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林家双姝
    这时,小屁屁一阵震颤,林芷君单手操控方向盘,另一只手摸出手机,原来是死党发来的微信,点开一看,脸都绿了。

    慌忙登录校园论坛,只看一眼,差点喷血。

    帖子的标题:校花逆推xxx。

    “啊!”林芷君猛地一脚刹车,将车停在路边,不顾杨根硕的抱怨,仔细一看,崩溃了。

    自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对杨根硕生拉硬拽,这一幕居然被好事者拍下,还放在了论坛上,天哪,自己太鲁莽了,真是欲辩无从。

    “喂,你火急火燎,带我来这没人的地方,难道真要逆推我?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反抗的,只是……”

    好死不死的,杨根硕居然火上浇油。

    看到一脸忐忑的杨根硕,林芷君一拳砸在他的排骨上……

    林家别墅。

    杨根硕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双眼根本不够用。

    脑海里只剩下“金碧辉煌富贵逼人”八个字。

    跟这儿一比较,村长的豪宅简直如同狗窝。

    杨根硕正在四处打量时,一个头发花白、穿着蜈蚣衫的老头迎了上来,双手抱拳,含笑道:“你就是大牛吧,老朽林中天感谢救命之恩。”

    老头儿中气十足,语气诚恳。

    杨根硕仔细一看,认出了老头儿,不就是路上救的那个脑中风。

    直到此时,他才恍然大悟,顿时就有些失落了。

    原以为自己魅力大,一下子就被富家女林芷君看上了,搞了半天是自作多情,人家只是为了感恩啊!

    其实也可以以身相许的啦,我一般也不会拒绝的。

    心里猥琐,脸上却是一片憨厚,他抱拳回礼:“老爷子客气了,医者父母心,我既然碰到,哪能见死不救呢,这也是咱们爷俩的缘分。”

    “好一个缘分,坐。”

    林中天拉着杨根硕坐在沙发上,林芷君沏了两杯茶,气呼呼坐在一旁。

    林中天倒也发现了孙女的异样,不过却没深究,因为,他发现杨根硕正在盯着他的脸“望”。

    通过孙女的讲述,林中天推断出自己的救命恩人是个中医。

    而在医院一番检查,林中天更是大吃一惊,困扰自己多年的一系列老年病,竟然也不治而愈了。

    这还得了,自己居然随随便便遇上了一个中医圣手。

    一问年龄,竟跟孙女一般大小,林中天简直难以置信。

    就在一小时前,孙女打来电话,说是居然碰到了他的救命恩人,还竟然是孙女同学。

    中医讲究个“望、闻、问、切”,此刻,林中天知道杨根硕在用他专业的眼光“望”自己。

    于是很配合,也很严肃,不苟言笑。

    杨根硕仔细一打量,点头笑道:“老爷子气色不错啊。”

    林中天激动地点头:“是不错,相当不错,可以说是近几年从没有过的好。当时的情况,小君跟我讲了,没想到大牛年纪轻轻,居然就是医道圣手了。”

    一口一个大牛,叫得杨根硕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杨根硕端起青花瓷茶杯,揭开杯盖,浅酌一口,齿颊留香,果然好茶。

    “老爷子,你让孙女请我过来,不只是感谢救命之恩那么简单吧!”

    杨根硕淡淡说道。林中天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精光,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听了杨根硕的话,林中天眼睛更亮了:“老头子的确有一事相求,小君,你带大牛过去。”

    “嗯?”杨根硕满腹狐疑,还是起身,跟在林芷君屁股后面。

    两人上到二楼,林芷君推开一扇门,顿时,一股如兰如麝的清香扑面而来,闺房床上,一个女孩海棠春睡。

    杨根硕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因为,床上的女孩跟林芷君一模一样,难分彼此。

    杨根硕看看旁边的林芷君,再看看床上的女孩,突然大叫,往后一跳,“鬼呀!”

    杨根硕竟然是这样的反应,林芷君满腹凄楚,顿时化作满头黑线。

    “鬼叫个头啊!住嘴!”林芷君气得胸口起伏,“那是我妹妹。”

    说到后面,林芷君已经没有怒气了。

    杨根硕仔细一看,终于发现了不同,睡美人的胸似乎更大一些,即便躺在那里,也显得挺拔巍峨。

    侧目而视,林芷君的峰峦就差强人意了。

    下一刻,他瞥见了林芷君满眼泪光。然后,就正经起来。

    “小萌是我双胞胎妹妹,从小就有一种怪病,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看到杨根硕怪怪的表情,林芷君瞪了他一眼,“都说了从小就有的怪病,当然不是女人那种每个月的那几天。”

    “哦。”杨根硕做恍然大悟状。

    林芷君一阵咬牙切齿,并且握紧了拳头,他,果然想到那上面去了。

    急促的呼吸几下,方才压下怒气。

    “十岁以前,每个月昏睡两天,之后,每增加一岁,昏睡次数增加一天,到如今,每个月要睡上十天。”

    “多方求医,众说纷纭,最多的说法是嗜睡症,可是,遍访名医,用了各种方法,都没效果。”

    “原本,我们都绝望了,但是,前几天在街头你用两根……两根中指,就救回了爷爷,我们又萌生了希望。”

    “你不辞而别,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我们到处找你,万万没想到,我们竟然是同学。”

    林芷君说了这么多,杨根硕几乎是充耳不闻,因为,此时此刻,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已被林晓萌吸引住了。

    没人知道,林晓萌对他有着致命的诱惑。

    “大牛啊,小君和小萌都是苦命孩子,爸妈死得早,一直跟着我这个爷爷。”

    不知何时,林中天也跟了过来,他声带哽咽:“可是,我这个爷爷不称职,我空有万贯家产,却治不好宝贝孙女的病。”

    “爷爷,那么多专家都没办法,您尽力了,不用自责的。”林芷君抱着爷爷胳膊,泪眼汪汪。

    林中天深吸一口气:“我曾发过誓,谁治好小萌,就可以得到林家一半的财产……”

    “真的?”杨根硕眼睛大亮,问林中天,“一半是多少?”

    “呃……”林中天一愣,为什么心里就有些不妥呢?但还是含糊其辞:“几个亿吧。”

    “我试试。”

    杨根硕马上说道,然后搓着手,走向床榻,猥琐的样儿,不像是准备给人治病大夫,而是猴急入洞房。

    于是,林中天越发感觉不妥了。

    林芷君想要阻止,林中天却冲她摇了摇头。

    杨根硕在女孩的床边落座,将林晓萌一只绵软冰腻的小手握在掌心,翻开眼睑查看瞳孔,又去翻睡裙,关键时刻,刹住了。

    都怪林中天和林芷君碍事,不过,已然成竹在胸。

    恋恋不舍放下小手,摸着鼻子,嘿嘿笑着回到林中天爷孙俩面前,他伸出一只手:“我有五成把握。”

    “真的?”

    林中天激动莫名,而且觉得杨根硕很实在,要是他说十成,林中天肯定不信,还认为他吹牛。

    “大牛,那赶紧的呀,我一定会遵守诺言。”林中天趁热打铁,同时许诺,生怕夜长梦多。

    杨根硕交替抚摸自己的中指,然后说:“我治可以,但有个要求。”

    “说,但说无妨。”林中天说,毫不犹豫。

    杨根硕嘿嘿一笑:“我治疗的时候,不允许任何人打搅。”

    “你的意思是,你要单独治疗?”林中天皱眉问道。

    杨根硕点点头,笑容温煦。

    “不行!”林中天还没表态,林芷君就反对开了,“或许你的医术可以,但是我信不过你的人品,我妹妹还是黄花大闺女,何况还那么漂亮,万一……总之我必须看着。”

    杨根硕好好说话还好,但是他的笑容出卖了他,这厮一脸坏笑,就像准备享用点心的大灰狼。

    听林芷君反对,杨根硕无奈地耸耸肩:“那我就爱莫能助了。其实,我是个医生,总不至于对一个病人做什么吧!再说了,医生眼中是没有性别的。因为我用的是秘术,只能让最亲的人看……”

    “你什么意思?”

    “想看可以,除非咱们……”杨根硕两根食指对碰,表情……

    “做梦!”

    “那不结了?”杨根硕摸鼻子:“老爷子,师命不可违啊,要是你们执意要看,那我真的真的爱莫能助,你们另请高明吧。”

    林中天死死盯着杨根硕,似乎要将这个年轻人看透,杨根硕也没有回避,可惜阅人无数的老头,还是很遗憾地失败了。

    林中天知道,江湖高人都会有些怪癖,你想要人家帮忙,就得按人家规矩来。

    “好吧,我答应你。”林中天做出了决断,显然,也经过了一番激烈的天人交战。

    “爷爷……”

    林中天摆手打断林芷君,“大牛,还需要我们准备什么,尽管提。”

    “没了,只一条,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可以进房。”杨根硕加重语气说,“否则,后果自负。”

    林中天点点头,强行拉走了林芷君。

    杨根硕则是迫不及待关上门。

    笑嘻嘻地搓着手,再次坐在了林晓萌的床边,拉起人家小姑娘的小手,把玩,是检查。

    有一点,杨根硕百思不得其解。

    林晓萌同林芷君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而且,两人发型还一模一样。

    为什么胸大了一点,安静的睡着,气质就完全不同呢?

    在杨根硕眼中,林晓萌就是个呆萌可爱的小萝莉。

    “小萌,你知道么,你的病只有我能治,咱俩体质至阳至阴,恰恰两个极端,所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咱是天生一对呀……”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