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从天而降的校花杀手
    “怎么走路的,瞎眼了,乡巴佬!看把我车灯撞坏了,你赔得起么?”

    这时,奔驰越野上下来一个马鬃头,不顾人先看车,嘴里骂骂咧咧。

    艾悠悠当场不干了:“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撞了人还有理了?”

    杨根硕拉住激动的艾悠悠,冲马鬃头冷笑:“真是抱歉啊,你撞了我,我好像没事,你的车可有事了。这么说,你的车是豆腐做的?”

    艾悠悠在杨根硕的胳膊上掐了一下,不停朝他使眼色,傻子,被车撞了,怎么能说自己没事?

    但很显然,她心机是白费了,因为,杨根硕没有领会她的意图。

    此时,现场围过来不少国人,开始发挥国人的优秀品质。

    听了杨根硕的话,大家伙议论开来。

    “哎呀,这可是大奔哪,车灯都撞碎了,人却没事,不科学。”

    “就是,八成是残次品。”

    “自己改装的也说不定。”

    “还有人把奥拓改成兰博基尼呢!”

    “……”

    刚提的奔驰gl450竟有人怀疑是残次品、改装货,马鬃头气得满脸通红。

    但他仔细一想,这的确不科学。

    马鬃头对杨根硕审视一番,有些吃不准,于是用手点了点:“小子,我记住你了。”

    说罢,上车准备离开。

    “你没事吧!”

    艾悠悠看着杨根硕,小脸上写满了关切。

    噗!

    杨根硕用吐血作答。

    艾悠悠“啊”的一声捂住了小嘴,然后赶紧扶住他。

    “关心我?”杨根硕笑问,没事人一样。

    艾悠悠一声冷哼,双手叉腰,挺起贫瘠的胸脯:“本小姐恩怨分明,你刚刚怎么说也算救过我,所以……”

    噗!

    艾悠悠没说完,杨根硕再吐一口血。

    “啊!”艾悠悠惊呼,慌忙扶住他,眼眶再次泛红,“你真没事?”

    “我血多,没事。”杨根硕笑。

    “你干嘛硬撑着呀!害怕人家说你碰瓷?”艾悠悠拧着秀眉,红着眼圈气呼呼地说。

    她很是不解,正常人遇到这种事,起码要求去医院检查一下啊。

    “碰瓷是什么?”杨根硕问。

    艾悠悠一拍脑门:“就当我没说。不过,你真不需要去医院?”

    “我就是神医。”

    真是没法好好沟通了。

    不过,看到杨根硕后背衣服裂开,破了一大块皮,艾悠悠还是咬了咬樱唇,心尖儿一抽一抽的,这得多疼啊!

    其实,除了土了点,眼睛无礼点,嘴巴贱点,也不是特别讨厌。

    喂喂,想什么呢!少女俏脸微热,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小子,我记住你了。”

    这时候,马鬃头摆正车身,临走,觉得还应该留下一句场面话。

    “你这人怎么这样,他都吐血了!”

    艾悠悠忍不住叫道。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

    “啊?”

    马鬃头一看还真是,马上挂挡走人,车撞人总是不对,万一被碰瓷,就不美了。

    而且,人家这都不算碰瓷了,趁着煞笔不追求,赶紧溜。

    可是,刚刚起步,车屁股狠狠一震,居然熄火了。

    马鬃头跳下车一看,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车身,竟然卡进了绿化带的缺口。

    刚刚,车子距离绿化带,起码一个半车身的距离。

    路人们没注意,也都不明白怎么回事,一时间面面相觑。

    此时,大奔前后没有丝毫空隙,换舒马赫也倒不出来,马鬃头顿如热锅上的蚂蚁,上蹿下跳。

    下一刻,他拨出一个电话,欲哭无泪:“修理厂吗?我的车子卡在了绿化带里,什么,你问怎么回事?我特么哪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要拖车,要吊车……”

    看到马鬃头抓狂的样儿,艾悠悠有点想笑,隐隐觉得是杨根硕干的。

    偷偷看了他一眼,杨根硕却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这家伙好神秘……

    其实,这一幕有一个人看到了,还看得比较清楚。

    那就是今天准备找回场子的刀疤脸。

    说实话,他也看得不是很清楚,只见大奔起步的时候,那民工小子在车屁股上轻轻一拍,然后……

    大奔有两吨重吧!如果真是那小子干的……

    刀疤脸感觉嗓子发干,深深咽了口吐沫,觉得这事不能操之过急,还需从长计议。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他这样安慰自己。

    ……

    当晚,艾大刚给杨根硕准备好了上学的一切,无微不至,让杨根硕再次久久感动。

    半夜,有人轻轻敲门。

    杨根硕打开,看到门口放着一瓶紫药水,他摸着鼻子,微微一笑。

    翌日,杨根硕是骑着小羚羊去上学,他倒是想载艾悠悠。

    那日,带着苏灵珊的画面不要太美,感觉刻骨铭心。

    可惜,人家艾悠悠不给他机会。

    艾悠悠是她妈用福克斯送的。

    到了学校,两人也是一副不认识的样子。

    艾大刚将杨根硕安排在高三八班,跟艾悠悠一个班,杨根硕算是插班生,但是,艾大刚安排好了一切。

    老师还没来,杨根硕站在教室门口,嘈杂的教室顿时安静下来。

    大家都看着这个穿校服的生面孔。

    校方并不要求高三必须穿校服,如此一来,高三年级,穿校服的简直就是凤毛麟角。

    杨根硕是生面孔,还穿着校服,不得不成为全班的焦点。

    这时候,他满眼寻找空位置。

    艾悠悠旁边倒是空着一个,但是,小丫头给了他一个“你坐过来试试”的眼神。

    就在杨根硕为难的时候,一个吊带热裤的短发女生站了起来,面带喜色,俏生生道:“新同学,你坐我旁边。”

    清凉女生旁边是个小胖子男生,小胖子当即不乐意了,“林芷君,他坐这儿我坐哪?”

    “爱坐哪坐哪,干我屁事?滚!”

    林芷君一脚踹开胖子,胖子委屈的不行,还是乖乖走了。

    此时,杨根硕已经认出了女孩,不就是街头那个爷爷晕倒了的清凉少女?

    原来,她叫林芷君。

    当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啊!

    当杨根硕施施然走向林芷君的时候,全班同学,包括艾悠悠在内,都是大跌眼镜。

    林芷君可是学校名副其实的校花,听说家里还很有钱,这样的女孩怎会垂青于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子。

    这一刻,艾悠悠的一双明眸眯了起来,审视着杨根硕,暗自揣测他同林芷君的关系。

    按说杨根硕刚刚进城,他家是第一站,不应该同林芷君这样的天之骄女发生关系呀!

    艾悠悠心里有些不舒服,林芷君容貌、成绩跟自己相仿,但是家世却能甩她十万八千里。

    艾悠悠还知道,她的母亲张钰就在林氏集团旗下分公司工作。

    现如今,自己的小跟班居然也倒向了人家。

    这一刻,艾悠悠很失落,仿佛自己最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了。

    而就在大家伙纷纷猜疑的时候,一件让他们更加令人瞠目结舌,更加无法接受的事儿发生了。

    林芷君竟然一把抓住杨根硕的手,不顾他的挣扎、反对,也不上课,生拉硬拽,将其拖出教室。

    “喂,同学,你这样对我动手动脚,合适吗?”

    女孩的小手绵软冰凉滑腻,但杨根硕必须发个声,借此证明自己不是随便的人。

    林芷君这才发现自己握着杨根硕的手,小脸一红,慌忙松开了,心说一定是自己太着急了。

    杨根硕见到林芷君,那只是微微高兴,但他却不知道,林芷君都激动死了。

    这几天,林芷君动用了无数关系,都没能找到这小子。

    就在绝望的时候,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跟我走一趟,我有很重要的事!”

    林芷君这次再也不顾矜持,抱着他的胳膊,一路拖着下楼,生怕他跑了一般,最终将他塞入甲壳虫的副驾。

    “哎,到底有什么事,我还要上课?”杨根硕一本正经道,弄得跟个三好学生似的。

    “咱边走边说。”

    一辆大红的甲壳虫就这样开走了。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白富美校花抢走了穷矮矬**丝男。

    没天理呀,无数男生顿足捶胸,更有甚者,直接哭晕在厕所。

    校园论坛沸腾了。

    而杨根硕直接被冠名——从天而降的校花杀手。

    可惜,作为当事人,杨根硕根本不知道这一切。

    此时,他坐在甲壳虫的副驾上,这里摸摸,那里捏捏,充满了新奇。

    “真皮,真皮,还是真皮。”杨根硕闭着眼,一脸陶醉,“此刻尽丝滑。”

    “爪子拿开!”林芷君黑着脸,语气冰冷。

    “艾玛,不好意思,我怎么就摸到你腿上了呢?”杨根硕一副内疚到了极点的表情。

    “装。”林芷君冷哼。

    “喂,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去了你就知道。”

    身旁坐着一个衣着清凉的青春美少女,少女娴熟的操控着车子,杨根硕好奇的打量着,主要是观察一双**如何相互磨蹭,不是,是交替动作。

    “看什么?”

    林芷君发现了这厮猥琐的目光,浑身不自在,黛眉紧蹙,没好气的问道。

    “看腿。”

    杨根硕答的理所当然。

    林芷君无语,这厮还真是老实,要不是曾经帮过她,她早飙了。

    “你叫什么?”为了改变这种令她不舒服的氛围,林芷君主动开口。

    “这算是搭讪么?”杨根硕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子。

    搭讪?居然以为本小姐主动跟他搭讪,这小子还真是敢想敢说。林芷君直接翻了个白眼,有种晕倒的冲动,“爱说不说。”

    “哦,杨根硕,小名大牛。”杨根硕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回答那么详细干什么!”

    林芷君嘟囔一句,然后在心中默念杨根硕的大名和小名,念了一遍,马上就回过味儿来,小脸就有些红了。

    歪头看了眼杨根硕,心说这名字真污,真不知道是什么人的杰作。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