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三章 瑶姬离去
    ,精彩小说免费!

    电话是萧米米打来的。

    一接通,就传来她激动的声音,“大牛,忙什么呢?”

    “清明,你说能干嘛!”杨根硕随口道,“哦,对了,你们应该放假了吧!”

    “调休而已。”萧米米道,“有好消息告诉你。”

    “什么?”

    “猜猜。”

    “猜不着。”

    “给点提示,跟水晶宫有关。”

    “西京好声音。”

    “这个不算啥,尽管我也要参加海选。”

    “那我真是猜不着了。”

    “你的水晶宫,你的虢闪闪又立功了。”

    “上次什么时候,为什么说又?”

    “哦,上次只有虢闪闪,还没有水晶宫。”

    “又关她什么事?不是又参与什么打拐了吧!”

    “哎呀,你真是神了,这都能猜到。”

    “什么情况?”

    “听我跟你细细道来……”

    杨根硕一听,也很激动,“太好了,回去就给她奖励。”

    “我也要感谢他,我们警方对她也有一个奖励。”

    “现在你觉得我有没有看错人?”

    “没有没有,杨总你目光如炬好吧。”

    “那当然,不然怎么能从世间的百媚千红里,发现了米米你?”

    “嗨!我是上了贼船了。”

    “下船还来得及。”

    “休想,那岂不是便宜你了,我要赖着你一辈子。”

    “乐意之至。”

    “什么时候回来呀?”

    “想大牛了?”

    “流氓!”

    “都老夫老妻了都,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比如我就很老实,我想米米了。”

    “滚!”笑骂一句,萧米米又说,“坦白从宽,你跟那个马小霖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啊。”

    “那她怎么三天两头问你回来了没有?”

    “她都不给我打电话,却在问你,这很能说明问题呀!”

    “说明什么问题?”

    “说明我们没有问题。”

    “绕死了!”

    “那你有没有问她,她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萧米米忍不住笑了,“她说妈妈出院了,哥哥学好了,自己的工作也稳定了,日子很有奔头了,这一切,都是你赐予的,所以,想要请你去家里做客,好好谢谢你。”

    “算了吧,你就跟她讲,这份心意我领了,你们不是同事吗?你就说,我是冲着你的。”

    “你不是看人家漂亮,而且跟我还不是一个风格?”

    “赏心悦目,这个是不可否认的。”杨根硕笑道,“但是,咱也有原则啊!告诉你一件事,你得保密,上次差点就被她给逆推了。”

    “真的?”萧米米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保密呀!人家女孩子要面子,所以这事儿帮我回绝了吧!登堂入室,万一她给我下点药,到时候,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滚犊子,你是巴不得了吧!”

    “既然你这么觉得,那好了,你帮我答应下来,我一回到西京,立刻就去拜访。”

    “还是不要了。”萧米米连忙回绝,“那个我要忙了,拜拜。”

    拿着挂断的手机,杨根硕笑了笑,发现车子已经进入了杨家后院。

    ……

    杨根硕的房间。

    龙慕云母女,还有瑶姬在。

    瑶姬一直占据着黎彩霞的怀抱,令龙慕云都稍稍有些嫉妒。

    就这么一会儿,三个女人的感情似乎又增进了几分。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一个女人动听的声音。

    “子弟已经登台,请贵宾们移步观礼。”应该是杨家典礼的组织人员。

    三人不疑有他,龙慕云更是直接打开了房门,就朝外走。

    瑶姬拉着干妈的手,看到门外的女人,本能的退后一步,并且低下头,怯生生喊道:“阁主。”

    黎彩霞和龙慕云同时心头一震,瞪大了眼睛。

    那貌似三十岁左右,风姿绰约的女人冷冷一笑,“我不只是阁主,还是你的启蒙师父,你翅膀硬了,就想背叛我?”

    瑶姬尽管低着头,但身子还是不受控制的抖颤起来。

    “这位妹子,”黎彩霞咽了口吐沫,“有话好好说,别吓坏了孩子。”

    “妹子?呵呵……”任天涯笑道,“我的年龄至少是你的两倍。”

    “怎么可能!”黎彩霞惊得合不拢嘴。

    “孩子?你一个世俗界的普通妇女,凭什么叫她孩子,你配吗?”说话间,任天涯便释放出强大的气场。

    龙慕云连忙挡在母亲面前,“这是杨家,我们都是客人,别太过分。还有,瑶姬已经认了我母亲为干妈。”

    “呵呵……”任天涯一阵大笑,“瑶姬,这难道也是你计划的一环,我不会破坏了你的计划吧!”

    “你说呢?”瑶姬红着眼圈,摇了摇头,“师父?你这个师父有没有把我当成一个弟子,有没有给过我一丝温暖,我只是你的工具,是赚钱的机器!”

    “继续。”任天涯点头。

    “从小的事情,我记不太清,但十有**,不是父母抛弃我,而是被你们的组织有意拐走的,惨无人道的训练我们,还用毒药控制我们……”

    瑶姬越说越激动,“这是个机会,我要脱离你,我深深觉得,自己并不亏欠师门,也不亏欠你,我问心无愧。”

    “好,好,好!”任天涯一连说了三个“好”,“好一个问心无愧,但是,你觉得你能脱离吗?你有这个能力吗?又或者说,杨根硕区区一个地阶修为,就能跟师门对抗?”

    任天涯直摇头:“你算什么东西!值得一个拥有大好前程无限可能的年轻人为了冲冠一怒?他如果那么做,就是蠢,就是笨,同时也是在找死!”

    “还有,别忘了你身上的毒,不能按时得到解药,你知道其中的痛苦,还有恐怖的死法。”

    任天涯的话音落下,瑶姬的身子就是一震巨颤。她是想到了那种极其恐怖的死法。

    “你太过分了!这是个法治社会,你们竟然使用毒药控制别人!”龙慕云义愤填膺道,“信不信我对你采取行动。”

    “哈哈哈……丫头,你那点功夫,就不要丢人现眼了,还有,世俗的法律管不了我们修行界的事儿。”

    “那是在井水不犯河水的情况下。”龙慕云针锋相对。

    “瑶姬,为师先让你感受一下体内毒药肆虐的快感。”

    说罢,从怀里摸出一根玉笛,放到唇边,就吹奏出一组刺耳的音符。

    只一下,瑶姬便抱住了脑壳,面容扭曲起来。

    黎彩霞和龙慕云何曾见过这种场面,这都是影视剧里才有的东西好不好。

    母女二人惊骇欲绝。

    任天涯停下来问:“瑶姬,还是不愿跟我回去?”

    “不回!死也不回!”瑶姬咬牙切齿。

    “不见棺材不掉泪。”任天涯继续吹奏。

    一声高亢,直上九霄。

    瑶姬双手抱头,原地跃起。

    一声低徊,缠绵悱恻。

    瑶姬落下,满地打滚。

    “再问一遍,回不回?”任天涯手持玉笛,指着她问。

    瑶姬浑身冷汗,娇躯乱颤,两缕鲜血,顺着唇角淌下。

    “除非我死!”她一字一顿。

    “那我就成全你!”任天涯厉声说完,竟让将玉笛竖了起来,当成箫来吹。

    躺在地上的瑶姬,双眼猛然暴睁。

    “住手!”杨根硕飞奔而来,弹出一物,直奔任天涯,与此同时,根本不看结果,直接扑去瑶姬身边。

    任天涯见到一块发光的物件飞来,速度之快,她避让不过,只得以玉笛挥击。

    叮!

    一声金玉交击的脆鸣响起。

    她成功了。

    她终于发现,那这是一枚一元面值的硬币。

    咔嚓!

    而她价值连城的蛊器——追魂笛,就这样断成了两截。

    而她那个视天下男人如无物的得意弟子,现在,却紧紧地依偎在对方怀中。

    “岂有此理!”任天涯怒喝。

    杨根硕置之不理,轻轻地抚着瑶姬的脸颊,温柔的笑道:“瑶姬,我来晚了。”

    “公子,不晚。”瑶姬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

    黎彩霞和龙慕云连忙围了过来。

    “杨根硕,你果真要同天涯海阁,要同我的师门为敌?”任天涯喝问。

    杨根硕扭头望去,说道:“我答应过瑶姬,要帮她赎身,帮她解毒。”

    “公子,谢谢你,但是我后悔了,瑶姬不值得你这样做。”

    “什么?你说了不算!”

    “阁主,我跟你回去。”瑶姬挣扎着起身。朝着任天涯的方向走去。

    “这才对嘛!这才乖嘛!”任天涯得意道。

    “瑶姬!”杨根硕拉住她的手,一个劲儿摇头。

    “我发现自己太不成熟,太冲动,做了个错误的决定,错了就要改,所以,现在请你放手。”

    “不是的。”

    “我是成年人,我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你是我什么人啊!你烦不烦,你放手啊!”

    杨根硕瞪大了眼睛,面现痛苦。

    “放手吧,年轻人。”任天涯抓住瑶姬的手,用力一拉,加上瑶姬的挣扎,杨根硕脱手了。

    任天涯淡笑道:“不过一夜夫妻,能有多少恩情,忘了吧!别忘了她是什么人?说得文雅点: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若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在这世上的恩情也太多了些吧!”

    “住口!”杨根硕吼道。

    “我带瑶姬走,咱们这一页就这么揭过,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任天涯说完,拉着瑶姬就走。

    瑶姬不敢回头,生怕失去勇气,不顾一切留下来。

    公子,瑶姬只是不想让你因为瑶姬,而受到不必要的伤害,你知道吗?瑶姬不配!

    女孩在心里说,闭上眼睛的刹那,泪珠如流星陨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