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一章 围点打援
    ,!

    杨柱国开始安排:“慧芳,你懂的一点防身功夫,龙小姐的母亲身体不好,一会儿由壮壮保护你们两个,一旦打起来,你们离得远远的。”

    “爷爷……”杨莲霆想要争取战斗的机会。

    “壮壮,听爷爷安排,保护他人,也是很重要的任务。”杨林对儿子说。

    “好吧!”杨莲霆多少还是有些不情愿。

    突然,杨柱国的手机响了。

    杨有福拿起来看了看,惊讶道:“老爷,是杨顶天。”

    杨柱国眯起眼睛,接通了道:“什么事?”语气颇有些不耐烦。

    “大哥,我们是一家人,大牛也是我们的家人,我决定,倾尽全族之力,帮助大牛度过难关。”

    杨柱国脑袋一阵晕乎,杨顶天的后半句话,他都没听进去,“老.二,你说什么?”

    “大哥,我说,我已经以家主的身份,派出四大长老,以及族内精英,营救大牛。”

    “可是为什么呀!”杨柱国哭喊。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老.二,谢谢你,谢谢你。”

    “跟大牛取得联系,给四大长老一个确切的位置,我会让长老跟你联络。”

    “好。”

    杨柱国拿着手机,激动的语无伦次,“好太好了,京都杨家全面介入,这一仗,未必没得打。”

    其它几人也是一阵激动。

    很快,又有电话进来。

    “杨柱国吗?我是京都杨家大长老。”

    “大长老您辛苦啦。”

    “客气,现在把精确的位置发过来。”

    “好。”杨柱国冲黎彩霞道:“大妹子,咱们加个微信,把你上面的位置发给我。”

    突然,听筒里传来一阵巨响。

    杨柱国对着手机吼道:“大长老,怎么回事?”

    “柱国,我们受到了袭击,人没事,但车子毁了,看来,有人阻止我们。”

    “什么人?”

    “现在还不清楚,很多人。”

    “小心!”

    杨柱国叮嘱一句,那边再无回应。

    “该死!”他一拳砸在门上,将车门砸进去一个深坑。

    “爷爷……”

    “四大长老受到阻截,车子毁了,很多人包围了他们,很显然,他们是指望不上了,真是白欢喜一场。”

    杨林眯起眼睛道:“对方好大一盘棋,还用上了围点打援,父亲,只怕对方不是一波势力。”

    “你的意思是……”

    “黎家。”杨林说道。

    黎彩霞红着眼睛直摇头,“都是因为我们母女。”

    “大姐,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曲慧芳安慰黎彩霞。

    杨柱国握拳道:“既然别人指望不上,我们就自己去!”

    “是啊,幸亏没人阻截我们。”杨莲霆说道。

    就在这时,嘭!

    第一辆车,被迎面过来的车子撞飞出去。

    当然,对方也不好过,一路翻滚进了农田。

    车队连忙降速,直至停下。

    然后,他们发现,那辆损毁严重的车子上,一个人急速奔来。

    “保护老爷!”杨有福大喝一声,率先冲了出去。

    其它司机,瞬间转换成保镖的身份,拱卫在a8周围。

    杨莲霆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心说,自己这张嘴,真是贱哪!

    很奇怪,今天这高速路,好像是成了杨家的专用道路,几乎没见到旁人。

    对方是个中年人,刚刚那一次激烈的碰撞,杨家是司机生死不知,人家却安然无恙。

    杨有福冲过去,被人家一拳打得倒退数步,咳嗽连连。

    “有福!”杨柱国推开车门,就要上前帮忙。

    “去,帮助福伯!”杨莲霆连忙支走三名司机。

    然而,四人还不是人家对手。

    尤其三名司机,都挡不住一招,便被击倒在地。

    杨有福只是苦苦支撑。

    “你是谁!”杨柱国隔着窗子喊道。

    对方突然一记重拳,将杨有福打得倒地,再也起不来,然后方才呵呵笑道:“黎家黎耀阳!”

    “果然是黎家的人!”杨柱国咬牙切齿,“你们来凑什么热闹。”

    “杨根硕给了我们家族莫大的耻辱,如今,他成了落水狗,我们自然不会放过痛打的机会。”

    “你有种去找我表弟呀!拦着我们,算什么本事。”杨莲霆讽刺道。

    “哈哈哈……”黎耀阳不为所动,“自然有人去拿下他,而我的任务,就是拦住你们,羞辱你们。”

    黎彩霞只是哭。

    “有福!”杨柱国就要出手。

    “父亲,我来。”杨林要出手。

    “爸,我来。”杨莲霆拉住父亲和爷爷。

    “唉!”杨柱国一声长叹,在座的全部加起来,也不是人家一个人对手,这道阻拦,他们根本通不过啊!

    如此着急的想要去援助大牛,现在想想,去了,又能有什么用处?

    就在这时,一架直升机从天而降。

    足有三十米的高度,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一跃而下。

    杨柱国一家目瞪口呆。

    因为他们看清了来人。

    男的是杨文骥。

    让他们惊讶的,却是杨语桐,她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怎么能够?

    二人凌空直扑黎耀阳。

    黎耀阳弄不清虚实,连忙退后几步。

    杨语桐轻盈落地,冲着杨柱国喊道:“大爷爷,我们兄妹拖住他,你们走!”

    杨柱国一咬牙:“开车。”

    杨文骥,杨语桐双双扑向黎耀阳。

    车队得以顺利通过。

    ……

    杨根硕等了良久。

    这是一架小鸟直升机。

    名叫小鸟,实则上也不是很小,

    包括主操、副操,一共有六个座位。

    但此时,只有两个人。

    一个年轻的驾驶员,一个头发灰白五短身材的老者。

    舱门打开,老者坐在门口,双脚吊在空中,一副漫不经心的拽样儿。

    “赵长老,您有多久没有下山了?”年轻人声音里透着崇敬。

    身为娼门三大长老之一的赵日天,主管娼门位于世俗间的生意,一身功夫高深莫测,深得门中弟子尊敬。

    “上次出来,是十年前了吧!”

    “让您出来对付一个地阶的年轻人,我看分明是高射炮打蚊子。”

    “呵呵,你小子比喻的倒是形象。”

    “那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吃了熊心豹子胆,不但掳走了咱们的摇钱树瑶姬,还重伤了任阁主,简直罪该万死。”

    “正因为我门从未受过如此赤果果的挑衅,是以,门主才派我下山,以雷霆手段,诛杀此人,同时震慑各界。”

    “对付一个年轻人,我想赵长老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但是,直接击杀,是否太便宜他了。”

    “嗯,此言有理,不如带回去,剥皮拆骨。”

    “唯有如此方能震慑各界,让他们知道,我们娼门不是好惹的。”

    “就按你的意思。”

    “赵长老,他们停下来了。”

    “嗯?”

    “我看八成是觉得逃也逃不掉,所以索性束手待毙。”

    “哈哈哈……”赵日天放声大笑,“这就没意思了。”

    “赵长老威武!”

    “这里毕竟是世俗界,咱们必须速战速决,然后将他们两个带走。”

    “好。”

    “降到五十米,悬停在奥迪正上方,对准些。”

    “没问题。”

    ……

    透过天窗,杨根硕看到直升机悬停住了。

    他一只手放在了瑶姬肩头。

    瑶姬微感诧异,目光从他的手掌转移到了天窗。

    可是,她只看到了一个直升机的轮廓。

    杨根硕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甚至,老头儿腮帮上一个痦子上的几根白毛,都没逃过他的眼睛,可谓纤毫毕现。

    下一刻,老头落下了,竟然是自由落体运动。

    杨根硕眉头皱起。

    瑶姬惊呼:“赵日天!”

    “谁?”

    “三长老。”

    轰!

    赵日天落在车顶。

    巨大的冲量,令玻璃粉碎,轮胎爆裂。

    车顶也凹陷下去。

    若非赵日天双脚有意识踏在门框上,都有可能直接进到车内。

    杨根硕只是一阵耳鸣。

    瑶姬却是脸上一红,但那股强烈的不适,顷刻就被一股醇和的暖流压制下去。

    她终于明白了杨根硕搭她肩膀的原因。

    杨根硕又是判断失误,没想到这老头如此先声夺人,还真是对得起他的名字——赵日天。

    “哈哈哈……小子,还有气儿吧!不用爷爷拉你出来吧!赶紧下车,爷爷我饶你不死。”赵日天一阵呱噪。

    杨根硕一脚踹掉驾驶侧的车门,自己先下车,又将瑶姬拉出来。

    “嗯?”赵日天一愣,这两人的精气神很好啊,哪里像受到重创的样子。

    那直升机停在数十米外,戴着墨镜的司机同样也是一愣。

    刚刚,赵日天从天而降,威力不亚于一发炮弹,奥迪车都毁了,就很能说明问题。

    按道理,车里的人不被活活震死,也应该七荤八素才对。

    可是两人好像啥事儿也没有。

    “老头儿,你这个造型也摆到几时,累不累?”

    杨根硕冲着依旧以马步姿势蹲在车顶的赵日天说道。

    “哇呀呀!小子,有两下子嘛!”赵日天一阵怪叫,“不过这样,就更有意思了。”

    “老头儿,你有没有父母长辈?”杨根硕突然问道。

    “啥……你说啥?”赵日天挖着耳朵,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

    瑶姬也是有些诧异地看了眼杨根硕,不过很快,目光再次转移到赵日天身上,这位三长老恶名昭彰,她打心里的害怕,抓着杨根硕的小手紧了又紧。

    杨根硕摇摇头:“跟脑袋不灵光的人说话真费劲。”

    “你说我笨!”赵日天点着自己的鼻梁,怒发冲冠。

    “你知道这辆奥迪多少钱吗?”

    “不……不知道,但是跟老夫又什么关系?”

    赵日天浑然不觉,自己准备速战速决的初衷,完全被这小子给带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