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九章 自由的抗争
    不多时,黎耀阳被人送到黎鸿燊面前。

    “家主,耀阳无能!”

    他哭着,就要跪倒。

    黎鸿燊忙不迭上前扶住:“耀阳,你这是……这是怎么啦!”

    老头子忍不住一阵心痛。

    这个黎耀阳跟在他身边的时间,比孙子黎泓俊还多。

    所以,也生出些许感情来。

    黎泓俊就没有这种感觉,甚至有些鄙视。

    “是杨根硕伤的?”他问。

    “是杨文骥。”黎耀阳咬牙切齿。

    “什么?”黎泓俊霍然起身,“杨文骥虽然是个天才,但怎么可能是你对手!”

    黎鸿燊也有这样的疑问。

    “他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黎耀阳激动的浑身颤抖,“他只是太狡猾了,我着了他的道儿。”

    黎泓俊一脸鄙视:“我让你去对付杨根硕,你却跟杨文骥打,还被他伤了眼睛?”

    黎耀阳坦然回答:“因为我发现杨家的介入,这是我跟赵长老的分工。”

    “得亏了你选择了杨文骥,否则,只怕你就回不来了。”

    “好啦!”黎鸿燊喝止了阴阳怪气的黎泓俊,“耀阳,起来坐,让老夫看看你的眼睛。”

    “谢谢家主。”黎耀阳呜呜哭出声来。

    黎耀阳坐下后,黎鸿燊大致检查一番,一颗心凉透了。

    因为,黎耀阳的玻璃体受到了破坏,只怕是今生今世,要永远失去光明。

    只听说移植眼角膜,没听说可以移植眼球吧!

    “耀阳,别紧张,别害怕,一切有我,你就像我的儿子,我会养着你。”

    “谢谢家主!”黎耀阳哭声更大。

    黎鸿燊将一杯热茶放到了他的手上,黎耀阳接住了,因为双手不住发抖,青花瓷杯的盖子发出一阵清脆的叩击声。

    “喝点水,给我们讲讲。”

    “嗳……”

    黎耀阳将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当然一直在标榜,他的实力足够碾压杨文骥和杨语桐,甚至四大长老,也不在话下。

    眼睛受伤,是因为杨文骥的垂死反扑,同时,也是自己太过大意。

    “等等!”黎泓俊突然开口,“你说杨语桐,她也能跟你打?”

    “没错,她喊杨文骥哥哥,杨文骥叫她桐桐,应该是杨语桐没错。”

    黎泓俊眉头紧皱:“据我所知,这个杨语桐根本不会功夫,她凭什么跟你打?”

    “这个杨语桐有些奇怪,空有内力,却无武技,但修为明显达到了玄阶。”黎耀阳如实回道。

    黎泓俊诧异地看向爷爷。

    黎鸿燊眼中也有一抹震惊,他道:“鸿俊,你确定杨语桐不会功夫。”

    “京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年轻人就是这么个圈子,谁的情况也不是秘密。”

    “那么她突然拥有了玄阶修为,这件事就值得重视了。”

    “会不会是……”黎泓俊欲言又止,杨家的祭祖大典不是秘密,他在想,是不是杨语桐服用了一步玄阶丹。

    “你说杨语桐服用了一步玄阶丹?不可能吧!”黎鸿燊摇摇头,“只有在子弟的比试之中力拔头筹,方能得到一步玄阶丹,杨语桐凭什么?若是杨顶天徇私舞弊,那么他那个家主也不用当了。”

    “那怎么会?”黎泓俊眉头紧锁。

    两家世仇,杨家多一个高手,黎家不得不重视。

    此消彼长,哪怕微弱优势,也会让胜利的天平向着杨家倾斜。

    “来人。”黎鸿燊突然喊道。

    “家主。”一名家丁进来。

    “送耀阳回房休息,去请冯神医。”

    “是。”

    “谢谢家主,谢谢。”被人搀扶着离去的黎耀阳,嘴里一个劲儿道谢。

    目送黎耀阳离去,黎鸿燊幽幽一叹,“曾经多么强势的一个人,现在有事多么的可怜。”

    “爷爷,你果真要养他一辈子?”黎泓俊问。

    “为什么这么问?”黎鸿燊反问道。

    “您从来不干赔本买卖啊!”黎泓俊说。

    黎鸿燊摇摇头:“你倒是了解你爷爷,但黎耀阳还有用,而且,不能寒了家丁们的心。”

    黎泓俊点点头。

    黎鸿燊继续叮嘱,“这件事暂时保密。”

    黎泓俊再次点头,但心里却不以为然。黎家保密,杨家不会传出去吗?

    “爷爷,你说……”黎泓俊突然想到了什么。

    黎鸿燊竖掌打断他,拨出一个电话,听了两句,点点头挂掉了。

    “鸿俊,朋友说是那个杨文骥得到了一步玄阶丹,你说会不会是哥哥转赠给妹妹的。”黎鸿燊说。

    “不会!”黎泓俊摇头,“爷爷,你不了解黎泓俊,那简直就是个修炼狂,为了提升修为,可以不择手段,哪怕一步玄阶丹对他作用不大,他也不会轻易拱手让人。”

    “这样啊!”黎鸿燊面色凝重,“那就只有通过杨家那一颗暗子儿,了解情况了。”

    “爷爷,刚刚黎耀阳说他废了杨文骥杨语桐兄妹,京都杨家第三代可就是这么两棵苗,你说杨家会不会善罢甘休?”

    “就算不善罢甘休,那又如何,就算全面开战,咱们也无所惧。”黎鸿燊掷地有声道。

    “爷爷,还是尽快了解一下杨家的情况再说吧!”

    黎鸿燊叹了口气,“我来安排。对了,龙剑和黎落的订婚仪式,安排的怎么样?”

    “都是龙家在安排,他们比较积极。”黎泓俊答道。

    黎鸿燊点点头:“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是要同龙家绑在一起。”

    “爷爷,我懂的。”

    ……

    “小姐,你已经几天没吃没喝了,这样下去,身子骨怎么受得了?”

    黎落的房里,婢女小环看着冰凉的饭菜,苦苦哀求。

    黎落轻叹一声,对着镜子照了照,不禁自嘲:“还真是人比黄花瘦。”

    小环抹着眼角:“小姐,我知道你反对这门亲事,可是,也不能这样糟蹋自己的身子啊!女人就是这么回事儿,你也看开一点,龙家公子,也算是人中龙凤,这夫妻感情,也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在黎落冰冷的目光里,小环停了下来。

    黎落厉声道:“是他们让你当说客的吗?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

    “小姐!”小环慌忙跪下,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啊!小环服侍小姐十几年,几乎是跟小姐一起长大,小环只是不想看着小姐这么糟蹋自己。”

    “起来吧!”黎落叹了口气,“你不懂?”

    “小姐您有心上人?”

    黎落诧异的看了婢女一眼,脑海里浮现出杨根硕的阳光灿烂的样子,自己对他,顶多有点好感,还谈不上爱吧!她摇摇头,“就算是我能够接受龙剑,我也无法接受这种方式,我只能用绝食来抗争。”

    “难道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东西吗?”

    “有,比如自由。”黎落道,“不自由毋宁死。”

    “小姐!”小环惊呼,然后樱唇紧咬,眼珠儿一阵咕噜噜转动,双手也是反复抓放,突然,她抬起头,抓住黎落双手,“小姐,对于这门亲事,老爷和少爷的态度都是异样的坚决,只怕不会轻易改变,所以,您逃吧。”

    黎落瞪大眼睛,倒吸一口气,摇头道:“我逃了,你怎么办?”

    小环眼圈一红:“小环命贱,我想,家主不会打死我的。”

    “我是不会走的,我要在订婚礼上当场悔婚。”

    “小姐……”

    “别说了,我要吃饭。”

    “真的!”

    “吃饱了好战斗。”

    “我这就去,去给小姐准备您最爱吃的。”小环高兴的跑了出去。

    黎落拿起手机,翻到了龙慕云的号码,一次次的按向拨号键,却始终没有拨出去。

    “表姐,你比我强,你还有个深明大义的妈妈,你抗争成功了,现在的你,应该跟大牛在一起,应该很幸福的吧!”

    镜子里,那张瘦削的俏脸上,已经满脸泪水。

    ……

    劳斯莱斯停在杨家的正门门口。

    杨顶天率领两大长老、两位儿媳亲自出迎。

    杨根硕刚刚下车,杨顶天就走上前来,抓住他的手失声痛哭:“大牛……”

    “老爷子,先不忙伤心,文骥和桐桐的伤势,我必定倾尽全力。”杨根硕拍拍杨顶天的手,“先让我看看他们。”

    “老朽……老朽感激不尽。”杨顶天抹了把眼角,“请随我来。”

    龙慕云和瑶姬也相继下车,杨根硕看了一眼,道:“你们先去休息。”

    “赵日天呢?怎么处理。”龙慕云问道。

    “赵日天是……”杨顶天问。

    “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想要我的命,现在被制服了。”想了想,杨根硕补充道:“对了,他是娼门三长老,世俗间的法律管不到人家。”

    “这就好办了,交给老夫,只要他没有天阶修为,休想逃出生天。”杨顶天拍着胸脯说道。

    “好。”杨根硕点点头。

    跟着杨顶天等人走过长廊、小桥,发现龙慕云和瑶姬还跟着,他哭笑不得,“不是让你们去休想?就去之前的房间。”

    “我们人生地不熟,就要跟着你。”龙慕云昂着头说。

    “嗯嗯。”瑶姬跟着点头。

    “好吧,跟着看看可以,不许说话。”杨根硕要求。

    “嗯嗯……”两人一起点头。

    杨根硕不免莞尔,没想到龙慕云也有如此乖巧的一面。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