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五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人因未知而恐惧。

    黎耀阳亦是如此。

    双目突然失明,剧痛加上黑暗带来的巨大压力,让他无比的恐惧。

    四大长老从天而降,喝声连连,他更是未战先怯。

    平日里,四大长老联手,他也无惧。

    然而,现在不同。

    他抱着脑袋跌跌撞撞跑走。

    恰好经过最低个的长老身边。

    所谓四大长老,每个人的修为,也就跟杨文骥差不多。

    否则,当初的杨顶天,也不会感慨杨文骥尾大不掉。

    是以,四大长老大概能够推断出黎耀阳的修为,绝对在四人之上。

    然而,自然也能看出黎耀阳刚刚受伤,而且是双眼这样的要害。

    所以,土行孙一般低矮的长老立功心切,就忍不住出手了,一记勾拳砸向对方胸口。

    “停手!”胖长老制止,已然晚矣。

    高手终究是高手。

    黎耀阳感受到攻击的同时,身体本能的做出反应,防守,反击。

    一个摆臂,荡开矮长老的攻击,反手一拳,砸中对方胸口。

    矮长老直接倒飞出去,凌空喷出一口血。

    瘦长老离得最近,飞身接住矮长老,却没想到,一个巨力涌入体内,他跟着也喷一口血。

    胖长老、高长老大惊失色,却是忍住没有呼喊。

    黎耀阳这会儿冷静多了,但也不敢恋战,一步步向后退去。

    眼看着黎耀阳就要消失在视野尽头,高长老就要追去。

    胖长老一把拉住他,摇摇头,抬起手臂,一支袖箭射出。

    嗖!

    黎耀阳耳朵一动,一抬手,稳稳抓住,随手往回一丢。

    “小心!”胖长老大叫。

    但那支弩箭比去时还快,嗖的一下,掠过高长老的耳朵。

    高长老只觉得耳朵一痛,抬手摸去,摸到一手的血,才发现,耳垂没了。

    而黎耀阳趁此机会,也消失不见。

    “此人深不可测,我们还是先救人吧!”胖长老颤声而且无奈地说道。

    ……

    杨根硕全神戒备,等了老半天,赵日天方才跳下飞机。

    “瑶姬,看看这是什么?”赵日天扬起手里一根东西。

    杨根硕马上感觉到瑶姬身子一震,扭头看去,只见她的小脸也变得煞白。

    感受到瑶姬的身子瑟瑟发抖,他连忙抓住她的手,一股醇和的真气输送过去,嘴里说道:“别怕,有我在。”

    “哈哈……杨根硕,不认识吧!这可不是一根普通的笛子,是蛊器,”赵日天笑着说道:“你可知道这是用什么做成的吗?”

    杨根硕眼睛眯了眯,“难道是少女的挠骨?”

    这次轮到赵日天震惊了,他涩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嗬,”杨根硕怪笑,“还真让我说中了。”

    赵日天眼珠儿转动,目光闪烁,痦子上的白毛的无风自动。

    只因为杨根硕的话太过震撼。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他怎么会知道顶级蛊器的制作材料。

    难道他也是个蛊师?

    一瞬间,赵日天转过无数个念头。

    然后摇摇头:“这个是少女第三根肋骨做成的骨笛,是上佳的蛊器,比你口中的还要……还要高级。”

    睁着眼睛说瞎话,是需要莫大勇气的。而赵日天,显然底气不足。

    但杨根硕却毫不怀疑,“你打不赢我,拿这东西,就有胜算了?”

    “当然,上兵伐谋,比拼蛮力是最愚蠢的行为。”说罢,他将骨笛放在唇边,吹出一串刺耳的音符。

    “啊!”瑶姬双手抱头,倒在了地上。

    “瑶姬!”杨根硕马上蹲下,喊了一声,转而冲着赵日天道:“你卑鄙!”

    同时,飞出一枚硬币。

    啪!赵日天接住了。

    “哈哈……”他大笑,“你以为我是任天涯?”

    然后,屈指一弹,飞向瑶姬。

    杨根硕一把接住。

    他继续吹。

    “可恶,给我停手!”杨根硕朝他冲出几步。

    见他越吹越急,而瑶姬的情况越发糟糕,忙不迭又回到瑶姬身边。

    随着笛声越来越高亢,瑶姬的身体紧绷起来,双眼瞪大起来,面容扭曲起来。

    牙关咯咯作响,嗓子眼里发出嗬嗬的怪声,双手插进头发,仿佛要撕开头皮。

    “瑶姬……”不得已,杨根硕点了她双手和脖子上的穴道,起码让她不至于进一步伤害自己。

    “杨根硕,没用的!”赵日天哈哈大笑,“看到你的女人这么痛苦,你作何感想?你以为你能救得了她,那么我告诉你,你带走的只能是一具尸体。”

    “住手!住口!”

    “你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感受吗?五内俱焚哪!你看到没有,有东西就要从她的头皮钻出来!这就是背叛师门代价!”

    “停手!我叫你停手啊!”

    “什么,我没听清,你是在求我?”

    杨根硕看着瑶姬的模样,闭上眼睛:“没错,我求你,求你停手。”

    “哈哈哈……”赵日天大笑,“为了一个娼.妇,你居然求我,杨根硕,你到底是一往情深,还是自甘堕落?”

    “随你怎么说!我只求你停手,我要给她赎身,我答应的赎金,现在就可以划转给你。”

    “哈哈……终于妥协了吗?你不是跟任天涯说,我们不替瑶姬解蛊,你就不会支付赎金吗?”

    “你厉害,你厉害行了吧!我服,我服了。赎金,我现在就支付赎金。”

    “现在啊?一亿只怕不够了吧!”

    “你要多少,说个数!”

    赵日天竖起一只手掌,“这么多。”

    “五亿?”

    “就是五亿,怎么,舍得吗?”

    杨根硕略一沉吟:“算你狠,我答应你。”

    “哈哈……”赵日天又是一阵大笑:“你对瑶姬的深情,必定会成为江湖上的一段佳话。”

    “少废话,我要让你帮瑶姬解蛊,我可以支付费用。”

    “杨根硕,你还真是有情有义,不过很遗憾,我是个实在人,也不骗你,我解不了。”

    “好吧,给我一个账户,我给你转账。”

    “这个可以的。”赵日天立刻飞过来一张卡片,竟然是一张迪拜皇家万事达卡,属于邀请制的超级黑卡,看来是早有准备。

    杨根硕一咬牙,当即拿出手机转款。

    这个他操作过很多次,所以是轻车熟路。

    不过五分钟,赵日天便受到一条入账短信。

    他一手拿着笛子放在唇边,高度警惕杨根硕偷袭,一手摸出手机,看到短信的一刻,顿时眉开眼笑。

    杨根硕哪里顾得上偷袭,他忙不迭抱起汗出如浆的瑶姬。

    可怜的瑶姬,这一天里,已经数次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瑶姬,你怎么样?”他心疼地问。

    同时,解开瑶姬脖颈上的穴道,让她的牙床和舌头活动自如。

    但仍然没有释放她的双手。

    “公子……”瑶姬虚弱的喊了一声。

    “没事了,对不起。”

    “公子……不要这么说。”瑶姬眼圈一红,“都是瑶姬拖累公子。”

    “别说了,”杨根硕也是眼圈一红,“我带你离开,却保护不了你,你再说这样的话,只能让我更加内疚,更加的看不起我自己。”

    “公子……”

    “哈哈哈……瑶姬,你知道吗?你值五个亿呀!”赵日天心怀大畅,虽然累得半死,但这一趟,还真是没白出来。

    这五个亿,可是直接进入了他的私人账户。

    但这还远远没有完。

    于是,他直接吹出一个高八度的音符。

    “啊!”瑶姬的身子猛然一抽,牙关猛然一咬。

    杨根硕大惊失色,猛地将手指塞入她的口中。

    这是为了防止瑶姬咬断自己的舌头。

    没有意外,瑶姬狠狠地咬住他四根手指。

    十指连心,他好痛。

    若是用功抵抗,他倒是可以不痛,但极有可能崩坏瑶姬的牙齿。

    瑶姬尚未完全失去理智,她哭了,却张不开嘴。

    “呜呜……”她一边哭着,一边咬着。

    “没事,不疼!”杨根硕红着眼圈安慰,然后扭头怒视赵日天,“王八蛋,你不讲信用,出尔反尔。”

    “哈哈哈……我就是这样,你奈我何?”

    “你要钱,我都给你了,你还要怎样!难道,你还想要?”

    “够了,钱多了,就是一堆数字,我花钱的地方不多,意义不大。”赵日天不忘装个逼,然后说道,“杨根硕,我要你跪下,跪下磕头求我,这样,我就再也不吹了!”

    “公子……不要!”瑶姬摇头。

    杨根硕摆摆手,冲着赵日天道:“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小人,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你必须相信我。”赵日天作势欲吹。

    “好,好,算你狠,我相信你。”杨根硕单膝跪地。

    “男儿膝下有黄金,公子……不要!”瑶姬嚎啕大哭,“瑶姬不值得。”

    赵日天瞪大眼睛,满脸兴奋:“跪呀,继续,你跪了,我就不吹了。”

    “赵长老,你总要让我看到你一点诚意吧!”杨根硕弱弱地说。

    “也罢,我以我的人格发誓。”

    “那还是不要了,你根本没有。”

    “你……”赵日天气极反笑,“好吧,以我门主的福寿发誓。”

    “好吧,这个可以。”杨根硕点头。

    赵日天心头暗笑,他们几大长老跟门主都是面和心不和,门主的福寿恰恰是他们日常诅咒的玩意儿。

    没想到杨根硕还信了,真是太可笑了。

    杨根硕艰难的跪倒,他这双腿跪过的人屈指可数,连老不死的呀无心都没有这份殊荣。

    “哈哈,终于跪下了,很好,来,笑一个,来个特写,嗯,现在我开始录视频了,可以开始磕头了。”

    杨根硕颤抖着身子,一寸寸低下高贵的头颅。

    “公子,不要,不要啊……”瑶姬徒劳的哭喊着,眼泪都流干了。

    “赵日天,你敢玩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杨根硕咬牙切齿,这个赵日天也是变.态,非要自己跪他,瞧他那副兴奋的模样儿,真想一拳将他的脸砸成菊.花。

    突然,杨根硕眼中闪过一道光芒,他知道,那是望远镜镜片的反光。

    目光一凛,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不动声色,看着赵日天道:“姓赵的,拿好你的手机,瞪大你的狗眼,爷爷我要磕头啦!”

    “公子,别……”瑶姬依然在苦苦哀求。

    “来,来呀,本长老拭目以待,绝对给你留下终身难忘的珍贵影像。”

    杨根硕磕了下去。

    一公里外,龙慕云含泪扣下扳机。

    一颗24.2毫米直径的狙击弹,以450米每秒的出膛速度,为愤怒的火焰包裹,飞向赵日天……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