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章 无关爱情
    ,!

    杨根硕感觉有些奇怪。

    自己的目力,至少看出去一公里远。

    赶得上一些军用望远镜。

    而一公里外,那家直升机,显然是冲着自己来的。

    对方怎么会准确无误的跟上自己?

    这是杨根硕感到奇怪的地方。

    他眉头一皱,看了眼身旁的瑶姬。

    瑶姬仿佛心有所感,醒过来,并且坐直了身子。

    “睡得怎样?”杨根硕轻声问。

    “从没有过的好。”瑶姬笑着说。

    “身上还痛吗?”

    “几乎不。”然后她秀眉微蹙,“下高速了吗?”

    “是尾巴跟上来了。”杨根硕淡淡道。

    “娼门的人!”瑶姬惊呼。

    “应该是。”

    “在哪里?”

    “天上。”

    “天上?我怎么看不到。”瑶姬望着晴朗的天空,莫说直升机,一片云彩都没有。

    “你眼力不够。”

    “那我们现在……”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公子……”看到他淡定的笑容,瑶姬就想哭。原本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都跟他无关,只要他放弃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杨根硕摇摇头:“放心,我一定不会丢下你,哪怕是杀出一条血路,我也要带你回到西京。”

    瑶姬摇头,泪水滑下:“公子,要不你还是一个人走吧!”

    “傻妞!”杨根硕伸手在她头上揉了揉,“我不只是掳走你,还鞭打了任天涯,算是打了娼门的脸,他们怎么会轻易放过我?”

    “都是因为瑶姬!”瑶姬哀哀而泣。

    “好啦!”杨根硕温言安慰,“瑶姬,问你件事儿。”

    “什么?”

    “你没被植入什么东西吧!”

    瑶姬拧起秀眉,显然一下子没听明白。

    “比如芯片、追踪器什么的。”

    瑶姬还是一脸懵懂。

    “这么说吧!”杨根硕无奈笑了笑,“我们在高速上飞驰,一路一百四的速度,他们虽然有直升机,但是怎么能准确无误的找到我们?”

    瑶姬立刻瞪大眼睛:“公子,我明白了,是蛊虫。”

    杨根硕一拍脑袋:“我早该想到的。看来,要尽快将你体内的蛊虫解决掉。”

    “公子,你真能解蛊?”

    杨根硕笑笑,从怀里摸出一个吊坠,“蛊王在此。”

    瑶姬耸耸肩,表示没看明白。

    杨根硕也没多做解释。但却在想,或许这次是个机会。

    这应该是城乡结合部,两边大片大片的麦田,却空无一人。

    他缓缓停车,熄火。心想,就将这里当成战场吧!

    “公子……”

    “守株待兔。”

    “万一来头狼呢?”

    “那我就化身猛虎。”

    杨根硕笑容中的自信,让她芳心一颤。

    ……

    杨柱国一家,还有龙慕云母女,一行六人一同上路。

    一个个哭丧着脸,沉默寡言。

    尤其是杨柱国,他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外孙,可是宝贝得紧,何况,杨根硕又如此出息,简直就是家族的骄傲。

    若是他知道自己兄弟杨顶天的评价——家族核武,不知作何感想。

    杨根硕犯下的这件事情,缘于年轻人的任性,跟他这个做外公的关系不大。

    可是,杨柱国还是满心自责,心想,若是没带大牛过来京都,就没有这档子事儿了啊!

    要是杨根硕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到九泉之下,也没脸见自己女儿了。

    杨林一家三口的心里也非常不好受。

    他们早已接受了杨根硕,将其当做家庭成员的一份子。何况,杨根硕还为他们父子解去了蛊毒。

    他们心里,说感恩戴德,都不为过。

    杨根硕抱着瑶姬,独自离去,那带着些许悲壮的一幕,不时地浮现在眼前,每每此时,他们都是心如刀绞。

    再想想来的时候,一家五口,有说有笑。

    现在却只是四口人回去……

    痛心,而且无奈。

    四口人都坐在奥迪a8里,除了唉声叹气,就是默不作声。

    另一辆奥迪a6上,坐着龙慕云母女。

    龙慕云拿着手机,目光盯着屏幕,屏幕上一个小点,已经停下不动了,距离他们不过五十公里的样子。

    她抓着手机,咬着唇皮,因为太过用力,手机颤动起来。

    然后,另一只手被母亲黎彩霞拉起,握住。

    她诧异地看向母亲。

    黎彩霞温婉地笑道:“有什么话,可以对妈妈说。”

    龙慕云的手背猛地按在了唇上,黛眉紧蹙,眼圈通红。

    “妈,大牛帮了我很多次很多次,这一次,我不应该对他置之不理,但是……”

    “但是妈妈的身体已经逐渐好转,我会按照大牛的吩咐按时服药。”

    “妈……”龙慕云淌下热泪。

    “傻孩子。”黎彩霞抬手替女儿拭泪,“不用担心妈妈,想做就去做吧!哪怕,无关爱情。”

    龙慕云瞪大眼睛看着母亲,黎彩霞温婉的点点头:“自己小心。”

    “嗯!在杨家等我。”龙慕云重重的一点头,冲司机吼道:“停车!”

    那名司机激动地说:“龙小姐,带我一起去,我要救表少爷!”

    “车子给我,带我妈上另一辆车,快!”

    “是。”司机左手伸出去,打了几个手势,然后靠边停车,果然,后面一辆空车靠过来,停下来。

    龙慕云忙不迭下车,坐进驾驶位。

    然后一扭头,看到母亲鼓励的眼神。

    她一把将门推开,疾走几步,同母亲紧紧的抱在一起。

    “没事,去吧!”黎彩霞拍打她的后背。

    “妈,对不起!”龙慕云死死咬着下嘴唇,然后放手,毅然转身,上车。

    发动机一阵轰鸣,车子飚出去。

    后视镜里,母亲的身影越来越小。

    龙慕云的视线,已经被泪水模糊。

    ……

    “咦!”a8的司机发出一声惊讶。

    曲慧芳也发现,一辆自家的车冲到了前面。

    杨有福问道:“怎么了?”

    司机回答:“四号车加速走了。”

    “什么?”杨莲霆知道,四号车上乘坐的是龙慕云母女。

    表弟在那种情况下,将这对母女托付给自己,若是照顾不好,将来如何向他交代。

    “问问,怎么回事?”杨莲霆着急的喊道。

    司机连忙打出手势,然后,那名司机加速上来,并排行驶,同时,汇报了情况。

    “老爷,龙小姐去找表少爷了。”杨有福道。

    杨柱国猛然坐直身子:“这么说,她知道大牛的位置!”

    杨莲霆眯起眼睛,“她是特殊部门的人,或许在大牛身上或者手机上做了什么手脚。”

    车子里一阵沉默。

    “我想……”杨家三代,三个男人同时发声。

    “爸,你先说。”杨林道。

    “爷爷,你先。”杨莲霆点点头。

    杨柱国一脸纠结:“要不,还是你们先说吧!”

    杨林点点头:“好,我说。父亲,慧芳,还有壮壮,你们都是我的家人,我不希望你们受到任何伤害,大牛,也是一样,他是我们的家人。”

    杨林抿了抿嘴唇,眼圈泛红道:“我们西京杨家以信义为先,若是家人遇险,却因为种种顾虑,而不施以援手,以后又何以立家。”

    “爷爷,爸说的,也正是我想说的!”杨莲霆身子颤抖。

    杨柱国动容了,热泪滚滚:“我原本不该自私,但是,现如今,我必须这么做,有福,命令停车。”

    “是!”杨有福也是一阵激动。

    车队很快停下了。

    黎彩霞被请到了奥迪a8上。

    杨莲霆忙不迭问道:“阿姨,龙校长如何知道大牛的确切位置的?”

    “手机上一个软件。”黎彩霞如实说道。

    “您跟女儿联系的上吗?”

    “可以。”

    “大妹子!”杨柱国颤声道,“大牛遇险,我们全家通过讨论,一致决定前去营救。”

    “好,太好了!”黎彩霞由衷的感慨道。

    “但是,我决定派人送你先走。”杨柱国道。

    “老爷子,如果不麻烦,请带上我。”黎彩霞弱弱地哀求。

    “家主,我们都要去营救表少爷!”几名司机异口同声,脸上是激动和着急。

    杨柱国又一次动容了,“好,我们一起去!”他声如洪钟道,又冲着黎彩霞说,“大妹子,你跟女儿取得联系,为我们指路。”

    “嗳!”黎彩霞激动的直掉泪。

    车队重新出发,很快,车速就上到了一百三。

    这还是考虑到杨柱国在车上的情况,否则,这帮司机二百都敢开。

    救人如救火,这一刻,谁还在意违章。

    黎彩霞轻而易举打通了女儿的手机。

    “妈,怎么了?”

    “小云,给妈妈发一个定位,大牛外公一家也要去。”

    “啊?你告诉他们的?”

    “不是,是他们主动问我的。”

    “大牛会怪我的。”

    “龙校长,”杨莲霆一把夺过手机,“请你给我们一个位置,让我们跟着你,大牛是我们的家人,无论情势多么恶劣,我们也不能不管他,我们要帮他,哪怕尽我们绵薄之力,这是我们全家一直通过的结果。”

    “好!”龙慕云颤声说,“你们跟着我。”

    发出一个位置,她丢掉手机,放肆的大哭。

    杨家这份可贵的亲情,把她感动的一塌糊涂。

    ……

    奥迪a8上,杨柱国一个劲儿催促司机快点,再快点。

    司机慢慢将车速提到了一百五。

    他这辆车就像军队里的中军,全军都看它行事。

    于是,整个车队都提高了速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