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九章 家族核武
    杨语桐倒下去的一刻,能量风暴也戛然而止。

    “桐桐!”李江一声尖叫,扑到了女儿身边。

    其他人也纷纷围来。

    一个个都是心有余悸。

    杨语桐白袍之下,穿着篮球宝贝那种小衣和安全裤,是以,虽然白袍崩毁,却也没有怎么走.光。

    “啊!”

    只是一下触碰,李江便发出惊呼。

    胖长老一把抓住杨语桐的脉门,却没想到竟被震开。

    老脸一红,带上功力,再次抓去。

    顿时面色凝重:“脉搏如鼓,血液如沸,只怕……”

    李江听了,白眼一翻,软倒下去。

    杨孟起忙不迭扶住。

    李江呜的一声哭了出来:“我可怜的桐桐啊!”

    杨孟起急切道:“求几位长老救救桐桐。”

    “这是药性太强,她承受不住,我等也……”胖长老摇头叹息。

    其它三名长老也都是神情黯然。

    土行孙一般低矮的长老道:“这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代价啊!”

    “行啦!”杨顶天喝道,“桐桐都这样了,还说什么没用的风凉话!”

    “家主,我……我只是有感而发。”

    “爷爷,我试试引导桐桐的内力。”杨文骥说。

    “嗯嗯!”杨孟起夫妇不住点头,想要抓住任何一根拯救女儿性命的稻草。

    “动手啊,还等什么!”杨顶天催促。

    然而,杨文骥还没就位,杨语桐突然坐起。

    众人纷纷侧目,被她眼中那刹那的光芒刺痛。

    李江顾不得许多,连忙看向女儿:“桐桐,你……你没事吧!”

    “我……”杨语桐一阵茫然,突然抱住身子,惊叫道:“哎呀!我的衣服,你们……你们不许看。”

    说罢,她竟然整个人趴了下去。

    这是神马情况?众人目瞪口呆,一时间实在反应不来。

    “桐桐,我是妈妈,你……”

    “给我拿衣服!”杨语桐随手一推,李江竟然惊呼着倒飞出去。

    谁都没想到会闹这么一出,想要搭救,已然来不及。

    说时迟那时快。

    杨语桐手掌在地面一拍,脚尖在地上一瞪,身子如同炮弹般弹出。

    竟然后发先至,一把抱住李江。

    “啊……”李江感觉双脚踩实地面后,不停抚弄胸口,刚才那一下,她着实吓坏了。

    而只穿着紧身小衣的杨语桐,却躲在了她的背后。

    “哈哈哈……”杨顶天突然大笑。

    四名长老脸上火辣辣的,因为被事实情况打了脸。

    刚刚一直认为杨语桐将会爆体而亡的。

    然而结果呢?

    人家已经成功达到了玄阶的修为。

    难为情只有一点,与有荣焉多些,更多的是激动。

    “恭喜家主,贺喜家主。”四人齐齐拱手。

    “哈哈,同喜同喜。”杨顶天实在高兴,实在按耐不住。

    有了这一步玄阶丹,杨家何愁不兴?

    自己作为当代家主,家族在自己手中兴盛起来,那是何等荣光。

    自己势必要别子孙后代牢牢铭记。

    杨孟起终于反应过来,“父亲,几位长老?桐桐成功了?”

    “成功啦!”杨顶天抓住儿子的手,激烈的摇晃,借此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

    杨孟起不敢相信,喃喃自语:“我女儿是玄阶高手了?”

    胖长老摇头晃脑:“之前的能量风暴恐怖如斯,只怕已经达到了玄阶中期的级别。”

    “天哪!”杨文骥也忍不住惊呼。

    “桐桐,你感觉怎么样?”李江将女儿抱在怀里,忙不迭问。

    “难为情。”杨语桐尽量往母亲怀里钻。

    李江哭笑不得,但一颗心却是放回了肚子里,听女儿的口气,至少她的头脑是清楚的。而刚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足以说明一切。

    “太好了,桐桐,你成功了,真是太好了!”李江抱着女儿,喜极而泣。

    “妈,我身上好难受!”杨语桐突然说。

    众人顿时一惊。

    “哪里,哪里难受?”李江一颗心又悬起来。

    “你摸摸,我的皮肤上,这暗红色油油的东西都是什么啊?”

    “这……”李江一摸,还真是,当下放心了很多,也终于理解了女儿所说的难受。

    这么多分泌物,毛孔都堵塞了吧!能不难受?

    “这是体内的杂质!”杨顶天一语道破,“桐桐,你服用丹药,修为提升的同时,经脉骨骼甚至脏腑都得到了净化,这些是净化过程中排出来的杂质。”

    “咦,难怪一股怪味儿。”杨语桐一脸嫌弃。

    李江忙不迭道:“乖女儿,走,妈妈带你去洗澡。”

    “好,快走快走,洗完澡,我就去帮助大牛分担火力。”杨语桐拉着母亲的手,就要跑步离开祖宗祠堂。

    “站住!”杨顶天喝道。

    杨语桐母女连忙站住,不明所以。

    杨顶天摇摇头:“桐桐,你以为你的玄阶修为很厉害吗?就你这样的,还去援助大牛,你去了,只能是拖他后腿。”

    “为什么!”

    “敌人知道大牛的修为,那么,会派炮灰去吗?也许有,但绝不会多。”杨顶天摇头道,“而你,只是拥有了玄阶修为的内力,或许,防御勉勉强强,但攻击力几乎没有,为什么,因为你没有修习任何匹配的功法,光有内功,没有招数,遇到同级的,都没胜算。”

    “那怎么办,我吃丹药又是为了什么,难道在我实力提升之后,依然什么都不做?”

    杨顶天叹了口气道:“桐桐,你的确什么也不用做,因为,我们全家已经决定介入。”

    “家主,请吩咐。”四大长老齐齐拱手。

    杨顶天抬头挺胸,深吸一口气:“四大长老听令,命令尔等率领家族精英,一路护送大牛回到西京,即刻动身,不得延误。”

    “是!”四个老头齐声说道,久违的热血再次沸腾。

    目送四大长老离去,杨顶天扭头看向孙女:“桐桐,爷爷的安排,你可还满意。”

    杨语桐捂着小嘴,不住点头。

    “那就好,跟妈妈去吧!”杨顶天摆摆手。

    杨语桐终于顺从地跟着母亲走了。

    杨顶天道:“大牛就如同咱们杨家的核武器,他绝对不容有失,只要有大牛在,杨家必定如日中天。”

    现场几个人都是一阵激动。

    杨顶天走进祠堂,看着祖宗牌位碎了一地,忙不迭祷告:“惊扰了列祖列宗,真是罪过罪过。”

    ……

    杨语桐坐在高高的木桶里泡澡,水面上飘满了鲜艳的玫瑰花瓣。

    她轻轻的撩着水,轻轻的搓揉着柔滑紧致的肌肤,显得非常惬意。

    身体里有了内功,感觉就是不一样。

    仿佛有了使不完的劲儿,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是一级棒。

    手拿葫芦瓢,将一瓢又一瓢的热水浇在头上,顿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看一看洗去污垢的肌肤,差点惊呼出来。

    之前也很白的,但现在是又白又润,仿佛泛着光。

    自己都爱不释手。

    这时,听到门外响起脚步声,她道:“妈,我要穿猎装。”她还想着去追杨根硕呢!

    “桐桐,是我。”

    “是你!你来干什么!”

    杨文骥叹了口气,“恭喜你,还有,再次对不起。”

    “你走吧!”

    “桐桐,我错了,我们曾经那么好,我非常珍惜我们的兄妹之情,难道,你就不能再给哥哥一个机会。”

    “呵呵……”杨语桐冷笑,“你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丹药,居然差点将我送上黄泉路,这就是我的哥哥,这就是叫珍视我们的兄妹之情!”

    “你说的都对!但哥哥当时钻了牛角尖啊!我还曾经严重的伤害了大牛呢!他都原谅我了。”

    “你想让我跟他一样大度?”

    “我只是觉得自己很可笑。”

    杨语桐未置可否。

    杨文骥道:“我千辛万苦,费尽心机,甚至不择手段,方才得到的丹药,大牛却一口气送出五颗。我还天真的以为人家会跟我争呢!但是现在想想,他大度也是有理由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

    “桐桐,我想说,不知所谓的过去,就让他过去吧!你现在修为提升了,心胸也应该跟着变得宽广。哥哥对不起你,但哥哥发誓,伤害你的事,一生只有一次,以后,哥哥会用生命呵护着你。”

    杨语桐没有回答,但已流下泪水。脑海里回想起两人骑竹马弄青梅你撒尿我和泥的温馨画面。

    “桐桐,洗好了……”李江一家跨进门口,看到了杨文骥,顿时寒着脸问,“你还来做什么?”

    杨文骥吸了吸鼻子,“桐桐,婶婶,再见。”

    说罢,便转身离去。

    李江走进去,看到女儿红着眼圈,她问道:“怎么,他又来祈求你的原谅了?”

    杨语桐笑了笑:“以后再说吧!妈,我要去追大牛。”

    “跟爷爷和爸爸说一声,妈妈陪你一起。”

    “好。”

    ……

    奥迪a6在高速上飞驰。

    副驾上,瑶姬睡着了。

    她的伤口,因为黑玉断续膏的作用,都在快速的恢复着。

    杨根硕一直保持高度警惕。

    越是平静,他越是不敢放松。

    这是高速,而且车里还有个瑶姬,稍有差池,便是车毁人亡的局面。

    一边专心驾车,一边将目力和耳力提升到了极致。

    突然,耳朵里传来一阵尖锐的啸音。

    他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黑影迎面俯冲下来。

    直升机吗?终于来了啊!

    他露出一抹冷笑,一把方向,车子驶入匝道,下了高速。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