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二章 祭祖
    ,精彩小说免费!

    “我就在那里……算是上班吧!”

    “小时候,就被师父领进了娼门,娼门是一个门派,专门培养训练我们这些模样不错的女孩子,训练的自然也是魅惑取悦男人的技巧,等到训练有成,年龄到了,就派往师门位于世俗的产业之中,为师门赚取财富。”

    “我们就是师门的工具,没有人身自由,被师门用药物控制。”

    “若不是遇到公子,我根本没有脱离师门的勇气。”

    “可怜的孩子……”黎彩霞说。

    瑶姬道:“我能喊您一声‘妈’吗?”

    “当然。”黎彩霞说,“以后你也是我的女儿,小云就是你姐姐。”

    “妈,姐。”瑶姬激动的叫着。

    门口,杨语桐也哭成了泪人。

    然后一把将门推开,进去就从后面抱住瑶姬:“瑶姬,对不起,以后,我们也是好姐妹。”

    杨根硕欣慰的笑了。

    “大牛,来,”这时候,杨文骥突然出现在视野里。

    “文骥,怎么了?”杨根硕走过去,在他肩头拍了拍,“今天要登台,状态怎么样?”

    “又不跟你打,其他人根本不是问题。”

    “好自信。”杨根硕竖起大拇指。

    “自信源于实力。”杨文骥说完,自嘲的摇摇头,“在你面前,有点班门弄斧的感觉。”

    “怎么会?”

    杨文骥的视线从房门口投射进去,看到几个女人抱在一起抹泪,尤其是自己的堂妹也在其列,不由得有些诧异。

    沉默了片刻,他道:“你准备怎么处理那个女人?”

    “哪个?”杨根硕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当然是那个瑶姬。”

    “你都看到了,她会留在我的身边。”

    “大牛,你应该不缺女人吧,这样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吧!”杨根硕有些不快地打断他。

    “你应该知道她的出身来历,以及来到你身边的目的。”

    “我答应她给她赎身,让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你不是认真的吧。”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杨根硕指着自己的眼睛。

    杨文骥眉头紧皱,“大牛,你知道我为什么过来找你?”

    “不清楚。”

    “我对你心服口服,不会再跟你为敌,怎么说,你也姓杨,算是家族的骄傲。”

    “嗯哼。”

    “我不希望你这样的骄傲,因为一个风尘女子而夭折。”

    “说具体点。”杨根硕略显严肃。

    “天涯海阁不是一个普通的风月场所,它的背后,是一个修行门派。”

    “继续。”

    “任天涯是会所管理者,大家都称呼她叫阁主。这一次,正是我拜托了她,她才会派出瑶姬来对付你。”

    “谢谢你的坦白。”

    杨文骥笑了笑,“我知道,即便我不坦白,你也会知道。可是现在不一样,你能保证这个瑶姬是真心实意跟着你吗?你真的要因为一个瑶姬,同天涯海阁,乃至它背后的强大门派为敌吗?”

    “下九流的娼门,很强大吗?”杨根硕问道。

    “原来你知道啊!”杨文骥摇摇头,“大牛,虽然你在世俗间已经很厉害了,可哪怕只是下九流的一个门派,它也不在世俗间,人家属于修行界的小圈子。”

    “这些都是你的担忧吗?”杨根硕看着杨文骥,问道。

    “不是,昨夜,任天涯给我来电话了,说的话比较强硬,她很气愤,因为打不通瑶姬的手机。”

    “瑶姬要脱离天涯海阁,脱离门派,她把手机丢在了马路上,我亲眼看到被车子碾成了碎片。”

    “你好好想想吧!”杨文骥看到杨根硕仿佛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便长叹一声,道:“今天,任天涯也是来宾之一,我想,你们是会有机会碰面的。”

    “也好,我倒是有点迫不及待,想要见见这个奇女子。”

    杨文骥点点头:“时间不早了,我去准备了,作为长孙,祭祖的仪式里,还有我的很多戏份。”

    杨根硕笑笑道:“你当演戏吗?老爷子听到你这么说,该生气了。”

    “所以,只是咱们兄弟说。走啦!”

    杨文骥转过身,竖起手摆了摆,大步流星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杨根硕就在想,堂堂的杨家嫡孙,多么显赫的身份家世,却因为一念之差,差点万劫不复。

    “公子。”

    一个轻柔舒缓饱含感情,如同天籁般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杨根硕慢慢回头,便再也挪不开眼睛。

    那个不施粉黛,甚至穿着男款,便妩媚绝伦的瑶姬,如今经过一番精心打扮,那还得了。

    此时的她,清纯的衣着同妩媚的气质,揉杂出一种爆炸的魅力。

    连杨根硕都吃不消,何况其他男人?

    在杨根硕直勾勾的目光中,瑶姬的俏脸染上了两坨红晕。

    “喂,大牛,眼看直了吗?都黏到瑶姬身上了。”龙慕云没好气的打趣道,“怎么样,我的杰作还不错吧!”

    “不错不错。”杨根硕敷衍道。

    “大牛,你别看了,瑶姬都脸红了。”

    瑶姬却是捂住了滚烫的脸蛋,瞪大美眸,一脸难以置信,原来,自己也会脸红的吗?

    这时候,杨莲霆走了过来。

    “大牛……”看到瑶姬的刹那,顿时没词儿了。

    嘴巴半张,面容呆滞。

    杨根硕一下子挡在了他面前,捏着他的下巴晃了晃,“说吧,什么事?”

    “哦。”杨莲霆如梦初醒,一把拍开杨根硕的手,脸有些红,说道:“祭祖队伍马上出发,爷爷让我喊你过去。”

    “我就不去了吧!”杨根硕有些不乐意。

    “我没意见,可是,两个老爷子点名要你参加。”

    “我是外亲。”

    “你牛逼呀!所以你就是内亲。”

    “救你能说,我还能说什么呢?”

    “那就走吧!”

    “你先走,我交代一下。”

    “我真得走了。”杨莲霆拉了杨根硕一把,在他耳边道,“大牛,以后这个女人就要跟在你的身边吗?”

    “是啊,她是我的人,不跟着我跟谁?”

    “难道你们已经……”

    “我们只有感情的交流。”

    “我信你。不过要是这样,我们真没法住一起了。”

    “为什么呀!”尽管没想过住进西京杨家去,他还是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句。

    “一见她我就出丑啊!你也不要整天让她那么光鲜亮丽了,脸上抹点灰涂点黑。”

    “你真无聊。”杨根硕推了他一把,“你先去,我交代一下就来。”

    杨莲霆扭头飞快地看了一眼,“嗯,一大家子,还真是得交代一下。”

    “就你话多。”

    “哎呀,我的屁股。”

    杨根硕笑了笑,看着几个女人道:“小云,阿姨,还有瑶姬,你们几个一起吧!祭祖仪式完毕,我找你们。”

    “你去吧。”龙慕云摆摆手,“放心,我帮你照顾瑶姬,不让人欺负她。”

    “龙姐姐,我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欺负的人。”瑶姬笑着摇头。

    “嗯,我去了。”杨根硕摆摆手,转身离去。

    “大牛,等等我,我跟你一起。”杨语桐快步跟上。

    ……

    细雨霏霏,像牛毛,像花针。

    杨家,京都和西京两支,主要成员全部身着黑色的衣衫,开着黑色的车子,拿着黑伞,带着墨镜。

    西山上一片陵园,是杨家祖坟。

    现在都讲究个文明祭奠,人手一捧鲜花,所以,待大家伙排队走过,陵园里,自然就成了鲜花的海洋。

    阴霾的天空,蒙蒙的细雨,肃穆的人群,静默的鲜花。

    最后,是杨顶天发言。

    “首先,杨家子孙跟着我向列祖列宗三鞠躬。”

    两个老头并排站在前头,其他人都站在后面。

    “一鞠躬,佑我子孙绵延。”

    “二鞠躬,保我平安富贵。”

    “三鞠躬,看我光宗耀祖。”

    三鞠躬完毕,杨顶天拉着杨柱国的手,两位兄弟都是老泪纵横。

    “父亲、母亲,爷爷,各位列祖列宗,大哥回来啦!”杨顶天颤声说道。

    “父亲,母亲,各位祖宗,柱国不孝,一别四十余载,没给各位上过一炷香,磕过一个头,我有罪!”杨柱国以头抢地。

    “大哥,别太激动,当年不怪你,不怪你呀!”杨顶天拉起杨柱国。

    “父亲,年纪大了,不宜过于激动。”杨林忍不住说。

    杨柱国点点头,哀哀而泣。

    “大牛,你来。”杨顶天突然冲着杨根硕勾勾手。

    杨根硕一愣。诧异地看了嫡孙杨文骥一眼,心说老头儿,你没搞错?

    杨顶天道:“来呀,让列祖列宗看看你。”

    杨根硕当场翻了个白眼。

    但还是被好事的三代子弟合力推到了前面。

    杨根硕站在两个老头儿中间,双臂被他们把住。

    杨顶天道:“祖宗们啊,你们睁开眼睛看看吧,咱们杨家祖坟冒青烟啦!有了大牛,我们家复兴有望啊!”

    “感谢列祖列宗保佑大牛,让大牛回到了我的身边!”杨柱国动情的说。

    杨根硕先是一阵恶寒,接着又是一阵感动。

    然后,又没他事儿了。

    两个老头手拉着手,一人一句。

    杨顶天:“一门两支。”

    杨柱国:“同气连枝。”

    杨顶天:“一荣俱荣。”

    杨柱国:“一损俱损。”

    声音雄浑,在陵园里久久回荡。

    祭祖仪式就这么结束了。

    众人乘车返家。

    雨渐渐停了,但天依旧阴沉。

    杨根硕同杨文骥一辆车,杨语桐没过来坐,要她放下那份芥蒂,还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

    上车的时候,杨文骥自嘲一句:祭祖好像跟他这个嫡孙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杨根硕无奈地笑了笑。

    这会儿,杨文骥闭目养神,积极地调整状态,等回到家里,他就要登台,同其他子弟较技。

    杨根硕并没打搅他。

    就在这时,接到一个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