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业界耻辱
    眼看着摩托一路远去,苏灵珊下意识地摘下高跟凉鞋,奋力丢出。

    总得做点什么,尽人事听天命吧!

    其实,这一刻,苏灵珊心中充满了绝望。

    扑通!

    三十米外,人仰,摩托翻。

    苏灵珊的美眸一下子瞪圆,小嘴张大。

    自己居然……砸中了?天哪……

    太意外了。

    这一刻,她甚至忘了自己刚刚被抢愤怒和绝望,忘了扭伤脚的痛。

    只是,没让她意外太久,路灯下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白色坎肩梅花扣,光膀子,拎着蛇皮袋。

    是他!

    苏灵珊心头一暖,眼眶一热,然后视线便模糊了。

    杨根硕单脚跳过去,停在倒伏的电摩旁。

    劫匪是个刀疤脸,受伤不轻,此时大汗淋漓,疼得直哼哼。

    但他心里更多的却是郁闷和不解。

    刚刚动作无比流畅,一气呵成,明明成功了,正要逃的欢,后脑勺就吃了一记重击,好像挨了一巴掌。

    见杨根硕捡起一只布鞋,刀疤脸终于明白了,这小子居然用鞋底抽他。

    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刀疤脸咬牙切齿:“小子,原来是你多管闲事!”

    刀疤脸不止一次用自己的凶恶神情吓到小市民,这一次,也想故技重施。

    孰料,杨根硕鸟都不鸟他,径自他身上翻找起来。

    “靠,你干什么!”

    眼看着自己的钱包到了杨根硕手中,刀疤脸一脸懵逼。

    自己是抢匪好不好,难道碰到了同行?

    问题是,这个家伙也太不讲究了,连同行的东西都抢。

    “法克,你也太穷了吧!”杨根硕随手丢掉劫匪钱包,一脸鄙视,“就六块,刚够一碗麻辣烫。”

    刀疤脸委屈地想哭,尼玛抢我钱,还嫌钱少,我要是有钱,能干这种营生么我?

    “这电动车应该能卖几个钱……”

    杨根硕嘟囔着,捡起女包和一只女士凉鞋,面带微笑走向苏灵珊。

    心中却是惴惴,但愿人家忘了吃豆腐那茬。

    刀疤脸此刻悲愤欲绝,就差用头撞地了,尼玛,抢我“生意”,抢我钱包,还打我小羚羊的主意?你丫太不讲究,太不地道,你丫简直就是业界耻辱!

    短短时间,苏灵珊的心境几番变化。

    在她无助的时候,杨根硕从天而降,她感动的眼眶都湿了。

    杨根硕那样对待抢匪,以恶制恶,让她忍俊不禁;

    此时杨根硕缓缓而来,似乎身上带着光,苏灵珊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局促不安。

    苏灵珊坐在地上,仰首挺胸,努力挤出笑脸,故作自然:“没想到又见面了,谢谢你。”

    “粉色。”

    杨根硕擦了一把鼻血。

    “啊?啊!”

    苏灵珊一愣,低头看去,自己坐在地上,竟然是毫不淑女的双腿大开。

    苏灵珊惊呼着,并腿拉裙,俏脸红云攀升。

    “紫色。”

    杨根硕又擦一把。

    苏灵珊马上又护住上面,都要抓狂了,怎么搞的,太糗了,就这么一会,居然上下失守。

    苏灵珊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过了半天没动静,抬头一看,杨根硕已然走远。

    “喂,你叫什么名字。”

    苏灵珊挣扎着站起来,喊道。人家帮了自己,不报答也就算了,总要记住人家吧!

    “杨根硕,小名大牛。”

    杨根硕回头一笑,露出炫白的牙齿,还没说完,苏灵珊便是一声娇呼,蹲了下去。

    杨根硕摇摇头,来到苏灵珊面前蹲下,见她眼泪汪汪,不由分说的脱掉凉鞋。

    捉住丝足的一刻,心头一荡。

    “你……你要干什么?”

    苏灵珊惊呼,杨根硕有反应,她的反应就更强烈了,娇躯猛然一颤。

    挣扎一番,不但没能挣脱,还搞得很疼。

    “你弄疼我了。”

    还有女人的脚能随便摸么?

    后面那句,苏灵珊只是心中腹诽,她咬住贝齿,刚刚泛白的俏脸再次红了,手都没被男人碰过的她,先被这家伙碰了胸,这会儿又摸了脚,好羞射啊!

    “都肿了,忍着点,我摸摸。”

    “啊?”苏灵珊一愣。

    “口误口误,揉揉,是揉揉。”杨根硕汗颜,慌忙纠正,肯定是手感太好,一不小心暴露了内心。

    “嗯。”苏灵珊轻轻应了一声,脑袋昏昏沉沉的。

    “好了。”

    杨根硕放开苏灵珊晶莹灵秀无异味的小脚,恋恋不舍,原本一分钟的治疗过程,愣是让他耽误到了五分钟。

    “好了?”

    苏灵珊不敢相信,她是个护士,当然知道扭伤没这么容易处理,往往都要经过冰敷散瘀,还要有个恢复的过程。

    “起来试试。”杨根硕当然知道苏灵珊的想法,笑着将她扶起来。

    “哎,真的好了,一点也不疼。”

    苏灵珊美眸一亮,惊喜的不能自已,当着杨根硕的面,又蹦又跳。

    白色吊带裙,肌肤如雪,波翻浪涌。杨根硕咽着唾沫,一边笑一边擦鼻血。

    苏灵珊突然发现了这一点,慌忙背过身子,双手环胸,轻声埋怨道:“大牛,你怎么总是这样。”

    小名就这么脱口而出,如此自然,苏灵珊小吃一惊,忍不住有些难为情。

    “我一定是太虚了……”杨根硕找了个借口。

    滑头,偷换概念,不过,苏灵珊也不想计较了。

    想想这小子真的挺神秘,不但懂医术,身手也不错呢!

    想到这儿,苏灵珊回过头,大大方方的伸出一只玉手:“今天的事情谢谢你,正式认识一下,苏灵珊。”

    下一刻,苏灵珊感觉自己犯了个错误,这小子抓住她的小手不放,还摸。

    苏灵珊脸上一黑,抽出小手,问:“你怎么还在街上溜达,你这是要去哪?”

    “我也不知道去哪?无家可归。”

    看到杨根硕落寞的模样,挺可怜的,苏灵珊不禁母性大发,脱口道:“要不,你先去我那里。”

    “好啊好啊!”杨根硕啄米般点头。

    “……”

    苏灵珊一阵无语,这家伙回答这么流畅,她怎么感觉有点不妙呢。

    “路程不短呢!要不咱打个车?”

    苏灵珊提议,但是上下打量杨根硕一番,真担心人家师傅不拉。

    “干嘛打车?”

    “不打车怎么……”

    话说一半,苏灵珊发现杨根硕目光落在倒地的电动摩托上。

    “啊?你不是要……”苏灵珊想到了什么。

    当然是。

    在刀疤脸悲愤绝望的目光中,杨根硕大大方方扶起电摩,推到苏灵珊面前,耸肩道:“事先声明,我可不会,你得带我。”

    苏灵珊竟然没反对。

    目送摩托车歪歪扭扭地离去,刀疤脸感到轻松的同时,也是抓狂到了极点。

    “混蛋,强盗,车是我偷的,你这属于销账!”

    回答他的,只有打情骂俏。

    “大牛,规矩点,爪子拿开!”

    “人家第一次,好怕怕的……”

    声音渐不可闻,巷道恢复了宁静。

    刀疤脸躺在地上,无人问津。

    但是,他已将杨根硕的样子刻印在心中。

    这个人,他绝不会放过!

    这个场子,他必定找回来!

    ……

    “大牛,你再这样,我不带你了!”

    苏灵珊扭动娇躯,又羞又恼。

    她后悔死了,答应带这个毛手毛脚的家伙,绝对是一生最最错误的决定。

    一路上,胸、臀、大腿都给摸了个遍。

    那小子当然借口,还冠冕堂皇,第一次坐摩托,害怕。

    即便那小子两只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自己小腹上,苏灵珊也受不了,俏脸跟喝了二斤烧酒一般,又红又烫。

    杨根硕的手掌忽冷忽热,透过单薄的裙衫,在她的小腹上面上演冷热交替。

    终于结束了这个漫长煎熬的旅程,苏灵珊浑身就像冲了淋浴。

    停车的时候,杨根硕居然喊叫好累,苏灵珊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看着苏灵珊娇俏的背影,娇蛮的神情,杨根硕心里美呆了。

    这是要跟美女圆房的节奏啊。

    还有,闻一闻,手有余香。

    一座普通的小区,跟在苏灵珊屁股后面,随着她一声声娇喝,声控灯次第亮起,两人爬上三层。

    打开门,一股女孩子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沁人心脾。

    苏灵珊弯腰换鞋的工夫,杨根硕深吸一口,迈步走了进去。

    看样子,那家伙也没有换鞋的意识了,苏灵珊鼓了鼓腮帮子。

    “我减肥,晚上不吃饭的,你呢?”苏灵珊象征性的问了句。

    之前对杨根硕的感激,已经被他一路上的轻薄消耗殆尽。

    杨根硕正四处打量,听到她问起,回头道:“我还没吃。”

    苏灵珊翻了个白眼,心说这家伙还真是不客气,这么回话,分明是要吃饭啦。想到人家今天帮了自己的大忙,还不止一次,于是说道:“我先洗个澡,一会儿给你下面。”

    “好啊好啊!”

    苏灵珊愣了愣,这种回答似曾相识,刚刚说带他回来,他也答的如此爽快。

    “哼哼,你还真好说话。”

    苏灵珊撇撇嘴白了他一眼,进房换了件睡衣,拿着内衣走向厕所,进门的一刻,猛然停下,回身紧盯杨根硕的眼睛。

    “不可以乱摸乱动,更不能随便进入任何一个房间。明白吗?”

    杨根硕“哦”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走进卫生间,关上门的一刻,方才回过味来,自己好像胆子也太大了点。

    将一个陌生男子带回家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当着人家面洗澡?

    尽管他帮了自己,长得也不算丑,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万一他兽性大发,把自己按在墙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