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六章 切肤之爱
    “公子……”瑶姬泪光闪动。

    “对不起。”杨根硕一把扯断绳子,小心翼翼将她放下。

    瑶姬摇着头,淌着泪,泣不成声,“公子,你不该来。”

    “但我已经来了。”杨根硕红着眼,笑道。

    “啧啧啧……真是郎情妾意呀!”任天涯阴阳怪气:“只是杨根硕,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吧!”

    杨根硕置若罔闻,手颤抖着,抚上了瑶姬的面颊。

    手背掠过那几道鞭痕,颤声问道:“疼吗?”

    “疼!”瑶姬按着他的手,委屈地直掉泪。

    那名小妹心里顿时有些波动。

    刚刚对杨根硕生出的那点怨恨又淡化了。

    多么有情有义的男子啊。

    但任天涯却是一声冷笑,“杨根硕,我的话,你听见了吗?瑶姬做什么的,还用我跟你再说一遍吗?你真行,找真爱,找到窑.子里来了。”

    听到这话,瑶姬身子猛然一震。

    任天涯继续说道:“而你,不但是杨家的少爷,同时,年纪轻轻,还有了地阶修为,说你前程似锦也毫不夸张,你真的自甘堕落?你真要因为这样一个女人,毁掉你的前程,甚至连累到你的家族?”

    “住口,我不是聋子,也不健忘,同样的话,不需要反复的呱噪。”杨根硕喝道。

    就在这时,瑶姬用力推开他。

    杨根硕愣住了。

    瑶姬却跪起来,低着头,一个劲儿落泪:“公子,瑶姬卑贱,承蒙公子错爱,但是,请公子走吧!”

    “我不走。”他看不到瑶姬的脸,却能看到纷落如雨的泪珠。

    “公子!瑶姬错了,错以为自己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但是,那怎么可能!从小到大,瑶姬都是这样的生活,已经习惯了,也不坏啊!”

    “瑶姬!”这种违心的话,杨根硕怎能听不出来。

    “公子是个很好的男人,但却不是瑶姬遇到过最好的一个,瑶姬这么说,公子应该明白了吧!就当是一段回忆,都过去了。”

    “不……”杨根硕有些动摇。

    瑶姬终于抬起了螓首,泪水似乎止住了,一双眼睛如同两颗新鲜的水.蜜.桃,“公子,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儿,我们什么都没做好不好,全天下的男人,都只在意瑶姬的身体,你为什么要在意瑶姬的灵魂。”

    前台小妹愣住了。

    任天涯愣住了。

    王八也愣住了。

    这不是真的!

    哪个男人同瑶姬共处一夜,能忍住不干点什么?

    哪怕是个女人,同瑶姬同床共枕,都忍不住动手动脚好不好。

    这杨根硕有没有功能障碍?是不是个男人!

    杨根硕笑笑说:“因为,我欣赏的,就是你灵魂。只要灵魂是纯净的,就足够了。”

    “公子,你走吧,我求求你!这么多年了,我不想改变。”

    杨根硕摇摇头,上前几步,从背后,将瑶姬拥入怀中。

    “你走啊,你倒是走啊,为什么,为什么?”瑶姬哭喊,她伪装的坚强,即将崩塌。

    “因为,我已经放手一次,结果,你受到这么重的伤害,我很自责,所以,我再不会放手。”

    “啊——”瑶姬咬着杨根硕的手臂,大哭。

    前台小妹也哭得稀里哗啦,当初看《泰坦尼克号》和《再见前任》时,也没哭这么凶。

    任天涯摇摇头:“姓杨的,你真要同我天涯海阁,乃至我的师门为敌?”

    杨根硕垂下眼睑,轻声说道:“我答应瑶姬要给她赎身,我说到就要做到。”

    “好,很好!”任天涯尖声道,“五千万,我就让她走!”

    杨根硕脱口而出:“给你一个亿。”

    任天涯莫名惊诧,眼睛猛然一瞪。

    前台小妹也是惊讶万分,不过却是一厢情愿的想到,这是杨根硕珍视瑶姬的另一种方式——抬高身价。

    王八懵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要五毛给一块”?

    “公子,瑶姬不值!”

    杨根硕抬手压住瑶姬的樱唇,阻止她说下去,冲任天涯道:“但是,你加在瑶姬身上的伤,我要原数奉还。”

    “啊?你敢!”

    啪!

    回答她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杨根硕用行动证明了一切。

    任天涯狠狠的撞在墙上,脸颊迅速鼓起。

    然而,她看到杨根硕还在瑶姬的背后,还轻轻拥着她。

    仿佛不曾离开过。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他动作太快。

    任天涯又疼又惊,抬起的手却不敢挨着脸,慌忙拿出妆镜。

    看到肿胀脸颊的一刻,她一阵天旋地转。

    天啊,自己珍而重之无比在乎的容颜,堆积了多少支玻尿酸,才有了这样的青春靓丽。

    全毁啦!

    她只觉得的一股怒气要喷出胸膛。

    “杨-根-硕!你分明是要挑起战争!”

    啪!

    又是一声耳光。

    于是,她两边脸蛋对称了。

    “你敢……”

    啪!

    这一次是鞭子抽的。

    就是王八抽打瑶姬的那条鞭子,上面也沾染着瑶姬的血。

    杨根硕手腕一抖,鞭子如同灵蛇飞出,一下子缠住任天涯的脖颈。

    “呃……”任天涯顿时透不过气来,她瞪大眼睛,满是恐惧。

    “公子不要!”瑶姬连忙阻止。

    所有人都以为杨根硕要杀掉任天涯,这位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就要嗝屁了。

    杨根硕一声冷笑,手上一松一紧,就将任天涯拉进了“监牢”。

    “你……你要干什么?”任天涯向后退着,说话结巴,傲气荡然无存。

    “我要干你!”杨根硕怒吼一声,手臂连挥,鞭子如雨。

    “啊!啊!啊——”

    任天涯左躲右闪,上蹿下跳,却是没能躲开一下,唯有双臂护脸,哭爹喊娘。

    “王八蛋,你是死人吗?叫人啊,报警!”任天涯呼号。

    “没人啦!”王八痛心疾首,“还有,阁主你确定报……报警?”

    “确定!”任天涯哭喊。

    这会儿,她比瑶姬还惨,遍体鳞伤,脸上还破了相。

    王八手忙脚乱拿出手机,还没拨号,杨根硕手里的鞭子如同灵蛇出洞,一下子将手机击飞。

    “啊!”王八一声惊呼,浑身上下每一片肥肉都在颤抖。

    任天涯眼睛一亮,叫道:“都是他打的。”

    “阁主!”王八呻.吟一声,面色如霜。

    任天涯却是瑟缩的看着杨根硕,希望杨根硕按照他的意思,让王八分担一下火力。

    “如你所愿。”杨根硕手腕一抖。

    啪!

    王八身子一震,脸上多了一道斜着的鞭痕,他嘴唇颤抖,眼泪决堤。

    任天涯在心里暗道:王八,你受苦了,姐记住了,不会亏待你。

    “你很委屈?”杨根硕看着王八,“你想说又不敢说的话,是不是:我只是执行命令?”

    王八一脸凄苦的神情,心中哀嚎:理解万岁呀!

    “或许你没法不开枪,但是,你可以将枪口抬高半寸,同理,你下手要不要这么狠!”

    啪!

    啪!啪!

    三鞭子过后,王八已经双手抱头,蜷缩在地。

    见杨根硕停下,忙不迭冲着前台小妹喊道:“小朱,报警!”

    小朱还在犹豫,一个声音响起。

    “不用报了,我来处理。”龙慕云突然出现在门口,“大牛,住手吧!”

    “你……你们根本是一伙儿的!”任天涯颤声说道。

    “你不要我处理,那我走啦!”龙慕云转身欲走。

    “站住!先让他停手!”

    “大牛,差不多了。”龙慕云看了看现场,说道。

    杨根硕丢掉鞭子,一个公主抱,将瑶姬抱起,朝外面走去。

    见杨根硕丢掉“凶器”,任天涯大大松了口气。

    见杨根硕要走,她忙不迭叫道:“你不能走!”

    “还没挨够?”杨根硕淡淡地问。

    任天涯身子就是一颤。她今天真是被这个愣头青打惨了,也打怕了。

    “但是,你不能就这么走!”任天涯硬着头皮说。

    “嗯?”

    “别忘了你的一个亿。”

    “嗬!”杨根硕笑了,“你的头脑还很清楚嘛!没被打懵!”

    任天涯怒瞪着他。

    “我答应过的,自然没问题。”杨根硕点点头。

    任天涯再松了口气,收回这一个亿,自己这一顿也算没白挨。

    而且,对自己,对师门,也是个交代。

    起码,自己没有办事不力。

    至于师门会不会息事宁人放过杨根硕,那就不是自己考虑的事情了。

    “但是,”杨根硕突然说了“但是”,让任天涯的一颗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她问:“但是什么?”

    “但是,你必须给瑶姬解毒。”

    “不可能。”

    “嗯?”

    “呃……”任天涯咽了口吐沫,“我不是那个意思,她中的是蛊毒,我解不了,只有师门才有办法。”

    “那么,你就去找你的背后的师门,等你给瑶姬解了毒,一个亿秒转给你。”

    说罢,杨根硕就抬脚离去。

    “杨根硕,你不能这么走,难道白白打我一顿!”

    杨根硕置之不理。

    任天涯喊道:“好啊,你走,你带走她,很快你就会发现,你带走的不过是一具尸体!”

    杨根硕抱着一身鞭痕血迹的瑶姬,来到楼上大厅。

    瑶姬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因为,几乎所有内保都倒在地上。

    她不是震惊于杨根硕的武力,而是感动他对自己做的一切。

    “公子……”瑶姬的泪水再度滑下,“你为瑶姬做了这么多,瑶姬唯有用……用余生还你。”

    “不用你还,好好活着,活出你的精彩。”

    “你就是我的最精彩。”

    瑶姬双臂紧紧抱住杨根硕的脖颈。

    “不用这么紧,不痛吗?”杨根硕笑着说。

    “切肤之痛。”

    “那还不松点儿?”

    “也是切肤之爱。”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