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七章 独自上路
    走出门口,方才发现杨家的主要成员全来了。

    他们在看到瑶姬遍体鳞伤,雪白的公主裙沾满了血渍,甚至,俏脸上都有几道血痕时,一个个惊呆了。

    “都来了。”杨根硕深吸一口气,道:“老爷子,外公,我在此声明,我的行为只代表我自己,跟家族无关。”

    “屁话!”杨柱国怒喝,“你是我外孙,是我杨家人,外公还是那句话,同你共进退。”

    “外公……”尽管没打算连累家族,但是,老爷子如此掷地有声,还是让他无比动容。

    相比而言,杨顶天就差远了,到底是血缘关系太远。

    “爷爷,你表态啊!”杨语桐忍不住说道,“祭祖的誓言呢!不是说好了同气连枝的?”

    “桐桐!”杨孟起呵斥女儿,“女孩子家家的,不要乱讲话。”

    “桐桐。”李江安慰女儿,“这件事比较复杂,让爷爷和叔伯们处理。”

    杨根硕淡淡一笑:“桐桐,你有心了,但还是不要让家里为难,这件事的确比较复杂,可能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杨语桐一下子挣脱开母亲的手,跑到杨根硕面前。

    “大牛,我是你表姐,我的命是你救的,我跟你共同进退。”

    “桐桐,回来!”李江气愤地叫道。

    “大牛,”杨文骥一步步走来,“我对你心服口服,现在依然是,我想,杨家的第三代想要有点出息,唯有靠着你的领导,所以,我跟桐桐一样,跟你共同进退。”

    “文文!”杨仲连喝道,“你要气死我,还有你爷爷吗?”

    “爸,爷爷!”杨文骥一脸痛楚,“作为嫡孙,我很有压力,你们都以为我只是为了提升修为,然而,你们有没有想过,我提升修为的目的又是什么,我们的家族沉寂太久了,每况愈下,我提升修为,是想要带领家族重现辉煌,再次腾飞啊。”

    杨文骥的肺腑之言,震动了全家。

    杨顶天也是一阵动容。

    他面皮颤动,嘴唇颤抖,显然情绪非常激动。

    “爷爷!”杨语桐叫道。

    “爷爷!”杨文骥叫道。

    他们想着趁热打铁。帮助爷爷下定决心。

    杨顶天闭上了眼睛:“桐桐,文文,不是爷爷没有热血,实在是此事牵扯太广,而爷爷肩头背负太多,所以,”

    他睁开眼冲着杨根硕深深地一个鞠躬,“大牛,你帮助我家良多,而我……老头子对不住你!”

    杨柱国咽了口唾沫,刚要说什么,被杨根硕一声“外公”制止了。

    “老爷子,你这样,我如何承受得起。”杨根硕冲着杨顶天道,按照亲戚关系,他应该喊叫二外公,不过,感觉叫起来有些拗口,想来以后叫的机会也不是很多。

    看到这个结果,杨语桐眼前通红,显得很是气愤。

    杨文骥却是轻轻一叹,作为一个注定要继承家族的男人,他多少还是可以理解爷爷的苦衷的。

    顿了顿,杨根硕看着杨柱国道:“外公,你也不应该冲动,你同样担负着整个家族。”

    “大牛,我……”

    “我们是家人!”杨林截断了父亲的话头。当然,也说出了父亲的心声。

    杨根硕眼眶一热:“正因为如此,我更加不能让你们介入进来。说到底这件事我多少还是有些任性!”

    “公子……”

    杨根硕摇头,看着瑶姬,“但,人这一生,总该任性上几回合吧!”

    “所以,回家的路上,我一个人走。不对,”他摇摇头,“还有瑶姬。”

    斜斜的雨丝里,他抱着一个女孩,大步前行,身影却是那么孤独。

    杨语桐捂着小嘴,失声痛哭。

    其他人默默无语。

    龙慕云缓缓走出天涯海阁,也是眼圈通红。

    ……

    带着瑶姬回到杨家,一路抱着她直奔小院。

    因为一身血衣,自然引人注目。

    瑶姬也一次次表示自己能走,但杨根硕就是不放。

    走进屋子,黎彩霞一声惊呼,“瑶姬,可怜的孩子,快让妈看看。”

    “干妈,没事的,只是皮肉伤。”瑶姬强笑着安慰黎彩霞。

    杨根硕小心翼翼把她放在床边,回头关上门,再来到床边,直接上手,刺啦,撕开瑶姬的裙子。

    黎彩霞又是一声惊呼。

    杨根硕面容冷峻,找出药箱,给瑶姬上药。

    黎彩霞抚着胸口,心说原来如此。但,要不要这样。

    杨根硕取出来的,还是杨顶天赠送的黑玉断续膏。

    盖子打开的一刻,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便充满了整个房间。

    墨玉一般的药膏,涂抹在瑶姬的伤口上,她马上感到一阵清凉,就不疼了。

    杨根硕动作很快,但脸却是越来越冷,手还有些颤抖。

    瑶姬伤得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他后悔,自己下手还是太轻太有分寸了。

    “公子,我没事。”瑶姬说。

    杨根硕没说话,只是给瑶姬所有受伤的部位全部涂抹一遍,然后找到一件大红的裙子,为她穿上。

    接着,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阿姨,小云一会儿就回来,我跟瑶姬先走一步,咱们西京汇合。”

    “哦,好的。”黎彩霞能够想到是什么事儿了。

    “那两颗回还丹,只要按时服用,您的身体就会痊愈。”

    “嗳!”黎彩霞点点头,眼圈通红。

    杨根硕很快收拾好了东西,只有一个小背包,他背在了肩头。

    然后,目光落到那十颗丹药上面。

    想了想,留下五颗,并留书一封。

    做完这一切,他再次打横抱起瑶姬,“我们走,阿姨再见。”

    “一路……顺风。”黎彩霞挥了挥手。

    杨根硕来到后院,还是选择了一辆奥迪a6。

    那些扈从不明所以,他挥挥手:“我先走一步,大家西京再聚。”

    扈从们隐约感觉到了什么,自发结队送行。

    面色沉重,异口同声:“表少爷一路走好。”

    “靠!”杨根硕笑骂,“都给老子闭嘴,怎么弄得跟遗体告别似的。”

    几人连连摇头,自己掌嘴:“一路顺风。”

    奥迪开了出去,杨根硕左手伸出车窗,挥了挥。

    ……

    车子驶出杨家,驶出市区,直奔高速口。

    上高速前,他停了一下,给杨莲霆去了个短信。

    接着,又给丐帮少帮主,同时也是他的兄弟雷震发了个一个,这个短信,主要是询问娼门的情况。

    娼门分属三教九流中的下九流,应该比丐帮还不如。

    所以,他毫不担心。

    做完这些,方才驶入高速口。

    他摇摇头,人生的第一次京都之旅,就这样结束了。

    万万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

    副驾上,瑶姬轻声说:“公子,瑶姬给你带来太多麻烦了。”

    杨根硕笑了笑:“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值钱。”

    瑶姬也笑了笑:“好,以后瑶姬用这副身体为公子赚钱还债。”

    “我舍不得。”他摇头,提高了速度。

    “可是我身上的蛊毒……”

    “解蛊毒,哪家强,西京找小杨。”

    瑶姬一愣,这词儿好熟悉。

    杨根硕笑了笑:“我是万蛊之王。”

    ……

    天涯海阁。

    大厅里,内保们互相帮助,能动的给不能动的上药,然后彼此上。

    至于去医院,根本没那个概念。

    他们也有自己的地下诊所,设备和技术都不比医院差。

    任天涯的卧房。

    除了任天涯,还有王八和前台妹子小朱。

    任天涯脱了裙子,只穿着小衣,露出一身伤痕,让王八给她上药。

    这个药也不是凡品,是师门的独门金疮药。

    然而,王八身上本身有伤,加上笨手笨脚,总是将任天涯弄得很痛。

    “滚!王八蛋,你这么笨,怎么不去死!”任天涯怒喝,“小朱,你来。”

    “是!”小朱接过了药盒子。

    王八万分委屈,拿着一盒药,回到房里,对着镜子上药,好几次,都抹在了镜子上面。他很懊恼,原来阁主没说错,自己真的很笨。

    ……

    京都黎家。

    黎泓俊兴冲冲来到了黎鸿燊面前。

    “爷爷,好消息。”

    “什么事儿?”

    “是这样的……”他将杨根硕在天涯海阁的所作所为全部说了一遍,当然着重强调的是,杨根硕已经带着那个风尘女子,撇开了杨家,独自上路。

    “呵呵呵……”黎鸿燊笑了,“还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却不是为了龙慕云那个……女人。”

    黎鸿燊终究还是照顾孙子的面子的,按照他的本意,是想说“贱人”的。

    “爷爷,你认为任天涯能够咽的下这口恶气吗?”

    “当然不能,她可是一个女人!”黎鸿燊笑了笑,“我想,娼门必定有所举动。”

    黎泓俊点头道:“杨根硕如今一个人上路,哦不,还带着一个累赘,简直如同落荒而逃的丧家之犬。”

    黎鸿燊看着孙子,“你的意思是……痛打落水狗?”

    黎泓俊面容狰狞:“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啪!

    黎鸿燊突然拍了一巴掌。

    下一刻,黎耀阳从虚空中出现,“义父,请吩咐。”

    “去,痛打落水狗。”

    “是。”黎耀阳就要离去。

    “慢着,”黎泓俊叫住他。

    “嗯?”

    “务必让他饱尝痛苦。”

    “如你所愿。”

    话音未落,黎耀阳便消失了。

    ……

    天涯海阁,任天涯也了解到了杨根硕的最新动向,于是,她同师门取得了联系,并且告知了一切。

    师门让她不用管了。

    紧跟着,她接到黎泓俊的电话。

    “有事说事。”任天涯心情相当烦躁。

    “听说阁主受伤,鸿俊想要登门问候。”

    “不需要!”

    “杨根硕那厮太过分了,阁主怎么说也是一位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吧!他怎么就下得去手。”

    “黎泓俊,你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就不要绕弯子了。”

    “好!阁主不愧是女中豪杰。现在,我们拥有同仇敌忾的理由了吧!”

    “那么你鸿俊少爷的诚意呢!”

    “三千万,另外,一名地阶巅峰的高手已经上路。”

    “呵呵……嘶——”任天涯刚笑了两声,就牵动了脸上的伤口,倒吸一口凉气,“好,你的诚意很足,我已经汇报了师门,师门必有所动。”

    “好,让我们拭目以待。”

    “静候佳音。”

    ……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