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他,竟然做到了
    “臭小子,你说什么!”

    贾正经耳朵蛮灵,坏话一听一个准,这会儿却不打算走了。

    “小子,看你这身行头,分明是山上下来的猴子嘛!怎么,你还懂治病救人?”

    贾正经这么一说,吃瓜群众也不住点头。人家正规医院的医生都没办法,这小子一副农民工模样,他能行?谁信哪?

    贾正经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很是得意,群众的眼睛是雪亮雪亮的。

    这会儿,贾正经很轻松,因为,从现在开始,病人是死是残,都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了。

    只是……炙热的目光在少女身上一阵扫射,暗叹可惜。

    “你到底行不行啊!”

    见杨根硕给老人把脉,苏灵珊下意识的把他当成了中医。

    “男人不可以说自己不行。”

    杨根硕扭头看了她一眼,笑着摇摇头,然后扎起两根中指,按在了老人脑袋两边太阳穴上。

    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苏灵珊有些佩服这厮了。

    但是,她又有些担心,这年头,要是好心却没帮上忙,可能会被讹的。

    发现自己居然担心杨根硕,马上摇摇头,担心他干什么,不过是个素昧平生的讨厌家伙。

    “小子,你是不是学过几天中医?”

    贾正经看到杨根硕似模似样的架势,忍不住问道,但是话里话外,依然满满的轻视。

    “没错。”杨根硕头也不回。

    “那我问你,老人是什么病?”

    “脑中风,颅内出血。”杨根硕补充说道,“如果我再不出手,老头即便保住性命,将来也是个植物人。”

    杨根硕居然准确无误地说出了病情,贾正经不由一愣,随即鄙夷地笑道:“你出手,我没听错吧,你靠什么,就两根中指,草,中指。”

    听了贾正经的话,众人仔细一瞅,咦,还真是,这家伙扎着两根中指。

    这样也能治病吗?若是可以,这种治病方式也称得上奇葩了。

    “小妹妹,你也不想想,颅内出血呀,只有手术才能处理,他什么都没有,还用这么猥琐的方式,我看他八成是在亵渎你爷爷!”

    贾正经当然不相信杨根硕有办法。

    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赤手空拳的杨根硕用野路子治好了老头,这不是当众啪啪打脸么?

    所以,贾正经决定力所能及的干扰对方。

    从病人家属身上下手,无疑是最有效的。

    少女的此时的心情极其复杂,她跟众人一样,并不看好杨根硕。因为,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除了面貌有些清秀之外,实在没什么让人看好的地方。

    中医,没有几十年,那是出不来的,这是常识。

    眼前这个同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年,实在是太年轻了,年轻的让人没法相信。

    但是要不要阻止,少女却犹豫了。

    “美女,你可以拒绝我的。”

    就在这时,杨根硕仿佛洞悉了少女的心理,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接着话锋一转,“但是,如果你有万分之一的相信,那么,请你让那个杂碎马上闭嘴,不要影响我的治疗。”

    “混蛋,你说什么!”

    居然被农民工骂了,岂有此理,贾正经跳脚大骂。

    同杨根硕无比清澈的眼神相对,少女的心突然间安定了不少,她毫不犹豫地起身,对着喋喋不休的贾正经冷冷说道:“贾医生是吧,请你闭嘴!”

    “我……我……”贾正经嘴巴动了动,终究不便反驳,万一那小子没本事,到时候还赖自己影响他,那就不美了。

    当然,他绝不会走,他要看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怎么出洋相。

    “咕噜……”

    杨根硕正在催送真气的时候,肚子再次发出抗议。

    没多久,他感觉自己透支了,脑袋变得沉重,视线开始模糊。

    “你……没事吧。”

    苏灵珊也看出了一点不对的地方,只见杨根硕满头大汗,面无血色,身子也是摇摇欲坠,看上去随时都要晕过去的样子。

    见杨根硕这副状态,少女也是咬着樱唇,双手搅在一起,现在,杨根硕是她唯一的希望。

    “终于救人一命,看来,我的乾坤指还是没能练到家呀!老不死的,我又不听话,逞能了……”杨根硕松了口气,突然眼前一黑,身不由己往后倒去。

    苏灵珊几乎是出于本能,将他抱住。

    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杨根硕感觉自己投进了白寡妇的怀抱,绵软,温暖,博大,丰润……

    老头依然没有丝毫反应,杨根硕却晕了过去,而且是倒在自己觊觎的女孩子怀中,贾正经七窍生烟。

    这是攻击杨根硕的最佳时机,贾正经怎能浪费,绝不错过。

    “哈哈,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烂民工,就会故弄玄虚,你不是一样没办法……”

    贾正经话一出口,顿感气场不对。

    是群众投来了冷漠、鄙夷的目光,他马上感到祸从口出。

    这时,少女霍然起身,义愤填膺,红着美眸冲他喊道:“贾医生,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医生?到底有没有医德?这个年轻人救不了我爷爷,你很开心是不是?这样就可以很好的掩饰你的无能,是不是?”

    “小妹妹,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少女的连番质问,喷了他一脸香唾,此时的贾正经却无心享受,反而是脸上阵青阵白,感到无地自容,唯有弱弱地争辩。

    麻蛋,一时得意忘形,把自己的真实心理给暴露了。贾正经肠子都悔青了。

    “那你为什么要诋毁别人,他虽然没能成功,但是,我们都看到了,他的确的确已经尽力了!”

    少女不理会贾正经的解释,她咬字极重,一字一顿,汩汩而出的豆大泪珠,昭示着她此刻无比激烈的情绪。

    贾正经笑得比哭得还难看:“小妹妹,我真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怕庸医误人哪!”

    贾正经狂汗,同时也有些暗自佩服自己的急智,总算找了个勉强站得住的借口。

    “庸医,说的就是你自己吧!”

    贾正经话音刚刚落下,一个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响起。

    然后,在众目睽睽下,前一刻还不知死活的老人居然坐了起来,而且,好像神智还很清醒。

    “爷爷,爷爷,你没事了,太好啦!”少女一愣,旋即一下子扑入老头的怀中,哇哇大哭。

    贾正经眼睛一瞪,脸上一白,不由一个踉跄。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那可是突发脑溢血,就算在医院,在手术室,能不能抢救过来还是两说。

    这小子就靠两根中指……绝对不可能!

    贾正经不愿意相信,相信亲眼目睹的铁一般的事实。

    围观群众也是惊讶非常,一个个看向昏迷的杨根硕。

    这时候,大家都频频点头,对这个民工打扮的年轻人大为改观,心说还真是人不可貌相,这小子有两把刷子啊。

    “怎么可能,这小子竟然真的做到了?”

    苏灵珊饱受震撼,美眸圆睁,难以置信地低头往怀里一看,这时候,令她讨厌的家伙居然在她傲人的胸口蹭了蹭。

    该死!那里可是人家的圣地呀,而且大家伙都看着呢!这小子八成是故意的,苏灵珊的俏脸立刻变成了火烧云。

    但是,作为一个以南丁格尔为偶像的白衣天使,她怎能因为羞赧,将因为救人而累晕过去的杨根硕推出怀抱?

    她扪心自问,绝不能。

    好在,这时候,远处传来救护车特有的呜哇声。

    ……

    救护车旁,苏灵珊气得直跺脚。

    刚刚一晃眼,那个讨厌的家伙居然就不见了。

    这倒不是苏灵珊生气的原因。

    关键是,她想到杨根硕晕倒是假,“吃豆腐”是真。

    好像并没有那么讨厌。但是,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这一点让苏灵珊无法接受。

    “混蛋,有本事你永远消失。”苏灵珊咬着贝齿发狠。

    上车后,刚刚被救过来的老头问起,苏灵珊照实说了。

    老头并未在意,心想,人只要在西京市,总有见面的一天,总有报恩的机会。

    “爷爷,必须找到他。”少女说。

    老头儿眼睛一亮,“小君,你是说小萌的病,他可能有办法?”

    少女点头,美眸雪亮。

    ……

    杨根硕走在陌生的街头,愁眉苦脸,肚子还是不时抗议。

    吃了半天“豆腐”,果然于事无补。

    这一刻,他特怀念白寡妇的大白馒头。

    “落霞大道88号,到底在哪呢?”

    这是他进城的第一个落脚点。

    中途,倒是江湖救急,从“丐帮弟子”的聚宝盆里“借”了几个钢镚儿,结果,被丐帮追了几条街。

    若干年后,站在世界巅峰的杨根硕,偶尔还会想起这个倒霉催的下午。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苏灵珊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想起白天里那个讨厌的、还不知道名字的家伙,她的牙根就痒痒的。

    但是,回味那家伙倒在怀中那一刻的悸动和酥麻,即便夜晚的街头,一个人的时候,苏灵珊的俏脸依然不由一红,大腿根也跟着一麻。

    “啊!”

    就在她胡思乱想时,身子被一股大力带的一个趔趄,她发出惊呼,差点摔倒。

    那人骑着摩托,手里拿着她的包,苏灵珊马上反应过来,自己是碰上了飞车党,被抢了。

    “混蛋,我的包!”

    :开张啦!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