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四章 如果有下辈子
    偌大的一片麦田间。

    停着一架直升机。

    还有一辆奥迪的框架。

    一个生死不知的男人。

    一个身着红裙的女子。

    一老一少两个缠斗的男子。

    两人滚来滚去,画面叫瑶姬无法直视。

    但很显然,他们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会儿,都是灰头土脸的。

    “臭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修为?”赵日天问。

    “你猜。”杨根硕答。

    “你分明不是地阶。”

    “谁跟你说我是地阶。”

    “特么的,情报有误。”

    “谁给你的情报?”

    “无可奉告。”

    “我比你年轻。”

    “你想耗死我?”

    “知道就好。”

    “老夫给你来点真格的。”

    “拭目以待。”

    赵日天开始大口吸气,进的多出的少,眼看着肚子鼓胀起来,就像个气球。

    “蛤蟆功!”杨根硕惊呼。

    “小子,有点见识,可惜不是。”

    赵日天继续吸气。

    刺啦!

    衣服先破了,露出长毛的黑肚皮。

    他老脸一红,舌绽春雷:“破!”

    随着赵日天这一声吼。

    杨根硕的双手和双腿都是一震。

    如遭电击。

    再也锁不住了。

    赵日天一下子逃开,站了起来,肚皮迅速恢复了原状。

    杨根硕也爬起来,双腿发麻,双手居然还有痛,低头一看,虎口都裂开了。

    “厉害。”杨根硕竖了个大拇指。

    “你真难缠!”

    “你真难日!”

    “再来。”

    “谁怕谁。”

    两人对冲,再次碰撞在一起。

    这一次,拳打脚踢,拳拳到肉。

    砰砰之声不绝于耳。瑶姬听着都疼。

    赵日天说的不错。

    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任何技巧都是虚妄的。

    而这一刻,两人棋逢对手,打得无比激烈,难分难解,却少了几分高手气象。

    一口气对攻的数百招,二人猛地分开。

    都是双手扶膝,气喘如牛累成狗。

    “不打了,不打了。”赵日天连连摆手,气喘吁吁,“咱们就此别过,我回去向门主复命。”

    “可能吗?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杨根硕也是喘着粗气说道。

    “难道咱俩要活活累死?”赵日天指着杨根硕,“你要怎样才肯罢斗?”

    “起码,起码赔一台车。”

    纳尼?

    赵日天差点一头栽倒。

    “你小子是守财奴吗?”赵日天哭笑不得,“小命都在旦夕之间,还在乎一辆车?”

    “你又弄不死我!”

    “我是弄不死你,但是,我还有师门,师门之中,高手如云。”

    “那我就更加不能让你走了。”

    “你也留不住我。”赵日天一步步向后退去。

    “你会开飞机吗?”

    “不会呀!”

    “你会飞吗?”

    “不会。”

    “那你准备走回去?”

    “要你管。”

    “其实我会开,要不,我送你呀!”

    “甭逗了。”

    两人的对白很是怪异。

    至少瑶姬这么觉得。

    但很快她明白了。

    因为赵日天正在向她移动,杨根硕故意逗比,分散对方的注意力,同时,也朝着她移动。

    这会儿,如果说以杨根硕和赵日天为端点作一条线段,那么瑶姬就站在线段的中点上。

    杨根硕蓄势待发,但凡赵日天有什么动作,他就会扑过去。

    瑶姬有些紧张,看着赵日天,一步步退向杨根硕。

    赵日天突然扭头,冲向直升机。

    杨根硕脑袋一懵。

    老小子做什么?

    他不是不会开飞机,跑过去又能怎样。

    这一刻,杨根硕有些后悔,要是带着枪多好,把直升机打爆。

    他也只是想想,上前一步,将瑶姬拉倒身后。

    “公子……你还好吗?”瑶姬担心的问。

    杨根硕深吸一口气:“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我明明看到你受伤流血了。”瑶姬认为杨根硕是故作坚强,是怕她担心。

    “流点血而已,没事的,我血多。”杨根硕摇摇头,目光注视着直升机里的赵日天。

    赵日天没去开飞机,却在那儿翻找着什么。

    “小心。”杨根硕心头一惊,将瑶姬完全挡在身后,自己刚刚想到枪械,那老小子不是带了吧!

    杨根硕哪里知道,赵日天在飞机上找一个东西,同时,还发出去一条信息。

    ……

    另一个战场。

    杨文骥倒下了,眼角和耳孔同时流出血来。

    他侧卧在地,身体抽搐着,远远地看着妹妹,心里却很平静。

    但是,不免一叹。

    “哥!”杨语桐大叫一声,跑了回来。

    杨文骥只能极其轻微,却饱含痛楚的摇头。

    扣着墨镜的黎耀阳,嘴角挽起一道弧度。

    心想,猫逗老鼠,大概就是这种心情吧!

    对方明知绝望,还要抗争,精疲力尽之后,还是绝望。

    杨语桐跑过来了,要到杨文骥的身边,首先得经过他。

    他抓住了她的撕裂的衬衣,轻轻用力。

    刺啦。

    杨语桐的上身,只剩下那件凯蒂猫的罩罩了。

    但是,她却不管不顾,一口气跑到了杨文骥的身边,蹲下,将他抱起来,将他的脑袋放在她的腿上。

    “哥……哥,你怎么样?”杨语桐失声痛哭,泪如雨下。

    “桐……桐,不哭……哭。”

    “啊!”杨语桐哭得更大声了,同时,一只手掌按在杨文骥的膻中穴上。

    “不要。”杨文骥惊呼,因为,杨语桐正向其输送内力,“桐桐,快停手,你会受内伤!”

    杨文骥没想到,杨语桐的内力相当雄浑,但是,她根本不懂得运用。

    就这么一会儿,杨文骥已经恢复了不少,可是,杨语桐根本停不下来。

    因为杨文骥的修为高过杨语桐,所以,经脉脏腑间可以储存的内力,也远高于对方。

    如此一来,即便杨语桐倾其所有,也填不满杨文骥的空虚。

    但如果那样,杨语桐会受到不可修复的严重内伤,绝对比精.尽.人.亡严重一百倍,经脉枯竭,即便不死,以后也会成为一个废人。

    要命的是,杨文骥也无法阻止。

    “桐桐,够了,停下,快停下!”杨文骥用力去推妹妹。

    “哥哥,我停不下来。”杨语桐也有了一丝惊慌,不过,也是无知者无畏,“这样也好,哥哥用我的内力打败坏人!”

    “桐桐,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不跑!”

    “我一个人跑不掉的。”杨语桐摇摇头。

    “你根本就没跑,你不想丢下我。”

    “知道了还问?”她虚弱地笑,“小时候,我不是在你的背上,就是在你的脖子上,你又何曾丢下过我……”

    杨语桐轻轻的趴在了杨文骥的胸口,但手掌依然无法移开。

    杨文骥那个穴位,就像一个吸盘,牢牢地吸住了她的手掌。

    “桐桐,哥哥就是个混蛋,这么好的妹妹,都舍得伤害,我就是个混蛋!”他顿足捶胸,嚎啕大哭,死命的想要挪开杨语桐的手,却没法做到。

    “哥,桐桐好难受,就像……就像有一次一口气献了600cc的血一样。”

    “桐桐,啊……”杨文骥嚎啕大哭。

    “啧啧,这份兄妹之情,还真是感天动地,”黎耀阳大步走来,砸吧着嘴,“也好,为你们的兄妹情锦上添花,让它变得更加荡气回肠,我送她一程。摧心掌!”

    黎耀阳抬起右手,手掌飞快的印向杨语桐的后心。

    “恃强凌弱,你无耻!”

    杨文骥大叫,这一刻,杨语桐已然陷入昏迷,可是,她的手依然如同强力胶,黏在他的身上。

    他无论如何,也推不开他,急的发疯。

    眼看着黎耀阳那一掌就要印在妹妹的后心,正对着心脏部位。

    以黎耀阳的功力,再加上恐怖的功法名称——摧心掌,杨文骥能够想象,若是妹妹中了这一掌,后果是什么——九成九的凶多吉少啊!

    千钧一发之际,杨文骥急中生智,带着妹妹翻了个身。

    黎耀阳的那一掌还是打了下来。

    以他的修为,当然可以收住。

    只是,也许在他心中,打谁都是打。

    就像宝剑出鞘,不见血不回鞘一样。

    手掌无声的落在后背。

    杨文骥毫不设防。

    几乎同一时刻,兄妹俩所剩无几的功力尽数聚于五指,他挥击出去。

    噗!咳咳……

    磅礴的力量透体而入,在他毫不设防的身体里横冲直撞,摧枯拉朽。

    杨文骥吐血连连,咳嗽声声。

    但身后,同时也有个歇斯底里的呼号。

    是黎耀阳。

    杨文骥偷袭成功,利用自己的重伤,毁掉了黎耀阳的双目。

    “啊!”黎耀阳双手拢着双眼,黑血流淌,他的呼号声中,饱含无尽的痛苦、愤怒,“可恶,我要杀了你们!”

    关云长大意失荆州,他是大意失双目。

    杨文骥还在不断咳血,他对自己的做出的成绩很满意,虚弱地笑着,紧紧地抱着杨语桐,看着黎耀阳东摇西晃,一步步逼近。

    他在杨语桐的耳边轻声说:“桐桐,对不起,哥哥哪怕用生命,也保护不了你,咳咳……哥哥发誓,到下面,一定一定好好的护着你,如果有下辈子,再做你哥哥,再护你一生……”

    黎耀阳双目失明,走路都失去了平衡,但还是准确无误的来到了二人身边,右掌带着无穷的怒火、仇恨,以及毕生的功力,就要掌毙二人。

    “住手!”一个苍老却洪亮的声音犹如炸雷。

    “啊!”黎耀阳心中一惊。

    “孽畜!”

    “休要猖狂。”

    “手下留人!”

    四个声音,来自四个方位。

    黎耀阳抱着脑袋瑟瑟发抖。

    模糊的视线里,杨文骥看到了从天而降的四大长老,长出一口气,趴在妹妹身上不动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