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美女,演示一下用法呗
    九月的西京,秋老虎依旧猖獗。

    街头,**如林,群峰竞秀,一片白花花在眼前晃过,然而,往日目不暇接的无限风光,此刻的杨根硕却是无心欣赏。

    他相当郁闷。

    这些东西是好看,但不顶饱啊,他已经三天没吃饭了。

    还不是老不死的给他一个地址,他死活找不着,三天前,终于弹尽粮绝。

    “帅哥,这,这个给你……”

    杨根硕正在咒骂老天,咒骂老不死的时候,一个百灵鸟般的嗓音,弱弱地在他耳边响起。

    “什么玩意,能吃吗?”杨根硕扭头,接过套套就要撕开。

    “啊?别!”

    苏灵珊红着脸赶忙阻止,苏灵珊毫不怀疑,自己若是不阻止,这个民工打扮的年轻人真会撕开套套,当成口香糖嚼了。

    苏灵珊是医学院护士专业的一名学生,如今在医院实习,这是学校要求发放的东西。算是一种社会实践。

    苏灵珊面皮薄,在大街上向陌生人发放套套,实在太为难她了,然并卵,硬着头皮也要完成,学校说是要将其纳入学分考核,还要抽查回访。

    “不能吃?那能干啥?”

    杨根硕皱着眉头,面露失望,目光在小护士浑身上下一阵逡巡,最后落在傲人的胸前丰物上。

    虽然眼前的小护士身短、腿长、屁股翘,是个十足的美人儿,可杨根硕只想填饱肚子。

    食色性也,食排在前面;饱暖思**,前提是饱暖。

    要说小护士胸前的“馒头”又大又软,可……

    苏灵珊仿佛没有注意到年轻人无礼的目光,却在想,他虽然穿的简陋,也不至于不认识这东西吧!

    于是,苏灵珊直接给这小子打上了“流氓”的标签。

    “你不说我可丢了?”杨根硕说着,真准备丢东西了。

    “别。”苏灵珊咬着嘴唇,俏脸绯红,结结巴巴解释:“这个是避孕套,就是……就是……”

    对于恋爱经验一片空白苏灵珊,这话实在难以启齿。

    “我走了,还你。”

    “慢……慢着,就是男人套在那个上面的。”

    苏灵珊也是豁出去了,她跺着脚,死死咬着下嘴唇,俏脸滴血,说道。

    “哦?”杨根硕挑动眉毛,恍然一笑,紧跟着摇头,“真浪费啊,你们城里女人都不上环的?”

    苏灵珊漂亮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

    原来,他知道啊!

    “麻烦留个电话。”

    苏灵珊咬紧牙关,攥紧粉拳,黑着脸,将本子和笔往杨根硕面前一送。

    杨根硕耸肩:“你看我像是有手机的人么?”

    “你……哼!”苏灵珊娇哼一声,跺脚就走。

    “喂,美女,演示一下用法呗。”杨根硕冲着人家小护士的后背喊道,不依不饶。

    苏灵珊一个踉跄,回头瞪着杨根硕。

    还演示用法,我演示你妹!

    苏灵珊在心中爆了粗口,然后加快脚步离去。

    目送着小护士袅娜的倩影,再看看掌心三只包装精美、有着占士邦字样的套套,杨根硕摸着肚皮,摇头叹息。

    想来,你们暂时是没有用武之地了,这会儿就是有人配合,大牛也有心无力啊。

    想想那么牛逼拉轰的自个儿,居然落得如此落魄,心头不免有些酸楚。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不要吓我……”

    就在这时,街对面响起一个少女的哭叫声。

    很快,路人围了上去。

    这是国人的优秀品质,杨根硕也不能免俗。

    原来有个老人晕倒了,衣着清凉的孙女正在无助的哭泣。

    倒是有人帮着叫救护车,但是没人敢上前帮忙,杨根硕觉得,这年头,人都被碰瓷吓怕了。

    “让让,我是护士。”

    这时候,杨根硕看到之前给自己赠送套套的小护士,她义无反顾挤进人群。

    苏灵珊虽然护士没毕业,但救死扶伤的精神早已深入骨髓。看到这一幕,当仁不让。

    只是,她拨开人群走到里面一看,也不由大惊失色,“不好,病人很危险,赶紧叫救护车。还有,大家散开一点,病人需要新鲜空气。”

    一出场,就显示了一个护士特有的专业素质。

    路人虽然爱看热闹,但还是听话的散开了一些。

    梨花带雨的无助少女,突然看到一名护士姐姐,顷刻间有了点主心骨,带着哭腔说:“姐姐,好心人帮忙叫了。”

    “眼歪嘴斜,这一看就是脑中风的症状。”

    “是啊,这么大年龄,很危险啊。”

    “就算保住命,也会落下残疾,以后的生活质量……唉!”

    路人七嘴八舌,都不乐观,大热天里,少女一颗心却跌落冰窖,她好后悔,今天就不该陪爷爷单独出来散步。

    “我看看。”

    这时,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在外围响起。

    “是你?”

    朝着说话的那人望去,苏灵珊一下子认出了杨根硕,不由秀眉紧蹙,这家伙太猥琐了,就算化成灰,她都认得。

    “你也在啊。”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笑着同苏灵珊打招呼,山水总相逢,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路人好像看白痴一样,看向这个比民工还落魄的年轻人,大家都是微微摇头,就他,还看看?也就是看个热闹呗。

    “这有病人,你别捣乱!”苏灵珊很严肃地说,她想法跟大家一样,就他,能看个狗屁。

    不过,下一刻,她冲着杨根硕的美眸突然一亮。

    杨根硕一硬,哦不,是一震,精神一震,心说小妞眼光不错嘛!终于发现大牛哥的长处了。

    万万没想到,苏灵珊竟然拨开了他,显然是嫌他挡路碍事,然后走到人群中,拉住一个男人的人,惊喜地叫道:“贾大夫,真的是你!”

    杨根硕神情一僵,,居然自作多情了,好尴尬啊,还好,没人注意。

    此时,被苏灵珊拉住胳膊的贾大夫,笑容极不自然。

    说起来,这位贾正经大夫还是苏灵珊的学长,已经毕业成为一名医生,他对这位波大臀圆的小师妹是垂涎已久。

    今天闲着没事,听说苏灵珊在这一带义务发放计生用品,一路尾行苏灵珊来着。

    他只想看热闹,没想到让被苏灵珊抓了现行。

    当看到病人家属是个吊带热裤、清纯至极的小美女时,心里才舒服了一些。

    虽然小美女身材不如苏灵珊火爆,但是,苏灵珊的护士服包裹的太过严实,而小美女因为蹲在那里,胸口和后腰露出大片雪白。

    将这些风光尽收眼底,贾正经竟然有了反应,他忙不迭拉出衬衣下摆,同时说道:“真热啊!”

    杨根硕敏锐地发现这厮猥琐的目光,无耻的生理反应,不禁露出一抹冷笑,心说岂有此理,这厮竟然比自己还猥琐。

    “太好了,这位是我们医院的心脑科的贾医生,水平很高,这下子老人有救了。”

    苏灵珊抱着贾正经的胳膊,满脸喜色无比激动地介绍着。

    原来是正规医院的外科医生啊,果然仪表堂堂。

    众人看着衣冠楚楚的贾正经,感觉有了点希望。

    美女在侧,还接受着群众的瞻仰,贾正经挺了挺腰板,感觉不要太好。

    这还没完,清凉少女仿佛抓住了根救命稻草,抱着他的另一条胳膊,梨花带雨苦苦哀求:“大夫,求你快救爷爷。”

    贾正经深嗅一口少女特有的处子芬芳,又瞄了瞄少女初具规模的雪峰,这才漫不经心地说:“这里不是医院,我手里又没有医疗器械,还是等救护车吧!”

    被女孩的小手摸着真是舒服呀,凉凉的,滑滑的,要是用来那啥……

    想到那旖旎的画面,贾正经菊花不由一紧,虎躯不禁一震。

    “大夫,护士姐姐说爷爷很危险,您一定懂得急救的对不对,求您,求您想想办法。”

    爷爷岌岌可危,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医生,刚刚萌生了希望,他却让等。

    清凉少女泪眼汪汪,不肯放弃。

    “是啊学长,人命关天,你想想办法。”苏灵珊帮着少女求情。

    贾医生看也不看老人,只是在两个女孩身上猛瞧了一会儿,然后做望洋兴叹状,“我实在是有心无力呀!”

    杨根硕看着这厮,眉头紧皱,暗骂:什么破玩意儿!

    病人在地上躺着,他倒好,不是偷看人家美女的胸部大腿,就是装逼,连病人什么情况都不检查。

    还真对得起他的名字,贾医生,八成是假的。

    不知道是感应到杨根硕的心理活动,还是突然想到作为一个医生,总是要装装样子的,贾正经这才托了托象征身份学识的金丝眼镜,看向地上躺着不住抽搐的老者。

    仔细一看,不由后退一大步。

    脑中风!

    这三个字闯入脑海,贾正经不由头大如斗,老人头发花白年事已高,这种病非常凶险,重则丧命轻则残疾。

    还好自己没有贸贸然出手,吃力不讨好啊,可不能因为一个普通人,毁了名声前程。

    贾正经抹汗的同时,又有些惋惜地看了两眼一旁娇俏的少女,心头一叹,抱得美人归的美梦暂时是落空了。

    “不行,病情危急,必须立刻送医手术。”

    贾正经大声说话,依然坚持他的立场。

    路人不觉得什么,杨根硕却认为,这厮是为了将他自己的责任降到最低。

    “可是救护车最少还需要二十分钟。”苏灵珊抱着手机,都快急哭了。

    “爷爷,怎么办,怎么办!”少女抱着老人的脖子,呜呜咽咽。

    一股悲观绝望的气氛在现场蔓延,贾正经呆着太压抑,于是拿着电话往外走,“我去催一催救护车。”

    这厮要遁走吗?

    “什么狗屁医生,人如其名,还真是假的!”

    杨根硕嗤之以鼻,忍不住骂道。他两步跨到爷孙旁边,蹲下的同时,右手食、中、无名三根手指,探上了老人寸、关、尺三脉。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