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八章 和谐不和谐
    龙慕云娴熟的操控着直升机。

    瑶姬坐在副操,一脸兴奋。

    直升机达不到客机的高度,但视野却开阔得多。

    这种俯瞰世界的感觉,令人心旷神怡。

    “龙姐姐,你开飞机的样子好酷哦。”瑶姬一脸羡慕。

    “是吗?谢谢。”龙慕云微笑说。

    如今,瑶姬跟她多了一层干姐妹的关系,亲切多了,而且,她能够看出来,瑶姬那是发自真心的赞美。

    瑶姬小心翼翼摸着仪表盘,生怕触动了什么机关,看看都觉得很复杂的样子,一脸不可思议道:“龙姐姐,这个好学吗?”

    “你想学啊?”

    “我可能学不会。”

    “哪有学不会的东西!”龙慕云摇摇头,“姐姐教你,就拿这架练手,等将来你拿个飞行执照,让大牛给买一架。”

    “真的!”

    “这还有假,以后姐姐就是中学的校长,没什么事儿,可以专心教你。”

    “龙姐姐,你真好。”瑶姬抱着龙慕云的胳膊,轻轻靠在她的肩头。

    “你可是我妈的干女儿,我的妹妹……”这一刻,她想到了黎落,昔日也是情同姐妹,不禁在心头微微一叹,“况且又是这么的漂亮乖巧,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啊!”

    瑶姬温柔的笑了。

    看到她们相处的如此和谐,杨根硕很是欣慰。

    他说:“小云,留你下来是多么的明智的选择啊!”

    “什么意思?”

    “你会开飞机呀!这不是免费司机。我都不会,你也教教我,我跟瑶姬一起学。”

    “好啊好啊。”瑶姬兴奋地拍手。

    “我没意见。”龙慕云淡淡道。

    瑶姬想了想道:“龙姐姐,直升机贵不贵啊?”

    “放心,大牛买得起。不过,这种东西要有飞行执照,还得服从空中管制。好像还要空域使用权,就是支付一笔费用。”

    “哦,龙姐姐,你懂得真多!”

    “哪里!”龙慕云发现,被人崇拜的感觉,还是蛮好的。

    “瑶姬,你对她是不是有种盲目的崇拜?”杨根硕笑问。

    “龙姐姐就是很厉害啊!女中豪杰!又会开飞机,又会打枪。”瑶姬掰着指头,“人又漂亮,文武双全,还才貌双全。”

    “好啦!”龙慕云笑着摇头,“你别夸我了,我会害羞。”

    “是吗?”瑶姬发出一阵咯咯的笑。

    看着她纯真的笑脸,感觉她就像个天使。堕入风尘,根本不是她的本意,也实非她能左右,她只是个可怜的女孩。

    如今,她身上唯一的束缚,就是蛊毒。

    不过,通过她两次发作,杨根硕已经掌握了个大概,对于为其解蛊越发的有信心了。

    决定回到杨家,尽快处理这件事。

    他拿出被赵日天震碎的手机,从里面抽出电话卡。

    想想赵日天的确牛逼,从天而降在车顶这么一砸,都能将里面的手机震坏,可见冲击力是多么的恐怖。

    手机坏了,他目光瞄向了龙慕云的手机。

    “小云,我要暂时把电话卡插.进你的手机里,方便吗?你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没有,你插吧!”

    “真不介意,我真插啦。”

    “不介意,哪儿那么多废话!”

    龙慕云咬咬牙,俏脸微红,飞快瞥了眼杨根硕,发现他已经开始更换电话卡。

    如此说来,他并非故意说流氓话。

    摇摇头,觉得也是自己想多了。

    这个时候,杨根硕也不大有心情开玩笑。

    “龙姐姐,你脸怎么红了?”瑶姬诧异的问道。

    “哪有!”龙慕云深深吸气,很快就调整好了心绪。

    这时,杨根硕手里的手机响了。

    他不过是刚刚换好了卡片。

    一看,是管青丝打来的。

    他接通了,平心静气地问道:“青丝,怎么了?”

    “大牛,你在忙什么?刚刚你手机关机了。”

    “哦,没电了。怎么了?”

    “什么时候回来?”

    “嗯?想我啊?”

    管青丝沉默了一会儿,“有点。”

    “哈哈……”杨根硕笑了,不过是开心的笑,管青丝那样腼腆的女孩,说出这样的话,那是多么的不容易。

    杨根硕是既开心又满足。

    “讨厌,大牛,你笑话人家!”

    “哪里!不过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

    “你想我了,我却忘了想你。”

    “呃……”管青丝咬着樱唇,看了眼办公室方向,张钰和林芷君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于是她身子扭了扭,脚尖晃了晃,佯装不高兴道:“有点小过分哦。”

    “哈哈……”杨根硕爽朗的笑了,突然,感受到一股浓郁的杀气,却是龙慕云狠狠瞪了过来。

    “专心驾驶,我们这可是在天上。”他对龙慕云说。

    龙慕云还是回过头去。

    瑶姬扑哧一笑,这位干姐姐跟公子不清不楚,她怎么会看不出来?

    “大牛,你说你在天上?”电话那头,管青丝兴奋地问。

    “是啊,直升机。”

    “好棒,有空带我坐一次。”

    “这算什么事儿。”

    “嗯,其实,打电话,是有事告诉你。”

    “什么事?”

    “第一个,我并没搬进别墅去。”

    “嗯。”

    “怎么,生气啦?”

    “没有,等我回去,你再搬。”

    “第二个,你的治疗真的有效,人家那里已经开始变……”

    “那是当然,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杨根硕淡淡道,他耗费了那么多的真气,要是让管青丝知道,那些真气能换来多少钱,只怕她宁愿不要胸。

    “哦。”管青丝有些失望,原以为杨根硕会因为她胸部的蓬勃发展而感到兴奋,没想到反应平平。

    “还有什么?”

    “还有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

    “是不是角膜有消息了?”杨根硕的确有些激动。

    “你怎么知道,是不是医院告诉你的,那就没意思啦!”

    “这个我是真不知道啊!你没听出来我很激动吗?什么时候手术?”

    “明明想要等你回来。”

    “这个还能等的吗?”杨根硕诧异的问了句。

    他的确不知道,这角膜摘下了,有没有存放保管的方法。

    倒是见过卖肾的,都是放进一个装满冰块的盒子——电视上见过。

    “捐献的人还没去世。”管青丝道。

    “哦。”

    “听你的口气,是不是赶不回来?”

    “这个说不好,我这边的事情还需要几天。”

    “那好吧,没事,你忙你的,我会跟明明讲的。”

    “嗯。”

    “那挂啦。”

    “拜拜。”

    挂了电话,杨根硕心里不是滋味儿。

    明明获得了捐赠的角膜,他当然是高兴的。

    但是,捐献者还活着,一帮人就在那里等人家的器.官,或许有些家属还盼不得人家早点死去。

    这是不是太残忍了。

    他决定回去之后,联系捐赠的家属,好好补偿人家。

    “公子,青丝是谁呀?”瑶姬看了眼龙慕云,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公子其中一个女人!”龙慕云代答,语气有点冲。

    “公子,你有多少女人啊!”瑶姬继续问道。

    “两只手数不过来。”还是龙慕云代替回答。

    杨根硕笑着摇摇头。

    瑶姬想了想,又提出一个问题:“公子,那些嫂子在一起,相处融洽吗?”

    杨根硕挑挑下巴:“小云,继续回答。”

    “我怎么知道?”龙慕云快速说道。

    杨根硕笑着说:“瑶姬,和谐不和谐,只有你自己亲自感受啦!”

    瑶姬点点头:“嗯,等我回到西京,一定好好感受。”

    “坐稳,咱们该降落了。”龙慕云道。

    瑶姬问:“为什么?”

    “因为前面已经是城区,未经许可的进入,可能被打下来。”

    瑶姬马上吐了下小舌头。

    龙慕云说着话,飞机已经逐步降落。

    杨根硕扭头朝外看了看,“杨家的车已经到了。”

    直升机落地后,杨仲连、杨孟起连忙走了过来,每个人脸上都是痛楚和恳切。

    同时,也将对杨根硕的一缕怨念掩藏的很深。

    那是因为家里老爷子交代过,两个孩子的伤,或许只有杨根硕能够处理。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有求于人,当然也得放低姿态。

    杨根硕惯于望闻问切,他们内心的想法,自然逃不脱杨根硕的观察。

    不过,他可以理解。

    为人父母,谁不心疼自己的子女。

    “不用多说,我都知道了。这件事因我而起,文骥和桐桐的伤势,我一定尽力而为。”

    “谢谢,谢谢你大牛。”两个老爷们儿,一人抓住杨根硕一只手,哭得像个孩子。

    三人上了加长的劳斯莱斯。

    赵日天被丢进了后备箱。

    两辆车往城里驶去。

    至于直升机,自然有人处理。

    ……

    “家主,家主救我。”

    黎耀阳几番辗转,总算来到了记忆中的黎家门口,拼命的拍门。

    门打开的一刻,家丁吓了一跳。

    他发现门口站着的人,眼睛流下两道黑血。

    黎耀阳直接往里闯。

    “站住,你是什么人!”家丁拦住他,“这是黎家,瞎了你的狗眼吗?这里都敢闯。”

    话没说完,胸口吃了一掌,身子倒飞出去,撞上石头屏风,方才落地,一个劲儿咳血。

    这一下动静较大。

    于是一家伙冲出来十几名家丁。

    众人如临大敌。

    “滚开,我是黎耀阳,我要见家主!”黎耀阳怒吼。

    众人这才仔细一打量,发现还真是。

    尽管平日里,这个黎耀阳很拽,跟个二五八万似的,但是,大家至少还认识他。

    没想到他眼睛瞎了,这算是人生巨变吧!

    黎耀阳因为一直是黎鸿燊的贴身侍卫,所以总感觉自己不是普通家丁,高人一等。

    如此,他的人缘自然不咋样。

    所以这一刻,没人同情他。

    但也不会有人笑话。

    “你等着,我们去禀报。”一名家丁说。

    另外有人将受伤的家丁抬走疗伤。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