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保护你一辈子
    杨根硕挺郁闷,自己都没那想法,怎么弄得好像癞蛤蟆要吃天鹅肉似的。

    自己要娶的人是姑姑好不好,想起姑姑的花容月貌,杨根硕好不激动。

    想想也有五六年没见面了。

    杨根硕想着先在城里站住脚,有一定基础之后,再去跟姑姑见面。

    艾大刚家,只是自己一个暂时的落脚点,杨根硕原本就没打算多待。

    还有,他都不知道艾大刚的女儿出脱的这么清纯可人。

    这次下山,杨根硕有自己的计划。

    站稳脚跟,攫取第一桶金,找到姑姑,乾坤造化诀修行圆满。

    嗯,老不死的还交代,可能的话,调查一下自己的身世。

    如今算是在城里落脚了,接着体验一下校园生活,杨根硕相信自己的能力,很快,他就能够底气十足的站在姑姑面前了。

    对姑姑的感情,很是复杂,除了思念,还有愧疚。

    自己在姑姑身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迹。

    要不是自己毛手毛脚,姑姑也不会被老不死的赶下山……

    翻来覆去,一夜没睡好。

    翌日,天刚蒙蒙亮,杨根硕第一个起床,蹑手蹑脚出门,在门外绿化带上吐纳。

    然后,他得出一个结论,城里空气不好,不适合修炼。

    回到家里,走进厨房,杨根硕开始准备早饭。

    厨房里的电器,昨晚请教过艾大刚了。

    艾悠悠上完厕所,呢喃一声“好香”,循着香味来到了厨房。

    “爸,做什么好吃……”

    一句话没说完,就卡壳了。

    站在面前的,不是老爸艾大刚,竟是穿着跨栏背心大裤衩的杨根硕。

    “你竟然会用这些电器?”艾悠悠有些意外。

    “这些还不是一学就会。”

    杨根硕知道是艾悠悠,但回头一看,瞳孔不由一缩,笑道:“小熊挺可爱。”

    艾悠悠一愣,低头看去,没错,睡衣胸前印着一只可爱的小熊维尼,但是还有两点突出。

    艾悠悠小脸飞红,慌忙转身,同时心头暗恨,杨根硕的话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艾悠悠发育基本到位,以前,她在家都是光身子穿睡衣,家里只有爸妈,问题不大。

    但,今天不同,家里多了个年纪相仿的杨根硕。

    艾悠悠握紧粉拳咬牙切齿,“喂,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那么小,有什么好看的!”杨根硕撇撇嘴。

    “你……你混蛋!”

    艾悠悠七窍生烟,一跺脚,跑开了。

    ……

    饭桌上,艾悠悠一口一口咬着花卷,凶神恶煞,仿佛咬的是该死的杨根硕。

    艾大刚却是眉开眼笑,对杨根硕赞不绝口。

    “大牛,这小米粥,这花卷,这小菜……啧啧,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还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艾大刚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顺眼了。

    “啊?”杨根硕皱眉,“大刚叔,这话听着有点怪哦。”

    艾悠悠原本气鼓鼓的,也被老爸这句话给破了功,“噗嗤”笑出声来。

    杨根硕看着梨涡浅笑的少女,有那么一瞬的失神。

    艾悠悠当然发现了这一点,皱眉,清了清嗓子。

    杨根硕淡淡一笑,注意力落在饭菜上。

    就连张钰也不得不肯定杨根硕做饭的功力,不过,仅仅如此,这还不是他留下来的理由,更不是成为自己女婿的理由。

    张钰在想,怎么将杨根硕赶出去,虽然这小子其貌不扬,但是万一,情窦初开的女儿跟他朝夕相处,日久生情怎么办,她可不想要这么一个蹩脚女婿。

    啪!

    杨根硕轻轻放下筷子,用面纸擦了唇角,然后看着艾大刚、张钰。

    “叔,阿姨,我想在外面找个房子。”

    一家三口都愣了。

    杨根硕这么一说,张钰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心想,莫不是这小子昨晚听到他们两口子争执了。

    “大牛啊,你刚来城里,人生地不熟的,不靠你大刚叔靠谁呀?”张钰和颜悦色,“所以呢,先住几天再说。”

    “就是就是,大牛啊,不要胡思乱想,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艾大刚话没说完,就被老婆踢了一脚。

    艾悠悠柳叶眉微微皱起,说:“杨根硕,你知道附近的房租多贵吗?你有钱吗?”

    也不怪艾悠悠这样问,杨根硕浑身上下都是旧社会的打扮,还拎着一只蛇皮袋,怎么看,也是身无分文的样子。

    果然,杨根硕老老实实回答:“我没钱。”

    艾悠悠摇头苦笑:“没钱,没钱拿什么租啊?”

    杨根硕慢吞吞拿出那晚抢来的六块钱,“这算不算?”

    噗!

    艾悠悠没忍住,喷出一口小米粥。

    ……

    饭后,张钰上班去了。

    艾大刚抢着刷碗,给了女儿一张卡,让她陪杨根硕出去买衣服。

    艾悠悠老大不乐意,却拗不过老爸。

    杨根硕刚穿上坎肩,就被艾悠悠要求脱下来,这么另类的衣服,艾悠悠哪有勇气跟他上街?

    艾悠悠拿来一套艾大刚的衣服,然而,艾大刚的衣服都是超大号的,杨根硕套上,像个大马猴。

    杨根硕觉得还不错,艾悠悠却一个劲儿吃吃发笑。

    早上九点多,两人打车来到步行街,杨根硕跟着艾悠悠进了一家男衣店。

    就在二人前脚跨进店里的时候,街对面出现一张刀疤脸,还有一双阴毒的眼睛。

    店里,女店员眼睛一亮:“美女,陪男朋友买衣服啊。”

    女店员那声“美女”绝非恭维,艾悠悠这个小孩确实漂亮,长发披肩,一袭波西米亚风的淡蓝长裙,青春逼人,又带着几分贵族气质。

    大清早看看,赏心悦目,就像喝了杯雀巢,精神一上午。

    “不是不是,他是我家亲戚。”

    艾悠悠红着脸解释,尽管没那个意思,被人误会,小姑娘依然有些害羞。

    “是啊,我们没那种关系。”杨根硕看着衣服价码,头也不回的说道。

    杨根硕这么一说,女店员和艾悠悠都是一愣,嗬,他倒是撇的干净。

    女店员当时就有些不忿:“小美女,这家伙连套合适的衣服都没有,根本配不上你嘛!”

    “姐姐,我们真没那种关系。”

    艾悠悠瞟了杨根硕一眼,心说:看吧,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

    不过,为了照顾杨根硕的面子,艾悠悠说:“以前他是个大胖子,现在减肥成功,没有合适的衣服,所以才来买的。”

    话刚说完,小手被人捉住,艾悠悠身子一僵,如遭电击。

    只听杨根硕说:“悠悠,这里衣服太贵,咱换个地方。”

    杨根硕刚刚扫了一眼,这里的衣服样式还不错,就是价格太贵,动辄二三百,那可是山里人全家一个月的生活费。

    艾悠悠一把抽出小手,气鼓鼓地瞪他:“谁让你毛手毛脚的!”

    她小脸通红,自己的手是这小子能握的么?除了老爸,那个男的握过?

    “哦。”

    杨根硕看着门外,目光一凛。

    “你怎么了?”

    艾悠悠也发现了杨根硕的异样。

    “没什么。”杨根硕淡淡摇头。

    艾悠悠做主,给拿了一件衬衣、休闲裤、皮鞋让他试试。

    “喂,我可没钱。”

    杨根硕觉得有必要先打预防针。

    艾悠悠撇撇嘴:“放心吧,今天不用你掏钱,赶紧的,像个男人。”

    看着杨根硕进了更衣间,艾悠悠抱起胳膊,心想:自己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要是有个人让自己欺负欺负,倒也不错。

    突然,想起高丽一部爱情电影《野蛮女友》里的一幕,她将目光瞄向一双中性化的三叶草板鞋。

    如果让杨根硕知道艾悠悠这一刻的心思,一定会感叹一句,女人心海底针。

    杨根硕一出来,地球人都震惊了。

    白色衬衣,淡黄色休闲裤,黑色皮鞋,简简单单的衣服,硬是让他穿出了英伦范儿。

    女店员眼睛都直了,莞尔一笑:“没想到啊,这小子还是个衣服架子,有当小白脸的潜质。”

    艾悠悠不得不承认,她也有那么片刻的惊艳。听到女店员的话,艾悠悠有些不自在,自己一会儿给他埋单,不会被姐姐看成包养小白脸吧。

    为了掩饰不自在,艾悠悠慌忙又给挑了一件t恤、中裤、短裤、板鞋,然后结账走人。

    ……

    街边,杨根硕突然捉住艾悠悠的肩膀。

    艾悠悠瞪大眼睛,浑身紧绷,像只受惊的小鹿,眼神怯怯地看着杨根硕。

    “悠悠,你今天送我两套衣服,日后,我保护你一辈子。”

    杨根硕语气诚恳,目光真挚。

    艾悠悠心绪有那么刹那的波动,但是,仅此而已。

    很快,她就推开杨根硕的双手,撇了撇嘴,气呼呼地瞪着他:“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你保护?再说了,你拿什么保护我?”

    “还有,不要以为陪你买衣服,就对你有意思,都是我爸逼的,你以为我愿意……”

    杨根硕无所谓地笑笑:“总有一天,你会因为有我这样一个哥哥感到幸运的。”

    艾悠悠翻了翻白眼,心说就没见过自我感觉这么良好的人。

    突然,艾悠悠浑身寒毛都扎了起来。

    “混蛋,你还来!”

    抗议晚了,因为这一刻,她的整个身子都被杨根硕抱在怀里。

    下一秒,两个人的身子飞了出去。

    身在半空,艾悠悠方才听到刺耳的刹车声,闻到浓烈的橡胶焦糊味道。

    然后,艾悠悠才明白,杨根硕不是占便宜,而是为她挡住了一辆大奔的冲撞。

    两人落地。

    “噗!”杨根硕吐血。

    艾悠悠的眼泪唰的流下来……

    就在刚才一刹那,艾悠悠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一种安全感,一种同龄异性带来的安全感。

    他说保护我一辈子,没想到真会这样做……

    看着杨根硕并不高大的背影,以及后背上血肉模糊的巨大伤口,艾悠悠咬住了樱唇。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