过上一个正常女孩儿的生活。”

    “公子……”瑶姬淌下泪水。

    杨根硕捏了下她的小脸,摇了摇头。

    车子驶入杨家,他刚刚来到小院门口,一帮人迎了出来,以杨语桐为首,竟然是杨家两脉的全体成员。

    最激动的莫过于杨语桐,“大牛,你跟龙姐姐去黎家做什么?结果怎样?”

    “只是去看了一眼,能有什么结果?”杨根硕摇头笑笑。

    “怎么可能!”杨语桐自然不信,“你们兴师动众的过去,怎么可能只是看看?”

    杨顶天道:“大牛啊,龙小姐和她母亲的处境如何,人家帮了我们一个天大的忙,我们应该投桃报李,能帮的绝不含糊。”

    “就是就是,我们也绝不含糊。”

    杨语桐的父母、杨文骥的父亲纷纷表态。

    “嗯,我准备给小云看一套房子,你们看着办吧!”

    杨孟起道:“不知道龙小姐想要什么样的,别墅、洋房、四合院,总要知道一个具体的方向。”

    “就是就是,大牛,这事儿我们办起来比较方便。”杨仲连道。

    杨根硕点点头:“要不我现在问问。”

    “赶紧问问。”几个人催促。

    杨根硕听了几句,哭笑不得的挂了电话。

    “不用啦!暂时不用在京都置业了,因为小云的母亲已经决定跟小云一起回到西京。”

    “这样啊!”杨根硕一说完,杨语桐居然显得无比失望。

    其他一家人似乎也有些惋惜。

    “哈哈……”杨根硕笑道,“小云去西京同样需要置业,你们如果有那份心,可以资助我啊!当然,总的来说,西京的房产肯定比京都便宜多了,所以,你们省钱了。”

    “呵呵……”杨顶天笑道,“就这么办。”

    这事儿就算定下来了,天也不早了,大家都准备散去的时候,杨语桐突然道:“大牛,天这么晚了,难不成这个女人要留宿?”

    “瑶姬说过,公子去哪,瑶姬便去哪?”瑶姬淡淡地说。

    “有没有搞错,你们才认识一个下午好不好?”杨语桐摇头冷笑,“难道真像那首歌里唱的一样?”

    “什么歌?”杨莲霆问。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杨语桐唱了出来。

    杨根硕和瑶姬不禁失笑。

    “笑什么?”杨语桐质问:“你们孤男寡女,认识不到一天,难道要睡在一起?”

    “杨语桐,你还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我跟谁睡,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你跟谁睡,当然跟我没关系,但是,你这是在我们杨家,我不希望你把这个家里搞得乌烟瘴气!”

    “放肆!”杨顶天呵斥道,“大牛,没事的,你请自便。”

    杨根硕看着瑶姬道:“要不咱们出去开房。”

    “哈,不打自招了吧,还真是准备干那种伤风败俗的事儿。”杨语桐穷追不舍。

    “这是你们孩子间的事儿,我们这些大人就甭跟着瞎掺和了,散了吧,回去睡觉,明天就是大典了,咱们长房必须保持精气神。”

    说罢,杨顶天径自离去。

    杨仲连一家冲着杨根硕点点头,也跟着老爷子走了。

    杨柱国看看孙子,又看看瑶姬和杨语桐,意味深长的一笑,嘀咕一声“年轻真好”,也走进小院里自己的房中。

    杨林夫妇也回去了。

    杨莲霆却舍不得走。

    李江有些担心道:“桐桐,你今天累坏了,跟妈妈回去休息,明天还要参加祭祖仪式。”

    杨孟起抓住女儿一只手,“桐桐怪,早些休息,至于大牛想跟谁睡,那是人家的自由,咱们管不着。”

    “哼!女干夫银妇。”说罢,她气哼哼的一个人跑了。

    李江略点歉意的冲着杨根硕点点头,然而,望着女儿离去的背影,一缕隐忧袭上心头。

    这妮子不会对大牛有意思吧!

    门口就剩下杨莲霆了,他道:“瑶姬,要不你住我房间?”

    “嗯?”瑶姬娇笑,“壮壮公子对我有想法?”

    “壮壮,你可以啊,挖墙脚,挖的如此理直气壮。”杨根硕笑道。

    “嗨!表弟,瑶姬,你们想哪儿去了。”杨莲霆拍着大腿,以示清白,“我是让瑶姬住我房间,然后,咱兄弟俩睡一个房。”

    “不要!”杨根硕坚决反对。

    杨莲霆摇头长叹:“大牛,你堕落了。”

    说罢,唉声叹气,带着一颗寂寥的心,走进了他的房间。

    瑶姬同杨根硕对视片刻,一起笑了。

    房中,杨根硕先检查微波炉,发现微波炉正在工作,里面的药丸已经初步成型。

    “瑶姬,今晚你谁床上,我睡地板。”

    “为什么?不可以,公子你是主,瑶姬是仆,哪里有让仆人睡床,主人睡地的道理?”

    杨根硕摇头道:“我虽然不反对你喊我公子,但是,在我这里,没有主仆,只有男女,你是弱者,我就应该照顾你。”

    “如果公子不介意,我们一同睡床上。”她声若蚊蝇。带着一抹少女的娇羞。

    杨根硕温和的笑了笑:“我晚上不睡,要炼药,还要练功,你洗洗睡吧。”

    “公子,跟您在一起,瑶姬好有安全感。”

    说着,就进入卫生间洗漱去了。

    杨根硕摇头叹息,如瑶姬这样的女孩,从小就被师门培养成了工具、利器,她身处风尘之中,爱情的壁垒从未打开。

    而今,貌似情场老手的她,实则就是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儿。

    杨根硕的内心有些波动。

    自己绝对要坚守住,绝不能让对方看扁。

    ……

    黎泓俊一肚子憋屈,无处发泄,便驱车来到了天涯海阁。

    听说堂堂黎家大少,日后的家主大驾光临。

    阁主任天涯亲自迎接,左右跟着十二名旗袍女郎,各种颜色和图案的旗袍,穿在她们丰腴却又不是窈窕的身材上,显得那么相得益彰。

    但今晚,黎泓俊不是来寻欢作乐的,他的目光在人群之中搜寻了半天,方才问道:“阁主,你的头牌,第十三钗呢?”

    “你说瑶姬?”

    “正是。”黎泓俊摇摇头,道:“不要告诉我正在陪客。”

    “呃……”任天涯刚刚还就准备用这个借口混弄过去,事实上,这个借口,今晚她已经使用了无数回,相当熟练了。

    听了黎泓俊的话,她蹙起弯眉,“我不明白公子的意思。”

    “阁主,你只要跟我实话实说。”

    “这丫头,我让她出去办点事,居然就杳无音讯了。”

    “不会有什么意外吧!”黎泓俊佯装担心。

    “我对瑶姬很有信心,她能出什么意外?”

    “会不会被人引诱,背叛了阁主你?”

    任天涯眉头紧皱:“黎大少爷,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不要拐弯抹角了,有话不妨直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